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36553

这个资料是用来填啥的?为什么要把我的详细资料告诉你啊,好奇怪哦。

Vol.197「偕老」《兰桂齐芳》

阅览数:
371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作者:伊西多 

 

 

回国前,我特意去了一趟西弗吉尼亚,有一位不知名的小众画家的画作在那里出售。价格并不高昂,但我不懂绘画,犹豫良久,买下了一幅充盈绿意的画。我要送给我的继母,她年纪比我小两岁,曾经说过喜欢这位画家的画,而且平生最喜欢绿色。 

除了这幅画外,我又给几个亲近的家人置办了礼物。我父亲喻升德年过古稀,虽然精神还矍铄,但也终于打算稍作放松了。他近年十分喜欢收藏紫砂壶,我早派人拍了把壶,只等我回国后就亲自给他送去。我一母同胞的弟弟喻锐身体虚弱,药罐子似的,我再想不出什么能送给他的。他还有个儿子,大名叫喻旭元,今年也十三岁了,这对父子的礼物我一概交给秘书去办。我继母的女儿,我的异母妹妹,喻寒,今年十四岁了,小女孩儿都喜欢闪闪发光的、亮晶晶的东西,我打算送给她一条粉色的钻石手链。 

回国后,我就载着这些东西,一路奔向我父亲纳凉的别墅。礼物携带得多且贵重,盖因我与家人,算是久别重逢——这十多年我都在国外。我母亲早逝,与父亲聚少离多,更何况是其他人呢?而这处别墅,也是父亲新置办的,算来真衬得我如一个外来客了。 

别墅的银色大门与金色的阳光如金石相激,亮得刺耳、刺眼、刺心。一切都是新的,我下车,手里提着礼物,缓缓扫视了一圈。 

忽然背后有人问道:“你是?” 

我转过身,看到一对十几岁的男女孩子,身上都穿着泳衣,皮肤还是湿漉漉的。女孩子肤色略深,双腿修长,琥珀色瞳仁亮得耀眼。男孩子皮肤雪白透红,毛发茂密但色泽较为浅淡,头发乱糟糟的。我笑道:“那你们又是谁呢?”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个孩子盯住了我的眼睛。又是同一瞬间,他俩的视线降下去,停在我手中的礼物上。然后,他俩同时收回视线,两两对视,耍杂技似的把视线又聚焦在我身上,同时开口。男孩子叫道:“大伯。”女孩子叫道:“大哥。” 

这就是喻寒和喻旭元。喻寒说着“我来替你拿吧”凑上前来,我连忙说:“看见那个粉色盒子没有?就拿那个,那个是大哥给你的见面礼物。”本想把喻旭元的礼物一并给他,但他早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喻寒礼物到手就拆,捧出那串手链。她手指灵巧,不多时已经戴在手腕上,在阳光下来回转动,观察它的宝光。我笑道:“漂亮么?喜欢么?”她并不答话,突然跑向前去,叫道:“妈妈!大哥来了!” 

我一抬头,我继母蒋宜男正立在面前。喻寒把戴着手链的那只手擎起,在她眼前摆动。我继母笑道:“真漂亮。要跟大哥说谢谢呢。”她们母女俩弧度相似、颜色相似的双眼间,晚风吹云似的拂过一抹不端倪的笑意。 

“升德大概要到五点多才能回来。但喻锐再过半个钟就要回来了。晚上要给你接风洗尘,中午就先随便吃点儿吧,我叫厨子做点清淡的。”她延我在一楼客厅落座,又转头问喻寒:“小旭呢?” 

“我以为弟弟去找你了。” 

我诧异地笑道:“弟弟?喻寒,论辈分他得叫你小姑姑呢。” 

喻寒不动声色地一笑。我继母笑道:“小旭比她就小一个月,论得那么清楚该多别扭呀!——他是过来找我了,可又走了。快吃饭了,你去找找他吧。你俩也把衣服换换,穿着泳衣见客,也不嫌害臊的!” 

