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5333

我从世界上消失,有谁会记得我?

序章-03·会面

阅览数:
91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老城区·街区 

 

踏着雨后的街道,菲尼克斯小心翼翼避免踩到积水的地方。他的目的地是不远处的咖啡馆,那是他跟两个联络好的人约定的见面地点。 

转过一个街角,他的眼中出现了一名身披白色外套的少女,她蹲在路边,正神情专注的看着画满了彩色涂鸦的墙壁。那外套的样式似乎在哪里见过,但菲尼克斯想不起来,他只好挠了挠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他慢慢走过去,终于看清少女的样子和她在做什么。 

少女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灰发,皮肤白皙,感觉有些瘦瘦小小。她正在用手指的指尖仔细抚摸着面前的涂鸦墙,当菲尼克斯停留在自己身边时,她有些不安地抓紧了外套,怯生生地看着面前的陌生人。 

 

“你还好吗?需不需要帮忙?”菲尼克斯半蹲在少女面前,让自己的视线跟少女的持平。 

“……” 

虽然他试着向她答话,但少女没有回答。几秒种后,少女突然摸了摸怀里的本子,将它翻开,翻开的那页写着一句话:你好,你有没有见过魔方的涂鸦? 

白页上面的字迹很可爱,在句子的下方还画了魔方的一个面作为注释。 

不会说话吗?不想说话?还是因为某些原因现在不能说话? 

菲尼克斯上下观察着对方的情况,表面看不出什么伤痕,也不像是CDS的患者,所以他只能猜测对方不说话的原因。只不过,出于礼貌,他没有问出口。 

“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你需要吗?” 

听到了他的回复后,少女稍微有些泄气的样子,但还是把笔记本又翻了一页,上面早就写好了一句话:谢谢你。字的旁边还画了一个在鞠躬的小人,似乎是在进一步表达自己的感谢。 

真可爱啊,半蹲的男人不禁在心里默默感叹。 

在他恍神的功夫,少女抱着自己的本子从他的身边离开,逐渐走向远方。他轻轻摇了摇头,起身走向另一个方向,那个原本他要去的地方。 

扑啦啦,在他的身后突然隐约响起了翅膀扇动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循声望去,那里只有鸽子的飞起。 

 

幻梦境咖啡馆,就是这里了。 

菲尼克斯自言自语道,他看了看眼前的招牌,又看了看手机上记录的店名和地址,才推门进入。 

 

“欢迎光临。”一名穿着服务生制服的青年走到他面前,是有些不那么普通的白发白瞳,他礼貌的问着,“请问您几位?” 

“不好意思,我找人,请问百眼井先生在这里吗?”菲尼克斯看了看手机,问出了一个名字。 

“诶?我就是百眼井,您是?”青年回答之后,菲尼克斯才注意到对方胸前正写着百眼井这三个字。 

“您好,我是跟您约好的菲尼克斯医生。”他自报家名,避免让对方疑惑的麻烦。 

“您好,那请这边坐吧。”菲尼克斯在百眼井的带领下,坐到了一个偏僻的小角落当中。两个人坐下后,互相确认了在论坛交谈时所用的名字,以及相见时所约定的标记物,一本《基督山伯爵》的小说,两个人这时候才看清了彼此的样子。 

百眼井,看上去大概二十左右岁的青年男人,利落柔顺的短发盖住脖颈。虽然看上去瘦瘦小小,但十分靠谱的感觉,是让人能够放心依靠的人。 

而此时的菲尼克斯,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整齐叠好放在一边,棕色的马甲套在白色的衬衫之外。 

 

“请问,您这里还有一位叫约书亚的先生吗?”正准备翻开菜单的菲尼克斯问向百眼井。 

“约书亚?”百眼井听到这个名字惊讶了一下,转头看向正在收拾桌子的那名红发青年,“有是有,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他也跟我约了今天,在这里见面,而你们两位约的地方刚好……在一处。”菲尼克斯在出发前就有些困惑这个问题,而现在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如果您指的是跟我一起在这里工作的那位约书亚的话,那位红发的服务生就是了。”百眼井抬手指了指正在将餐具摆放在桌子上的红发青年。 

