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0350

过激孩厨,满脑hs废料,秃头爆肝选手,最喜欢干的事请是画s图和发刀

Semihorn_12

阅览数:
21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海滨夜晚的天气很好,清风明月,带着些许咸味的海风从半掩着的玻璃窗吹入,沁人心脾。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切都映着清冷的光。就连空中飘浮的灰尘,也像是碎银屑一样,飘动着,闪动着。被子应该是当天被新晒过的,罩在身上温暖柔软,还带着淡淡的香气。莉塔合上眼眸,难以入眠。原因大概是她四五个小时前刚在火车上睡过。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二十分钟的睡眠就能够抵上成年人一个小时,甚至数个小时。就像是快速充电的手机一样,即使只充了五分钟电,却能通话两小时。莉塔翻来覆去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姿势,她枕在枕头上,觉得枕头高,不枕枕头吧,又觉得脖子疼。盖上被子热,不盖被子冷,夹着被子凉肚子,只盖肚子又冻屁股。在这样翻来覆去折腾了十来分钟之后,她终于有了点睡意,刚刚闭上眼睛,便觉得尿意来袭。 

  莉塔只得放弃好不容易获得的睡意,起床上厕所。 

  她摸着黑爬下床,摸着黑走出房间,到走廊上,却发现某处还亮着灯。 

   

  [反正也不是很急,不如先去看看——] 

  莉塔向着光芒发出的方向走去,她觉得这光时黄时蓝,不断变化;一会强,一会弱,虚幻的好像一点也捕捉不到它的轮廓。 

   

  这束光愈加显得飘渺虚幻了,莉塔觉得自己的脚步轻飘飘的,就如同踩在用来填充抱枕的棉花上一样;同时,她觉得自己身边传来了风,这风就像丝绸,划过脸颊,留下无法言喻的触感。 

   

  有点滑,但同时也很潮湿。 

   

  她向那光源一步步靠拢,她越靠近那光,就越觉得呼吸的感觉变的奇幻。空气仿佛变成了液体,但这液体又像是有着小孔的纤维。最后她直接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泡在了水里。无法呼吸,但是也不用呼吸;无法思考,但头脑却又无比清晰。 

   

  她最终来到了那光的正前方。 

   

  光是从同样不可名状的一个点发出的,莉塔觉得那个点似乎拥有生命,不断跃动着,改变着其形态。每一秒,每一刻,那点的形状都与之前完全不同。这个点,以及它发出的光,都给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莉塔伸出手,向前伸去,她想要触碰那发出光的神秘点状物。 

   

  [来吧,触碰真相,将真相——] 

   

  一个复合的声音在莉塔耳边轻语。 

  这声音不是男人的,却是男人的;不是女人的,却像女人的;不是动物的,但又是动物的。 

  仿佛,是将世界上所有的声音融为一体,砸碎,揉烂,再攒到一起一般。 

   

  莉塔无法抗拒这种想要触碰它的欲望。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危险的,是不该去做的,但她就是没有办法将手收回。 

   

  [██即是希望,██即是绝望,██即是天,██即是地,██为一,██为零。] 

  [██是——] 

   

  那声音环绕着,响彻着,贯穿着—— 

   

  莉塔努力向前伸着手,想要触碰那个光点。她们无限接近,但又无限遥远。不管莉塔怎样靠近那点,那点始终无法被触碰到。莉塔追逐着,靠近着,远离着。 

   

  突然,光点突然停下了变化,光的颜色也不再改变,统一变为了红色。这红色极纯,像是血液,像是红日,像是玫瑰,亦或是—— 

   

  一切都静止了,时间停下,呼吸迫止,这个空间中,只有莉塔,和这个点,白色的点。 

   

  [你是谁。] 

  那奇妙的声音如此发问。 

   

  “我是…莉塔,莉塔格莱特。” 

   

  [你不是。] 

   

  “我是,我怎么会不是,我从出生就——” 

   

  [你不是。] 

   

  “我……” 

   

  [你不是。]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你又是谁?” 

   

  [我是——] 

  [我们是——] 

  [刺破黑暗,阅读真相,欺瞒无知,解读未知之人。] 

  [——揭露者,编纂者,欺诈者。] 

  [——源于尽头之人] 

   

  [——我们乃是看清一切的Truth Reader。] 

   

  声音如是说道。 

   

  “那找我又是为了什么?我不太懂你们的意思” 

   

  [幸福诞于悲剧,希望生于绝望,快乐源于痛苦。] 

   

  [ 那美梦 终将破灭 ] 

   

  声音就此戛然而止,周围的红光海瞬间收缩,空间仿佛被抽进了一个无限小的格子内。但霎时,地面突然浮出大片礁石,紫色的海浪扑打在礁石上,将他们一一击碎。 

  莉塔看到这幅场景,她觉得自己头晕目眩,就像是掉进了一个深坑一般,海水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涌动。风如同利刃,将海潮割成碎片。一切的物质被这旋涡卷入,莉塔在那旋涡的中心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想要将其救出。 

   

  她拼命游向那影子,伸出手,呐喊着,即使是靠近一米也好,即使是—— 

   

  “莉塔,莉塔?你还好吗?” 

