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神明的宠物

阅览数:
293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注意*括号内是车请注意避雷】

1.初生 

香郁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只白犬成长地如此迅速,原来还以为是只小型犬,却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拥有孩童般大小。其次就是每天的清扫和喂食,几乎都让香郁感到疲乏。有些后悔,这是香郁近期的想法。可外人却不这么认为,连小妖都看的出他是多么喜爱这只白犬,自从养狗以后他再也没有停歇下来。 

“业岩!!!!”这是香郁乱翻书本找到的字,念着还算顺口。 

“业岩!!!!!”日常寻找丢失的宠物罢了,他已经习以为常。但是今天怎么找也找不到,连犬吠都听不见!香郁突然有些着急,想起来自己所处的地方也是有人和妖游荡的,这只什么都不会的狗就这么被拐跑了也不不足为奇。 

“业岩!!!!!”他加快脚步开始在院内奔跑起来。 

“业岩!!!!!”翻遍了神社所有的角落都看不见影子,这让香郁开始心急。忽然想着或许是沿着河道跑了出去,于是他便沿着水流往上走。走出神社一小段路,不远处的水波突然开始晃动起来。 

“业岩!!!!”香郁确信那波动不可能是鱼造成的。 

哗地一下,水花四溅,从水里钻出一个身影。 

“你!”香郁愣了一下,正准备破口大骂,却发现是个光着身子的小孩。这小孩儿嘴里还叼着鱼,他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奇怪。香郁拍了拍溅到身上的水,低头的同时看见一双湿漉漉的小脚丫。那小孩忽然一把抱住了自己。 

“!”香郁吓得赶紧推开小孩,拍了拍已经湿透了的衣服。这孩子怎么这么奇怪。奇怪?奇怪!等一等??耳朵???仔细看才发现那孩子头上白白的两小坨分明是动物的耳朵。香郁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法。 

“业岩??” 

“汪!”只见鱼从小孩的嘴里掉了下来,猛地一下小孩又扑进了香郁的怀里。香郁有些不明所以,但心却安定了下来。看来这白犬是受了自己神力的影响化妖了。接下来迎接他的是比养狗更麻烦的问题。 

 

2. 成长 

养狗真的很累,但是比养狗还累的是养小孩儿。 

香郁偷学村民怎样带孩子,就这样勉强地看着家里的小孩儿越长越高。 

“大人!!!大人!!”业岩不停地叫喊着,这让他感到头疼。 

“嗯?”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应答。 

“大人,我今天帮了村里的李伯赶走了吃他家鸡的狐狸!”业岩兴高采烈地说着。 

“好!”香郁笑笑摸了摸业岩的头,转头继续喝茶。 

“不夸夸我嘛?”业岩一把抱住香郁,将头埋进香郁的胸口。 

“嗯。”香郁并没有理睬他。 

“啊?!”香郁突然感到脖间有一股热气,紧接着湿了一片。 

“??!!”香郁突然觉得脖颈变得滚烫,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本能地推开了业岩。 

“业岩你已经不是狗了,我不是教过你那些行为看上去像人类嘛?别还像小时候一样到处乱舔。”他说话的语气有些不稳,听上去像是在生气。 

“可我看李伯就是这么对李嫂的,虽然不是舔。但他们每次都会贴很近然后就是嘴巴对着嘴巴这样……”业岩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解说着,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本想伸手也摸一摸香郁的唇却被制止了。 

“咳,这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关系不一样。”香郁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从来没有教过业岩人类所需要的情感方面的内容。 

“不一样?因为大人和我都是雄性嘛?”业岩天真地问。 

“也算是一种不同,最根本的还是因为他们是夫妻。”香郁并不想停下现在手中的阅读,“改天我再好好教你。” 

“好吧!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业岩笑着趴在桌上托腮看着香郁,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余光看见熟睡的业岩,他放下手中的书本。仔细瞧着这孩子已和自己差不多体格,尽管年龄和心智上差很多但是从生理上来说已经俨然是个青年俊才。 

