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7997

【孩子人數眾多】 【數量持續增長中...】 想要講故事 歡迎敲

愚人角(一)

阅览数:
32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計劃很久但是一直都沒有寫】 

   

第一章, 

柯爾博為沉默所困。 

【9年 塔國北部 春】 

    

那座被棄置的小木屋裡從未有過這般熱鬧的景象,因為偷工減料的房屋在白霧的侵蝕下崩塌,僅僅被使用了兩年便被放棄了,可年初時他們聽說有怪事在這裡發生,確切地來說是有什麼住進來了,於是本來該被遺忘的小建築又重新成為人們注意力的中心。 

非人的東西,多麼稀奇!倚著濕軟的木牆,避開斜躺在空間中央的樑柱,憑著從穿孔的屋頂漏下的陽光光束,此時人們便是帶著這種看新奇的心情聚集,目光沒有離開過地板中央的那個身影。 

而那孩子瘦小的身體被拴在兩個人手裡,拼了命掙扎,以至於牽著他的兩個人也開始感到疲累,麻繩繃緊了在他脖子上留下紅痕,在外人看來這根本是多餘的防護措施,但是熟悉這孩子的人都沒有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哦,他們知道,那是納伯勒,雅凡地的孤兒。就算沒有相處過也聽說過,畢竟這孩子的擁有者經常將戲虐的詞語掛在嘴邊,說他那天走運了或許撿了個混血。 

不可能,想得美。從前他們會回答。可是他們還是改觀了,自從幾年前一個晚上納伯勒被關進了地窖,三天后再放出來已經變了樣子,開始攻擊周邊的所有人,力量大得彷彿成年人,也再不說話了——“如獸一般。”這是他們給出的結論。 

如獸一般。 

恐怕也沒有更適合的形容詞了吧。 

    

“小心!” 

話音剛落,地上的木板暗門驟然彈開,嘲笑似的,伴隨著巨響將人們嚇回俯身躲藏的姿態,一個矮小的身影直直地立起,撞到桌子前便停下,讓他們想起了田裡的草人——它穿著潔白的奇異服裝,手握著錘子形狀的銅杖,輕點帽簷,深深一鞠躬,每個步伐都發出那種奇異的聲響,隨塵埃和蛛網一起在日光中閃爍。 

那木製的眼睛在木屋中央的孩子面前眨了眨,很是為難的樣子,接著它轉身,帶著所有目光緩緩走回講桌後面。 

“歡迎!歡迎!”它再次站定後開始說,將手指豎在嘴前,霎時整個棄屋消寂,孩子驚愕地環顧四周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事情,盜賊們彷彿絲毫沒有察覺這異變仍開合著嘴繼續無聲的爭論,手不安地模向無論身上有什麼能當作武器的工具。 

空氣逐漸變得模糊,時間也駐足來觀賞,他們的身影隨著動作遲緩而交疊錯亂,在暖陽下如同火焰,聚集在木屋中央之間穿插了虛幻的影子,畸形扭曲的輪廓也不像人,也不似物。 

“請坐!各位先生女士,現在為您介紹今日的主角。”然後人偶抬手,從人群的空隙之間指出他的存在,虛影們同時回頭,他覺得無數的眼睛正在打量自己——扣著脖子上的繩索也不顧指甲縫裡滲出的血,他是不會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在這個地方的,真要說的話,也不會理解為什麼所有人都稱他為納伯勒,也不會理解為什麼自己的身體如此孱弱,若能夠說話,第一件事就是告訴旁邊的人他的名字是柯爾博——如果他能夠說話!此時此刻所有不存在的,垂涎的眼神在他身上來回舔舐,無處可躲,更沒有真的敵人可以與之一搏,他從未如此迫切的覺得自己需要開口——但不行,嘴角被尖刺所牽連,連警告的嘶吼都發不出,更不用說抗議了。 

     

間章, 

哪個聲音? 

     

“今日是……”拍賣官停頓,“芽月三週第二日。商品編號,七。今天我們有了個特別的,來自混沌最慷慨的捐贈,充滿毀滅和顛覆的未來,得到凡人無法想像的力量,體驗與神共舞的機會,我們從——一整年的運氣開始叫價。” 

“太貴了!”牆角那個看起來像一卷舊地毯的影子忽然動起來,不耐煩地揮著手。“太貴了!” 

“啊,啊,我不知道爵爺也在這裡。”它回答,“如果尊貴的大人,您有其他的建議的話!” 

“半年!不可再多!” 

“請不要為難——” 

“我們討論的可是運氣!” 

“我們拍賣的可是神……” 

“運氣!運氣!曾經你從我這裡騙去多少!那時它可不如你現在說的那麼一文不值! 

“恕我直言,規則寫得很清楚,人類,人類,您還是人類嗎?爵爺?” 

“我買我要的東西!你只是個拍賣官——記得你也歸我擁有,失物!” 

“一年起價,只多不少。” 

“五個月,我一次結清!” 

“荒謬,真是荒謬,還有其他人願意出價的嗎?” 

“我呢?我有資格參加嗎?” 

一瞬間所有眼睛再一次匯集到那灰髮的孩子身上,連同那木偶,下顎懸著,沉默將一切凍結。 

下個驚喘間周遭已經回歸原本的嘈雜,竊賊們互相爭吵著推卸是誰的主意到這個破地方來,但當指責的手指向講台,那裡卻空無一物,他們用力眨眼搖著頭,還以為方才的經歷全是白日夢,又因為夕陽昏黃而感到困惑。只有柯爾博躲在陰影裡為恐懼繃緊神經,耳邊揮之不去的是那噩夢逃散時殘留的餘音。 

      

細細的牙齒,貼合,擠壓,然後分開,咬嚙的聲音。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