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吉吉的相遇

阅览数:
101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放在一边的课本有序的翻着,江悠人念叨着挥了挥魔杖,一碗冰镇豆腐脑磕磕碰碰的靠到了书脊。食堂像是被施了静音咒一样安静,而江悠人像是始作俑者,不紧不慢的向嘴里塞进一勺甜豆花,等着红糖和玫瑰酱的味道在嘴里化开。

        江悠人回过神来时总觉得食堂只有自己一个人,但也的确是只有江悠人了。虽然入校已经是第五年,她依旧没有习惯这个魔法学校自动调节的气候,不太自然,反而有些抵触。江悠人将手伸向后脑,轻轻向上撩了撩颈后的碎发,像是在扇风,又无风可扇。太寂静了,江悠人早已习惯如此,确又像是在期待有什么不同。

        勺子漂浮着向她嘴中送入第二口冰凉,江悠人挠了挠脑袋,打算放弃在这剂药单里加入艾草。像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说艾草是必须的,反对这个决定一样。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闯入了江悠人的药剂单。漂浮的书页与勺子一起缓缓落下,她还是止不住好奇与烦闷,回头看了一眼。一位白发的显荣小心翼翼的环顾着周围,然后走进食堂,似乎还没有察觉江悠人也看着他。

        佐双吉走路像猫,平稳而又警惕,脚步声也越来越轻。看到显荣的长桌没有人后,他才松了一口气似的拉开椅子,轻轻坐下。佐双吉眨了眨眼,垂下眼睑从怀里拿出了两个馒头。他咬了咬下唇,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午饭,他也常在疑虑是否这个东西能够入口,尽管尝试过多次,佐双吉都没有找出方法,能让眼前的馒头也能看上去吃到优雅。

        多了一个人让食堂少了许多冷清,但佐双吉并不认为。

        江悠人不徐不疾的收好课本,施了漂浮咒让甜豆花和书本与自己一起走过来,尽管没人让她这样做,但又像是重新加入药剂单的艾草指示,它不认为这位白发的显荣得独自用餐,就算和江悠人一样慢也不行,显然不是这样的。

        佐双吉拿出手帕擦了手,拿起左边的那个馒头,张嘴咬了一口。还没等他咀嚼两下,就突然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女孩和一摞草药书打断了。佐双吉来不及反应,只想将桌子上的馒头再塞回怀里。江悠人则在那之前,盯着馒头发愣。

        “馒头…有这么好吃吗?”佐双吉的动作僵住了,他握紧了拳头,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自己的素养,他不知道江悠人,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嘲讽的意味,只是抓了抓后脑,没有顾自己气红的脸,他紧握着自己的衣角,过了半分钟才回答。

        “我喜欢就够了。”

        江悠人鼓起的勇气比起是为了药剂单上的几个空缺,更像是为了她许多次没有说出口,想要这个和自己一样吃饭晚的人,交个朋友。

        “我叫江悠人,我常常见到你。”

        佐双吉慢条斯理的吃着馒头,头也不抬。

        “我不认识你。”

        江悠人停下后又拿起魔杖,另一碗甜豆花移了过来,江悠人将它推到了佐双吉面前。

        “我想和你换。”

        佐双吉瞟了一眼眼前的小碗,将手中的馒头放下。

        “我不想,收起你可怜的施舍。”

        江悠人有些不解。

        “它有好吃到你都不愿意和我换吗?我只是想吃吃看。”

        佐双吉抬起了头,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

        “我不喜欢甜豆腐脑,行了吧?”他将剩下的一个馒头丟给了江悠人,起身拍了拍衣服,碎屑顺着他笔直的裤腿落到了地上,不久后又随咒语消失,佐双吉瞟了一眼趴在桌子观察馒头的女孩,转身走出了食堂。

         

         佐双吉多次觉得自己自尊过剩,甚至面对陌生女孩的要求也多次戒备,像自己右耳的蛇一样,怕它说出什么,让自己连表面也黯然失色。他敲敲自己的头,后悔自己中午去食堂,也许去的是教室,遇到的是任何一个男人,他就可以揍他一顿,并且威胁他一番。于是他变得更不安了。

        佐双吉快速的走着,只想尽快逃离这里。习惯了填不饱的肚子在胃酸的作祟下隐隐作痛,今天更加严重,双耳充斥着空气撕咬耳鬓的声音。他突然脚下一绊,才看到江悠人正气喘吁吁的坐在他脚边,似乎看到佐双吉停下后还换了方向来坐。她慢慢抬起头来看佐双吉,缺乏休息让她一下子缓不过来。

