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0133

寫手|大腦被隕石砸過,坑也被隕石砸過,畫畫醜寫文爛但是脾氣特別好【不要臉】!安安!|填坑中:【妖都:25%……因最近文風不合適擱置】【明治:30%】【笨測召:50%】【死神:50%,擱置】【百夜:5%】|玩耍中:【御涼亭:5%】【環形廢墟:5%】【NPC:20%】【俺尸:5%】【UL:0%】|其他【……想起來再填坑咯】|是自己的宇宙神!

一篇写给儿童的童话

阅览数:
864
评分数:
4
总分:
40
举报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小村庄里,有个有些傻的少年。

              说他傻,大抵是因为少年不懂人情的冷暖,亦不懂社交的原则。举些例子来说吧,长辈与他谈话,他只傻傻地应着,也不会说几句听起来好听的话;同龄人笑他,他也笑自己,似乎是不懂那笑容的原委;父母骂他,他也只点头听着,从不做些反抗,更无辩驳,好像天生就是傻的,不懂那些举措背后的意义。

              尽管如此,少年却有个优点,那便是他力气大。 因人老实又体格好,便常常被人叫去做农活,虽还未到继承土地的年龄,却也已经熟悉各种农事。 别的孩子还在森林里采些野味,他便已经在帮着父母耕田了,等到别的孩子大到已能入田,他则能单手举起三月大的小牛。 有人赞许他是天生神力,应当为国家奉献力量——少年也确实这么做了,当城里来的信使将国王的悬赏贴在村庄的墙上时,他第一个站了出来。

              “我的孩子呀,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他的父亲惊讶地说道,他们的家族素日是当惯了围观者的,从未想过要跳上舞台,“这是王宫发出来的悬赏啊! 你将去到极北极黑暗的地方,在那里有凶暴的恶龙和邪恶的王,他们为这大地带来天灾,令土壤不能孕育,令北方陷入永冬,孩子啊,只有强大的勇者才能与他们对抗,你又怎么行呢?若是未能成功,又会拖累这个村子的。放弃吧,这不是你能做的事。 ”

“我的父亲,正因如此,我才要做啊,若是连我都不站出来,还有谁会站出来呢 。 ”少年这么说着。 

人们惊呼起来,随后大笑,再然后,村子以欢庆的方式将他们唯一的勇者推了出去,没有人为这即将死去的年轻生命流泪,他们叫他做未来的英雄,似乎敬意与感谢已经能与那年轻人的生命同价一般 。 

少年的父亲赠与他一把生了锈的剑,那剑已挂在墙上许久了;母亲则送他一个竹篮,篮里装过路的盘缠与粮食。

就这样,年轻人带着锈剑与竹篮踏上了路。

少年——我们姑且称他作勇者吧——在离开故乡的路上停留的第一个地方,是喧闹的酒馆,酒馆坐落于昏暗却又热闹的城市,商人们在这里往来,艺术家们在此处展现着自己的才华。我们那未见过大世面的勇者,被这地方所吸引,驻足了下来。

他推门进了挂着肮脏招牌的酒吧,却见有数十位青年坐在此处。

“打倒‘腐朽’!拥护‘革命’!”那些人大喊着,高高举起他们的酒杯,麦金色的透澈液体从酒杯中溅撒出来。勇者为这奇特的方式吃了一惊,他坐了下来,想一探究竟。这时,簇拥在一起的青年中,有一个站了起来,跳上了桌面。

“弟兄们!同志们!感谢你们的支持!今天!就是今天!我革命将要带领你们,走向美好的生活了!”他颇有技巧地煽动着,举起了拳头,“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看呐,我们的同志汇聚一同,便会像五根手指聚在一起般,生出庞大的力量。我要向你们介绍,这位是我们的同志,年轻的热血。”

他食指一挑,方向恰巧落在离他本人极近的席座上,于是在座的其他同志们热烈得鼓起掌。志向笑着致辞,祈愿则吆喝起来,酒馆的场面越发蓬勃。

勇者看着他们的举措,为这景象而惊奇,他从未看到如此多的年轻人汇聚于一堂。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那被领头者介绍过的热血将目光转了过来,眼里却是愤怒与警惕:“你!是怎么进来的!这是我们的集会,如你这般的外人,是要来做什么?”

