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偏离目标的史莱姆讨伐第二部分~(成功逃掉了刷碗)

阅览数:
152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嘶——嘶—— 灌木丛中发出一阵细微的异响,对于傍晚的薄暗森林来说,这绝对是足以让来往的旅行者开始警惕的信号。不起眼的阴暗处,四双贪婪的眼睛正在蠢蠢欲动,一步,又一步,慢慢的接近它们的目标。咔嚓,黑暗中的半截枯树枝被踩断,四只眼睛顿时漏出的慌张的神色,马上止住脚步警惕的观察不远处搭起的篝火。离目标已经不远了,过了一小会,这四只目光又逐渐汇集在了目标上。一步,两步,就快到了,一只消瘦的墨绿色手臂“唰”的一下伸向了靠在角落里的背包......

“我说丹塔斯,你是不是得考虑下次别用带毒的东西了?”里拉・基尔空叉着腰站在篝火旁大口的喝起果汁(毕竟作为职业的冒险者是不能在任务中喝酒的~)今天的任务并不繁重,对这位经验丰富的棍术使来说更不算是什么挑战,他的衣服甚至如同平时一样,并没有什么战斗留下的痕迹。

“像今天那种突发情况,这可是我唯一的战斗手段了,再说了,我好不容易种出来的毒草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丹塔斯慢慢抿着杯子里的果汁稍稍皱起眉头。战斗对于这位半精灵来说并不在行,好在下午的小插曲也算是被有惊无险的化解了,而这次相对简单的任务也没有过多的治疗压力。

“诶!?难道你诊所后面那块地种的是毒药吗?这问题也太大了吧!?”同样坐在一起的伊迪萨探出头来有些惊讶的问道,区区史莱姆讨伐对于这位出身于佣兵团的青年或许还比不上平日里的训练。

“不过最后任务总算也是完成啦,啊...讨伐的时候紧张死我了。”初出茅庐的库玛有些不好意思的的说道,虽然这位少女还对实战有一点生疏,但这次讨伐任务的经历让她从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里拉和伊迪萨身上学到了很多。

“诶?毒草,毒草诶,这才是重点吧,你们都不好奇的吗?”

“吵死了,当然也种了药草的啊。”

“要是拿错了岂不是很不妙?”

“这要是拿错了我还算个啥药剂师啊...”

...

...

四人聊着天,欢乐的吃着阴差阳错得到的新口味咖喱,味道意外的还不错。“咔嚓——”里拉透过众人的聊天声机敏的捕捉到了这一声异样的响动,过去的经历让他本能的对周围环境非常敏感。

“嗯?里拉,你怎么了?”见里拉有些警觉的开始观察其周遭,伊迪萨歪着头问道,其他两人也放下手里的碗向里拉投去疑问的目光。

“有点动静,或许是...”里拉一边说着一边在脑中思考着可能存在的威胁,

“不好!”里拉猛的一回头视线便刚好落在了从灌木丛里伸出的绿色手臂抓住存放着今天任务目标素材的口袋的那一瞬间。这根手臂有些嶙峋,就像是营养不良的小孩的手臂,但仅有的四根手指说明这一定是人类以外的某种生物。

“伊迪萨!快!你俩也快跟上!”里拉抄起一旁的长棍,一边对着队友们喊道。伊迪萨点了点头,迅速的跟上了里拉的步伐。其他两人也顾不上那么多,也跟在了伊迪萨身后。

里拉和伊迪萨紧跟着灌木丛的攒动,距离一点一点的被拉近。

“能在灌木丛里如此迅速的移动,还试着不让我们察觉,看样子不会是史莱姆这种简单的魔物啊。”

“可是在这薄暗森林的外围会有这种等级的魔物吗?”

