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览数:
114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小生物闪亮亮的瞳孔里映射着红色长发男子的脸庞,它偏了偏头,发出惬意的咪咪声,好像完全不在意空气中隐约弥漫的血腥味。

“这是一只猫。”他说。

“显然易见。十分钟前你就在说这句话。”

少女淡淡地道,她蹲在地上,仔细地凑近观察着每一滴零星的血迹,听起来对这个既定事实并不感兴趣。哲学家慢慢低下头,将眼睛凑近了那生物身上细小的毛茸茸。

“……小生觉得它的毛很软,很舒服。”

“这是当然的,因为它是一只猫。”

蝶野光平静地说。她蹲下身,捡起现场的一枚玻璃片,开始低声自语:“玻璃是从这个角度飞出来的,而血液是从上方滴落的,所以……按照溅射的角度来计算,真相应该是……”

“——而且很暖和。”

“它是一只哺乳动物,恒温的,东风平。”光放下手中的玻璃片,没再说什么,自顾自地转身去查看另一个角落,“你的不在场证明是什么?14:00至14:20之间,你在哪里,做什么?”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妙的寂静,而在几分钟后,就被红发男子再次打破了:“小生在跟明野松籁先生通电话。”

“是吗,我需要检查你的通话记录。”

等东风平反应过来时,少女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伸出戴着手套的手。他耸了耸肩,配合地一只手抱紧猫,一只手掏出手机。蝶野光动作干脆利落地打开来,将屏幕伸到他面前:“请解锁。”

“好。”

看着少女望着手机屏幕若有所思的样子,东风平又一次把事先投回到怀里的小猫身上,小猫看起来冻坏了,一个劲儿往他的怀里钻。他伸出手摸了摸它的毛皮,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它是一只闯进案发现场的猫。这是不是很重要的线索?”

“我知道。”

超高校级的侦探将手机递还给了他,转身就朝室外走去。东风平疑惑地看着她,一边将手机收起来,一边犹豫地开口道:“你要离开了吗……?”

“案件已经解决了。”蝶野光没有回头,语气里充满了一如既往的果决,“犯人不是你,可以走了。”

直到黑发的少女背影消失在视野里,东风平恕才重新将视线投回到怀里蹭着的小猫咪身上,他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雪又在窗外下了起来,一切都像没发生一样安静祥和。

“或许带着它回去,能够给松籁先生一个惊喜。”

他这么想着,抱着那个软软的生物,走出了那件屋子,心里开始盘算起如果要养这只宠物应该需要添置些什么,但他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也毫无头绪。

——他的话一定会知道的吧,毕竟明野松籁先生是神嘛。

远处是与他已经毫不相干的警笛声,而他回过头,看见侦探少女的背影朝着与他家相反的方向走去,她步履匆匆,坐上一辆轿车,很快就消失在了路口的拐角,或许是要赶往下一个现场吧。安宁的圣诞夜又重新踏入他的视野,街头的彩灯和圣诞树、教会的歌声和钟声、以及家里等待自己回去的人——

短小的跳音组成了短促的插曲,而经过插曲之后,一切又回归到原本的细水长流。

-Fin

  

给某个小朋友的生日礼物(2/3),很短并且意义不明的短篇,因为觉得光哥和恕哥理性系和哲学系的碰撞会很有意思,所以很早脑子里就有这样的一个情景,大概就是恕哥出现在案发现场被纳入嫌疑人行列,光哥解决案件的小鱼,你也可以称它为猫三部曲之二(……)

总之就是想表达光哥跟恕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的碰撞感不知道写出来了没有,而且恕哥的性格我不太把握的好,ooc的话就……我再赔一篇……?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