勇者答:“我揭了令状,要讨伐魔王,只是个歇脚的过路人罢了。”

热血绰绰逼人,他痛骂了勇者,可志向却觉得勇者不一定是坏人,便用语言说服起他们的领导者。最终,革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你也是个为国家、为人名献出自己的英雄呀!既然如此,那便是我们的同伴。我,是革命,这位是热血,这位是祈愿,这位……”他指着刚才劝说过他的青年,“是志向。我们在这里,将要推翻这个城市的‘腐朽’。”

“腐朽?”勇者呆愣在那里,“他是坏人吗?”

“是呀,他极坏的。”热血说着,“人们都说,他就是世界上的大恶之一,也有人说他和魔王混在一起,里应外合,夺走了万民的财产,正因如此,我们要打倒他。勇者,你也是我们的同志啊。”

愚钝的勇者不懂得这些事情,只静静听着,末了点点头。似乎是得到了他的默许,酒馆亢奋着,陷入极大的热潮,他们走上街道,举着牌子,向着他们的目标,腐朽所住华丽的豪宅中去了。

勇者在此处与数人分道扬镳。

旅途似乎无限而漫长,当他再停在一个地方时,那处是与自己的家乡无异的小村庄。

村庄里有两对男女,当他们听到勇者的名号,便走上前来,招待了他。男人的名字们是贫穷与富有,女人的名字们则是吝啬与慷慨。这四人常常结伴而行,似乎永远无法做出个决定。

勇者享用着富有和贫穷给他的鸡肉与黑面包,静静地吃着。村庄坐落在偏僻的地方,民众稀少,但是有着靓丽的风景,当他吃饱之后,穿着华丽的慷慨来了,她端着盘子,与勇者聊起了家常。

“您的家乡在哪儿呢?”她笑眯眯地问着,看向勇者。勇者告诉了他他的出身,便得来那女人的几句祝福的话语,这时,她的姐妹来了,也与勇者同席。

吝啬是不愿说上一句祝福的话,她只叫慷慨说而已。她用面包把勇者吃剩下的汤汁沾了起来,放在瓷碗里保存着。这行为令勇者对她的节减感到佩服。

“正如你所见,我们俩姐妹非常不同,可现在,却有个问题共同困扰着我们。”慷慨笑着说道,吝啬则翻了个白眼。

“是什么呢?我的小姐。”勇者困惑地问道,听到这句话,两位女士笑了起来。

“如您所见,我们已到了该结婚的年龄,村子里有两位,想必您刚才已经见过了。我们两姐妹都想过上幸福的生活,可却总不能做好选择,我们想问问看勇者大人您,得到您的建议。”慷慨这么说着,吝啬点了点头。

“若是能让你们选择,你们希望能有什么样的夫婿呢?你们是有这样的权力的。”

“我想要个能让我好好地发挥我个性的丈夫,我希望我们能一同享受幸福,了解美好的婚姻,他要支持我的慷慨。”慷慨这么说着,闭上了眼睛。

听了她的话,吝啬也开口了:“我也希望能收获美好的恋情,我可以受苦,可以耐劳,会为自己的未来坐上打算,我们的未来绝对会是幸福的。若是能为我们自己一同度过灰暗的岁月,我想那是值得的。我不会多花一分钱在不必要的东西上。”

勇者听着,点了点头,走出了门外,歪头,美丽的村庄里星空闪烁,他思考着两个女人托付给他的问题,而后开朗一笑。

他对她们说:“既然如此,你们就去自己绝对对自己合适的人吧。我想,这样是最好的。”

姑娘们听了他的回答,吃了一惊,随后点了点头。

第二日早上时,用着离开村庄时,看到富有挽着慷慨的手,吝啬与贫穷同游——那女孩现在有了另一个名字,唤作节俭。勇者打心底里希望这两对新人能获得幸福,他笑着离开了村庄。