灌木丛的尽头就在不远,前方是一大块空地,也就是说那里是相对理想的战斗场所,如果让这帮不速之客逃到更深处的森林里那就麻烦了,一定得想个办法把这几个小偷给截住。

它们很快就唰的一下冲出了灌木丛,就和里拉刚刚看到的一样,这是一共四只的人形生物,它们没有太高级的武器或者防具,仅仅手持着一根简陋的木棒,嘴里发出像是土著人般示威的叫声,警告着身后追赶着的四人。

“你们两个,闪开!”丹塔斯一边向前面的两位同伴喊道,一边取下腰间最后一瓶毒药水,他右手拿着药水侧着身,使劲将右臂舒展开来向前甩去。药瓶在空中不断旋转,越过了跑在前面的伊迪萨和里拉。就当药瓶飞过哥布林的头顶快掉落在它们身前时,库玛的法杖射出一丝微小的电光击中了药瓶引发了一次微小的爆炸。爆炸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巧妙,毒药像是被泼洒开来不早不晚的溅在哥布林面前,一大片圆形的区域被丹塔斯的毒药所腐蚀,哥布林们不得不急忙停下脚步。

“干得漂亮,丹塔斯!但没想到这里也有哥布林的存在啊。”里拉一边朝后面的伙伴竖起大拇指,一边观察着四只惊慌的哥布林。

“都是库玛想的办法,不过,毒药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诶嘿嘿,能帮上大家的忙就好啦!”库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好啦,现在可以开始处分这几位小偷了。”伊迪萨转头看向发出生气叫声的哥布林,捏了捏拳头,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

“以抢回战利品优先哦。”

“了解!”

普通的哥布林并不是有着很大威胁的生物,伊迪萨径直冲向其中一只哥布林,那只哥布林毫无章法的挥舞起手里的木棒,伊迪萨轻松的把身体一侧,顺势将坚实的拳头砸向这只哥布林的脸。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夹杂着硬物裂开的声音,受到剧烈撞击的哥布林直接被一拳打飞了出去,刚好落在了那片被毒药覆盖的草地上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过了一会便没了动静。

见到自己的同伴遭受了攻击,剩下三只哥布林抓住时机一齐高高跃起向伊迪萨展开攻击。

“伊迪萨,小心!”里拉冲上前去,将伊迪萨往边上一挤,把长棍一横便挡住了三根木棍的敲击。

没等哥布林反应过来,熟练的长棍使轻巧的把手里的武器一转,算好时机横扫向面前的三只哥布林,迅疾的长棍划破空气发出了“咻,咻”的声音,三只哥布林刚一落地就又被长棍扫到了空中。

“库玛,口袋!”里拉转头向库玛喊道,库玛心领神会,默念起咒语的同时,冰元素在她法杖的顶端逐渐汇集成几节锋利的冰锥。随着咏唱完毕,冰锥被“嗖”的一声发射出去精准的刺入了手持口袋的那一只哥布林的胸膛。一声惨叫从哥布林的嘴里发出,虽然库玛的冰锥不算太大,但对于身形比人类要矮小的哥布林来说还是犹如一根长矛。哥布林倒在地上不断的挣扎,因为神经被这一剧烈的疼痛所冲击,手里的口袋也因为脱力而被胡乱甩在了一旁。

伊迪萨悠闲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战利品口袋,挂在了自己腰间,“东西也拿回来了,这几只哥布林也收下吧?”

“嗯,也好,毕竟毒药里的那只素材也不能用了。”(说着又瞥了一眼丹塔斯,丹塔斯尴尬的移开视线...)

