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次作业【本人】同人《箱装海市蜃楼》

阅览数:
63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文:黑亦(小矮)  

关键词:本人

原作:《名侦探柯南》《魔术快斗》  

CP: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文体:小说  

正文:

·

· 

あなたは蜃気楼

·

终于登机了。他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后,双手置于扶手上,背往后靠,呼出一口气。

闭眼休息片刻后,他拿出手机,快速划动阅读了一遍与未知号码来往的历史短信。脑中同时也过了一遍做好的准备,对于预想中的几种可能发展,都设计了应对手段。以及这趟旅行该带的行李,随身背包塞到座位上方了,而托运的行李箱——

他听到有人叫出熟悉的名字,猛地抬起头。是理应认识的警官。啊,遇到熟人肯定会有些麻烦,但也不是在日常生活中那么熟的人,对方两位大概也是公务出行,不会聊很多闲话的,他礼貌地回应打招呼。

"你出门去做什么?"不过这种问题肯定还是会问过来。

"去旅游,放松放松。"他做出一副"最近太忙,搞得很累"的样子。

"哦?但是你几天前才说过,遇到了什么事件要去处理。"警官说。

哎,还有这种事啊。"是的是的,后来发现牵扯到了国外。现在就是去那边彻底处理,跑这么一趟,剩余时间再观光一下。"他摊开手。

"情况这么复杂啊,真的不需要我们参与?你之前也不愿细说。"

那确实不能跟警察说,不知道得牵扯出多少问题来,头脑很清楚嘛。"等都解决了再告诉你们吧。"他说,手里握着手机。

"那你一个人去,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必要时我会联络当地警方的。"嗯,不过也只是叫他们来收拾残局罢了。他露出怡人笑容,恰到好处的自信,告诉人不必忧心,他自有分寸把握。

"你上次也这么说过,最后可是搞得差点回不来了。"

他在心里愣了一下,虽未表现出一丝异样。"这次不会了,我吸取教训了,"他说,拍在自己胸口,"我有万全的保护措施。"

"既然你这么说咯……"

这段聊天应该应付过去了吧,他正这么想,放好行李走了过来的另一位警官,忽然伸出手来捏他的脸。

"你干什么!?"同行的同事赶紧阻止。

"他刚才说的话,听起来有种谎言被拆穿而顺水推舟来圆的感觉啊。再说了,那位怪盗经常借用这位年轻名侦探的身份吧?说不定这次是盯上了国外展出的宝石。"

他的耳机里传来短促轻微,没忍住的,落井下石、报复意味的笑声。

"经常盗用身份是确实,不过以前好像也有过,即使你这样去检查也没法拆穿的状况发生啊。"

他捂着脸颊,怎么这位也跟着怀疑起来了,麻烦比想象中还大。"那你们想怎么确认我是真货?"他露出无辜的白眼。

问工藤的基本信息,他都能答上。不过问到大学学籍号码,这个可记不住。但这些也都是比较容易查到的。从一开始就执著怀疑他的警官思考片刻,提出几个月前一起案件的细节问题,这可不是看报道杀人案已经解决的新闻就能了解到的。

他沉默了片刻,给人一种被戳中了命门的假象;然后表情轻松地回答,我没记错的话,是发生了那样的事,对吧?想起来还让人有点后怕的。

这可让质疑方哑口无言了。

"……你!"耳机里传来声音。让你笑话我,他想。

“知道这种细节的肯定是本人了……对不起对你这么怀疑。”

“没关系,”他微笑着,“要对付那么难抓的罪犯,谨慎些是应该的。”不过就这点程度,还远远不够真的逮住哦。

麻烦的警官组合终于离开,去自己的座位了,不久后飞机起飞。

“咳,”他说,“他们说的你上次差点回不来了是怎么回事?”

“居然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哦。”

他白了空气一眼,回忆了一下。“原来如此,大概就是你没出现在现场,找你也找不到的那几个月,对吧。”

“……”

是比较早的事了。他早该多布置些监控,掌握更多动向的。

“具体是怎样的危险事情?我想听听。”

“为什么要说给你听?”

