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与缘

阅览数:
76
评分数:
3
总分:
30
举报

※有些丢人社畜还停在大寒写互动 

※谢谢小熊亲妈不嫌弃,谢谢夏雷哥,你真的很好用(…… 

※有一首歌词不搭但旋律很适合的BGM:あいみょん - ポプリの葉(http://music.163.com/song?id=1477186994&userid;=119612423) 

 

 

 

 

 

少女最近觉得自己打工的诊所越来越神奇了。 

具体表现在夏雷不知哪天、不知从哪里招来了一位特摄演员,通身红色的机体锃明瓦亮,在诊所暖黄色的光照下显得格格不入。她既觉得这样的机体根本就超脱了“人类”这个词的定义,更没听说过有人的名字能单念一个“缸”字。 

“啊?”若叶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 

“‘缸’。鱼缸的那个缸。不知道吗?”夏雷说得十分云淡风轻。 

她不得不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这个‘缸’字?” 

“对,就是那个字。” 

若叶沉默了。她看了看那颗方方正正的脑袋,又看了看一脸平静的夏雷,总觉得自己好像走错了地方。夏雷偏说这位演员是来帮忙揽客,不对,招揽病人的,这让若叶不由得反问一句“诊所缺过病人吗?”。男人则把登记表往桌上一放,直截了当地说: 

“不缺病人,但我缺钱。还有问题吗?” 

“……没了。” 

“很好,开门吧。” 

“哦……” 

 

不过,她自觉自己应该不算“神奇”,卢清远明显也不属于“神奇”的范围内。哪怕再加上今天头一次来打工的男孩——熊礼赞,也不能被归进“神奇”这个类别里。 

若叶好奇地打量着面前高高瘦瘦的男孩:比夏雷稍矮的个头在她看来简直压迫力十足,还好长相是偏清秀类型的,短发蓬松、五官柔和,乍一看还真与商店橱窗里豆豆眼的小熊玩偶有些相像。 

互相做了个自我介绍后,夏雷便领着新患者进了治疗室,男孩四下张望了一下,局促的神色显露无疑。莫名想起了刚来不久时的卢清远,若叶端来一杯白开水,朝他搭话道: 

“稍微坐一会儿吧。医生他刚进去,得要一会儿才能出来呢。” 

“呃,好,好的。” 

也许是不太擅长和女孩子聊天,又或是发现了她弯翘的嘴角,熊礼赞道过谢,双手握着纸杯,眼神飘去了另一边。 

若叶继续问:“你姓‘熊’,是吗?是动物的那个‘熊’?” 

眼神飘了回来,落在她脸上,多了些困惑。“呃,对,灰熊棕熊的那个‘熊’。”他点点头。 

“好稀奇的姓呀。我都没怎么听说过呢。” 

“……是吗?”他狐疑,复又想起刚才的介绍,恍悟道,“哦,我忘了,你好像不是中国人?” 

她点头:“我是日本人。” 

“怪不得。”他腼腆地笑了笑,“你说中文说得好流利,我不小心就给忘了,不好意思啊。” 

“没有没有。” 

若叶摆摆手,想起之前刚来打工时夏雷也说过类似的话,不禁心下感叹:原来夸奖也看人啊。 

 

转眼间,春节已过。立春藏在日历纸里,被人撕掉的同时悄无声息地到来。种在商场附近的行道树大多四季常青,但也不乏几株更矮瘦、更不起眼的树木夹杂其中,偷偷披上了崭新的外衣。 

送走大厅里的最后一名患者,若叶稍稍松了口气。算着时间差不多可以点下午茶了,便掏出手机翻来翻去。 

倘若今天来的是顾医生,或许还要同她一起挑一挑。但很不巧,今天是夏雷值班。男人并不会挑剔奶茶的口味,平时全权交给她选择,这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若叶的选择恐惧症。 

听见关门声,她抬头,见熊礼赞提着消毒工具出来,心下一动,不禁想叫住他。那头,夏雷刚好走出办公室,一边关门一边问: 

“怎么样,选好了吗?” 

“什么?”女孩一怔。 

“下午茶啊。” 

她“哦”了一声:“还没看好……欸,小熊有什么想喝的吗?” 

不知为何,这句话问得熊礼赞和夏雷同时愣在原地。 

“我?” 

“‘小熊’?” 

熊礼赞微微瞪大双眼,夏雷则皱了皱眉头。 

这是什么反应?若叶眨了眨眼,诧异道:“不可以这么叫吗?我听夏雷哥都是这么叫的。” 

夏雷又斜瞟了一眼不知该作何回答的男孩。藏在紧皱的眉宇和刻意下撇的嘴角里的——原来是一声想忍又忍不住的喷笑。也不知他在笑什么,若叶猜他可能是觉得矮小的她居然管高大的熊礼赞叫“小熊”,实在是很滑稽。当然,这都是她的揣测,男人只是清了清嗓子说:“没什么不可以的,他不介意就行。对了,我出去一下,奶茶到了就放我桌上,待会儿我回来了记得过来报销。” 

“啊?哦,好……” 