喻寒的下巴搁在妈妈肩膀上,一侧首便可呼吸相通。她的眼睛亮得如两团小小的烈火,朝我投来目光时,我的两颊一瞬间发热也似。她朝门外走去,仍然摇动着腕上的钻石手链,似乎还轻轻地嘻笑出声。那十四岁的少女笑声,就像自行车铃似的,一路远远小小地回荡开来,不自觉地舍身,像后座上穿学校制服的人。 

“这幅画送给你。是——”我张开嘴,却忘记了那画家的名字,只好打了个哈哈,匆忙接下去道:“我在西弗吉尼亚买的。绿色衬你,而且夏天也燥,就当添几分清气,你别嫌寒酸。” 

“Virginia,真是好听的名字啊。”我继母伸出两只白嫩纤长的手,把画接了过去。“这画的是山核桃吗?是窗外的景致。在山核桃树底下还有两个人——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谢谢你,喻敏,我很喜欢。” 

她穿了一身提花香云纱的荷叶色旗袍,手腕上戴了一对浓润的翡翠镯子,却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幅西方少男少女恋爱的画。不知不觉中我的眼睛被雾气模糊了。我像个愣头青似的死盯着沙发的一角,点头微笑道:“嗯,你喜欢就好。毕竟咱们也这么多年没见了……父亲最近怎样?他脚到了雨天还疼么?” 

“升德要是知道你这么记挂着他,一定要高兴得了不得的。”她语气中有笑意。我时而觉得她的面容、声音,甚至气味,和我心中那幅景象比去毫无二致,时而又觉得她更美了,或只是不一样了,气味,面容,与声音。 

不然,何以那声音听来竟重得如此? 

把我的心如核桃的青皮一般,砸下、脱去、碾烂。 

她说我父亲起先脚到了雨天还疼,那时候便跛行得更加厉害。也不仅是天气因素,情绪上来时疼得更重,或者因为工作,或者因为他的几个老友,或者因为觉察到自己确实年纪老矣,或者因为对我的思念。但近年来竟然渐渐好转,那要感谢我的弟弟喻锐,我是否记得,他的第二任妻子出身医疗世家?她家医院里有一位年轻医生,医术精湛,给我父亲治疗,颇见成效。再加上老宅阴湿,她劝我父亲移居,果然现在好了许多。 

 

我说那就好。不能在他面前尽孝,终究是我这个当儿子的失职。 

她说,哪里?喻敏,你不要多想……我听不下去了。她檀口中吐出的一字一句像佛珠般迎头洒下,滚得满头满地,气味袭人,要将我压死在这阔大的、陈设红木家具的客厅里。 

宜男。 

她住口不言了。那幅画静静偎在她的脚边,我才发现自己始终是在注视着它蔓延绿意如湖的画面,余光里觑见她趿着拖鞋的雪白圆润的脚踵。宜男,我苦涩地说着,一口一口地将烂醉如泥的核桃皮吐出来。涩而青,铺满地。 

我这个做儿子的,把父亲害成而今这副模样,不能在他膝下尽孝,已经是忘恩负义。可是我又怎么能待在国内?多么忍心,我才能看着他受苦?我对不起父亲。更何况,还有你,宜男…… 

我抬眼望着她,胆怯了。她不言不语,低眉端详着手上的镯子。宜男……我叫她,我心口发紧,血管突突乱跳。我手攥紧了扶手,要站起来,对她说出我有多么恐惧,又有多么自私,我离她而去全是因为我的自私,我害怕我屈服于我的自私,我的远行已经是屈服于我的自私—— 

“哥,你回来了。” 

皮鞋在地板上轻轻响了几下。喻锐现身了。 

我挺直了腰板,深呼吸,笑道:“弟弟,好久不见。” 

我们围坐,谈天。 

我的心中只有核桃汁液污黑如血的残迹。 

 

“漂亮吧?” 

