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0350

过激孩厨,满脑hs废料,秃头爆肝选手,最喜欢干的事请是画s图和发刀

Semihorn_7

阅览数:
2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七 

   

  可能是因为到了饭点,刚刚还显得空旷安静的咖啡店现在已经坐满了人,甚至店外都排起了号。莉塔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或者是说没有吃过这么火的店,于是一时间放下了手中的三明治,一手撑着沙发座伸头向外望去。 

  “真的是好多人啊……” 

   

  “是吧是吧,这也是多亏了蓝对于食物的创造性。” 

  艾茵用餐刀切割着盘子中的华夫饼,将它们分成方便食用的小块。 

  “虽然现在蓝自己亲手做的时候比较少,主要是由店里的店员下厨。但是只有抹茶蛋糕一直是蓝自己做的,外面的很多人也是专门为了这个蛋糕来排队的。” 

   

  “原来是这样……” 

   

  “所以说——一定要尝尝这个抹茶蛋糕!” 

  艾茵又开始了他的安利之路,这次干脆直接将自己的蛋糕切下来一块,放到莉塔的盘子里。之后用期待的眼神伴着微笑看着莉塔,这是艾茵擅长的把戏。艾茵这张脸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再加上真挚的,恳求一般的眼神和温柔的笑容,大部分人被这么一盯,就完全没办法抵抗了。艾茵很懂得发挥自己的优势和隐藏自己的劣势。至少是在经营花店的时候,他很擅长用这种方法推销产品。对于女性尤其见效。 

   

  莉塔缴械投降了。 

  她拿起叉子,戳起蛋糕,放进嘴里。 

   

  “唔…好好吃……!” 

  “有很浓的香味…和刚才那个糖一样的香味,然后虽然是甜的,但是完全不觉得腻。而且……底下这个面包的部分也很软,不会很干,也不会太软……” 

  莉塔吃得非常满足,有点理解外面那些排长队的人了。 

   

  “这种味道就叫抹茶哦,而且下面的部分不是面包,这个叫蛋糕坯。” 

  艾茵很开心地看着莉塔把切过去的蛋糕吃完。 

  “你这么喜欢的话,再来一块吗?” 

   

  “可,可以吗,外面有很多人在排,我们是不是要等很久?” 

   

  “这个啊,不用担心,我能解决。” 

  艾茵给了莉塔一个迷之wink,然后按了一下桌子上的铃。没过多久,蓝就出现在了艾茵的面前。 

   

  “怎么了?是需要更多的果酱吗。” 

   

  “请再来一块抹茶蛋糕——” 

   

  “但是现在供不应求,你可能要de……” 

   

  艾茵像是蜂蜜一般金黄色的眸子,盯向了蓝。 

  又是那个笑容。 

   

  蓝想说点什么。 

  真的想说。 

   

  Shit,开不了口。 

   

  “……我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了,其实我多给你们预备了几块。” 

  其实蓝确实有做准备,但只是不想这么轻易就让艾茵“得逞”,毕竟他平时也总是不受控制地惯着艾茵。 

   

  “哥哥真好,我最喜欢你了。” 

   

  “行行行……” 

  再多一句话蓝就要给艾茵端出一整个抹茶蛋糕来了。 

   

  莉塔一副看戏的样子,不太懂这算什么。兄弟情吗。 

   

  蛋糕很快就端了上来,两个人都吃得很开心。莉塔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她觉得亲戚是开店的真好。这种想法对于成年人来说或许有些小市民,甚至是俗气。但对于莉塔,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来说,倒也不算过分。 

   

  “对了,艾茵先生,您和蓝先生已经认识很久了吗?” 