越是向前,便离魔王的城越发近了。勇者不禁加快了脚步。三度停留时,勇者步入了一片森林。

在森林中,他看到一个漂亮的大屋子,坐落在榉木之间,因疲劳和饥饿的缘故,他敲响了房子的门。

这时,门开了,开门的是位老妇人。

“我的孩子呀,你是从哪里来的?天这么晚了,站在外面怪凉的,快请进吧。”

“您好,老夫人,我是从遥远的地方来的,感谢您、感谢您。”

老妇人拉着他进了房间,壁炉里烧着红彤彤、明亮温暖的火,她带着年轻的勇者坐在壁炉前,为他端上一碗滚烫的汤。这时,有些孩子们和年轻人从四周围了上来,好奇地打量这勇者。

“博爱奶奶,这位是谁呀——”有个小孩叫道,然后是少女的疑惑,幼童的欢呼。大家为这个新来的年轻人感到兴奋,他们为他卸下厚重的大衣,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来客的身份。

“我是从遥远的地方来的勇者,奉国王的命令要打败魔王。给,这竹篮里有些东西,你们拿去吃吧。”勇者将母亲赠与自己的竹篮递了过去,孩子们发出了欢呼。

“是这样呀——”“是这样啊。”“真可怜。”“很辛苦吧。”年轻的声音们此起彼伏,令勇者感到有些困扰,老人察觉了他的情绪,便小声提醒了孩子们。过了会儿,孩子们就对这个来客失去兴趣,跑到一边去了。

老人坐在炉火胖的摇椅上,缓慢地晃荡着,“这些都是我的孙子孙女,我们一家住在这里,享有着绝大的幸福。”

“请问,我该怎样报答您的恩情才好?”勇者说着,享受着冬日炉火的温暖。老妇人坐在那儿,然后笑了起来。

“我们一家有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爱。”

“爱?”

“是的,爱。”木制摇椅发出令人安心的声响,老妇人的脸上摆着慈祥的微笑,她点了点头,“您还要汤吗?勇者。”

“请务必再来一碗。”少年勇者说道,然后,他问了起来,“你可知道魔王的城堡长着什么样子呢?”

“我年轻的时候见过呀,那处地方黑压压的,在永恒无晴的天空下,有着带尖塔的城堡,只要进了那里,一切好的都会感到不舒服呀。那里盘踞着恶龙,是没办法进去的。”

“您知道处死那龙的方法吗?”勇者轻声问道。

“我就不清楚了,只是有传闻说,那龙原本是位王子,是受到恶魔的蛊惑,才变成贪婪而残暴的龙,可这,不是他的错呀,是不是啊,年轻人?”

勇者顿了顿,他并不完全赞同博爱所说的话,可这老人说的话,准没有错。他有这样的观念在,老人活了那么久,相比渊博而富同情。

“这世上没有人生来就是坏人。”

勇者听了听,他想到那魔王。

“那魔王呢?”

“唯有魔王是邪恶的、罪大恶极的。”老人说着,看向赤橙色的火,火焰发出柔和的声响,似是在赞同博爱的话。勇者不做声了。

等天空晴朗后,勇者告别了爱的宅邸,名为的爱的孩子们站在一排,为他准备了一份别离的礼物。为首的长姊恋情提着竹篮,将其返还了勇者。

勇者拿起竹篮来,竹篮里没再装东西,可却比之前还要沉上些许。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那年龄最大的少女道。

恋情为他露出一个美丽的笑脸:“我们每人分割了一点爱进去,希望您能在路上用到。”

勇者听了这话,颇为感动,他谢过名为爱的孩子们,挎着满载着爱的竹篮,离开了森林。有了爱的礼物同行,路途变得不再遥远。知道勇者看见灰暗天空下的黑色尖塔,才知道魔王的城已近了,他看到天空上盘旋着食人尸骨的巨鸟,在远处,乌漆漆的云层旋绕着城堡,仿佛螺旋一般漂浮在尖塔楼上。而风中微微夹杂着龙的鼻息声。

