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3438

↑↑看你也不敢吃↑↑ 【除另外标识外,所有漫画阅读顺序从右到左】 业余画手,有时间就画一点儿。

【华山论剑】素雪晓凝华【二章◎贰】

阅览数:
26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还是和NPC玩游戏的补档……

时间:十一月初五 午时-申时

上接:http://elfartworld.com/works/327041/

==========================

  如夏霜所料,不出一个时辰,便有几束阳光如长虹穿入林中,在浓雾弥漫的森林里依稀可见。这种情况夏霜不是第一次经历,他十七岁入锦衣卫,在青龙骑里走南闯北,摸爬滚打已经快十年。只要是锦衣卫盯上的人,逃到天涯海角都要抓回来,亡命之徒慌不择路的不少,他经验不足时像这样被迷雾所困也曾经慌张过,从容淡定只是因为长年累月摸清了门路而已。

  “那便是东方,跟我走。”他头也没转,简单地对蹲在他旁边的罂儿下了命令。

  两人的身影从树上同时一跃而下,在快落地时一踢树根,堪堪与地面轻擦而过,竟一个脚印都没留下。他们不做停留,一前一后往那缕阳光的方向飞掠而去。一路上没再遇到那些机关暗器,也没再见到袭击他们的人,夏霜便匀出两分神梳理刚才发生的事。

  夜深时分山里起雾是常事,林中奇门遁甲的暗器不知是华山弟子所设还是另有其人,但刚刚攻击他们的人显然不是华山弟子。那人一身黑衣头戴笠帽,看不清真容。用的武器也是刀而不是剑,华山是剑派,弟子不用刀,加上他在山下林立看到的马匹,夏霜只感到这华山里的势力越来越鱼龙混杂,一股不可名状的感觉升上他心头。夏霜自己也没想到,他竟对这次华山论剑的不可测性期待了起来……

  不出一刻钟,两边的松林逐渐稀疏,迷雾也渐渐减淡,慢慢能看清身前两丈地,两人毫不减速,终于又跑出了两里之后,四周一片开阔,金黄色的朝阳洒在他们身上,潮湿的气息一消而散。

  当再次看到石板铺成的路时,他们就知道自己终于出来了。

=

  夏霜和罂儿回到大道上,边走边调息,但没走两步就发现不对劲儿了——血腥味。在森林里的时候还有松香草腥味掩盖,不算很明显,但走出森林后就蓦地明显起来……夏霜不敢放松,果然走过一个拐弯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

                            尸体。

                                                尸体。

                       尸体。

  这是一条开始往上走的山路,却零零星星地躺着几个人,虽然不确认是否死亡,但按他们身下流出来的血迹来看,非已死也是重伤将死了。看血迹的延伸方向,却似乎是从山上滚落下来的。

  夏霜一伸手把身旁的罂儿拉到身后,将自己的神识扩散到方圆两里,确认周围没有活人后,上前探查起了这些尸体。

  这些人穿着的白色的道袍已经破破烂烂,血迹斑驳已经发黑,从腰边的腰牌来认出应该是华山弟子。尸体身上有各种各样的伤痕,有的是刀剑刺伤,有的像是被猛兽抓伤,有的竟是被活活咬死,但那齿印看起来不像动物,却像是人类的齿痕。唯一共同的一点是,这些尸体身上都有淡淡的鬼气。

  夏霜心里的猜想又确认了一分。

  夏霜身上的功夫主要都是跟着宫廷武师所学,虽然之后有跟着狄笑学习了点太行刀法,但始终算是正道。歪门邪术他并不是不好奇,只是碍于身份,多少有点不方便。除七年前那次之外,后来妖狐夜行,在京城的几个离奇案子中,他也见识过一二。但看着绵延而上的石路上,七零八落的一具具尸体,这么大规模的邪术他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江湖之大竟然还有这么多他没见过的事。想到这,夏霜自己都没发觉自己上翘的嘴角。

  “我们往上走。”

  两人一路上走得很慢,夏霜在前面开路,罂儿在他后面跟着,手中一直握着他的东瀛刀,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丛林。而夏霜保持扩散至两里以外的神识,边走边观察着一路上的死人。他发现一路上除了他们一开始看到的穿着白色道袍的华山弟子之外,还有些穿着西南异族衣服的,不知是不是传说中血溟谷的教徒,而还有更多尸体,身上遍布尸斑,有的皮肤已经腐烂得不大完整,明显和其他人死去的时长不一样。而且他们穿着破旧,甚至带着点泥渍,和山下平民的穿着风格相比,无论款式和时代都有些不同,更像是从别的地方被赶来的。

  是赶尸,夏霜淡淡地想,并把眼前发生的事一点点和钦天监的记录联系起来,记录毕竟是记录,只是陈述事实数字,和如今身临其境不一样。如果有机会,真想会一会这些能搬动地府阴兵的人。