  莉塔嘴里还在嚼着蛋糕,如果是兰切斯特在这的话,估计会开始就礼仪问题开启一波说教模式,但艾茵似乎不是很在意。 

   

  “嗯~说久也不久,说不久倒是也挺久的。大概有九年吧,我被先生收养的时候,也是十三岁。” 

  艾茵已经吃完了他的华夫饼,现在专注于吸果茶。 

  “还有,你直接叫我哥哥就行,对蓝也是。叫什么什么先生,总感觉有些见外。” 

   

  你自己不也是天天管凛叫先生吗。 

   

  “嗯……好的,话说回来,您是从伊维斯来的吧,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还是伊尔维布斯家的?” 

  “我记得,伊尔维布斯家好像是那个超级厉害的,掌管着伊维斯的家族吧,而且,我听别人说过,伊维斯是个很好的地方,伊尔维布斯现任的领主也是个非常有手腕的人,曾经……” 

  莉塔顾着说话,等抬起头来看向艾茵的时候,却看见艾茵脸色差的不得了。莉塔从来没见过艾茵这幅样子。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和刚才的微笑和温柔比起来,现在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恐怖了。 

  仿佛,下一秒就要—— 

   

  “莉塔,你的冰激凌。” 

  不知道什么时候,蓝已经在两人的桌边了。蓝这个人走路没什么声音,他的出场似乎每次都是这样,有些吓人。蓝其实到这已经有一小会了,他因为挺感兴趣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男性能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聊什么话题,就在这站了一会。却没想到莉塔竟然开启了这么一个危险话题,他注意到了艾茵状态的异常,赶紧打断了莉塔。 

   

  “那个……艾茵,你要不要也来一份冰激凌?是这个季节特供的……” 

  蓝小心试探着艾茵,以确定他的状况。 

   

  “艾茵——?” 

   

  “啊…、抱歉,刚刚有点走神了,什么?冰激凌?好啊——那就……” 

  艾茵深呼吸一口气,姑且算是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那…我让莉塔和我一起去吧,顺便让她也再选一份。” 

  蓝拉起莉塔,向离着他们座位比较远的员工休息室走去。 

   

  “那个——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莉塔似乎是有点被突发的状况吓到了,一直紧紧揪着蓝的衣角。 

   

  “总之……事情很复杂,关于他家的事,还是不要提比较好。” 

   

  “嗯……” 

   

  “在这里的话,尽量还是不要随便问别人的过去较为妥善。不管是谁都一样。” 

  “艾茵他——他其实是伊尔维布斯家家主的孩子,而且本来是拥有第一继承权的。但是因为他听力的问题……他九岁前其实是听得到的,但是听力一直在变差。后来,他的父亲……” 

  蓝突然有些难以继续下去这个话题,但他觉得他必须解释清楚,不然莉塔没办法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的父亲因为这件事彻底将他视作‘不祥的象征’了。之后……之后就亲手放了火,烧了艾茵在住的房子,当时他还在里面。” 

   

  “诶?” 

  莉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事情,一个父亲,竟然会想要将自己的亲儿子置于死地。光是听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了。 

  伊维斯在国际上明明是一个宣扬爱与美德,纯洁和高尚的国家。 

   

  “但是艾茵逃出来了,虽然留下了疤。他逃出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他经历了很多,很多完全没办法想象的事情,独自一人在地狱一样的世界里煎熬了四年,之后遇见了凛。” 

  蓝叹了口气,也许是惋惜,但更多的是愤恨。 

  “总之,这件事,一定不要再提起来了。还有关于火的一切,最好不要让他见到。” 

   

  短短几分钟的谈话,竟然包含了这么多信息。莉塔觉得一下子有点喘不过气来。 

   

  “凛的话,他自己的过去也很坎坷,所以才会在有能力之后收养这么多孩子。所以——” 

   

  “我明白了,我以后不会再……” 

  莉塔攥紧了裙角。 

   

  “行了,不再说这个了,我们聊得挺久了,不能把艾茵一个人晾在那。” 

  蓝收拾了收拾刚才的心情,罕见的露出了一个微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拉着莉塔去取了冰激凌,之后赶紧回去座位上。 

   

  “你们去好久——我还以为你们不打算回来了呢。” 

  艾茵等了很久,却还是挂着笑容。刚才的阴云已经全然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贯的阳光。 

   

  “啊,抱歉,艾茵哥哥,是我犹豫太久,才……” 

   

  “没关系啦,我正好利用这些时间吃完了蛋糕。等吃完冰激凌之后,我们就离开吧,回去的话,还有些东西想给你。” 

   

  “东西?给我?” 