“BlingBling的。但我不喜欢粉红色。你很喜欢?” 

“什么啊。我要转送给妈妈,我才不喜欢什么手链戒指,真是累赘……他送给你什么礼物?” 

“钢笔啦……Enid,你看没看到他给蒋太太什么礼物?” 

“是画。挺好看的!等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了。弟弟,去游泳吧?” 

“嗯。游完去骑自行车怎么样?” 

“可以啊,走吧!” 

少男少女总是无忧无虑的。 

蒋宜男和喻锐对坐在遮阳伞下。蒋宜男今年已有36岁了,可以看出细细的皱纹已攀上了她的眼角。但她顾盼之间,婉转生情,有艳光四射之感。 

“这么盯着我看,是觉得我老了吗?” 

“真会开玩笑。我不老,你当然也不会老。前几天我出去,还听有人说你和喻寒是‘喻家双艳’呢。” 

蒋宜男扑哧一笑。“Enid才多大的孩子……?就拿‘艳’这样的字眼儿来叫了。这几年我连门都没出几趟,又从哪看到了我的长相。” 

“别理会他们。眼皮子浅,嘴皮子贱。老不死的听信了那帮算命的说道,当年人人都知道他管你叫‘富贵温柔乡’,这会儿都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把这个说给你听,是我不好。” 

“你要是什么话都不跟我说,那才不好。”蒋宜男笑道,“但也不要把我说给别人……” 

“我知道。我当然都知道。” 

喻寒和喻旭元在不远处的泳池里嬉笑打闹,泼着水玩。喻锐拿起相机,对着两人叫道:“Enid!弟弟!看这边!” 

闪光灯一亮。喻锐重回座位,转头望了望别墅,伸下手去。原来蒋宜男踢脱了鞋子,他一坐下,就把两脚伸到他的膝上。喻锐轻轻抓挠她的脚心。她禁不住笑了,使了一分力,懒懒地踏他的膝盖。 

“你说他俩在楼上聊些什么呢?” 

喻锐指的是喻敏和喻升德。大概因为大儿子回来了,喻升德回来得也十分早。 

“有什么聊的。大概把对我问的那些话又捧去升德那里去了。你还不知道他么?我对他说,你父亲的右脚已经好了很多了。” 

喻锐“嘁”了一声。“我进来时,看到他那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就知道不对劲。他倒确实是个孝子,但愿老不死的是个慈父吧。宜男,你说,老不死的有没有把他调回来的打算?” 

蒋宜男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升德不是感情用事的人,你也清楚。现在这局势平稳,你又得力,没来由的,哪里要叫喻敏回来。何况,这些年来,我看他茶余酒后,自己也未尝不惆怅自己是个跛子。你看见了吗?在他面前,Enid不能跑。他连自己女儿都要嫉妒……说不定正因为是个女儿才要嫉妒。” 

“之前置办这别墅,连请了五个算命的,我看老不死的是真糊涂了。当年那场车祸,分明是他自己急躁,不反躬自省,反而信了自己就是流年不利。从那以后,就真跟发了疯一样。” 

“你不信他说的话吗?”蒋宜男笑道,“说我的命格是‘富贵温柔乡’。自从娶我之后,他自己倒确实是事事如意。” 

“我不看算得准不准,我心里喜欢的不是那些满嘴怪力乱神、说的是些什么自己也没个分晓的神公神婆。真要信这个,人老了怎么也不见他修些阴德?当年年纪都要六十了,而你二十岁都不到吧?从自己儿子手里抢来的女朋友,就只为了一句命格,这样的不知廉耻,叫人怎么信他?” 