  一个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 

   

  少女突然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别墅的天花板、艾茵、樱花丸、绪、以及兰切斯特。莉塔觉得头隐隐作痛,眼前似乎还残留着那副赤红的场景,那副不可思议的画面。 

   

  “唔……艾茵哥哥、绪哥哥,还有——” 

  莉塔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她揉揉眼睛,四处观望。天还没亮,自己正躺在床上,大家都一脸焦急。 

  这是——? 

   

  “艾茵半夜醒来,觉得饿了,就去觅食,结果没想到,在去厨房的路上,‘听'到了响声。他用能力链接了别墅的木地板,所以能感知到你。” 

  “过去看的时候,就发现是你晕倒了。之后就去找了我,我去找了兰切,然后我们决定把你送回房间。” 

  绪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有些疲惫。 

  “小的擦伤和磕伤樱花丸都已经帮你用术式处理了,没什么问题了。” 

  “关键是——” 

   

  “我刚刚,做了个噩梦。” 

  莉塔揉揉还在痛的脑袋,努力回想着刚才的内容。 

  “我不太清楚该怎么描述……有些奇怪,但是——” 

   

  “说来听听吧?” 

  艾茵伸手握住莉塔的手,给予她一些安慰。 

  “不过在那之前,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嗯……只是头有点疼。” 

   

  “这样啊……也许是因为摔在地上引起的轻微脑震荡吧,时候还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才好。” 

  “而且,你这种晕倒的状况已经是第二次了吧,不稍微做些处理的话……” 

  艾茵递给莉塔一杯水。 

   

  “我以前也有过这种问题,妈妈告诉我只要多吃多动就——” 

   

  “不行哦,莉塔。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任才行。” 

  艾茵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莫名的严肃。 

  莉塔果不其然,被突如其来的严肃给吓到了。 

   

  “啊……嗯…我知道了……” 

  “我其实只是想起床上个厕所……”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 

  “艾茵一扯到健康问题上就总是这么严肃。总之,如果你愿意的话,先来谈谈梦的内容吧?” 

  樱花丸揉揉莉塔的头,用术式帮她进行止痛。 

   

  “我梦见——一片红色,还有海和旋涡,还有——” 

  “嗯……想不太起来了……总之,好像有人对我说了什么——” 

   

  “嗯嗯,没关系,噩梦想不起来的话就算了,不要勉强自己。” 

  樱花丸笑笑,将手拿开。 

  “现在头还疼——” 

   

  “对了!我想起来了!有人似乎提到了Truth Reader。” 

  “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只能想到这个了……” 

   

  全场寂静。 

   

  莉塔意识到了气氛的不对劲,想说点什么来挽回,但还没等她开口,兰切斯特就已经打断了她。 

   

  “我明白了,我会处·理的。” 

  “你今天先休息吧。” 

   

  兰切斯特的脸色忽然变得很差,但仔细看来,艾茵的表情也不轻松。 

   

  “呃……” 

  “兰切——!你看,你怎么能对小姑娘做出这么可怕的脸呢——!” 

   

  “我这不是可怕,我就长这样……” 

   

  “不听不听兰切念经!” 

  “总之!莉塔你不要在意兰切了!今天晚上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去海边才有力气好好玩哦——!” 

   

  “绪,你太吵了,隔壁还有人睡觉。” 

   

  “不听不——” 

   

  最终,事件以绪被捶了一拳做为结果结束。 

   

  莉塔再度合上双眼,她觉得那声音环绕着她,那红色笼盖着她,无法消失,也无法屏蔽。她仔细想想那些声音,总觉得有些耳熟。 

  似是曾经听过,或近在耳边。 

   

  她没有精力去想那些了。晕倒过一次,经历了疲惫的“睡眠”的她此刻觉得筋疲力尽。闭上眼睛只过了半分钟,她便已经沉沉睡去。 

   

  这种疲惫,仿佛是能力透支一般。 

   

  “兰切,你刚才说的处理,到底是什么意思。” 

  绪,兰切斯特,艾茵三人再次围着一张桌子坐下。 

   

  “这你应该再了解不过了吧,这种梦境,不可能再留给莉塔。这是为了她好,更是为了我们。” 

   

  “但她所提到的Truth Reader——” 

   

  “我明白,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在我们身边就有一个。” 

   

  “……” 

  “但是目前我们并不清楚这梦境到底是[他们]干涉的结果,还是说——” 

  艾茵一直低头盯着桌子的边缘,他觉得之后的话没办法轻易说出口来。 

  “总之,现在不能妄下定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优先保护好莉塔,这也是先生对我们的期望吧。” 

   

  “可这份期望早晚会变成累赘,莉塔现在就是个未知的坑,我们得到的信息太少了。” 

  “只凭这些,我们没办法知道这个坑里面是怎么样的。” 

   

  “绪,你这是要和先生的想法背道而驰吗,你难道觉得先生的决定是错误的吗?” 

   

  “就算是神,也会犯错。” 

  “而且,艾茵,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认清自己。” 

  “过分的忠诚,乃是背叛。”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