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6667

孤寡老狗,鹅站悲伤文学创作者。 既然天命难违,寡人只好乖乖填坑。 目前在填的洞: 【回响日:海因】 【最终列车:洪业】

一章·【夜兽】

阅览数:
44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咔哒,咔哒……”深夜里的基列耶琳国立医院寂静得可以听见那细小秒针运作的声响。这声音随着男子轻轻扣上表盖的动作渐渐消散,空寂的医院大厅和各色的药水味格外搭调。 

卡加从候诊区老旧的木质凳子上站起来,拍了拍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将怀表揣进怀里后他开始环顾四周。国立医院对自己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毕竟拥有私人医生的贵族通常不会来到这样的公共场所。夜间的医院异常的平静,偶尔可以看见移动的医护人员或是传来几声病患的咳嗽声,相较于吵杂的街道是个不错的休息场所。 

卡加静静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偶尔会有几个医护人员路过看见他所穿的制服敬畏地点头表示礼仪。尽管身在陌生的场所却也给他一种置身自家居所的感觉,圣职者的制服似乎拥有着某种让人信服的价值。手杖低端的金属边缘因为不正当的使用方式敲击着地面,发出细小的碰撞声。“哒哒哒…….”像极了那些优雅女士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再放置到这寂静的场所中难免显得有些刺耳。 

“哐哐——”卡加的食指关节敲打木质房门发出轻微的声响。或许是因为时间太晚已经不会再有病人来访的缘故,医院的诊疗室里皆是黑黝黝的一片,看不见任何光亮。尽管如此,卡加还是做着来访礼节,确认不会打扰到任何人便缓缓深入房中。 

诊疗室几乎没有任何的光源,卡加只能凭借自己良好的夜视能力判别眼前的一切。狭小的房间几乎一览无遗,一个书桌和一张狭小的单人病床被安置在这个房间中。靠墙有两排架子,里面似乎存放着药物和检查用的器具。卡加从未来过这间诊室却获得了一张熟悉感。他吸了口气,拿起桌上的药瓶。里面依稀可见几粒剩余的白色药丸。“叮——叮——”药丸随着摇晃的瓶身转动着,因为多余的空隙撞击着玻璃瓶身发出清脆的声音。不一会儿卡加便将药瓶放回原位,转身前往下一间诊室。同样的系列动作在重复三次之后有了变动。布置几乎相同的四个房间,唯有第四个房间的药瓶里装着液体。透过堵住瓶口的木塞能够闻到里面液体散发的腥味。卡加将瓶子塞进口袋里,继续前往下一个房间。 

奇怪的是末间的诊室并不像其他房间一样敞开着门。卡加还未来得及仔细观察,前厅里熏香的气息便渐渐飘散过来。微弱的光线下是一个瘦小的身影慢慢靠近。这令人熟悉的制服是圣诗班的孩子,卡加心想。少年渐渐靠近使得面容清晰起来。浅蓝色的瞳孔在黑夜里显得更为显眼了,但怎么也抵不过这一头橘红色的卷发吸引人的目光。橘色?卡加见过许多圣殿的孩子,有如月辉一般的浅金也有似浅海一般的湛蓝,记忆里却没有这般艳丽的暖色。 

“是没有见过的孩子呢~这么晚了怎么会来医院呢?”卡加笑着缓缓侧身面向少年。 

“晚上好先生,我是来取一些安眠用的药物。”孩子迟疑了一下有礼貌地回答着。 

“啊,不好意思。如此唐突是不是吓到你了?或许因为我是个喜欢偷懒的圣职者导致现在的孩子们都不怎么认识我了。”察觉到少年对自己的警觉卡加只能想办法缓和一下气氛。“安眠药的话我倒是知道诊疗室里就有。“ 

按照前几个诊室的放药规律卡加猜测这个房间里应该也同样存有类似的药物,同时他看又瞥见这紧闭的房门。房间里隐喻透露的低气压告诉他或许可以给自己找个“帮手“,于是他迟疑了一下问道:“或许孩子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少年透亮的瞳孔里隐现着卡加的身影,似乎是熟悉的制服让他放下了戒心。 

“抱歉,一到夜里我这眼睛就开始不管用了。“卡加指了指面前的房间,“如你所见面前的诊室其实我今早来过,却不小心把珍贵的怀表遗落到里面了。但想要在这黑夜里找到那小小的表,对我来说怕是有些困难。”他故作困扰地停顿一下又继续说道:“如果孩子你不介意的话,我记得安眠药类应该是在桌子的抽屉里。至于我的怀表,或许你可以帮我随意查看一下?” 

少年似乎已经完全信任眼前的人,点了点便伸手推开面前的门。 

“先生您在这儿稍等一会。“卡加紧紧跟着准备进房间的少年,在对方转头说完这话后静静往后退了两步。 

或许因为少年身型瘦小,房门并未被完全打开只是轻微张了个口仿佛即刻进食的兽嘴。“咔哒,咔哒……”精致小巧的怀表被卡加从口袋中拿了出来,开盖后便又能听见秒针细微的转动声。卡加的目光随着秒针来回转了好几圈后忽然看见张开的门晃动了一下。他赶紧将怀表收起来,只见少年扶着门框缓缓走了出来。蓬乱的橘色长发几乎遮挡住了少年的面部,娇小的身躯就这样在脱离门的支撑后摇晃着几乎要倒下。 

“孩子?”卡加扶住快要倒下的少年。少年脸色惨淡没有血色,豆大的汗珠几乎浸湿了额前的长发。少年眼神涣散,面色恐慌的样子让卡加坚信这个房间和其他房间有着不同的东西。但同时他也担忧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靠着卡加的手支撑得以战力的少年终于缓过神来,这才抬起一直垂着的头看向卡加:“没...没什么,对不起...怀表、没找到...” 

”啊,怀表!先别管这些了你看上不太好。“卡加还未来得及问便看见少年的眼神突然转变,原本涣散无力的神情突然变得凶狠锐利。他随着少年的目光看去,是空旷的白墙。 

”我觉得或许我应该去找人来帮你看看。“少年并没有理会卡加,只是独自站在原地,放大的瞳孔紧紧着前方。卡加直起微曲的身体,抬眼的瞬间对上未关紧的房门。黝黑的门缝里仿佛随时可以钻出来自地狱的生物,同时包裹着不好的回忆。他并未为此逗留,转角时他又看了看站在那里的少年。便又若无其事地向着来时的方向缓步走去。 

再一次坐回到候诊区,卡加发现之前坐的长椅与其他座位有些许不同染上去应该是临时放置的。于是他挑选了一个新的位置,缓缓坐下后便又掏出了藏起来的怀表。他轻轻抚摸着表上镶刻着的花纹。那纹路延展着像一朵盛放的彼岸花,也像那居住在深海里的巨兽…… 

 

相关角色

  • Bohne :

    啊啊啊啊啊妈咪!!!!欺负孩子真香...

    2020/09/16 16:10:3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