三只哥布林警觉的挤在一起,刚刚的经历让它们不敢再有主动进攻的念头,它们呈防守态势警觉地看着里拉一行人,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噜声。突然,哥布林们的目光一变,夹杂着被捕食者一般慌张的神情,它们就像是察觉到了比起面前四人更加危险的存在,四处张望着。

“等等,哥布林的样子有点奇怪。”里拉伸手拦住了正想要冲上去的伊迪萨。

“我...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的脚步声。”库玛有些慌张的话音刚落,一群鸟从薄暗森林深处的方向惊叫着飞起,与此同时一阵有规律且低成的“咚隆,咚隆,”声传入了众人耳中。哥布林们也从之前警戒的状态变成了有些怯战的感觉。这阵低沉的咚隆声越来越近,大地仿佛也颤抖起来,甚至能隐约听到夹杂其中的树木断裂,岩石破碎的声音。几秒后,这阵骚动的来源比预计接近的要快很多,一只巨大无比的野猪顶开大树径直冲向向哥布林们,这只野猪显然要比人类都还要高,长长的獠牙不算过于锋利,但上面的伤痕和磨损显然是它身经百战的证明。

被当作目标的哥布林四散而逃,可那只受伤的哥布林可就没有那么幸运,它没能和同伴一起逃进森林里,很快被野猪追上,就像是一只可怜的蚂蚁,被一脚踩成了肉泥。

“这家伙,很不妙啊,这真的是野猪吗?!”丹塔斯语气里透露着一丝紧张。

“的确算是意料之外的情况,不过既然这像是野猪王的家伙送上门来,我们也没有逃跑一说吧?”伊迪萨说着一边向里拉投去询问的眼色。

野猪王的目光转向一行人,流露出的是看待猎物的眼神,鼻子里均匀的吐息就像是刚刚的动静都不费吹灰之力一般。

里拉稍显一丝犹豫,随后向同伴们示以坚定的眼神,“我来牵制住它,伊迪萨从侧面找它破绽,丹塔斯,回复就拜托你了,库玛,不用克制全力魔法攻击就好!”

里拉话音刚落,野猪王以不符合体型的速度冲了过来,娴熟的棍术使最擅长的就是应付这种鲁莽的对手,他手里的牧羊棍往脚下一戳,身体轻巧的腾空而起,灵活的翻到了野猪王的身后,野猪王只好扑了个空。

趁着野猪王停下脚步的一瞬间,游走于侧方的伊迪萨冲上前去飞起一脚踢向野猪王的腹部。可事情似乎并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本以为自己的全力一击足以对野猪王造成不小的伤害,可本该是弱点的腹部让伊迪萨感觉像是一脚踢到了钢板上一样坚硬。野猪王察觉到了身侧的动静,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伊迪萨,侧身一拱直接将他顶开好几米,伊迪萨没有想到如此巨大的魔物会有如此迅速的攻击,迅捷而强大的冲击力让他没能来得及防御,直接被撞倒在地。

“可恶!”丹塔斯见到野猪王准备转而攻向受伤的伊迪萨,从腰间摘下一只玻璃瓶扔向了伊迪萨的身边。

“就在这试试我的新配方吧。”玻璃瓶在伊迪萨身边碎裂开来,一团具有疗愈效果的粉尘将伊迪萨包围了起来。这瓶子里装的不只是治愈粉尘,丹塔斯在里面混入了一种未知的花朵,这种花可以散发出令魔物讨厌的味道,而人类闻起来却是一股淡淡的清香。

这时,远处的库玛也提前咏唱起了咒语,伊迪萨刚被撞开,炽热的火元素便汇集成两颗火焰单向着野猪王飞去,火元素弹直接命中了野猪王的左侧方火焰的爆炸产生了一小团烟雾,一阵烧焦味很快充斥着众人的鼻腔,野猪王发出一声嚎叫,可这叫声明显不是因为受到伤害的惨叫,更像是生气的怒鸣,它头部的鬃毛竖了起来,如同数千根钢针。烟雾消散,火焰弹攻击的部位仅仅是产生了一团留于表层的焦黑,看上去并未对野猪王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这,这恐怕有点不妙啊。”

里拉用力握紧了手中的长棍,紧盯着野猪王的眼神中流露出少有的紧张,他突然意识到,没有任何锐器的讨伐小队恐怕处于相当大的劣势......

6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