UID196426

凝津六期(预定)*单元剧*飞矢 填坑填坑投喂自己填坑填坑。 极简主义不会设计衣服,配色杀我。

其二十二

阅览数:
50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说起来……你是不是不太喜欢甜的东西?”

空蝉看着今泉用着不是非常熟练的料理手法一条条刮掉鱼鳞处理内脏,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说到底她还是很介意对方对自己做的东西口感微妙的评价,即便那只是一包只要开水冲泡再搅拌搅拌就好了的感冒冲剂而已。

“还好吧,没有非常必须的倾向,为什么这么问。”

“那你为什么要说味道微妙!?”还说得那么义正言辞,哇太伤人了。

今泉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又生气了,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呃……因为不喜欢喝药?”

“是毒!!“空蝉严肃地纠正了他的错误。

“嗯,好,不喜欢喝毒药。”今泉点头,态度良好地改正了自己的错误。

“……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实话说,看多了剧情放飞不切实际的晚间泡沫剧是真的不好,很多时候只是听到了一个点就会思维发散到奇怪的地方去,空蝉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对今泉这句话心里最少猜测了三个不同的版本了。

所以得到答案的时候自然感受到了失望。

“原因?我想……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吧?没什么特别的……你看,没人会喜欢喝药,呃,毒的吧。”

是看起来无懈可击的回答呢。她撇撇嘴,对于今泉过于绝对的判断有点不认同地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声音细如蚊呐,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晰。

“嗯?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你怎么直接一口闷了,一般人不应该会先问一句是什么的吗,就算不问也会先浅尝一口吧,你心到底是有多大啊。”

今泉只是歪了歪头,没有就上一个问题深究下去,“唔,你放过来了,看起来能喝,然后……”

“哦?所以重点是看 起 来 能 喝,是吧?”

空蝉咬牙切齿地重读了那五个字,言下之意要敢回答是的话,后果自负。虽然大概对今泉来说,也没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就是了。

暗示的意味这么明显,常常流连女性于之间的今泉也不会感受不到。他放下手里的的剪刀,擦干净手上的血污,上来握住空蝉的,深情款款地道,“因为是可爱的你给我的东西,所以我想都没想就……”

“恶心,”空蝉皮笑肉不笑地提醒,“你手上的鱼鳞还没洗干净。”

这么说着,她却没甩开他的手,倒是今泉耸了耸肩,自觉松开了。

“对了,之前那个御守,我说暂时给你保管的那个,还记得吗?”

这句是废话,反正女性给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他都记得,空蝉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她不等今泉说什么继续说下去。

“那个御守,……送给你了,它是你的东西了,你想丢掉或者干嘛都请随意。”

这句其实也是废话,空蝉也不过是突然想起所以提一嘴罢了,即使要回来对她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虽然放在今泉那里的意义细想起来似乎更加模糊,最有可能就是被放在哪个角落吃灰,但空蝉已经不想管这些事了。

“女士送给我的东西,我是不会丢的。而且,那个也是你给我的祝福吧,我有好好保管哦。”

祝福吗。

“谢谢,”这种不重要的礼节性交谈,空蝉还是非常官方用语地道了谢,“虽然也不算是祝福就是了,我倒希望你丢了,还比较好。”

“为什么?“

“你猜?猜对了我也不告诉你。“

“是后悔给我了吗?”

或许也有吧,但是不全对。空蝉挑眉,不置可否地说,“说出来就不是猜了,这里还是保留一点悬念。说起来你还没告诉我你之前为什么会来岛上,别告诉我是为了度假。”

“之前啊……不告诉你。”

“………………”

空蝉本以为对方也想用你猜呀这种话搪塞自己,没想到比那个更甚。

不说算了,我还不想知道呢!

“谁都会有一两个秘密的吧?或者你先说个我不知道的关于你的事情?比如……你从来没告诉过别人的秘密。”

如果说今泉不知道的空蝉的事情,空蝉觉得自己可以五分钟之类列出个大长条,但要说包括哥哥在内谁都不知道的……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件。

空蝉有点害怕,害怕说出来的话今泉对自己迄今为止的印象全部颠覆掉,而且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她一时也不知道从何讲起,为了为组织语言拖延时间她小心地确认了一遍,“那个的话,有是有,你真的想听?”

“唔,果然还是算了吧。成年人的话就是要有能保守住自己的秘密的心性和本事呢。”

………………

空蝉意外地感觉非常平静,她只是觉得今泉太狡猾了,明明从来在做的都是主动的事情,却永远会在最后关头不忘强调自己的不同,然后把不论是自己还是对方都拒之门外。

不愧是,只会做一些让人失望透顶的事情。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