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18412

是正太控,没药救的。

死神的电话亭

阅览数:
4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死神的电话亭(by 粉碎渣桑)

自娱自乐乙女向,布兰森×我

湖水,看起来相当冰冷。

我走在湖边,一直望向黑漆漆的湖面。

寂静的冬季,死亡的季节。从遥远的北方袭来,寒风,舔舐着行人涣散的魂魄,不停地刺伤我。无论是扶在铁护栏上毫无遮蔽的手,还是轻轻闭上的眼睛,全部好痛好痛。

是湖的清香。寒风给予独自一人的我以拥抱,凛冽而又温柔。是杂乱的水草、湖底棉絮状的淤泥、鲤鱼鳞片的腥味。仿佛被冰冻住一般,晶莹剔透、纯洁无瑕。仿佛街灯的玻璃罩一般,反射着透明的阳光。

「到死之前可以完成的事如此之少。」

悉悉索索,几片落叶飘到脚边。随之,从背后传来细小的声音,似乎在呼喊着什么。

“姐姐……”

我转过身。是一个小男孩,非常瘦小。他好像不知从何时起就站在那儿了,双手握在胸前,怯生生地抬头看着我。微卷的白发,淡红色的眼眸,一张如同小兔子般惹人怜爱的苍白的脸。他穿着在这寒冬中显得十分单薄的灰色西服,裤子很短,光着两条腿。不冷吗?我不禁皱眉,心狠狠揪了起来。可是现在没法就这样脱下羽绒服裹住他,我自私,怕冷。我暗骂自己这么没用。

“姐姐,这里哪里有电话亭?”小男孩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冷似的,眨了眨眼,放下双手,向我走近几步。我这才突然发现,他脖子上有条十字架项链,而左手食指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指环。

“你要打电话吗?”我问道。“我手机可以借你。”说着,我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打算递给他,但他摇了摇头。

“不行,必须要在电话亭里面打,手机不行。”奇怪了,我倒还真不知道,在这年代还有什么电话要跑到电话亭去打的。“你要打给谁啊?”我疑惑地问。难不成他是在玩什么游戏之类的,要给同伴打电话?

他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移开视线,轻声笑了笑。从他微微侧过的脸颊上,我看到淡红色的眼眸映出浅蓝色的天空。突然,被风掀起的发丝分割了我的视野,把小男孩的身子切成一块一块的。我烦躁地理好头发,再看,他的身形恢复了原状,但又好像没有恢复原状。几秒后,一个黑色的电话亭猛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黑色的粗方格,就这样毫无征兆地,突现在这惨白的世界中。

“哦,我看到了!那里!”我不知为何着急了起来,连忙指向马路对面,他的身后。他转身,迈开腿飞快地往那边跑去,灰色西服被风掀起,好像要消失在这片薄雾中一般。

我的耳畔,莫名响起汽笛声。

不妙!我冷汗直冒。“哎等下等下!小心车!”眼前指示灯的荧光红刺入我的前额,直刺入脑髓,与男孩灰色的身影相互重叠,不停地摇晃着。我头昏脑胀,胸口发闷,感到很恶心,全身颤抖起来。站不住了,我扑通摔倒在地。然而,喘了几口气后,又挣扎着睁开了眼,勉强支撑起了上半身,往马路对面看过去——

那个拥有如雪白发的男孩,正站在电话亭里,听筒靠在耳边。

啊,太好了……我自顾自笑起来,完全放下了心。坐在水泥地上,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话亭里的他,虽然模模糊糊的有些看不清。真可爱呢。我低语。明明只是第一次碰面,为什么会有好几年前就见过的感觉呢。卷卷的头发,忧郁的眼睛。小小的鼻尖,微启的唇。衬衫领口处诱人的纤细脖颈。十字架。还有左手食指上,神秘的黑色指环。

简直都要把我对自家孩子们的爱都夺走了。

“滋…滋…”右手手心感觉到酥麻。是我的手机,它在震动。我拿起来看。陌生来电,不明地区,奇怪的一串号码。骚扰电话喽。我正打算等那边自己挂掉,却发现马路对面,透过电话亭黑色的方格栅栏,男孩微笑着看向我。

我睁大眼睛。

「我有一种令人讨厌的预感,像是一个令所有人捧腹大笑的笑话,只有我不知道答案。」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的号码?

觉得之前见过,果然不是错觉吗?他到底是谁…是谁呢?为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绝对是见过的吧,什么时候,在哪里…?我一片混乱。可是,男孩脸上的笑意似乎更浓了。我赶快点下接听键,把手机凑近耳边。

“恰克•帕拉尼克,《幸存者》。”细小、沙哑的童声。

“我的名字,是布兰森。”从这条马路对面传过来,却非常遥远的声音。

“你是爱着我的。”柔软、温和的嗓音。

“我并不想你死去。可是,你似乎如此期望。很久,很久,就像我一样。”男孩一字一顿地说着,似乎在讲述什么古老的故事,在念诵一首即将消失的诗。

不可思议的神圣之美。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我瘫坐在地上。深深侵入肉体的,是从地底喷涌出的低温,还有这通电话中,甜蜜的恋人语气。

布兰森,布兰森,Branson…

“去死就好了,去死就好了……”

去死就好了。

浓烈的湖水腥香,被冷风夹杂着卷了过来。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坚定。

「我的身世。无意义的话语排列。 

听我说。看着我。不要忘记我。 」

墨绿色、深黑色,将我吞噬,冰冷刺骨,却又那么温暖。

太幸福了。

最后,我听到的声音,那么温柔。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