“因为旅途很长,很无聊嘛。”他说,然后找身旁路过的空姐请求了一些零食,真给人一种抱着吃喝进电影院的感觉。

虽说如此,他也不是纯娱乐听故事的心态。分析危险因素,进行学习与防范。跟飞速变化的窗外世界一样,人需要时刻保持进步的节奏,才能牢牢抓住看重的事物。

·

但是通讯那头还是拒绝了讲故事。听起来还是因为他干的这出很生气。他完全能理解,而永远不会改。

过会儿他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然后被惊叫声唤醒。

他侧头往后看了一眼,有几个乘客凑热闹靠近那边,然后警官快速反应,封锁了现场,把人都赶离。他收回视线,叹了口气,有些想当作没看见,但这个身份是不可能这么做的。他只能很不愿意地爬起身,走过去时伸个懒腰,可能就算他不主动,待会儿警官们也要来找他的。

麻烦事一波接一波没个完。大概这就是他已经做出选择的生活的样貌。

·

“喂喂。”

“……?”

“你也睡着了?”

“……什么事……已经到了?”

“还早着呢。只不过发生了些应该由侦探来处理的事。”

“哦?”

听声音有点在调笑。他暂时从事发位置走开了,免得交谈引人注意。“现在清醒了吗?我把具体情况讲给你听。”

“你想让我听几句描述就解决问题?”

“如果你对什么缺乏的线索有疑问,我就再去检查下。”

“搞这么麻烦,你不如直接来货舱把我放出来。”

他笑了一下,“那我怎么办。”

“换你塞进这行李箱不就好了?”

嗯,那对他而言可太危险了。他绝不会把行李箱交给别人,但侦探正在气头上,说不定下飞机了直接把行李箱转交给警察。

他瞥向身后的事发现场。“你也不想我乱做一番解答,败坏你的名声吧。”

“……”

“想做的话连你的私行形象都能毁掉。我现在的身份可是警官确认过的。机上这么多乘客,如今社交网络这么发达。只需大声说几句——”

虽然他也不会真做那种事,不过是让对方被迫同意他提出的方案罢了,听声音都能听出其咬牙切齿。

说服,强硬威胁着说服,以及说服不了、或者想想就知道对方不会接受他想到的路线,这样的话,干脆就跳过交流步骤,优先快速行动,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将他卷入,使其再也没法抽离。

·

飞机降落了。拉着行李走出通道,和警官们告别,看不到人以后,他总算能松口气。暂时。

“还好没有真的死人啊。”

“已经到这里了,你该放我出来了吧。”

“哦。不行,”他边走边说,“我的计划不是这样。”

“……哈?”难道不是因为不想通过护照暴露,所以独自一人抢占别人身份飞过来?

“而且就算放你出来,你站哪边?是我,还是想抓我的人?”他说,拿出那封事件起始的信。

“……这显而易见吧。不然我为什么要提醒你?”

[名侦探,我想委托你抓到怪盗基德,并带给我。要活的,我会付一大笔报酬。]

死还是活,都没人捉到过,就算做到也不可能拱手让于未知的人。侦探本来不会在意这莫名委托,报酬对他无所谓,但延伸考虑,保不齐发信人也广撒网了,用重金诱惑其他人激进行动,要活的和要完整无伤的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所以,前一天见面时,如很多时候一样并不那么敌对,他跟基德说了这件事,让人最近出没时小心点。他没说到要去积极处理掉事端,而被针对的对方可只想一劳永逸。他有些不解地见基德思索了一番,忽然眼前一花,然后就没能按打算那样结束会面回家睡觉。

“真的吗?”黑羽的话音故意表现出难以置信,“你更在乎我?”

“……只是听起来这也不是什么正义人士罢了。”

“所以答案是yes。”

“……”对面的沉默让他无声笑,低头看了一眼短信。最开始是他在昨晚最后看过一眼、锁上行李箱后发过去的回复。

[你想要的东西我已经拿到了。交易要如何进行?]

对方提出直接见面。那正好。他不久之前告知已经下飞机,此时传来了会面地址。他搭上出租车。

“看这地址,好像不是临时交易地点,是对方的大本营。那就更方便解决问题了。”

“……你是想把我作为替代交出去?”

