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0350

过激孩厨,满脑hs废料,秃头爆肝选手,最喜欢干的事请是画s图和发刀

Semihorn_29

阅览数:
22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是嘛……原来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

  凛摇摇头,面露愁容。他双臂抱在一起,靠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这两天他破天荒的留在家里,没有像平时一样露个面就消失到公司去,跑的无影无踪。

  莉塔坐在凛的对面,双膝靠在一起,手指下意识地揉搓着自己的裙角。早上吃过饭以后,凛想要将学校寄来的书本和校服递交给莉塔,便将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顺道打听了一下家里最近的情况,没想到就这样偶然地谈到了艾茵的事。

  

  “……后天你就该去学校报道了吧,学校寄来了家长会的通知。我本来想让艾茵代替我去参加的,既然他……我让Aroch去好了。”

  凛握拳放在嘴唇上面,眼睛向一边瞟去。莉塔很清楚凛现在的心情。与自己相伴了十年的亲人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的话,任谁都会担心的。

  “艾茵总是跟我报喜不报忧,一直都什么都不说。以后他要是出了什么状况的话,你一定能要告诉我。”

  

  “嗯,我明白了。”

  莉塔轻轻点点头,她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向凛的方向。

  “艾茵哥哥他——他的状况很严重吗?”

  

  “这我也不太清楚。他从很久以前就这样了。他刚来那一会,要说是因为以前营养不良、贫血才晕倒,倒也能说的过去。但现在……——我带他去过医院,他也吃了药,但总之改善不大。”

  

  “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吗?”

  

  “——这就是我们觉得困扰的点。他每次检查,各项指标都会比正常值差的远一点,虽然不多,但这么下去肯定也不行吧。”

  “就好像是在正常衰败一样,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太不正常了。”

  凛长叹一口气,似乎有些哽咽。

  “虽然他可能总觉得自己是被收养的,但我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太年轻了,理论上来讲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太年轻了?”

  莉塔觉得自己有点无法理解凛的话。

  

  “唔……兰切斯特没有和你讲过关于种族的常识吗?”

  

  “他有提过一句,但并没有很清楚的讲过。”

  

  “这样啊……”

  凛揉了揉头发。

  “艾茵是伊维斯精灵,也就是植物系的精灵。一般血统纯正的精灵,包括植物系,动物系,自然系等,平均都能够拥有300-500年的寿命。尤其是自然系精灵,可以存活上千年。他们在过了20岁以后,生长和衰老的速度都会变得很慢,几乎是静止,直到步入生命的最后五十年,生长,也就是衰老的速度才会再次恢复正常。”

  

  “纯血…那这么说,混血的精灵就不一样了吗?”

  

  “嗯,混血的寿命长短是由他们体内的精灵血统的占比和类型来决定的。举个例子来说——嗯……就兰切斯特吧,他就是混血的精灵,他看着脸很年轻吧。兰切斯特是动物系精灵的混血,体力好的不得了,虽然他说什么‘不擅长运动’,但还是能拎着绪跑个一千五。”

  

  “什么?是这样吗?”

  莉塔本来挺认真的在听凛的讲解,却最终还是因为过度脑补了“拎着绪跑一千五”的画面,而走了神。

  说真的,看不出来啊,万德兰斯老师。

  

  “说道兰切斯特,莉塔,你是不是——”

  凛看看莉塔,然后伸手指了指墙上的挂钟。

  “该去上课了。”

  

  “!!!!”

  在意识到自己已经迟到了不止一点半点之后,莉塔猛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与凛别过后飞奔上了楼。

  

  到了三楼,莉塔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那扇此时显得无比沉重的木门。兰切斯特已经在里面等了很久,莉塔感觉他脸都黑了。

  当然,兰切斯特脸黑并不只是因为莉塔来晚了,也是因为绪说了“反正莉塔来晚了嘛我在这待会也无所谓”这种话之后,就莫名赖在了自己房间的沙发上的事情。绪穿着他一如既往的肥宅快乐装,趴在兰切斯特的沙发上,打着游戏。他看见莉塔来了之后,甚至还招手问莉塔要不要加入自己的team,这样他就可以组队打团战了。

  兰切斯特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把绪绑在外面的树上。

  

  “莉塔,你今天来晚了。”

  兰切斯特抱着双臂,半靠半坐地倚着身后的办公桌,他的桌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整洁。

  

  “唔……对不起……”

  

  “兰切斯特你好凶哦,明明不是莉塔的错嘛~”

  绪放下了手上的电子设备,睁大眼睛饶有兴趣地看向莉塔和兰切斯特那边。他整整衣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就这么乱入到两人中间去。

  

  “不是,你怎么还在这。你就不能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安安静静的玩吗。”

  

  “诶——什么嘛,明明昨天你还很欢迎我,今天怎么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是渣男!万德兰斯老师是渣男!!”

