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阅览数:
223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第五章  

  

    

  第二日,阿芒德在单人床上艰难地挣扎起身。双手对行动的限制越发明显,他每行一步都觉不便。  

  

  “午安。”利贝鲁在桌旁向他微笑,手边垒起一摞书籍和纸张。  

  

  厨娘端上食物,仆人清扫房间。阿芒德揉着眼睛环视一周,不论是秽物或是残羹——昨晚的狼藉已经清除一空,而利贝鲁身着一套松垮舒适的袍装,散发出好闻的干净味道。阿芒德在他旁边坐下,这才想起自己尚未洗过澡。  

  

  “先吃吧。”利贝鲁笑道,“一会儿去冲冲。”  

  

  不曾洗漱,还睡到午后。阿芒德羞赧地单手遮脸,伴着利贝鲁善意的笑声捡起刀叉。  

  

  “真是抱歉,让你和一个醉汉捱了一夜。”利贝鲁彬彬有礼道。音色清晰明亮,阿芒德简直怀疑昨夜沙哑的酒鬼和他是不是同一个人。  

  

  “唔,没……”阿芒德不住地打呵欠,餐具险些脱手。利贝鲁干脆完全接手,帮他切割盘中的块茎。  

  

  “我们最近都不能外出。”利贝鲁插起一块,抵到阿芒德嘴边。  

  

  阿芒德张嘴吃下,应道:“嗯嗯。”  

  

  “但是可以看书。”利贝鲁重复动作。  

  

  “唔唔。”阿芒德又吞下一口,忍不住道,“我自己来。”  

  

  利贝鲁把刀叉交还给他,重新埋首于纸堆。阿芒德径自进行好一番尝试,却持叉不稳,刀刃打滑。  

  

  阿芒德偷偷看向专注的利贝鲁,问:“我可以拣选书目吗?”  

  

  “恐怕困难。”利贝鲁头也不抬,在文件上挥笔批注。  

  

  阿芒德失望地放下刀叉,转而双手捧起木碗,汤糊略有些烫口。日常的清扫已至尾声,领头的仆人向利贝鲁汇报状况,利贝鲁听了几句,挥手命他们撤下。阿芒德注视着这一切,心想异端的做派真是阔绰。他原本应该反感,然而疲倦与新奇同流合污,竟然在他唇边制造了一个微笑。  

  

  等最后一个仆人的脚跟退出房间,利贝鲁上前关上门,站在门边回头对他说道:“虽然没得挑,不过我可以给你的绝对精彩,至少好过课本。”  

  

  “禁书?”阿芒德问。利贝鲁大步走向他,眼中噙着笑意。  

  

  阿芒德反应过来:“你说过会为我补课!”  

  

  阿芒德欢欣雀跃,几乎想要拥抱利贝鲁,但觉出不妥也是一瞬间的事——正确的做法是斥责他祭出歪理邪说,企图将信徒带离神的恩典,再骂他出卖灵魂与恶魔交换,不知羞耻,迟早要受到万物之主嘉德的裁决。“警惕对探索的欲望,此亦为私欲。大法师格斯塔夫就受其蛊惑,竟求学于异端……他的下场你们知道。”法术理论课讲师的告诫犹在耳畔,“私欲泛滥而信仰动摇者众,诸位一定要引以为戒。”  

  

  格斯塔夫在裁判所逮捕他的前夜投入湖中——阿芒德被他身躯激起的水花溅湿脸颊,浑身一冷,回过神时利贝鲁已经路过他直抵床边,单膝跪地向床底摸索。阿芒德看了一会,搭话道:“你也这么藏书呀。”  

  

  “是啊,我也这么藏东西。”利贝鲁摸出一本平装的书,吹掉封皮上的灰尘,“你都藏些什么?”  

  

  “啊,呃,”阿芒德犹豫着要不要说真话,最后避重就轻,“没什么特别的……我出来前已经烧掉了,现在灰烬都大概已被西风捎走。”  

  

  他在处理伊奥的便条时想到这起子事儿,保险起见还是将那些可贵的收藏毁尸灭迹——现在看来实在英明。  

  

  “或许我们看过一样的书。”利贝鲁意味深长地笑了。阿芒德看着他,耳朵莫名发烫,手忙脚乱地接过他递来的书本。  

  

  装帧简陋,封皮破旧,但第一眼就极具吸引力。  

  

  《论神学出走》,作者是一位陌生的学者,姓密克诺斯。  

  

  阿芒德倒抽一口气。“神学出走”几乎是十年来的禁忌话题,少有专著涉及此次事件,尽管其深远影响人尽皆知,但为着诸多原因,多数学者都选择避而不谈。  

  

  “看吧,有问题问我。”利贝鲁再度伏案,没有给予阿芒德任何的情绪疏导。  

  

tbc  

 

相关角色

  • 阿啾 :

    “你都藏些什么?”“利贝鲁特摄写真三周年纪念珍藏版。”

    2015/03/01 23:15:04 回复
  • 体面人 : 回复 阿啾:

    太纯情了。简直青春恋爱物语。预设是奇怪的小黄书……啊不,xx文学(doge

    2015/03/04 10:53:23 回复
  • 阿啾 : 回复 体面人:

    哈哈哈哈好想看那个年代的小黄本^q^感觉会高能

    2015/03/06 14:47:4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