“好像确实可以,”他看着窗外街道说,“毕竟没有人知道基德的真实身份。”

“……”

“开玩笑的,都不知道对方想对我做什么,怎么会把你交出去啊。而且那之后基德继续出现的话,不就被拆穿了吗。好了,”他说,“你只要看着,哦,听着就行了。你不会有危险的。”

虽然就这么被困住,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被拖来拽去,实在让人难有安心感。相信他的话、他的作风、他的能力等,也不那么稳当。但除了接受现状外也没什么办法,他听见一声叹气。

·

“到了,”黑羽下车时说,“接下来大概回复不了你了,你就装作还在昏睡状态好了。”

回应他的是行李箱发出撞击的响声,他和来迎接的管家都低头看过去一眼。他无言地对人家笑了笑,已经在稍作放松后回到迎战状态。

管家示意帮他拿东西,被他拒绝了,行李箱是肯定不能让人拿走的。他缓慢推着箱子走进会客室。委托人坐在桌那边喝茶,背后柜子上摆着各类艺术品。对他因为路况来得晚,没表现出什么不满,看过来的表情一样还是十分期待的,摊手招呼他坐下。

他一瞬打量了下椅子,然后坐下来。管家给他端上茶水与点心,就离开了房间。行李停留在房间门附近。

“在路上错过了饭点吧,先吃一点?”

还真是表现得好心,“确实,我挺饿的,”他说,但丝毫不碰别人给的食水,“赶快完成交易,让我去吃饭吧。”

“我要怎么确认你真的把人带来了?”

“除了发给你的那张外我还有别的。”他拿出手机展示,调出一张白礼服穿着睡在敞开箱中的照片。

“但这只是照片。你的箱子扫描不了,连里面装的是不是人都不知道。打开给我看看吧。”

他眼神沉了沉。“那我总该先看到一部分报酬。”

“原来名侦探是这么在意报酬的?”

“只是为了保证交易的公平性,”他说,“毕竟我现在在你的地盘。”

“你这么聪明,也还是乖乖进来了。”

无论是自己设计还是去拆解别人的作品,机关以怎样方式存在,活动时会发出什么响声,他都很熟悉。扶手与椅腿上亮出的锁扣将他的手脚锁住,他低头看了一眼,就算夸张表现,也不过是抬了抬眉毛。

委托人站起身,走向箱子。经过他身旁,“在我看来这对你而言也不是很大一个数额啊。”他说,跟着转过脸去。

“我本就没打算和你交易,不过没想到真把我想要的东西带来的人还是你,让我也不必付其他人报酬了。”委托人说,“不愧是名侦探,真给人行方便。”但他倾身,发现箱子上还有锁。

“密码是什么?”他看向侦探。

“现在这样还指望我告诉你吗?”侦探这时却已经转了回去,不看他的洋相。

“算了,不过是传统的三位密码而已。”委托人开始扭动数字。感到威胁无比接近,箱子里发出挣扎的响声,甚至有些晃动,黑羽的耳机里也传出一些声音。

“不用担心,他身上可利用的东西都被搜走了,手脚也被绑住了,做不了什么。”他说。

“毕竟是逃脱的高手,要困住很难。侦探你都考虑周全了吧,”稳住箱子,凭锁内部不同的声响确定了一位数字,委托人说,“只不过另一方面太疏忽。”

他在心里哼了一声。“不用担心。”他轻声重复。迟疑着,箱中的响动渐渐变弱。

“说回来,”他说,“大概我是要没命了,那能不能告诉我,你抓我们俩的目的?”

委托人说话时,不自觉放慢了寻找第二位数字的手。“只是个人喜好。世界顶尖的优秀头脑,随时间流逝,也终有改变、衰退。与其让他们晚节不保,不如以最好的状态成为永恒。”

“原来只是个人喜好……我还以为是我,”双重意义的我,“惹到了什么大人物。”黑羽又低头观察锁扣,“真是无聊的真相。”

“感受自身思考能力的衰退,发现以前能轻松做到的事以后再也做不到了,是很痛苦的,年轻人。不过好在,以前充分把握最好时期而积累的财富,可以雇到最好的人来帮我实现愿望。”第二位数字也确定了,只剩一位了。人眼里期待的光越来越亮,遮蔽其它细节。