“可以请您帮我把他请过来吗?麻烦您了。” 

“当然可以,您请稍等。”百眼井同时记下了菲尼克斯点的饮品,拿着菜单走去了咖啡馆的吧台。 

“一杯卡布奇诺。”百眼井跟同事交代了一句,然后转身去找还在忙碌的约书亚。 

 

“约书亚,你今天也约了人在店里见面?”百眼井接过了约书亚手中的盘子,问道。 

“嗯?是啊,你怎么知道?”约书亚有些疑惑的看着百眼井,停下了手里的工作。 

“在最远处角落的那位先生,就是跟你约好的菲尼克斯下医生了。”百眼井指了指坐在远处角落中,那个身穿棕色大衣的男人,“他刚刚在问你在不在店里。” 

“……那……”约书亚看了看还在忙碌的店长,又看了看百眼井。 

“没事没事,现在店里没什么客人,我去帮你跟店长请个假吧。”百眼井轻轻拍了拍约书亚的肩膀,笑着提议道。 

“嗯。”约书亚点了点头,笑了笑。 

然后百眼井快速去跟店长说了些什么,店长点了点头,扬了扬手,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好了,我们过去吧。”已经请了假的百眼井转身迈步来找约书亚。 

“嗯。” 

 

“抱歉让您久等了,菲尼克斯先生。”百眼井将做好的咖啡端了过来,同时他的身后跟着红头发的约书亚,“我帮您把约书亚也叫来了。” 

“感谢您,百眼井先生。”菲尼克斯站了起来,轻轻注意不要碰到桌子的东西,“请多指教。” 

他伸出了一只手,对面的两个人愣了一下,百眼井很快反应过来,同样伸出手去回礼,约书亚也是一样的回应。 

这时,菲尼克斯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红发青年。对面的这个人看起来是个学生,也是二十岁左右,蓬松的红色头发下面有时会露出脸上盖着的医用纱布,粘贴纱布的手法倒是十分的精致好看,微微打开的衬衫领口那里隐约能看到缠在身上的绷带和隐藏在绷带下面的锁骨。 

 

“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谢尔·索多玛·菲尼克斯,是正在研究CDS,也就是慢性解体综合征的医生。”菲尼克斯喝了一口咖啡,才继续说着“这次来,是刚好看到了那个论坛上您两位发的帖子,所以才尝试着联络了一下。” 

“不过我有些好奇,为什么您会想主动联络我们?”约书亚也仔细观察了一下坐在对面的医生,安静的听了对方的话之后,才问到。 

“我联络了那个帖子里,所有我判断可能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属的人,但只有几个人回应了我,这其中就包括您两位。”菲尼克斯不缓不急的回答道,这是实话。 

“原来如此,但您要怎么证明自己呢?”百眼井看上去虽然没有对刚刚的话有疑虑,但出于安全的考虑,他还是想让对方证实一下自己的身份。 

“……这……”菲尼克斯低头思考了一下,“我没有带什么,医师证可以吗?” 

“好。”约书亚看了看坐在旁边的百眼井,而百眼井点了点头。 

菲尼克斯掏出了随身的钱夹,他的医师证就夹在这个里面。这是他的习惯,为了能够在救治需要帮助的病人之后证明自己的身份,以及容易解释,没想到今天再一次起到了相应的作用。 

“谢谢您。”百眼井和约书亚看过证件之后,将证件放回了医生的面前。 

 

“那么,可以跟我讲讲病人的情况吗?”菲尼克斯再次喝了一口咖啡,将医师证收回了钱夹放好。 

“我先来说?”百眼井和约书亚互相看了看对方,一向保持主动性的约书亚优先提议道,虽然他有些奇怪百眼井明明是个健康人为什么也要找医生,不过他没有问那么多。 

“好。”百眼井点了点头。 

“如您所知,我叫约书亚,想请您帮我看一下身上的情况。”约书亚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绷带,“看过了之后,您应该自然就明白了。” 

“好。”菲尼克斯点点头,“那么,可以借一个房间吗?” 

