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干枯的香樟

阅览数:
30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1.梦醒

神会随着信徒的减少而失去光泽,与妖怪不同他们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生存。显然这座越发冷清的神社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显得清闲雅致,渐渐地它也开始失去它繁荣的姿态。

随着香樟的树叶渐渐掉落,香郁的睡眠犹如婴孩一般频繁起来。这日业岩如往常一样抱着熟睡的香郁回房间。他发现近期自家神明大人总是睡不醒,并在整个搬运过程中没有一丝动静。这让业岩有些恐慌。

“香郁。”业岩试图将他叫醒,“别睡了!香郁。”

香郁依旧纹丝不动,业岩心里一沉抱着香郁的手开始发力。

“香郁!”

“好啦!”业岩手中传来的力度很大,这让香郁觉着皮肉有些疼痛。疲惫不堪的他只好无奈地回应着。

香郁近几日的感受仅能有疲乏来形容。筋疲力尽到没有办法顾忌周遭的一切,甚至不想去回应业岩。

“对不起。”业岩松了一口气,腾出手来轻轻抚摸着香郁的后背。

“嗯……”香郁感到疲乏又渐渐陷进业岩的怀抱里准备入睡。

“放心,不会睡过去的。”他感觉到业岩在担忧着什么。

“知道了。”将香郁放下后业岩看了看窗外暗沉的夜色,这个神社不知何时变得阴冷起来。尽管从外观都还是那些物件,但神社就像是被停留在了寒冷的冬季般阴暗。

业岩发现明明已经过去了快半个世纪,但是和香郁在一起的感觉却又像是只过了短短一瞬,怎么也不能够满足。望着身边沉沉睡去的香郁,业岩忽然开始后悔起来。或许从明日起自己应该为此做出些什么举动来挽留住自己的挚爱。他心里盘算着,却又殊不知现在的自己已经被离别的恐慌与焦躁所包围而忘却了原本的誓言。

2.心愿

“今日突然来了个信徒,”香郁依在香樟树旁说道,“好久没有人来许过愿了。”

近几日来神社的人忽然多了起来,但这并没有带来自己带来任何的正面情绪。“嗯。”奇怪的是业岩像是提前预知了似的,平日里响动最大的他却没有做出剧烈的反应。

其实业岩知道香郁依旧什么都不会做,所以早些日子他就自己悄悄动身帮助村里的人然后留下神社的线索引导村民前来。

“我好像从来没有尽到过作为神明的职责呢!”香郁轻笑,“帮她一次吧。”

这话惊到了业岩,原本以为香郁依旧会选择漠视。不过或许这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我去!”业岩积极地提出自己去解决,毕竟香郁现在的精力还未恢复能够存留多少神力便是多少。

“我自己去。”香郁打断业岩,起身轻轻拍掉身上的残叶往村里的方向走去。

“很快就回来。”他向业岩挥挥手,示意业岩留在神社看家。早早结束吧。香郁想着带着从未有过的轻松感,似乎一切都回到了以前。

香郁来到熟睡的女孩面前,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

“妈妈……”女孩儿皱紧眉头,细小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

“复活死人这种事情,即使是神明也没有办法做到。”渐渐地有微光从他的手里流出。“不过做个美梦然后继续开心地生活下去吧。”香郁浅笑,今日的自己看上去还算是个称职的神明。

回到神社时天色已经暗沉,香郁也不怎么记得中途晕晕乎乎地走错了多少路,全身的疲惫让他感觉自己随时都能倒塌。

“没事吧?”守在门口的业岩原因便看见香郁轻薄的身影踉跄着前行。扶住颤巍的香郁,他只觉得手中的人越发轻盈。

“还是呆在家里好。”香郁将整个身体的重量放倒在业岩身上。

“那就别出去了。”业岩心里一紧,抱起香郁往房间走去。

“嗯,哪儿也不去了。”香郁笑着,抬头便能看见浅浅的月光勾勒出业岩俊逸的侧颜。不知不觉间,在他眼里幼小稚嫩的孩子如今已成为这般仪表堂堂的摸鱼,但在他眼里业岩已经是个孩子。

业岩并没有注意到香郁的视线,他满脑子都想着香郁的身体状况。心里念着等到明天,会有更多的信徒来到神社,然后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慢慢地一切都会变从前的样子。

进到屋里后业岩将香郁安放到平日入寝的地方,正松手打算去拿被褥的时候却被一双冰冷的手臂死死环住。随后轻柔绵软的唇齿便开始交织共舞,香郁这一突然的动作反而让神经紧绷的业岩放松了下来。他侧回身紧紧抱住香郁,温暖的指腹滑进香郁冰冷的脖颈。

“怎么了?”业岩问道。

“从现在起你不再是这里的式神了。”业岩走一时之间有些错愕,但又从香郁深邃的眼眸里感受到了真实。

“你!”他忽然反应过来。难以压制的怒火使得他将眼前环抱的人死死地摁在墙上。没有控制好力度的业岩让香郁单薄的身体与墙面产生剧烈的冲撞发出巨大的响动,只听得香郁闷哼一声,眉头紧锁。

“为什么?”怒火几乎掩盖眼前的场景让他顾不上关心眼前人, “不是说好了一起走吗?”放在香郁肩上的双手一点点收紧如铁链一般快要掐断他纤细的肩膀。

“……”

“为什么啊?!”复杂的情感交织着,随着怒火渐消,悲痛感涌上心痛。映入香郁眼中的是泣不成声的脸庞。

“我好害怕啊。”香郁的声音有些颤抖,“尽管身为神明,却还是要经历分离与痛楚。”

