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6412

一年上一次,一次传一堆

庙会

阅览数:
55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庙会总会吸引无数的人去游玩,小吃、花灯、还有那难得出门的深闺大小姐们也能趁着灯火和夜色在这日子里感受些新鲜玩意儿。

燕辞歌就在这人群里,皱着眉的她显然不想出现在这人挤人的潮水里,只不过那个家伙强烈要求一定要陪他一起,所以才离开院子。

“喏,糖葫芦。”

一串糖葫芦伸到了燕辞歌面前,她再一次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给我?”令狐匆着实能让她感觉到困惑,每次都不知道那个看起来唯唯诺诺的狐妖到底在想什么,有时候硬气地不行,有时候甚至哭哭啼啼。

“呃……你、你收下吧,挺好吃的。”狐狸哪好意思说这是给人小姑娘看光了的道歉。

红糖裹着的糖葫芦确实好吃,酸甜可口,还撒了些白芝麻又香又漂亮,燕辞歌拿着这个跟着令狐匆在人群里游走,虽然这狐狸弱到她觉得自己能一拳放倒他,可是此刻他在人前给她挡出那么一丝空隙,让燕辞歌能够方便吃着糖葫芦。

如果不算记这中间令狐匆倒霉的次数那确实还不错。

“狐狸……”

“小道长……”狐狸回头盯着那沾了糖衣的嘴角,“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用本体叫我,这样不友善,而且我化形成这样就是为了伪装成人类的。”

白皙修长但是稍显有些粗糙的手贴上了燕辞歌的脸,在她还没来得及松开糖葫芦揍人的时候一沾即走。

“弄脏了,小道长你怎么吃个东西也和孩童一样弄脸上了?”

“你!”

干燥温热的爪子抓住了她的手,狐狸头也不回拉着她就往人群外跑,边跑还边念着:“等下我表哥会来,他也是狐妖,小道长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我表哥也是好妖,就是喜欢捉弄人而已。”

“放开我!”她不舍得丢了还剩好几颗的糖葫芦去揍这臭妖怪,待到冲出人群之后她柳眉一竖被抓着的手用力起来拽停了跑着的家伙,“令狐匆!”

“砰!”

青石板确实比较硬,摔在地上的狐狸半天捂着后腰动不了,哎呦哎呦在地上蠕动着。

燕辞歌倒没一丝懊悔心情,妖怪皮糙肉厚的摔一下又如何,她咬下了一颗糖葫芦叉着腰低头看着脚边的令狐匆低呵道:“你要干什么至少要给我说清楚!”

“我不是……哎……唉!”

正当她打算拉起这倒霉狐狸的时候,眼角飘过一片红,阴戚戚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哪来的人类还敢欺负狐狸精啊?小姑娘,胆量不错呀……”

“哼!”手指夹着两张衣襟里摸出来的黄符,燕辞歌作势要打,“一身狐狸味都飘出来了还敢装神弄鬼!”

红衣狐狸也伸长了指甲架在燕辞歌肩上,只要轻轻一划就能把这白嫩的皮肤给划破。

令狐匆发现大事不好,在地上一滚跃起来挡在二者之间:“表哥!这是我和你说过的小道长!”

“小道长,这是我黑狐表哥花满堂,你身上的伤还需要我表哥那几味药,收手吧……”

“哦?”花满堂看着抿嘴收起符咒的燕辞歌轻轻笑了笑,“小丫头年纪小小本领不错嘛……也和小葱一样叫我表哥吧,你这伤不出三日就能好。”

“不要。”

花满堂果断被拒绝了也不恼,另一只手拎着的花灯往面前一挡。

“还是说……”沉稳的男人声变成尖细好听点女声,五官也在灯下变得柔和妩媚起来,“还是说这位小道长想叫人家……姐姐呢?”

狐妖通化形燕辞歌是清楚,但是这几日见令狐匆也只是由黑变白由白变黑,偶尔抖着耳朵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由男变女好生吓了她一跳,不自觉就站到了令狐匆的身后。

“小花表哥……”白狐狸似乎有些不开心。

“好嘛好嘛,人家不吓唬她了。”花满堂姐姐的声音轻轻笑着,然后不知闻到了些什么,停下来眯着狐媚凤眼往两人身上来回转悠了一下。

“好家伙,我这弟弟可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啊,你连那东西都送她了,真这么可信?”

令狐匆摸了摸鼻子说:“呃……暂时相信吧……”

“哼,希望你别做傻事了。走吧,先跟我去酒楼里。”

花满堂甩了衣袖轻抽了令狐匆一下,然后也不在乎现在身上是一身男装,扭着那水蛇腰往前带路。

燕辞歌看着那不知是兄长还是姊妹的狐狸走远了好几步才从令狐匆背后出来。

红眸闪着花灯的灯火问令狐匆:“他,说你送了我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

“没什么,一点护身的小东西罢了,有点妖气能压住你身上的檀香味。”

“到底是什么?”小道长走近一步逼问着。

“哎呀,表哥走远了!”

倒霉狐狸跟着往前跑,燕辞歌再一次在这妖面前一头雾水,只能跟着往前跑。

但是她自己也没注意到,腰带边上被缠上了一只红绳的香囊球,随着跑动在夜里摇摆着。

2021/09/08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