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0350

过激孩厨,满脑hs废料,秃头爆肝选手,最喜欢干的事请是画s图和发刀

Semihorn_31

阅览数:
34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浑身酸痛

  

  这是莉塔·格莱特在迎接第二天的灿烂阳光时,接收到的第一个信息。她觉得自己从小腿到大腿,从后背到双臂,从斜方肌到腹部,都像是被打了一样疼。莉塔艰难地翻了个身,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回想起昨天自己在训练场经历的种种,感触万千。

  

  不得不说,绪的体力实在是太好了。

  先不说他能在短时间内一口气展示那么多不同的术式组合,光是他能拎着那根爆重的法杖跑来跑去,莉塔就已经感到很惊人了。最初绪展示给她那根漆黑的法杖时,莉塔只是觉得它看上去很夸张,她记得自己当时还提出想摸摸,没想到绪就这么把整根都递给了她。莉塔记得自己一时没拿稳,差点掉地上砸着脚。现在想想,提出这个要求的自己真是抽风。

  

  今天莉塔一口气睡到了快十点,,大概是从绪那里听说了昨天的“艰苦奋斗”,樱花丸今天没来叫她起床。莉塔一边艰难地抬起酸痛的胳膊,一边洗漱。今天她没什么安排,因为是新学期报到的前一天,兰切斯特也特意取消了当天的课程,给莉塔留了空闲。这么一来,莉塔吃完早饭后便又开始了无所事事的闲逛。她先是在一楼溜达了一圈,虽然说是周末,但家里也没什么人,蓝依旧是在店里,绪和阿云在教堂,兰切斯特跑去大学了……莉塔溜达了一圈,她其实想过去敲弗林克里斯特的门,却总是下不去手。

  

  这么一来,能够陪她的对象就又只剩下艾茵和樱花丸两个人了。

  

  莉塔叹了口气,她现在能够理解在她刚来那天,艾茵知道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吃晚饭时,为什么会那种惊喜的表情了。

  即使房子很大很豪华,但里面空无一物的话,也依旧毫无价值。

  她溜达了一圈觉得没什么意思,最终选择去花房里转转。她虽然依旧觉得艾茵有些令人难以接近,却还是愿意到这个最容易遇见他的地方去。这间温暖的过头的花房总是能带给莉塔安心的感觉,不仅仅是植物,还有里面灿烂的阳光。莉塔觉得沐浴着阳光的感觉,就像是躺在妈妈的怀里一样。

  她此时突然有些羡慕那些可以靠光合作用汲取能量的伊维斯精灵了。

  

  莉塔走到花房的玻璃门前,因为内外温差的原因,再加上花房里比较湿,这扇玻璃门上总是爬满了雾气,就像是装了一扇毛玻璃一样。花房靠着室内这一边的墙没有窗户,只有这扇门。所以,如果在宅子里时想要知道花房里有没有人,就只能靠从玻璃门往里看了。其实莉塔曾经问过艾茵为什么不改善一下花房里的通风系统,但艾茵并没有给出什么明确的答案,只是微笑着说了句“现在这样也挺好”。

  少女费力地抬起酸痛的胳膊,推了推玻璃门,门没有动,她便又反方向想要拉动这扇门。奈何门依旧没有能够打开的迹象,似乎是锁着。莉塔叹了口气,想要离开,她死马当活马医一般地把耳朵贴在了门上,想要打探一下里面是否真的没有人,毕竟花房平时很少锁起来。

  这一听,她倒真是听见了声音。这声音虽然细小,但莉塔确实能够辨别出那是艾茵的声音。

  

  温柔又舒服,但是听上去让人觉得有点轻飘飘的声线。对于男性来说或许细了点,也没什么底气,但的确是能够安抚人心。

  

  锁着门,但又有声音,莉塔觉得莫名其妙。她在确定不是自己幻听之后,伸手敲响了门。

  “艾茵哥哥?您在里面吗?”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过了许久,玻璃门才被打开。不过开门的人并不是艾茵,而是那名蓝幽幽的艾斯伯格人。

  

  “蓝哥哥?您也在吗?”莉塔睁大了眼睛,看见蓝是她意料之外的事。

  

  “啊……我——”

  蓝顿了顿,大概是因为花房里温度太高,他的脸上蒙着一层薄汗,挨着脸的头发也湿哒哒的。他今天没带围巾,而且破天荒的只穿了一层短袖。

  “艾茵的头发挂在树上了,我正在帮他择。”

  “我——我早就和他说过,去花房的时候把头发别在围裙的后腰那,但他不听,这不就——”