        佐双吉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拉她一把,手中却被塞进了一个巧克力蛙。

        “作为交换,卡…卡片我就拿走了,我还在收集。馒头还是不太合我口味。”说着挤出了一个疲惫的微笑。

        莫名其妙的事情总是多的是,在佐双吉的世界里,熊楠也是总是最莫名其妙的那一个。说不上捉摸不透,但是现在又不见踪影,佐双吉站在教室门口,百无聊赖的踢了门框一脚,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转了一圈去看看走廊上的画像。看到孔子孟子姜子牙都睡了后,才灰溜溜的从快要熄灭的走廊逃走。这一切都足够让人心烦了,突然暗下的灯,让佐双吉想起了那个灰暗的地下室,它像是最温暖,也是最陌生。佐双吉又触了触耳边的冰凉。

        无论如何都是熊楠先挑起的事端吧,佐双吉这样想着。他下定决心不要再答应他的任何要求,试图用在脑里默背今天学的魔咒把这个混蛋从脑海里赶出。佐双吉一步一步的踏着,尽管是有气候魔法的调节,但夜晚校长们睡着后,魔力总会弱一点。也许也是因为在山上,山风吹进了佐双吉的斗篷,让他有了点巫师的样子,但代价是稍微下降的体温。

        佐双吉拽紧了斗篷,把手放进口袋里,手指像是触到了什么东西。他突然想起中午的事情,有了些奇怪的情绪。还没等他拿出巧克力蛙,想要用它填补熊楠的空缺。突然感觉前面有什么东西撞到了他,衣袖还被拉住。佐双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拉到了角落里。他警惕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袖,才发现自己撞到的是江悠人。

        “你把我拉过来干什……”佐双吉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

        “嘘……门禁已经过了。不可以走正门。”佐双吉拉下江悠人的手。用手背蹭了蹭嘴,瞪了她一眼,看到手电的光后,欲言又止。江悠人收回手来,有些不解,但是还是把手背到了身后。

        “对不起……”

        佐双吉皱着眉头,向角落里靠近了一点。江悠人看他过来,环顾四周后抽出了魔杖,默念着轻轻摇了一下魔杖,把杖尖点亮了。微弱的光照着角落,佐双吉看着小小的光点突然有些出神。他想起了地下室的天花板上的灯泡,总是摇摇欲坠,灯光斑驳,像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状态。漂浮不定。总以为遇到熊楠是遇到了黎明,可是今天又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的情绪推入夜晚。他明白自己早该习惯,又总是在期待着什么。例如一个巧克力蛙,他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想要确认那只青蛙还在不在。回神却看见江悠人在叠一只纸鹤。

        “你在干什么。”

        佐双吉疑惑的看着女孩。

        “在找我的扫帚。”

       江悠人扯了扯千纸鹤的翅膀,将它撑开,用杖尖点了一下纸鹤,轻轻吹了一口气。纸鹤飞向夜空,向着穆清的宿舍的方向。小巧的纸鹤躲过手电的光,在星光下轻松的转到了视线看不到的地方。佐双吉伸出手,又放下。在嘴边的疑问都变得没有意义。江悠人看着他笑了。

         “学长喜欢纸鹤吗?熊学长好像漏一只,被我捡到了。”

        女孩从口袋中拿出一只皱巴巴的纸鹤,纸鹤自己抖了抖,飞到了佐双吉的鼻尖上。佐双吉伸出手让纸鹤飞到自己手上。一串字飘了出来,在佐双吉的眼前发光。他咬了咬嘴唇,忍不住的笑意全部显露在脸上。

        “看得出来…有很多人陪在学长身边啊。”

        “没有很多,但也足够了。”

        佐双吉小心翼翼的将纸鹤塞入口袋。江悠人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巧克力蛙,塞进了他的手里。

        “学长很饿吧。”

        还没等佐双吉回答,一个魔法扫帚就向着他们飞来,夏庭远从一扇打开的窗户探出头来,向他们招了招手。江悠人跨上扫帚,稳了一下,转向了佐双吉。

        “我送你回去吧。”

        “好。”

        佐双吉扶着江悠人的肩膀,向前拿出了魔杖,将它点亮。两人在微弱的光下向穆清的宿舍飞去。

        纸鹤从佐双吉的口袋中冒出,停在了穆清宿舍的一个窗台。宿舍的灯被点亮,熊楠打开了窗,对着佐双吉展开臂膀。佐双吉握紧了魔杖从扫帚上一跃而下,扑到了熊楠的怀里。他没有再咬嘴唇,而是舒展开了笑容,闪耀得像在角落里江悠人点亮的杖尖一样。

  

         

       

        

         

2018/08/29
1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