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阅览数:
204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第三章   

   

  “真高兴我不用一直上下颠倒……”阿芒德恹恹道。马车上下颠动,车厢依然黑暗狭小,甚至比牢房更甚。利贝鲁躺在他身旁,吃吃笑道:“知足就好,你本来该吊在外面那匹马上的。”      

      

  车厢里挤满了稻草,干燥而暖和。肥料的味道被两人的体温蒸得四散,令人作呕。      

      

  “饶了我吧,倒挂在你身上就够受的了。”阿芒德欲翻个身,却差点从草堆上滚落。利贝鲁反应迅速地揽住他:“当心草叉。”      

      

  阿芒德摊开手脚,有气无力道:“多谢你啊……”      

      

  “别寻短见。”利贝鲁哼着小调,愉快地说,“你可是救了我一命,得等着我报恩。”      

      

  “你的话好多,刚才还冷着脸呢……”阿芒德闭上双眼,气若悬丝道,“唉,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好处……”      

  过了一阵,阿芒德丝毫没有听到利贝鲁的动静,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黑暗中,利贝鲁像雕像一般侧卧着,沉默地望着他。      

      

  “你……”依旧仅仅是一团黑影,但阿芒德知道他注视着自己,忽然很心虚,“我还没看清您长什么样呢,先生。想来万一你逃了,我没处追债。”      

      

  利贝鲁哈哈大笑,如同绷紧的弓弦忽然放松,笑声显得有些神经质。阿芒德奇异地受到感染,也笑了出声。      

  “那么你说怎么办呢?”利贝鲁忍着笑意问道。      

      

  “这里太暗了,我现在同盲人没两样。”阿芒德说,“或许我可以摸摸你,记住你五官的形状。”      

      

  “那就来吧。”利贝鲁捉起他的左手手腕,结果却拔起了一双手,“哎呀,我都忘啦……”      

      

  阿芒德也把双手紧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欲缩回沉重的双手,“看来是神让我认不出您。”      

      

  但利贝鲁坚定而轻巧地将阿芒德的右手摆在自己脸侧,“小心点儿,别撞坏了我的脸。”      

  阿芒德想说些什么,但格外认真的氛围让他闭了嘴,小心翼翼地用手背逡巡在利贝鲁丛生的胡须上。      

      

  “哎,好久没修剪。”利贝鲁不好意思地说,“你也想要吗,小子?”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阿芒德执拗道,“你明明也看不见我。”      

      

  “一听就知道。”利贝鲁笑道,“怪痒的,别摸了。换个地方。”      

      

  “哦。”阿芒德转而抚摸过利贝鲁的额头,触碰着高挺的鼻梁。      

  “我本来以为你会义正言辞地拒绝。”利贝鲁说道,阿芒德的指尖接收到来自下方的震动,“‘我救你不是为了报酬!’”      

      

  阿芒德笑出声:“学得太像了。”他连忙把抖动的双手向后一撤,以免戳到利贝鲁的眼睛,却不小心划过了温热的嘴唇。饮过水后不再干涩,微妙的令人觉得丰润。      

      

  “这这不是我的风格,”阿芒德局促地说,“虽然的确,我没想过报酬,当然也没想过会这么……凶险。”      

  “我们没把你绑在马上,”利贝鲁道,“不过这也是唯一值得安慰的一点——阿芒德,你几岁了?”      

      

  “十……”阿芒德想了想,伊奥走后他没有庆祝过生日,而伊奥走了三年,“十七岁,我还不能用魔法。”      

      

  利贝鲁嗤了一声:“教廷那一套……”      

      

  “那一套?”阿芒德问。      

      

  利贝鲁清清嗓子:“也不是全错,就是耽误人。你想想,你不会魔法,怎么用的戒指?”      

  “呃,我……”阿芒德泄气,“我也不知道,我从小就能用小光球照明……可能和那个有关系。”      

      

  “什么叫魔力丰沛?”利贝鲁啧啧赞叹,“暴殄天物。但假若让你们这种天才从小随意修行,不久就要压不住了。还没被教廷收买就比教廷厉害,要是我也会害怕……”      

      

  阿芒德听他自言自语,琢磨出了一点门道:“你是说,现行的成年限制政策和实际的魔力运作原理不符?你快讲讲。”      

      

  “说得那么文绉绉,”利贝鲁嘟囔道,“这还不简单:你被骗了!”      

  阿芒德怔怔地瞧着他——尽管根本看不见,他还是瞪大了眼睛。惊诧令他无法自控。      

      

  利贝鲁提高了音量,道:“注意啊,这是异端在说话。你要是有兴趣,可就麻烦了——要是想听,我就帮你补补课。”      

      

  阿芒德天人交战一小会,忙不迭地狂点头,忽又意识到利贝鲁看不到,便竭力矜持地“嗯”了一声。      

      

  “不情不愿,还是算了。”利贝鲁逗他。      

      

  “别别别。”阿芒德连忙出声阻止。      

      

  利贝鲁又笑起来,阿芒德赌气地别过头去。这时马车停了下来。厢门打开,冷风与月光灌入厢内。刺眼的强光过后,阿芒德的视力尚未恢复,眼睛又被一块黑布蒙住。      

      

  “喂!你就这么对恩人吗?”阿芒德抗议道,“我还没认清你的样子呢!”      