“听起来你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待会儿可以带你参观一番地下收藏室。毕竟你辛劳了这一趟。对我的信任也被我辜负了,很多人会谨慎要求换个地点,或者干脆不见面。”

不过你对侦探的信任也要被辜负了。可能确实智力下降了,也可能因为,大家普遍觉得侦探不精于耍花招。而他,虽一直以身犯险,但同时都会做好充分准备,随时随地。

最后一位转到某个数字时,锁发生小爆炸,催眠气体快速扩散,在近处的人根本避不及。

而黑羽将放下后没有动过的假手推开,戴上防毒面具,束缚机关虽隐秘就不那么坚固,有空出的手就很容易解掉。他确认敌人已经睡着后,打开窗户,让气体快速散去。

空气趋于恢复清新,他放倒箱子、打开,在太久没看到的光线让工藤睁不开眼的这会儿,将绑他的扎带切断,等工藤爬起来活动手脚的时候,见他已经把委托人捆好了,看多出的长度收得紧多了,还堵上了嘴,扔到墙边。

在他对发生的一切说什么之前,黑羽转过身来,“你看,这人对你也有恶意,如果不是我,你大概就栽了。”

“我根本不会理他、不会到这里来好吗。”

“哦?那么之前那位警官说的,你要独自处理去的事是什么呢?”

“……”工藤转过脸去、也转移话题,“你根本不需要——”忽然他们都听到房间外快速凑近的脚步声,黑羽抱住他往一旁卧倒,一串子弹穿透他们刚才站位旁边的门板。

管家推开破碎的门时,看到两个身影,下一秒就已经躲入刚刚谈话的桌子后面去了。他看了一眼旁边睡着的雇主,看了一眼为了通风打开、同时也被外面的人察觉异样的窗户,顿时室内平静,只有高处灌进的风声。

“两个侦探?所以有一个是怪盗假扮的吧。”他边说边换弹夹。

在那威力下这掩体不可靠,也没时间争或讨论,他们对视一眼,交换位置。

枪口重新抬起时,管家看见一个身影冒头,但看到了手持武器,令人一愣时,朝窗户那边射击,飘扬的窗帘断开了连接,顺风扑向房间中央截断两边视野,一串仓促的子弹倾泻令其化作破布,纷纷落下时紧接着一件器物径直飞来,质地坚硬直击面门。

他们一边持枪瞄准、一边用手表瞄准,谨慎接近。黑羽先将武器踹到一边。

“好像没事了。”

“你联系警察?我去他所谓的收藏室看看。”工藤过去委托人那边摸索钥匙。

“你去吗?”

“你想去见识下他的收藏品是什么样我也不介意。”然后将拿来利用的艺术品摆件扶正,轻放在地上。刚才意图起身去踹的时机偏早了点,还被按住了一下,避免他被穿过的子弹伤到。

“咳,那你去吧……也就,检查一下就回来吧。”黑羽开始绑这位刚晕过去的人。

“我还有账跟你算不会走的。”

“……注意安全,可能还有别人在。”

·

再没有变故。联系好了警察,将电话里没详细说明的事情也写在字条上,贴在丢在房间里的犯人旁边。但报案者始终未说明自己的身份,在最后被询问时挂断了。

他们离开花园别墅,走出去不久就看到警车经过身旁大路。“还挺快的。”黑羽说,工藤调查完回来时就见到他恢复到可能是原状的样子了,虽然戴着帽子,但要去突然夺下辨别真容,似乎也不是难事。

他没管。黑羽一人背着旅行包,拉着空但还是很大的箱子,他也不想帮忙。

“所以说,既然你不打算让人开箱检查,那里面放差不多重量的什么东西不是一样?”他说,非要把自己牵扯进来,还这么做,就像是种恶劣趣味。

“别这么说,这一路你还是帮上很多忙了。而且本来事情也与你脱不开干系。”黑羽说,在背包口袋里摸索,“地下室有些什么?”