喻锐话说得狠重,面上却是笑吟吟的。他本来就身形瘦弱,貌如好女,这样一笑,愈觉风彩卓然,远远望去,和蒋宜男真是一对璧人。后者早趿上鞋子,斜靠着椅背,给喻锐的杯子里添茶。 

“不要动气。升德并不是把我抢过来的。是喻敏他看到父亲为了自己这个逆子出了车祸,此后恐怕终生要做一个跛子,愧急自责,改过自新,将我拱手让出去的。让父亲为了自己陷入聚麀之祸,他舍不得的。都是陈年旧事了,大夏天的,为了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和一个形同流放的人,有什么好争持的呢?你心里是恼他信了那些人瞎三话四的,那些人不过是哄着老头儿掏钱罢了。那些人可以说相书上周易上的胡话,也可以说别人教给他们的话。那些人可以说话后收老头子的钱,当然也可以收钱说别人要他们说的话。哄一个老头子还不简单吗,人一老,怕的东西多了,心也就动摇了。古代巫医并称,算命的是巫如此,医生能有多大差别呢。” 

茶香轻飏。不远处,喻寒和喻旭元在游泳池中比赛游泳,喻寒领先了半个身子,两人在水中如同两条一黑一白的自由自在的鱼。 

“宜男,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的。”喻锐抬起头来,似乎尴尬地一笑,“但你说的真是对极了。” 

“不坚实牢固,怎么配做富贵温柔乡呢?”蒋宜男也嫣然一笑。 

“事不宜迟,不过且让我好好想一想具体动作。现在,先再给他俩拍上几张吧。”说着,喻锐手拿相机起身,忽地“哎”了一声:“这是什么?” 

他从游泳池边拾起那串粉色的钻石手链。 

“是喻敏给Enid带的礼物。Enid不喜欢钻石,也不喜欢手链。我看,多半还是得我来带。” 

“他倒真喜欢送这些自作多情的礼物。他给你送了什么?” 

“一幅画。画的是山核桃,一片的绿色很美丽。但那画的作者,我十几年前喜欢过一段时间,现在却并没有多少感觉了。” 

“核桃?”那粗枝大叶的树。喻锐知道喻敏和蒋宜男之间的旧事,因此也并没有如何惊讶自顾自找寻抓拍两个孩子的角度去了。 

两个孩子在夏天最喜欢的运动就是游泳。喻寒贴着喻旭元的背飞快地游过去,喻旭元跃出水面,笑起来。他俩又玩了大概半个小时,觉得累了,这才从泳池里出来,脱去泳衣,换上背心短裤,推着自行车出去。 

他们看到喻敏和喻升德从别墅里出来,身边还跟着喻锐和蒋宜男。喻寒想起对自己喜爱运动不满的父亲,他“一动不如一静”的言论,便说道:“我们先等等吧。我不想叫爸爸看见。” 

喻旭元应声停住了脚步,他低声说:“大伯这是要走?他不在这里住吗?我以为爷爷要留下他。” 

“他把爸爸惹得不开心了?” 

“看脸色,爷爷是挺严肃的……” 

两人等了许久,都不见喻升德回去,很不耐烦。总算看见喻升德转过身,由蒋宜男搀扶回别墅,觉得很是高兴,不再看只身走向轿车的喻敏,只是一路把自行车推到阶前。 

“弟弟,Enid。你们这是要出去骑自行车?要多久?”喻锐站在台阶上问。 

“打算骑到湖那边再回来。” 

“又要比赛?好吧。还有,Enid,你不要那串手链了?就那么丢在游泳池边,被你妈妈捡走了哦。” 

“无所谓啦!妈妈想要我就送给妈妈……二哥,你说完了吗?我和弟弟要走了!” 

“好吧好吧……”喻锐笑着,和儿子击了个掌。 

夏日黄昏,晚风迎面吹来,两个孩子蹬着车子,飞快地骑了出去。喻锐微微眯起双眼,望着他们,又转过头。喻升德右足跛行,年老体弱,此时还在上楼梯,他那一头白发如芦花般在晚风中轻轻摆动,显出旁边的丽人是何等绿鬓朱容的娇妍。丽人忽然回头,似乎不经意地溜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若无其事,但他却看得分明,她发髻上插的步摇,摇晃得十分剧烈。是在笑吗? 