他做好了准备,提着那把锈剑悄然走了过去,在犹如黑铁的树林之后,身躯庞大的龙在那处酣然入睡。等他看到龙那被坚实的皮所覆盖的眼睛,便猛地刺了下去。这极大的疼痛,令龙挣扎着起了身。被激怒的龙吼着,这出其不意的攻击令它愤怒,可龙的足却仍被铁链束缚。

这铁链想必是魔王给予的吧。勇者想到,他避开龙喷出的火焰,在对方的身体上不停地刺下去。瞎了眼的龙并未伤到分毫,灼热的鼻息已在酝酿,勇者挣扎着,使出浑身解数,想在龙的身上留下致命的一击。

兀地,他忽而想起了博爱曾对他说过的话。若龙原本也是人的话,那便能用其他的方式来说服他把。他想着,将爱们赠予他的礼物打开了。那被多少种爱所汇聚的礼物呀,发出美丽、温暖、如炉火般充满希望的光,哗啦啦地,四散开了。一点点、一点点地落在龙的躯体上。

勇者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等最后一点光消失时,他看到束缚着龙的铁索被侵蚀了。龙因重获自由而欣喜,振开了被鳞覆盖的翅膀。勇者与龙一番对视,看到那龙的眼睛里露出了人性的光;勇者便走过去,拥抱了龙硕大的躯体。仿佛为他的自由庆贺似的,方才对龙的杀意,此刻已全部没了。

龙是有忏悔的,凡是悔恨自己犯下罪行的人,总会变好的,让他抛弃过去好好地过活便行了吧!勇者耿直的大脑这么想着,随即感到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啊!他流下悔恨的泪水,他的注视之下,龙张开巨大、几近遮天的翅膀,飞走了。

所有的荆棘都已经清除了。

勇者握着剑,感到所有肩上的重负都化为了力量,每走一步,他便变得更加强大。此刻的他,正是被万民寄期了希望的勇者。他走在魔王城黑暗的走廊里,那些烛火在墙壁上曳动,尽管光源微弱,勇者却丝毫不为脚下的道路所困,仿若已对自己的道路了然。

在道路的尽头,是骸骨所堆成的王座,昏暗的大厅里奏着淫靡的乐曲,那声音能让世上一切好的变为恶的。而在那王座之上,有个黑乎乎的人影。勇者已理解,那正是恶的王。

“我等到你了,亲爱的勇者啊。”那恶说着,从王座上走了下来,漆黑黑的长袍曳地而行,魔王拖着缓慢地步伐,向他走了过来。

“我要杀死你了。”

“那便杀死我吧,若你有胆量的话。”魔王这么说着,步步逼近了勇者。等到了两双眼能对视的距离,便不带一点虚假的注视着勇者。

这不对。勇者想着,魔王怎么可能不耍些手段呢。对于魔王,他是知道的,那人作为世界的恶……不可能。

只是那双眼睛仍然注视着他。

勇者感到退却了,仿佛什么崩塌了,他下意识地向后一步,一步,再一步,可魔王仍慢步走来,两人之间的距离没再变过。

半晌,勇者问道:“你为什么要做恶。”

“我?只因为世上的人们需要一个替罪羊,便将所有的恶制成了王冠,令我戴上罢了。”

“不,这部可能,枯萎的田地,萎缩的土地,无法孕育的土壤,一定都是你造成的呀!大家都在勤劳地劳作,怎么可能是大家的错呢!”勇者大声喊道,“这又怎么可能啊!”

“若你一心愿意相信这样的说辞,我也没有什么意见。”魔王轻声答道,随后又补充道:“相信这样的说辞,对你倒是件好事,也罢,你就信了吧,然后带我解脱。若是你这般的善人,一定连我都能解脱的呀。”

勇者感到有什么东西崩落了、失去了,他怒吼着举起剑,要将世上极大的恶杀死,随后,黑漆漆、锈了的剑刺入了魔王的胸膛。

片刻的静止,仿佛所有的时间都已经停滞。

勇者将剑拔了出来,感到世上所有的重任都已经卸下,他成功了!他做到了!他已经把人间的敌人杀死了!他欢呼着,叫着,仿佛世界上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已经完了,最后留在躯体里的,是犹如空壳般的心脏呀。

他忽而意识到,他杀人了,这可怕的事实不停地在他的头脑中循环着,令他不得安息。

他杀人了呀!他……杀人了呀!