“员工休息室应该就可以吧?”百眼井想了想,提议道。 

“嗯,那我去店长说一下。” 

菲尼克斯和约书亚起身离座,留下了等在原地的百眼井。 

“哥哥!”正在沉思的白发青年被一声稚嫩的女童声惊醒,转头看去,金发下,小小而幼稚的圆脸正笑着看着他,那是他的妹妹格莱泰。 

“你来啦?”百眼井笑着从地上将妹妹抱起来,放在怀里,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嗯!大姐姐送我过来的!我刚刚很乖哦!”格莱泰一脸骄傲的小表情。 

“哈哈哈,格莱泰好厉害啊!”百眼井笑着蹭了蹭妹妹的脸。 

 

“谢谢您,斯菲亚小姐。”百眼井笑着跟站在桌子旁边的那位美女店员道谢,“常常让你照顾格莱泰。” 

“没关系,本来我就喜欢小孩子。”斯菲亚小姐笑着摇头,“那我去忙了,有事再叫我吧。” 

“麻烦了。” 

 

“百眼井先生,这位是?” 

在百眼井和妹妹说话的时候,去检查身体的两个人走了回来,约书亚笑眯眯的跟刚刚坐下的小妹妹打招呼,“你好哦,小妹妹。” 

“红头发的哥哥下午好!叔叔下午好。”格莱泰礼貌的跟刚刚回来的约书亚和菲尼克斯问好,很安静的坐在哥哥的腿上。 

“我的妹妹格莱泰。” 

 

“您的情况我了解了,刚刚也跟您说了一些事情,您只要自己小心就好。”菲尼克斯向约书亚点点头,微笑道。 

“恩,我明白了,谢谢您,有时间我会联系您的。”约书亚点了点头。 

“好的。” 

 

刚刚在员工的更衣室,菲尼克斯帮约书亚简单检查了一下病情,CDS第一阶段,刚刚得病不久,跟其他人一样,表面皮肤开始慢慢溃烂,只不过这个位置相对来说比较危险,按照位置猜测似乎在肺部的样子。所以为了行动方便以及不让皮肉进一步脱落,平时的时候约书亚都会缠好了绷带才出门。 

绷带之下,病变的皮肤稍稍触碰就掉落而下。经过约书亚的同意,菲尼克斯将这些皮肤碎片收好带回去进行化验。 

 

“啊,约书亚,可以请你帮我照顾一下格莱泰吗?或者请斯菲亚小姐照顾也可以。”百眼井叫住了正要离开的约书亚。 

“没问题,交给我吧!”约书亚肯定的点了点头。 

 

“小妹妹,你好漂亮,可以让叔叔抱抱吗?”菲尼克斯蹲在站在地上的格莱泰的面前,笑眯眯的问道。 

“恩,可以的哦。”格莱泰并不惧怕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反而主动地去抱了抱菲尼克斯,“叔叔的胡子好扎人哦。” 

“哈哈哈,格莱泰好可爱,头发也好好看。”菲尼克斯在抱着小女孩的时候,仔细看了看情况,似乎明白了什么。 

“叔叔喜欢吗?那可以送你几根哦!”格莱泰显然对自己头发很喜欢,她稚嫩柔软的小手里面拿着几根头发,举在菲尼克斯的面前。 

“真的可以吗?”菲尼克斯略有些惊讶的看着小女孩的举动。 

“可以哦。”小女孩笑得很开心。 

“那就谢谢啦。”接下了那几根金色的头发,菲尼克斯的脸上又被格莱泰亲了一下。 

“那我就用这块巧克力来进行交换可以吗?”他掏出了一块包装好的德芙巧克力。 

“没有问题哦!不过格莱泰今天不能吃巧克力了,哥哥说吃糖太多了不好,留着明天吃吧。” 