香郁的右手轻轻抚上业岩的脸颊,为他擦去泪珠又轻轻抬起他的下颚。

“以前,我无所顾虑,面对时间的流逝就如同我生长一般无畏。作为旁观者,我毫无牵挂。谁能想到会遇见你啊?原本以为我可以坦然接受这一切,却还是到头觉得一切是这么的不值得。你不知道我多恐惧死后的世界,如若它不存在,那你我皆是这世间做过的一场梦。”业岩听的有些恍惚,他似乎明白主子的感受却也导不出个所以然。

“是你,触发我自私的心。”数干细小的泪珠在相遇眼眶里不停打转,终是装不下逃离了出来。“这小小的村落,暗淡的神社几乎承载了我的一生。人的寿命那么短暂以至于能够记住这里的人们都还活不过我这个命短的神明。”

“可你不一样,你是妖。只要不是命运多舛,你就能见证无数的时代。”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业岩点点头,而后又摇头。

“只要你活着,神社里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是梦。我希望你带着我们的故事活到遥远的现实。我不想被遗忘。”听到这里业岩开始慢慢接受即将要发生的一切,他抬眼对上香郁的视线。

暗淡的夜色映照不出他清晰的面容,可那双眼里却写满了心碎与不舍。

“嗯。”业岩将香郁拥入怀里,紧紧贴合的两个躯体宛如融合在了一起。

“嗯……嗯……”他反复应答着以示自己的忠贞。

今夜,神社的神明许下了今生唯一的心愿。

3.入梦

  连着下了几日大雨的神社显得更加阴暗了。而屋里阴冷的气息几乎可以洞穿手脚。

  屋间的两人蜷成一团,不知是不是为了取暖,业岩紧抱着香郁毫无松开的痕迹。

  “好啦,你快睡吧!”尽管两人贴的很近,但如此的近距离也无法感受到香郁说话时散发的温暖气息。又冷又困,是业岩几日没合眼后此时获得的感受。

  “不行,说好要陪你到最后。”他们都明白已经无法走动的香郁仅剩最后这短暂的数日,一个不经意便会随风散去。

  “你再这样下去我你走的比我还早。”香郁打趣道,“睡吧,就一会儿。”

  “那你等会儿叫我。”实在是顶不住困意的袭击,业岩打算听话睡一会儿。

  “嗯,晚安。”仅香郁在他额间轻吻的片刻,业岩已经沉沉地进入梦乡。

  “怎么睡着了还做噩梦。”香郁笑着,轻轻抚摸业岩紧皱的眉头。

  “求你,别走。”说着,眼泪从他眼里滑落下来。

   香郁呆滞了一会儿,又恢复手上的动作,轻轻抚摸着眼前人的面庞。

  “怎么办呀?这个愿望太难了,就算是身为神明的我也做不到呀。”他笑着,看着放在业岩脸上的手掌渐渐变得透明。

  “谢谢你……”这是今夜最后回荡在屋间的声音。

  “醒啦?!”顺着这轻柔的声,可以从紧闭的双眼中感受到些许光。

  “业岩?怎么样?叫你业岩吧?!”从微张的缝隙里可以隐约感受到刺眼的光找下有个身影。

  “业岩!”

  “! ”业岩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屋外清脆的雀语将他拉回现实。刺眼的光打在他侧脸上使得他恍然明白刚刚的一切是场梦。而后他似乎又想起来什么,放下捂住额头的手触碰到的却是身旁空荡的床席。

  他呆滞了一会儿,又忽然起身冲出房门。

  “香郁!”

  咚咚咚,空旷寂静的神社响彻了他的脚步声和香郁的名字。

  没过多久,清静的主屋早一次迎接了它刚出门不久的主人。业岩静静走回床席的位子,又缓缓走下。时间仿佛被停留在了这一刻。

  啪嗒,啪嗒……豆大的泪珠敲击着床席,发出希望的声音。

  “骗子。”细小的声音从坐着的人嘴里吐露。他这才知道,这次,梦是真的醒了。

4.新篇

“奇怪,这树怎么就死掉了。”女人盯着眼前干枯的大树,粗壮的枝干像是承受不住狂风的袭击瘫倒在地被野蛮生长的杂草紧紧包裹着。

“愿您谅解。”她将花放在树旁便起身离开了,并时不时地回头看看这荒凉的地方。什么时候这里变成了这番模样?女人的脑海里依稀记得幼时来这里的场景,尽管这座神社一直冷清却也不似这般荒凉,怪不得丈夫决定将这里作为旅馆的开发地点。或许因为村里的人渐渐搬离,随着信徒的流失神明也搬了家?她心里想着,毕竟打扰神明并不是好事。

“?!”女人注意到瘫倒的树干吼一片茂密的森林间伫立着一团耀眼的白光。仔细一看似乎是一只白犬。

“流浪犬吗?”

她忽然想起来幼时也见过形同这般的白犬。当时的自己沉浸在亲人离世的痛苦中,迷了路的自己跟着一只白犬便稀里糊涂走到了这里。痛苦之后,一切仿佛云淡风轻般。或许是这一种迷信,但女人坚信自己是受到了神明的庇佑。

“该不会是守护神什么的?”女人笑着,确信自己已经过了爱幻想的年纪便又摇摇头走了。

正直春季万物生长的季节,新生的幼芽开始一点点覆盖住霜冻后贫瘠的大地。不久后,神社将会拥有全新的面貌谱写新的故事。‘

而那些被封存的久远记忆,或许你可以你有机会可以遇见那日夜守在树旁的白犬?啊?!对不起!犬的寿命怎么会比人还要长呢!可奇怪的是,在旅店建立后的几十余年间总会有人说起后院密林里的白色幽灵。所以他们猜测,或许那是这里的守护神也说不定。

2020/11/26 香复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