“我这是做了什么……我这是做了什么呀!”勇者怒吼着喊了出来,他看到沾上了魔王之血的锈剑上已恢复往日的银光,发出闪烁的光彩。他忽而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成了世界的刽子手,最终杀死了替罪羊。

罪恶感一点一点地攀上勇者心头,最终将整个心脏抓握住,犹如有力的手般,随时都能让心脏停跳。他的动作僵硬了,仿佛有一个世纪之久。

而后勇者的身躯一点点地坠入黑暗,化成了与魔王无异的影子。直到最后一刻,脑内回响的仍是对自己的责备。他最后拥抱下那被自己杀死的人的躯体,祈求那恶的王能化成自己的模样,去替自己活下去。

被勇者诅咒了的魔王渐渐恢复了生命力,他举起那把亮银色的剑,然后,被杀死的魔王离开了城堡。或许,现在叫他为新的勇者更好。

新勇者拖着受了伤的身体,向城堡之外走去,天下的天空都是一般阴郁,他走着呀,走着,直到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为止,便停在了一片焦黑的土地上。

土地有股烧焦的味道,万物都死去了,所有的东西都已经灭亡,新勇者从地上捡起一根焦了的树枝,用作拐杖,拄着拐杖一步步向前行去。

在死地的正中央,有个被烧得失去了房子形状的黑墙。新勇者走了过去,拜访那处痕迹。却见那地上只有个哭泣的孩子。

“你怎么了?孩子?”新勇者弯下腰来,看着那个孩童,有力的手将他扶了起来,勇者耐心地等待着孩子的回答。

“从遥远的地方,有巨龙飞过来啦,他一喷大口,森林全都烧起来啦!烧起来啦!你看呀,你看呀,我们过去的房子,是那么的漂亮呀,我过去有奶奶,也有兄弟姐妹呀!”

勇者抬起头来,张望四周,四下无人,只死去的土地寂静无声。

“你的家人呢?”

“他们死啦!都死啦!”孩子哭得越发凶猛了。勇者试着安慰他,便以手掌轻轻拍着孩子的肩。

“他们是被巨龙杀死的吗?”

“不是呀,起先只是因为巨龙的原因,奶奶死去了,然后,大家都陷入了恐慌,再没了粮食与水,连活物都没有了。接着,此地就没有爱,只有恨了。”

勇者静静地听着。

“恋爱变成了占有,友爱变成了仇恨……大家只有在有余裕的时候,才是爱呀!”

“可你还活着呀,我相信的,你一定是真的爱,因你在无余裕的时候,也能爱的缘故。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男孩只摇了摇头。

勇者感到悲伤,他安慰了孩子,然后离开了这个是非地。接着,他踏入一个兴建的城镇。那里的人们看到他,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街上没有多少人,却能看到一栋栋的建筑正拔地而起。勇者向城镇的居民四处打听是否有可以让自己寄宿的地方。

他停在一家店铺前,问起那处的老板。

“真是对不起……我们这里,生计也有些困难了,哎,若是你早些来就好了,前些日子,还有对慷慨的夫妇向外来人开放居所呢……”

“他们怎么啦?”

“死了呀!人就这么没啦。”

“为什么?”

“饿死的,浸在自己高尚的道德里饿死的。你说,他们这样一死,周围的人可怎么办,要是没有他们的帮助其他人是很难活下来的。就这么死去,实在是太没责任了……”

勇者呆立在原地,缓了一会儿,又说道:“真是对可怜的夫妻。”

“可不是吗,死了以后呀,被他们帮助过的人敲门寻求另一点恩惠,这才发现他们死的呀!所以我说他们就这么死了,未免没什么责任心。”

这时,街上响起了马蹄响,勇者往路边站了站,只见两辆马车飞驰而过;左边那匹喂得肥美,甚至有些过重了,但仍保持着速度,右边那匹呢,骨瘦嶙峋的,可仍没死,仿佛拼了命一般的在拉车。