“都好哦。” 

 

“那我去找斯菲亚姐姐去玩啦!哥哥就在这好好忙吧!”格莱泰小大人一样的抱了抱哥哥,还叮嘱了几句。 

“自己小心哦。” 

 

“想必你应该明白我跟您见面的原因了。”百眼井看着走远的妹妹和约书亚,确认妹妹听不到了之后才开口跟坐在对面的菲尼克斯说道。 

“我明白了,刚刚在抱您妹妹的时候,我已经发现了,她跟约书亚先生一样,目前在CDS第一阶段,只是应该比约书亚先生得病的时间晚一些。”菲尼克斯点点头,经过思考之后才慢慢的回答道。 

“我用尽所有的手段在寻找能够治疗的方法,您有办法吗?” 

“关于这一点,我只能很遗憾的跟您说,目前为止,还没有。这一点刚刚跟约书亚先生也说过了,而我只能是尽量去研究,找出可以治疗的办法。”菲尼克斯认真的顿了一顿,看着对面的白发青年。 

“至于能不能找到,我只能说,我也不敢保证。” 

“原来是这样吗?”百眼井似乎有些失落。 

“不过您放心,我会尽力的。”菲尼克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如果您想的话,也可以去求助斯芬克斯研究所,听说他们也在进行相关的研究。” 

“那就谢谢您了,也麻烦您了。” 

“一旦有进展我会马上通知您和约书亚先生的,请放心。”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菲尼克斯起身,穿好了自己的大衣,将钞票放在了桌面上,那是用来结账的钱。 

“好的,那么下次再见了。”百眼井收好了结账用的夹子和里面的钞票,并且将菲尼克斯送到了门口。 

“下次见。”离开咖啡馆时,菲尼克斯看见了正在陪格莱泰玩闹的约书亚,点头致意。 

 

二十岁的红发青年和七岁的少女吗?这次看上去会增加两个看起来不错的实验体呢,下次送来一些药吧,看看效果。 

慢慢走回停车场的菲尼克斯在脑内盘算着刚刚的收获,算是达到了他预期的目的。 

“滴滴!滴滴!滴滴!!” 

沉思中的他被身前喇叭狂鸣的车辆擦身而过,原来他不知不觉走到了马路中间的位置,幸好他没有走得很快,躲过了一劫。 

“你是白痴吗?”呼啸而过的汽车那里似乎飘来了一句咒骂。 

 

老街区·菲尼克斯诊所 

 

哗啦哗啦,伴随着钥匙转动的声音,罗谢尔打开了车库通向房屋内部的门。 

此时的客厅内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的声响。 

离开了吗? 

刚刚回来的罗谢尔思考着,他仔细听了听屋内的动静,确实没有人类活动的声音,看起来早晨那位客人已经离开了。桌上的盘子中,大部分的食物都已经被吃得一干二净,除了绿色的西蓝花,看起来他真的是不喜欢这种富有营养的食物。 

 

研究报告什么的明天再写吧,今天有些累了,好好睡一觉。 

做好了打算的罗谢尔,伸了个懒腰,然后他将衣服胡乱脱下扔在一边,打开了浴室的门。 

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中传出,逐渐弥漫在磨砂玻璃上的水蒸气逐渐模糊了从里面透出来的男人剪影,只能勉强看出来身材有经过锻炼。 

 

进入了熟睡中的他逐渐将身体蜷缩在一起,窝成一团,犹如在母亲肚子中的胎儿一般,那是一种会让人感觉到安全放松的姿态。 

淡淡的银色月光透过阁楼的气窗笼罩在男人的身上,宛如罩上了一层薄纱,那是来自天上的呵护,这会带着男人走入梦幻的国度。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