香郁从来不用担心自己身理或是心理对于情感的需求,毕竟自己的本体是植物且对这方面没有过于强烈的情感。反而想起来动物是否和人一样在情感上有着必须要建立关系链条的可能性?他一边想着,一边感叹着这如流水般消逝的时光。 

 

3. 春芽 

就像是成长到一定阶段必定会产生的行为,业岩最近开始疯狂粘着自家神明大人。和以前不同,他总会做出一些细微且让人感到不自在的举动。 

“大人~”业岩靠在香郁背上,双手环上香郁的胸膛。业岩喜欢香郁冰凉的体温,总是能够让他感到沉静。只是最近有些奇怪,神明大人不再像以前那样宠爱自己了,他仿佛在躲避着自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他一旦靠近香郁就会被推开,明明以前就从不拒绝。 

再一次被推开的他心里有些失落。尽管近期香郁教了他许多关于情感关系说的知识,业岩还是无法理解。大概是因为香郁说得晦涩难懂,比起香郁的教学业岩更喜欢跟着村民实践学习。 

怎样可以让神明大人感到开心成为现在业岩首要解决的问题。跟着李伯学习似乎不太管用。或许正如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李伯夫妇是男女关系,想要解决问题应该找到同样都是男性的村民学习。于是趁着神明大人休息的时间,业岩跑去村里溜达了一圈。还未走到村口,附近的草丛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声,随后传来两个男性的声音。 

【“别,别这样。”其中一人说道 

“别怕,不会很痛的。”业岩感到好奇,变回原形凑近草丛探了探头。 

“唔啊!”直接其中一短发男子躬身趴在树干上,身后则紧紧贴着另外一人。站着的男人将手伸进另外一人的胸脯,引来短发男子一声闷哼。业岩忽然感到脸颊滚烫,尽管他不是很能够理解这种行为,但是身理上的反应和好奇心让他挪不开双眼。 

“真可爱。”男人搂着趴着的短发男子的腰,顺着这个姿势短发男转过了个身并被褪去衣物。站着的男子手里轻轻抚弄着另外一人的下体。 

“嗯~”短发男子瞬间羞红了脸,身体轻轻颤抖着抱住了在他身上肆意亲吻的男人。不一会男子突然娇喘了一声,白色的液体便从他的下身喷溅了出来。就在这一刻业岩突然理解了这种行为。用动物的话来说,这两人处于发情期,现在正在交配。奇怪的是,同性之间也可以交配吗?这似乎超出了业岩的认知,至少在香郁大人的教学里不存在这一条。】

 

想到这里业岩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自家大人的脸庞,脸刷的一下涨红。怎么办?业岩的心跳飞速,也顾不上到村庄里学习便逃回了神社。 

 

4.酸果 

糟糕的感觉,业岩长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到心烦意乱。 

“业岩?”香郁听见巨大的关门声担心业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找到房间来。 

“业岩?”香郁温声问道。 

“我睡啦!”业岩不想在这个时候看见他,身体的热度让他不能自己。 

“真的?”香郁感到有些奇怪又多问了一句。 

“你走开!”心急如焚的业岩一下子怒了,大声吼道。 

“好吧。”香郁跟宠孩子一样的语气说了句,便听不见声音了。 

复杂的情绪不断地涌入业岩的脑海中,不管怎么样都得先解决现在的问题。业岩第一次对自己感到恼怒,怎么可以对着自己主子产生这种污秽的想法。但是脑海里怎么都消散不去香郁的容貌。白嫩的皮肤,清香的后劲,纤细的手腕等等,平时从未在意的细节如同泉涌一样一件一件得往外冒。 

“香郁……”业岩小声念着那个人的名字,手里的东西越发膨胀。 

“唔!”他闷哼一声,然后蜷成一团。羞耻感让他没有办法抬头。 

“对不起。”随后而来的是莫名的忧愁和羞愧。就像香郁大人说的那样,他对着自己的主子抱着男女之间所拥有的情感。他还记得香郁大人这段时间对他的抵触,还记得自己贴近香郁时香郁紧张的情绪。一夜之间,他忽然理解了从香郁口中所说出的晦涩难懂的词,情感即是香甜又是苦涩。 

 

2020/08/22 香复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