“你既然好奇就自己去看,描述可远没实景有冲击力。”

“算了,我不该问的。去找个地方吃晚饭吧,我请客。”

别以为那就能收买。而且工藤想了想,自己身上的口袋都是空的,除了跟着对方节奏走也没别的办法,在异国他乡,这想法让他还是没有好脸色。此时黑羽伸手过来,在他眼前一晃,他定睛看,手里是他的手机与钱包,以及一块巧克力。

"先补充点能量,毕竟你待了这么久才出来。"他见黑羽说。他默默接过后,说话的人自己也开始吃另一块。"我不是说过吗,剩余时间就在这里观光一下吧。"

"所以你的目的是约人出来旅游?"工藤边吃边说,见对方笑了笑,不好说表达的是同意还是什么意思。虽然认识很久了,在这种关系下像寻常亲友般一起旅游观光,还是感觉很微妙。但是,他莫名觉得也可以,也不错。为这种认知找理由的话,也许是个机会去探索了解对方更多的真实的另一面吧;也许也该给自己放个假了,反正这家伙也不会真的害他,说不定反而都已经研究过观光日程。

……"等等,"工藤这才想到,"回去时怎么办?"

"就跟来时一样呗。"

"不可能,"他刚好起来一点的心情又黑下去,表现在脸上,"我可再也不进箱子里了。"

他的眼睛似乎在说他对强硬手段也升起了最高的戒备。"那你想怎么办?"黑羽说,丢掉零食包装袋。

行李箱的滚轮在他们身后的道路上滚动,发出响声。"换你钻进去不就好了,"工藤说,因为想到报复的主意而微笑,"还省去了化装步骤。"

"那我肯定也不愿意啊。飞机一降落你就会把箱子交给等候的警察吧?"黑羽说,打开自己的手机,与人联络的那部临时的已经丢掉了。

"那就看你逃脱本事了啊。"

他居然都没有否定这个可能。真有趣。"那么我有个主意,"黑羽说,亮出手机页面上的展览新闻,工藤一眼就看见照片上发亮的宝石。

"——你早打算好了?!"

"谁知道,"黑羽收回手,继续看下面的资讯,"打个赌吧,"他说,"这次谁赢了就听谁的。"

"但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有资源。"

"我不也一样吗,很公平。"

不可能公平,工藤在心里想,他肯定早调查掌握了更多信息。没关系,那就各自努力好了。要是用这代替了休假旅游,或者对方原本打算的就是这样的"旅游",那也没关系……改变了刚形成的预计日程,让他有些失望——也有些高兴——但确实,有些无理地,感到了失望。

"如果我赢了,就将回程再延后一点,而且之后要去哪玩,都得听我的。"

"那我也必须增加要求。"工藤说;听到对方话语的一瞬,心里产生了"那样的话输了也不错"的想法,让他在心里甩了甩不清醒的头,"你是真的都准备好了?现在是旅游旺季,你订好那么久的酒店了吗?"

"当然订了。不过你也知道,来得很匆忙,所以查了一轮才捡到漏,"黑羽回答,想了想地址,但不熟悉这座城市,还是得打开手机再看看地图,"且只有一间。"

"那样的话,你的准备工作我可都能看到。"

"所以说了,都一样,你有什么打算我也能捕捉到。好好想办法,在起居时也做足保密工作吧。"

说是这么说,但他有一些计划,想法又朦胧,不太能变得清晰,又不能轻易放开,总会绕回脑海中——总之,一些不断打乱人节奏与章法的行为。总在想象,大概是因为那真的很有趣。但只是想象也太不够味道了,得主动将其化为现实才是。

工藤已经在用手机去查展览馆与基德猎物的基本资料了,注意力刚开始集中听到声音叫他,抬起头,忽然间对方的脸就在最近的眼前,他应该理智地去捕捉,深刻记住这时一览无遗的真实面容才是,但他对上双眼,却大脑宕机,只能发愣。

像某种可爱小动物似的,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黑羽收回身子,没有对突然的惊吓般的行动做出任何解释,继续往前走了。

"怎么了,你走不动了吗?要扶吗?"他站在前方不远处,回头说。在夕阳映照下这番关心表示显得亲切,但在人眼中变得更加难以理解,出现了危险性,长期以来没有考虑过的,也总感觉哪里变了、哪里不太对的。不好说是变得更真实了,还是更不真实了。未解开的谜团,复杂程度又上升了一个量级。

·

备注:这词我还能继续搞到月末.jpg

免责mode:无声 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