      

  “你还是不要认识我比较好。”利贝鲁的声音从斜前方传来,竟有些陌生。阿芒德只好踉踉跄跄地跟上前去,走向未知的命运。      

      

  利贝鲁不像凶残的暴徒,没有哪个刽子手会有闲心与死刑犯聊天,而且他还说要报恩。跟在他身后,阿芒德多少好受了一点。但利贝鲁再没有给他一句指示,阿芒德没走出两步被人拦腰拽回原地。 

 

  利贝鲁的脚步声渐渐消弭在风声中,阿芒德在寒风中不住瑟瑟发抖。在至少四名陌生人的陪伴下,他默念完了三段漫长的祷文,上下牙齿打完三次战役,才终于听到有人拖着粗重的步伐走来。 

 

  不论是什么宣判,都比等待要好受得多。 

 

  “转三圈,快点。”完全陌生的男声命令道,比利贝鲁的嗓音更加粗犷。 

 

  阿芒德依言照办,他在利贝鲁肩头上昏天黑地了好一会,原本已经无法分辨方向。而他们似乎没有杀他的打算,他如今也不必坚持。 

 

  见他如此乖巧,看守头子哼了一声,并未为难他。 

 

  阿芒德很快被领入了一栋建筑的地下,接着被推搡进一间房间。关门落锁声在静谧中分外响亮。反胃的恶心无可抑制地上泛,阿芒德旋转了半圈,终于双手锤住墙开始呕吐。他从餐后甜点吐到餐前祈祷,把晚餐呕得一干二净,迷迷糊糊有了幻听:“擦擦嘴。” 

 

  阿芒德朝着声源方向猛地一撞,又呕出一口秽物。来人猝不及防向后倒去,颇为心痛地叫道:“我的衣服!” 

 

  这次听清楚了,是利贝鲁。阿芒德趴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口里泛酸,但肚子竟饿了。空腹的滋味忽然勾起他心底的委屈,阿芒德抽抽搭搭地揪起手底下的布料,蹭着嘴边。泪水打湿罩在双眼上的布条,布条略微变得透明。眼前影影绰绰地有一颗头颅,阿芒德抬起双手探向一侧,摸到湿漉而服帖的头发。 

 

  “哭够了吗?该起来了吧。”利贝鲁出人意料地很有耐性,“我以为你一点儿都不怕呢。” 

 

  “我也要洗澡。”阿芒德松开手,翻滚到一旁。以他的平衡能力现在压根爬不起来,只好仰面朝天,自暴自弃地把肚皮晾在外面。地上没有铺设地毯,但阿芒德似已脱力,甘愿多躺一会儿。利贝鲁则站起身,将上衣脱到地上,绞着手臂俯看他。 

 

  “行。”利贝鲁摸着下巴——或者挠着脸颊,阿芒德看不真切,“不过……你一个人行吗?” 

 

  “那、那我饿了……”阿芒德丧气地说,“洗澡等等再说。” 

 

  利贝鲁意料之中地笑了,道:“我拉你起来。” 

 

  阿芒德把双手向前抬高,搭到他的臂膀上。在车厢里他就再没闻到利贝鲁身上的血腥味道——他们队伍中的医者手脚十分麻利。现在利贝鲁健康有力得像从未受过伤,阿芒德惊奇地发现他手臂上的伤口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别摸了。”利贝鲁的双手绕到阿芒德脑后,将布条解下,“直接看看吧。” 

 

  利贝鲁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左右,样貌周正,神色亲和,令人心生信任。牢狱生活使他留着中长发,蓄须。他的发色偏浅,勉强介于灰与黑之间,但又不似乔诺斯老师有那么多白发。眼睛则是棕红色,阿芒德凝视着他的眼睛,很特别的眼睛。浓密的眉毛与高挺的鼻梁也许还同丹恩先生相似,但这双眼睛就独特到过目难忘了。 

 

  “记住了?”利贝鲁笑或说话的时候髯须也跟着抖动,阿芒德觉得很有趣。 

 

  “嗯,如果他们要画通缉令,我估计能帮上忙。”阿芒德垂下眼帘,他现在裸露着上半身,可见范围之内,伤口无影无踪。 

 

  “哪有这样的好事,咱俩对半分酬金。”利贝鲁果然没有生气,笑呵呵道,“我出名出得太早,没机会了。” 

 

  三下敲门声打断阿芒德的疑问。利贝鲁弯下腰抱起那叠弄污的上衣,走过去应门。阿芒德面壁站好,听着他们用一种未知的语言交谈。利贝鲁似乎提出了一些要求,但来者激烈地高声拒绝,并驳回了利贝鲁的上诉。谈话结束于厉声警告。 

 

  利贝鲁回来时拿着干面包和牛奶。阿芒德转过身来,接过食物,刚打算掰下一半递过去,就被利贝鲁阻止住。 

 

  利贝鲁歉意地摸摸他的头顶:“你先吃一点儿,一会我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相关角色

  • 阿啾 :

    阿芒德完全被当成小孩子啦!(捧脸尖叫)这也预示着阿芒德如果展现出勇敢成熟的一面(就像救利贝鲁的时候?)利贝鲁的心儿会因为被帅到而漏跳半拍对不对对不对(´∀`)【大喊大叫

    2015/02/15 22:38:08 回复
  • 体面人 : 回复 阿啾:

    哇!这个预示好萌呀!(跟着一起尖叫

    2015/02/15 23:18:33 回复
  • 阿啾 : 回复 体面人:

    嘎啊啊啊啊突然想到这个未知语言是大坑[○・`Д´・○]哇向下看一眼就感受到深渊的回眸【什么鬼

    2015/02/16 00:20:0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