  蓝眨眨眼,一手推着门,一手整理起自己额前的头发。莉塔听了这话,突然萌生了一种想围观的冲动,但她还是劝自己,应该助人为乐。

  

  “那——那我也去帮忙吧,四只手总比两只手好。”

  莉塔径直向花房内走去,蓝伸手想拦她,但还是放弃了。莉塔绕过了摆在门口附近的高大的花架和阔叶植物,走到花房比较深的地方,便看见了面带尬色的艾茵。他衣服有点乱,应该是因为刚才的手忙脚乱造成的;头发被挂在树枝上;人则是在扶着树站着。莉塔看到艾茵这幅样子,赶紧过去帮他整理被挂着的头发。

  

  索性树枝比较光滑,头发也没有打结,莉塔三下五除二便解决了这番困境,救这位顽固的伊维斯精灵于水火之中。

  

  “哎呀,多亏你帮忙,刚刚蓝在那抠了半天,也没弄好呢。”

  艾茵今天只穿了一层高领衫,他整理好衣服的下摆。蓝则拿着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梳子整理着自己顽皮的弟弟的乱发,尝试把它们梳理通顺。

  莉塔闲了下来,就这么坐到了一边的茶几旁。她觉得今天花房的温度似乎是比平时低的,问了之后,艾茵也只是告诉她是适当的调节。

  

  对面俩人梳头的过程还挺漫长,少女坐在椅子上,晃动着双腿。许久之后,蓝终于把艾茵长到脚的头发梳通顺了。橄榄绿的长发一顺到脚,虽然光泽上差了一点,但确实很像是丝绸。不冷不暖的颜色衬着艾茵略显苍白的皮肤,像是树木间生长的宁芙。

  

  “真不好意思,又让你见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

  艾茵侧着头,双手熟练地编着麻花辫子。他歪着头,鬓角的头发滑了下来,莉塔这才看见了他耳垂挂着的金色坠饰,以及在那之下,从发丝和高领衫的缝隙中暴露出来的,带着褶皱的暗红色疤痕。

  

  那应该就是之前提过的,火灾留下的痕迹。

  

  在莉塔发呆的期间,艾茵已经快速整理好了头发,将它们系好在围裙里。他笑着从一旁的置物架上拿来了泡好的花茶,将它们递给莉塔。

  

  “尝尝吗?这是用茉莉花泡的,加了点糖。”

  艾茵看见莉塔一副“这真的能喝吗”的表情,尴尬地眨了眨眼。

  

  “那什么……艾茵他做饭虽然比较nan……比较有自己的特色,但是泡茶泡的还是很好的。你放心喝好了,他大学学的专业不会有影响。”

  蓝出来打了个圆场。

  

  “你不要乱说啦,蓝,我学魔药学又不代表我会做黑暗料理——或者说,这种刻板印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莉塔和蓝一起尴尬的笑了笑。

  

  从花房喝饱了茶之后,莉塔跑去了图书馆。这回她没有带任何的目的,只是单纯去逛逛。她脚步轻快地在一排排书架间穿梭着,最终目光停留在了一本很薄的小册子上。

  

  “这是——?”

  这本册子看上去挺新,封皮是刺眼的玫红色。精装的书皮上带着烫金的纹路,莉塔翻开内页,发现这是一本馆藏记录。不是别的哪里的馆藏,就是这件图书馆里收藏的摆设和画作。莉塔再往后翻,发现这是一本带着注释的地图。她拿着这本书,看过二楼的摆件,又看过一楼的石头,这些物品的捐赠者的名字莉塔一个也不认得。她便继续往后翻,奇怪的是,这本书连墙上挂着的钟表的来源都写了,却没有记录一楼走廊里大量画作的作者。莉塔觉得很奇怪,她仔仔细细看着那些画,想要找出点线索来。她查看了画的每一个角落,没有签名,只有一些日期。仔细看的话,进门处那一张画似乎历史最久远,上面的油彩都有些裂纹了。可这张画的日期却和别的没什么差,虽然是最早的一张,但也不会早到它看起来那样。

  

  莉塔伸出手来想要触摸上面的油彩,她虽然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她总觉得这张画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吸引力。就在她的手要触碰到那画面的前的一刻,她突然注意到这张画的画框上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它们既不像是通用的文字,也不像是单纯的图案。莉塔无法解读它们,但她注意到了,只有这张画才有的,一个作品说明。这说明简单的很,只有标题和作者。

  

  [▉█▉——绯声·莲]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