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18541

人类朋友,你们好,我是你们的人类朋友

1-3 就算是呜咽之声也想被听见

阅览数:
98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鬼知道他这两个月是怎么度过的,出门练习,出门练习,几乎天天都要出门练习,他觉得自己嘴皮都吹褪了三四层。更别提每天都要看到两张臭脸,或者听两个人讲着自己听不懂的时尚话题。 

太糟糕了,今天就是最后一天吧。梁子立每次抱着这样的心态准备提交退队申请的时候,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无法如愿。 

比如有一次两个人都有事没来,梁子立就只能在练习室里自己吹想吹的曲子,想着退队还是要当面说比较好,磨磨蹭蹭到了练习结束的时候。 

或者那天萧守顾说架子鼓不够国潮,直接拉了一台杨琴,让梁舒瑶换成杨琴的时候,梁子立觉得自己应该借着这压抑的氛围嘲笑然后退队,却被梁舒瑶凶狠打击杨琴的眼神给吓得不敢说话。 

结果梁舒瑶真的认真练习着杨琴,而萧守顾自己拉起了二胡。 

很多时候,因为和声没有达到预期,三个人互相嘲讽或者咒骂,当然梁子立更多的时候是在心里嘲讽。明明乐队的解散就在一线之间,却总是晃着晃着就是不断。 

正躺在床上的梁子立看到乐队微信群里弹出了信息: 

练习室开门了。 

到了。 

梁子立按掉了屏幕,用枕头盖住脑袋,但很快又站了起来。他如果不去的话,结果大概率是被萧守顾踹来宿舍门拉去练习室吧。 

他只能磨磨蹭蹭地穿鞋,随便套上一件衣服,慢悠悠地去自己去刑场。 

今天的练习室没有乱七八糟的音乐声,却听到两个人在互相吼着。乓的一声,梁子立看见梁舒瑶用力拍开门,迎面走了出来,和他的目光正好撞上,他看见梁舒瑶眼眶有些红,但是还没有泪痕。 

他知道现在应该安慰一句什么,但是,有必要吗,自己本身也不想呆在这个乐队,又用什么立场来安慰她呢。 

在他心理活动的时候,梁舒瑶明显地不耐烦了起来,低下头转身往练习室背后走去。梁子立没有决定好说什么,脱口而出:“今天还用不用练习。” 

梁舒瑶停下,高举一个中指:“小喇叭!自己问队长!” 

于是梁子立乖乖地走进了练习室。 

练习室里,萧守顾低头调整椅子的高低,注意到他进来,萧守顾便说:“坐吧,今天练一下第二页。” 

“你们怎么了。”梁子立问完这个问题,希望自己听到的回答是乐队要解散的消息。 

“她说,想报名几个比赛,让我们有压力和动力。比如学校的歌手大赛之类的。”萧守顾像是在讲跟自己无关的事一样。 

“我们参加比赛,第一轮就会被刷下来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萧守顾也坐下,准备拉二胡。 

两个人的和声还不错,其实两个月打磨下来,乐队的演奏到了差不多能听的程度。只是他们还没有一首自己的歌,现在大多时间还是用已经有的曲目做练习。 

一曲过后,萧守顾放下了二胡,突然问:“刚刚梁舒瑶冲出去,你看见她没。” 

“嗯,看见了。” 

萧守顾望着天花板,用右手挠了挠左脸:“她哭了?” 

“没有,就是眼眶红的。”你刚刚到底说了什么。梁子立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但是没敢问。 

“这样吧,你帮我去看看她还回不回来练习。” 

怎么是我去,我也不会安慰人啊,我可不去。梁子立这样想着,一动也不动。 

但是练习室里的沉默让他感到了压力,他叹了口气还是站起来,揣上手机出了门。 

梁子立还在想要去哪儿找她才好,却发现梁舒瑶根本没有走远,就靠在旁边的栏杆上抽烟,地下好几个烟头,都被人用脚碾得稀碎。 

她眼眶还是很红,但是脸上很干净,没有眼泪。 

没等梁子立开口,梁舒瑶就开口问:“你觉得我们乐队水平怎么样。” 

“说实话吗。”还是我应该安慰你说些不切实际的赞美。 

“说实话。” 

“挺差的,不知所云。翻唱也还算能听吧,原创简直像是猴子在哭。”原创简直像是猴子在哭。 

突然,梁子立意识到自己把心里嘲讽的话说了出来,连忙抬头偷看梁舒瑶的表情。 

他看见梁舒瑶眼泪流了下来,然后她仰起头,像是拙劣的演员一样大声念:“呜!呜!呜!” 

路边的同学被吓到,都张望着想看声音的来源,而梁子立感觉很多视线是在责备自己。 

“呜呜呜!”梁舒瑶又喊了一声。 

可不是我把她弄哭的,或者说只有一点是我,可恶我不应该负全责。梁子立汗毛倒立,他只想拉住梁舒瑶然后把她嘴捂上。 

然后马上,梁舒瑶抹了一把脸,想通了似的笑了:“梁子立,就算是哭,我也想别人听到。” 

想被人听到。 

梁子立突然懂了,为什么这两个人辛辛苦苦大费周章地撑着这个乐队。 

因为想被人听到。 

也不用梁子立安慰,梁舒瑶自己就安静下来,转身准备回练习室,却发现萧守顾就站在练习室门口。 

萧守顾若无其事地说:“太大声了,我被喊出来了。” 

“小喇叭。”梁舒瑶比了个中指。 

“骂完了?骂完了跟你们讲件事。”萧守顾掏出手机,“我们是时候写点原创曲了,寒假我打算去北京采风。” 

那关我什么事,梁子立还没来得及说。 

“乐队肯定得一起采风,再买两张票。”梁舒瑶马上就说。 

“等……”梁子立还没说话。 

“好吧,买了。”萧守顾低下头操作手机。 

梁舒瑶把手肘搭在梁子立肩上向他说:“就算你拒绝,大概也会被萧守顾绑过去的吧,所以最好不要拒绝。” 

很合理,但是是犯罪。梁子立很想挺直腰杆对他们说不,但是却说不出话。 

我的哭泣声,是不是也想让人听见呢。 

他突然琢磨道。 

 

3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