喻寒和喻旭元蹬着车子,冲出门外,一路超过喻敏慢慢挪动的轿车,疾冲而去,喻敏只听见他俩爽朗的笑声。笑声,笑声,年轻人的笑声若有实体,怕是如老年人的白发一般难数吧?他仍旧慢慢地驾驶着汽车,任窗外晚风如绫如纱地掠过。被捣碎了的心慢慢地生长了,在这朦胧淡蓝的天空下,在他空荡的胸腔里,血浆碎末浮沉,心如海浪,羡鸥鸟偕飞。 

 

 

END 

 

备注:算是好久没写文的复健吧?未经修改,以后可能会改动一下的。灵感来自诗经的《君子偕老》。 

评论要求:求知/笑语 

  • 六招-落水 :

    怎么说呢,看完情绪略有些复杂,固执的老头,或许是偏听偏信,或许也不过是哄着旁人罢了

    固执的主角,心里埋着往日的深情,或许也正如喻锐所说,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从前无能拿起,如今也终归只有放下

    文章的语调非常舒缓陈静,但若是有过相似的经历,应当能从中品出些许汹涌的余波吧

    要是自己的波涛还未散尽,这种文恐怕半个字都看不下去,毕竟引起了自己不想去回想的东西

    2021/08/09 04:29:16 回复
  • 艾连 :

    确实好久没看你写文了,不过还是一样的味道:词句讲究,隐而不露的叙述,以及乱伦关系(笑)看完去查了一下君子偕老,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测。不过文中也暗示得很明显了,再对照标题感觉有一点轻微的讽刺。非常喜欢青核桃的比喻,念出这个词的时候嘴里就有一股酸涩味,是个声色味俱全的意象。

    这篇写得好像相当克制,几乎没有以前经常出现的放肆的描写,读起来很顺滑妥帖。不过感觉两个小孩写得有点太不成熟了?十三四岁差不多已经到青春期了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人都各怀心思,衬得他们过于单纯hhh

    2021/08/21 23:03:29 回复
  • 艾连 :

    代发烟落的评论:

    《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现今荣宁两府,善者修缘,恶者悔祸,将来兰桂齐芳,家道复初,也是自然的道理。”

    这篇文中,心怀愧悔者推开缘分,固执己见者不悔祸根,还有得利者作壁上观;自然而然地,兰桂齐芳,君子偕老,都化作讽刺。但这种讽刺却是含而不露的,用华美的外衣包裹起来。文字是优美的,礼物是精美的,人是艳美的,一切表面都是美的;然而剥开糖衣来看,一切内里也都是丑的,只是丑恶的不是伦理,而是人心幽微。

    另外还有很精巧的,配角似的两个小孩儿,却是这个家庭的一角缩影。虽然是孩子,却对家里的关系与氛围拎得门儿清,因而对不同人的态度与称呼都不相同,从最微妙的细节里折射出整个家庭的关系来。

    2021/08/28 21:26:42 回复
  • 顶天 :

    虽然不能作为有情人终成眷属白头偕老,但是可以成为你的后妈共度余生,再给你个兄弟姐妹“兰桂齐芳”,说实话很绝了。

    不算是新颖的创作角度,故事整体平铺直叙,让读者能够大致明白这个故事写的是什么。文里面视角的转换可能(就个人阅读过程中)让人感觉,“我”的个人感受不够深刻,其他人视角的描述又没有什么作用。并且文中的一些修饰词可能有待斟酌,细节如弟弟的话是否有些引申的含义?他的话在文中却没有前后联系也让人很在意(也许也因为篇幅比较短没办法交代吧)。

    希望可以和作者一起加油进步~

    2021/08/30 00:35:19 回复
  • 伊西多 : 回复 顶天:

    嗯……我有些地方不大明白,比如说,修饰词的问题,这个修饰词是说我的比喻或者形容词吗?这个希望可以告诉我你觉得哪些是具体的问题……另外弟弟的话没有前后交代也许可以视作避免平铺直叙的一种方式,我想知道是他说的哪一部分让你感到困惑吗?