“这两批马车是谁的?”勇者问。

“是市长夫妇的!有传闻说他们俩过得并不愉快,可年轻时也是对璧人了;约莫这世上所有的情爱,都不长久吧。”

勇者若有所思地站在那儿,隔日,他在坟墓前献了花。然后,他继续踏上了旅途,终于,脚步踏进了一座城。

归来的勇者被视作大家的英雄,受到政府的邀请参加了宴会。宴会的主人是位大腹便便的男人,似乎是相当高兴讨伐了魔王的勇者归来这件事。

男人的名字叫做腐朽。

城市日日夜夜举办着夜宴,仿佛只有这一件事可做似的;四下都是百姓怨声载道的声音,可那些抗议很快就没了。

这是个美好、漂亮,又亲民的城市,越来越多人这么觉得,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唯独身为外来者的勇者,在心底感到違和。

腐朽将他视作好友与心腹,曾打败过魔王的英雄——腐朽是这么包装他的——如今也来到这座被眷顾的城市了!毫无疑问,城市会变得更加美好,人们愿意这么相信。

“至此,欢迎我们的朋友!”腐朽在台上高亢地讲着,人民发出欢呼,为英雄的到来而庆祝。勇者疲惫地看着这一切,感到曾被那人刺中过的地方,犹如死去一般疼痛,但他仍微笑着,看着在此处的大家。

等到这滑稽的欢迎会结束,勇者便拖着身子回了居住的地方。腐朽再来见他。

“我的朋友啊!演讲很成功!你的英勇事迹与我的政治手腕结合在一起,真是太棒了!”

勇者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便点头称是。腐朽搖晃著酒杯,继续讲了下去。

“我原也是有如你一般,能好好使用的朋友的。”

“此话怎讲?”

“哎呀,事情已太远了,我甚至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了,依稀记得他们叫热血……还有志愿?老啦,我真忘啦……都死那么久了……”

勇者听了,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也只是点头,随后,却又感到脊背处升起一股寒意。

当夜,勇者逃走了,他躲进一个小巷,唯一一座还亮着灯的建筑,便是酒馆,他走进去,看到那里有群年轻人在讨论着。新的革命站在桌上,高谈阔论着,再过不久,又会推翻腐朽了。

勇者感到恐怖,只待了一会儿,便走了。他连夜赶路,在逃出城市之后,又几番周折,最后逃进了一个村庄。

村庄不大,却一股奢靡的味道,房子盖得好看,没什么难看的泥土,四处都被花园簇拥着。村子的门口坐着个老人,似乎在等什么人,看见勇者来了,只震惊一下,可等勇者走近时,却又见他脸上有了失望的表情。

“这儿看起来真富有。”勇者向坐在村头的老人说道。

“可不是吗,毕竟是出了勇者的村子啊,所有人都享了福气。要不要我领你看看勇者的居所?收费的。虽说墙上的剑,送给个不懂人情的傻孩子,可也有几分看头……”

“这……”勇者为难地看着老人,却又听老人继续讲了下去。

“近距离参观,不看吗。”

“不,不……还是算了。”勇者逃开了,他在村庄中奔跑着,想着那人或许曾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他卖力跑着,逃着,仿佛要逃到世界的尽头去。

最终,已再没有路了,他看到眼前有棵巨大的树。树旁摆了个白牌子,上书“勇者曾在此小憩”。他站在树旁呆了会儿,想象着那耿直的傻少年躺在树下,便感到沮丧了起来。

是时候结束啦。

他叹了口气,意识到自己仍未解脱的事实。勇者麻绳绑在一根稍粗壮的枝上,打个结实的结,再做个圆环,搬了块腐木来,做了登脚台。踏上台子,再将头往上一套,接着,双脚离了地面。

就此与这世界别了。

后:这篇写的不怎么成熟,基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一个完整的构架。只是以前做的一场梦,因为有趣,就记下来了。因为是篇童话,所以用了简单的语言来写

2015/07/15 反转剧project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