来不及追问更多,若叶只能目送夏雷大步出了诊所。她困惑地看向一直沉默的熊礼赞,探身问道:“对不起,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我只是觉得‘小熊’这个称呼叫起来很可爱,你不喜欢的话——” 

“没关系!”熊礼赞慌忙摇头,“你随便叫……我,我先去把东西放好。” 

原来没有介意啊。 

若叶歪歪脑袋,看他进了杂物间,点好奶茶后便溜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下,懒懒打了个呵欠。忽觉另外一侧又向下陷了陷,她赶忙闭上嘴,偷偷瞥了男孩一眼。 

好像没看见她打呵欠时的傻样。 

他正拿着手机,不知在做什么。之前夏雷说他也是大学生,不知道在哪所大学读书。上海这座城市一年比一年庞大,向外扩张的幅度缓慢却不停歇。思绪零零碎碎,绕了一圈后,她又看向他,轻声问道: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抬起头,茫然望着她。 

“你的名字,”把“礼赞”二字咬得重一些,她问他,“是什么意思呀?我查了字典,说是‘怀着敬意地赞扬’,茅盾先生也写过一篇文章叫《白杨礼赞》,感觉都很崇高……是有什么寓意在里面吗?” 

他“呃”了一声。 

显然是语塞了。男孩眨了眨眼,微微皱了皱眉,又眨了眨眼。目光从她脸上飞去了天花板,再落到地板上,最后回到她脸上。若叶本想等他回答,见他一时半会儿好像没有头绪,便摆了摆手说:“不好意思,我不是非要一个答案的。我只是,哎呀,对不起,我是学中文的,平时有点小毛病。没有寓意也没关系,很好听的名字。” 

熊礼赞看着她,张了张嘴,复又用手蹭蹭鼻子,笑了。 

“你不用道歉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从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有什么寓意。” 

若叶点点头,正准备打开手机看看配送情况,忽听他说: 

“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呢,‘若叶’?” 

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听他说出自己的名字。 

最近难得放晴,阳光从落地窗外洒进来,毫不吝啬温暖。她想了想,回答道: 

“词典上有好几种意思,可以指刚抽芽的嫩叶,也可以指俳句里的‘季语’,这种时候就是特指初夏时候油绿油绿的叶子了,还可以指代年轻人。不过,其实还有一种解释,词典上没有,但我个人更喜欢。就是——” 

她眯细眼,伸手指向窗外。高耸的行道树下,洁白的花朵缀满原本枯瘦的枝杈,远远看去,像极了一树星河。 

儿时的她也曾经站在这样的树下,好奇地问“若叶”是什么意思。那时,小男孩牵着她,听见她的问题后挠了挠头。温吞的阳光随即照过他伸长的手,“啪”的一声轻响后,他偷折下一根开满白花的树枝,蹲下身来塞进她手里。 

黑绒绒的猫耳动了动。他说: 

“就是‘春天’的意思。” 

 

等到夏雷回来时,奶茶早已摆在了他的办公桌上。壁挂电视正在播放早些年的国产电视剧,像是一阵背景音,滑入坐在沙发上的两人的聊天里。男人有些惊奇地发现熊礼赞比刚才出门前活跃了许多,说话也不再结结巴巴,便又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似乎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可仔细一想,他也就离开了二十分钟。 

奇妙。夏雷总结道。也许两个年轻人要混熟并不需要太多原因吧。 

再过一会儿卢清远也该来了,到了周末,叶驰星还会推门进来——这间诊所近来似乎迎来了不同层面上的“热闹”。当然,二十八岁的大男人把这些变化归结为“缘分”,未免太过惺惺作态,不过他知道,门外那个眉眼弯弯的小姑娘是定会用这二字为这些平淡琐事作结的。 

而他不知道的是,奇妙的缘分并不会止步于这间神奇的诊所。 

它悄悄藏在每一个可能相逢的角落,只消停一停步、抬一抬头,便会剥落伪装,露出最本真的模样—— 

“八百屋?” 

校门内涌出一批又一批下课的学生,三三两两搭伙,招呼声、笑闹声好似潮浪翻过。女孩抬起头来,先是睁大眼,尔后惊喜的笑意染上眉梢。 

“小熊!你怎么在这里?” 

“我要去打工,刚好路过,”男孩提了提肩上背包,“你是这儿的学生吗?” 

“对,刚下课,正要回家呢。” 

“哦,要赶地铁吗?或许我们可以顺路。” 

午后阳光正好,初春草长莺飞。她收起手机,点头说好。 

真巧。 

相关角色

  • 권슈허 :

    我们开心的玩!!!就是小熊太穷不能请若叶一杯奶茶

    2021/02/20 23:43:10 回复
  • 清歌 : 回复 권슈허:

    玩,玩起来!!哈哈哈没关系奶茶让夏雷哥请(等一下)若叶请小熊吃小熊饼干!(?

    2021/02/21 17:34:51 回复
  • +RAN+ :

    呜呜呜呜少年少女的互动太好了,虽然看过但还是被再次治愈

    没错,爷就是能干的男人!

    2021/02/28 19:01:1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