  上天似乎看破了夏霜的心思。宛如蛛网捕捉到绳蝇,夏霜在一顿之后立刻收回了他所有的神识,拉着身后的罂儿闪入一旁的丛林之中。

  来人一身染血的白色道袍,但手里拿着的却是苗族的弯刀。这人边走边四处张望,不时伸脚踢他脚下的那些尸体,似乎在确认有没死透。

  这人修为不如他,夏霜在躲进丛林里之前就这样判断了。如果这人比他厉害,在感知到他的神识的同时就该力压过他,相反,这人没有释放自己的神识反而只能用肉眼观察,可见只是个还没得到境界的小喽喽。夏霜之所以躲起来一是想速战速决,二是不知对方来头,无论是血溟谷还是太华剑派,他都想保险起见,光明磊落向来不是他的作风。

  在对方靠近到只有三丈的时候,一颗包着内力的石子从夏霜手中弹出,直飞向来人脚旁的一具尸体,尸体立刻被弹得翻了半个身。来人大吃一惊,下意识就抬起苗刀向尸体一劈而下。夏霜趁这个时候出其不意,一下窜出,抬刀就顺着对方上举的手臂割断了对方手臂的筋骨,这人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夏霜衣袖里的软剑抹了脖子,整个人顿时软软垂下来靠在了夏霜身上。

  夏霜把人放倒,和那具差点被劈的尸体放在一起,仔细搜索起这人身上的物件。此人白色道袍下穿的赫赫是件紫色的苗族衣裳,夏霜终于知道他看到苗刀时感到的违和感是什么。接着他从这人怀里搜出了三四张黄色的符咒,夏霜不是没见过符咒,但这符咒是苗语所写,他看不懂。想了想后,他把这些符咒收到自己衣内,打算回去给钦天监鉴别鉴别。

  “出来,走了。”夏霜对丛林里的猫儿喊了声,继续往山上走。

  “哥哥明、明可以交给我的。”跟上来的罂儿闷闷地说。

  夏霜瞄了他一眼,其实他和罂儿很少一起出任务,通常都是夏霜单方面下令,猫儿房按令执行。刚开始的几年夏霜还会回到现场,确认罂儿有没好好完成任务,后来几乎全权信任。虽然罂儿智力有损,但猫儿房的训练也是专业的,身手滴水不漏。夏霜不是信不过他,不然也不会带他上山。

  “……下次吧。”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对于这个低着头走在他身旁的少年,夏霜与他的关系太过复杂。七年前,夏霜用伪造的证据,在那只现在归属太行段氏的妖兽的暗中支持下,亲手以谋反罪铲除了灵州杨氏一族,只留下了罂儿,这个原名为杨子真的少年。夏霜不是有心留他,只是妖兽的爪牙尚未完全磨练熟悉,意外地留下了废墟下这么一个活口。夏霜本来趁他昏迷有无数次机会杀他,完成这个真正的灭口。那时的夏霜加冠没几年,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行恶之后想积点善,竟也迟迟没杀他。

  直到这个少年昏睡了半个月醒来,却似乎受打击过大,痴痴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也就灭了夏霜最后想杀他的借口。

  罂儿留在夏霜身边就像是个孽,时刻提醒着他以前做的种种,也像个不知何时会炸的雷,没人确定这个少年以后有没有恢复如常的可能。取代一杀以除后患的决绝,夏霜自他十岁起,就给他戴上了从蜀州唐门高价求来的赤囚镯,如今随着少年骨架拔高长大,早已不可摘下。可那少年,还把那红色的镯子当是他“哥哥”送他的礼物,不舍得往上面添一丝裂痕。

  交给他,我有什么可以交给他,命吗。夏霜想,他一点也不自欺欺人,也很清楚这个少年若有一天知晓自己的过往和夏霜做过的事,一定不会念这七年的时光,毫不犹豫取他性命。不过届时他也没有留着罂儿的理由了,赤囚镯会完成使命,替他先一步取走少年的命。

  真心托付的人,也是可以随时抛弃的人,若是真的到了主仆分离的时刻,只留下仇恨或许更能干净脱身。

  两人一路无话,在稀疏的尸体间穿梭,也没有加速前进。夏霜无意搅进这华山与血溟谷之间的恩怨,如果可以,他宁可坐上看台等双方打个你死我活后坐收渔翁之利。所以他故意缓慢前行,顺便观察四周,虽然路上不是丛林就是尸体,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黄昏时分,两人才来到一个分岔路口,往东是条大路,往西是条小路,小路可能不常走,尸体还少些。眼看着要入夜,夏霜知道日落反噬的时刻也差不多到了,便上了小路。

2018/09/14 明月二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