  绪扬起双臂,左右摆动着,莉塔看见绪今天在兜帽衫里还套了一件高领的薄打底衫。这挺反常的,因为就莉塔的经验来讲,虽然室内的温度很凉爽,但是正常人是不会在大夏天套高领的(艾茵除外),更别说绪这种看上去就很热的类型了。

  莉塔虽然很想问问,但她觉得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放在这上面。

  

  “!!!绪!你说什么呢!?你怎么可以在小孩子面前讲这种——”

  兰切斯特刚想说下去,却突然意识到这话好像不太能讲。

  每次都是这样,绪总是会给他设下个套,他也总是莫名其妙就进了这个圈。

  

  “——啊?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是万德兰斯老师思想太龌龊了!!”

  绪嚷嚷着,兰切斯特气得不行。他在内心无数次问过自己,他上辈子到底是干了什么才摊上这么个哥哥,他觉得自己的胃应该是撑不到老年、不、中年了。

  

  “那……那个——”

  莉塔觉得不能再这么放任两人下去,她必须做点什么,不然今天上午的课怕不是会打水漂了。

  “绪哥哥今天不需要去教堂吗?”

  

  “嗯?我吗?不用啊,前两天出了次外勤,按惯例,在外勤后都会有一天休息的。”

  

  “外勤?”

  莉塔只知道绪需要做一些例行的圣事,却不知道他还需要出门出外勤。她记得之前绪有提过什么“体力活”,正好用这次机会问问。

  

  “莉塔应该还不清楚绪那里的制度吧。他们那边分的很细。”

  兰切斯特伸手盖住绪的嘴,暂时堵住了他那烦人的声音。他单手推推眼镜,摆出一副解说的样子。

  “绪在的教会所属的宗教,也就是目前大陆上教区覆盖率最高的宗教。因为信徒很多,所以被称作是众教。这里的神职人员分成了三种,第一种是只负责处理教会事务,做圣事的‘文科’神职,他们一般是在神学院学习,经由正统教会机关培育出来的。这些人需要严格遵守戒律,你之前在中直隶教堂遇见的戈尔登,就是所属于这个分类里的。”

  “第二种是驱魔师,这些人一般是由地方性组织和驱魔师名门培育出来的,也许没有去过神学院,只是因为拥有的能力出众而被编入教会,也不需要遵守戒律。不过,并不是所有的驱魔师都隶属于教会,也有在外单干的,这些人被叫做‘猎手’,和一般的驱魔师区分开来。”

  

  “第三种就是我这样的,也会做教堂事务,但是也会干驱魔师的活的人哦——”

  绪似乎是用舌头舔兰切斯特的手,迫使他停止堵嘴的行为(当然事后会被揍)。他一边拿湿巾帮兰切斯特擦干净手上的口水,一边愉快地给莉塔介绍自己的工作。

  

  但兰切斯特非要抢他的话。

  “第三类人被称作‘专门案件处理员’,他们主要是处理一些特殊案件的,不用遵守戒律,只需要能力出众就能被选入。他们一般拥有’特别逮捕许可’——就是可以依照自己的判断直接抓人,不需要向座堂递交申请。这些人普遍比较能打,不过——”

  

  “不过也有以治疗能力或是精神干扰能力为特点的人在哦!”

  绪选手抢过话筒。

  “其实我有一个同事,他不仅有精神干扰能力,而且还很了解医疗化学,但是因为没有受过战斗训练,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加入专案队。说来挺可惜的。”

  “不过说到战斗训练,莉塔,你以前有学过一些基础的战斗技巧吗?”

  

  “——绪,莉塔又不是你,不是所有人都——”

  兰切斯特收回被擦的手,为绪的脑回路叹口气。

  

  “抱歉……我确实没有过——不过,家里的哥哥们经常会和人起冲突,他们好像对于这方面比较了解……”

  莉塔低头,捏着裙角。绪看着她这幅样子,硬是把“战斗训练又不是打架”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那你要不要试着学学?”

  绪把目光移向一边。

  

  “诶?我吗?我觉得我……”

  

  “你知道吗,弗林克里斯特他在学校被欺负了。”

  绪顿顿。

  “……你看见他有一边的眼睛被头发挡住了吧,那是因为他那只眼睛不太好用,而且附近还有一条疤。因为这件事,再加上他是被收养的孩子……怎么说呢,虽然比起别处,中立区已经是一个包容度很高的国家了,但这种情况也会存在。”

  “弗林克里斯特不愿意来上课也是这个原因。”

  

  “那……那没有去找过老师吗?”

  

  “莉塔,这种事情就算我帮忙也没有用处的,即使家长出面,事情也只会变得更复杂而已。被处分了也不会在意,停学回来后只会变本加厉。只要弗林克里斯特一天不变得坚强起来,这种事情就不会得到改善。我很担心你在上了中学以后,也会遇到这样的事。”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