    2021/08/30 09:24:45 回复
  • 顶天 : 回复 伊西多:

    修饰词都是比较小的地方(也可能是个人不常用导致的误解),比如不端倪用于形容揣测“笑意”是否准确,只知道端倪能够用于推测事件的始末(类似各大案件露端倪);还如延我落座、发热也是类似让人感觉比较“端着”的用法,真只是个人不常用而阅读起来不习惯;再如女孩笑声很好听让人不自觉“舍身”,但整体语境有点让人不是很清楚,是“我”为了她“舍身”还是,后座那个“她”“舍身”了?类似这些的。

    有些地方应是没注意多写了转折词或漏写连接词捌,比如继母穿了件好看的旗袍,带着昂贵的镯子,“却”看少男少女谈恋爱的画,“却”这个转折有些疑惑;继母描述父亲病情,“感谢我的弟弟喻锐,我是否记得,他的第二任妻子出身医疗世家?”这段的后半部分似乎有点不流畅。

    个人不是觉得平铺直叙不好,反而能平铺直叙将一个故事写得生动有趣很厉害。

    所以个人比较困惑又在意的地方,一个是“我”比较后面那段“对比起父亲,对不起你(继母)”的话和描述,要说似乎解释了“我”父亲继母三人的纠葛,但似乎又好像没什么作用。这点确实也实在让人很纠结,因为但是说一个“让”就能让爱人成继母,继母又很“心甘情愿”?弟弟口中的“抢”,继母口中的“聚麀之祸”难道是父亲做了什么强迫之类导致不得不结婚的举动?二是关于继母和弟弟之间的关系,弟弟口中“事不宜迟”,也许是想设置一个高潮,但就是没有更多关于这些“动作”相关的叙述(或者说是“前因”?),即便能猜想出“啊,似乎要搞事情”却让人感到有点没头没脑的,也就导致似乎这个“嗨点”没有想象中来的刺激(?)

    2021/08/30 17:21:32 回复
  • 伊西多 : 回复 顶天:

    嗯……关于修辞,你说的那些是属于我的个人习惯问题了,可能还有一点审美上的差异,不过我是想要尝试把文章写得更通俗流畅的。后面的部分,关于弟弟的后续动作,这个我只是想要暗示一下他可能会做出对兄长和父亲不利的事,没想过要详细描写,因为父亲这个人物我不打算给很多戏份啦。至于“我”的那段话,我是想描写一下这个人的情绪,我的构思是,父亲因为儿子而落下终身残疾,而儿子为此愧疚、忏悔,把女友拱手让人。这篇文让我有叙述欲望的那部分其实是父亲的“牺牲”以及子女的“感恩”所催生出的种种情感上的问题。

    2021/08/30 22:59:44 回复
  • 伊西多 : 回复 顶天:

    我感觉我的问题就是,我写的东西会让人感到困惑,所以我也在尝试通过暗示和一些更直白的描写来让读者明白故事的全貌……至于故事的高潮,其实我对这部分并没有太多心得。所以还是谢谢你的评论啦,我的文还是confusing,不过我们的交流使我隐隐约约地感觉或许我对我的主题进行了很多的掩饰和扭曲,甚至有点把这些掩饰和扭曲作为病态的乐趣之一了。

    2021/08/30 23:28:27 回复
  • 顶天 : 回复 伊西多:

    嘿嘿,谢谢~能够了解作者的思路其实很有用也很有意思,对于我自己也有相同的问题啦,所以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一起进步很开心~

    2021/09/01 15:47:0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