   

  “嗯,对哦,你刚来这里,东西还准备的不太齐。” 

  “你看,你现在可以外出的衣服只有一套吧。”艾茵指指莉塔的红裙子。 

   

  “没关系,我有这个就——” 

   

  “不——行,女孩子可不能只有一套衣服,更别说是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了。而且,家里的女孩子们也很乐忠于给你挑衣服呢。” 

   

  “这样啊……” 

   

  “其实我也很想参与一下,但是她们说什么‘这里没有男人说话的份哦’就把我赶出来了。” 

   

  “您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事了,不用再麻烦您……” 

   

  “我很闲的啦。” 

  艾茵笑笑,吃掉最后一勺冰激凌。 

   

  两个人都吃完了冰激凌,也和蓝打过了招呼,便踏上了回家的路。艾茵这次开车开得出奇的平稳,可能是吃饱了爽了,也可能是不堵的路漂移没意思。但不管怎么样,莉塔觉得很开心。 

   

  “对了,你今天在教堂玩的开心吗?” 

   

  “咦?” 

  莉塔没想到艾茵会突然问她这件事。 

  “很有趣,上午先体验了绪哥哥的危险驾驶,然后吃了教堂提供的午饭。午饭里面的玉米很好吃——然后,然后下午听绪哥哥讲经,但是我不小心睡着了,醒来之后听绪哥哥弹琴来着,他弹琴真的好厉害啊——” 

   

  “是这样吗,玩的开心就好呢。” 

   

  “然后,那个饼干很好吃,中间有加果干,酸酸甜甜的,饼干也很酥脆。” 

  “然后——然后醒来就在医院里了。” 

  “对了,我——” 

  莉塔想起什么,但又突然停了下来,她想起来在晕倒后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事,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那是什么,就连那件事的边角都想不起来。就如同那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记忆出现了断层。 

   

  “嗯?你怎么了吗?” 

  艾茵停车时发现后视镜中,莉塔的嘴似乎没有再动。 

   

  “我总觉得我忘了什么,但是——” 

   

  “没关系,忘了的话,等着想起来的时候再说吧。” 

  “比起这个,我们到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艾茵将莉塔送回她的房间。随后走上楼梯,但他并没有在二楼停下,而是直接上了三楼,并且去了西栋。 

   

  绪的房门被敲响。 

   

  “怎么样,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艾茵进来之后,绪将门关上。随后坐回桌前,兰切斯特也在那。 

   

  “你确认你用能力洗过她的记忆了吗” 

   

  “我确认。而且欧文当时也在旁边,他的能力可以加强我的效果。” 

  绪双臂抱在胸前,靠在椅子背上。 

   

  “莉塔知道她忘记了什么。” 

   

  “果然是因为她——” 

  “我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没有人能察觉到。” 

   

  “绪,现在她什么都不懂,但早晚有一天她会发现自己的记忆有问题。” 

   

  “我知道,但是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懂,我才会洗她的记忆。你知道,如果一旦泄露——” 

   

  “先生一定知道这件事,我认为先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艾茵的态度很坚定。 

   

  “如果你真的为了凛着想,你就应该理解我的计划。艾茵。” 

  “我不想破坏现在的平和,我们好不容易才——” 

   

  “我明白你的意思,绪。” 

   

  “我已经想的很周全了,我不明白凛为什么会带回来这样一个孩子。” 

  “如果是我来做决定的话,我会——” 

   

  “绪。” 

  兰切斯特止住了绪的话。 

   

  [如果是我来做决定的话] 

  [我会让她消失。]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