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98「潮」《虐〇潮》

阅览数:
214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Vol.198「潮」《虐〇潮》     

作者:舞舞纸     

备注:本故事和任何真实的人、事、物无关。内含克苏鲁和猎奇元素,对相关题材不适者,请谨慎阅读。

 

白雪死了。

听说她从身体里爆炸了。不要说肉,就连骨头都碎了一地。她引以为傲的雪白皮毛自然是不复存在,只有幸存的半个脑袋能让〇知道她曾经是白雪。

真是活该。

“我们要记住,人类都是谋杀犯,就算没有动过手,也是潜在谋杀犯,永远,永远是我们的敌人。今年开始流行的虐〇潮,已经让我们失去了很多很多的同伴,白雪、哆、来、咪、大橘、卡哇伊、米米、淼淼、超〇、波洛、小天使……他们都是无可替代的宝贵生命。我们绝对绝对,不可以对人类抱有幻想。这次遇害的白雪,其实和我们不熟,但如果大家有印象,就知道她一直都受人类照顾,就是所谓的家畜!她享受了人类的食物、人类的房子、人类的衣服,所以对人类产生了信任。因为这种可笑的信任,她被人喂了炸弹,喂了鞭炮,被活活炸死了。死者不能复生,但是我们还活着的〇,我们要记住,人类永远是我们的敌人,人类对我们示好,是为了让我们放松警惕,他们脑子里想的,一直是剥我们的皮!”

族长站在高台上,捏着爪子喵喵叫着。

“哈啊——大清早把我们叫过来,就是为了这种事啊。”天籁打了个哈欠,慵懒地趴在了我的身上,“能来这的〇,谁会相信人类啊?”

天籁是一只嗓音很好听的〇,但是她现在的嗓子又粗又哑,她说是人类把她折磨成这样的,同样被人类折磨的还有她的三个孩子哆、来、咪,刚才村长提到过他们的名字。

“要是有一天我能变得和人类那样强壮,我一定用同样,不,更残忍的方法折磨他们。我要把人类的崽子抓起来剥皮,还要把幼崽的肠子拉出来绑在他们脚上,点火烧他们的毛,让他们一直跳,一直叫,叫到破喉咙。我还要活生生地把人类的肉一片片咬下来,美美吃一顿,吃完以后休息几天再去找新的人类。”

不愧是前艺术家,天籁能轻易说编织出美妙的语言。

“人类很邪恶,但是我们,不可以去复仇!!!”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我们这边的窃窃私语,村长咳了两声,严肃地说,“我们是弱者,体型和力量都远远不如人类。我向你们强调,人类都是谋杀犯,绝不是怂恿你们去挑衅他们。我们绝对不能自以为是地站在道德高地去挑衅他们,我们最强的攻击,也只能挠破人类的皮,运气好,挠瞎他们一只眼睛,那样他们会用另一只眼睛准确捕捉到你们,然后抓住你们,正当防卫。我让你们记住人类都是谋杀犯,是要你们明白人类很危险!看到人类,都躲得远远的,如果不幸遇到了人类,不要展现出攻击性,‘喵喵’叫两声,卖两个萌,然后趁人类不注意的时候,拔腿就跑。”

“还喵喵叫呢,我早就叫不出来了。”

天籁“喵”了一声,那是磨砂纸一样的吠叫,听得瘆的慌。

我拍拍她的背,让她别叫了,她咳了两声,转身离开了会场,找水去了。

“哈哈天籁,嗓子哑了也是天籁。”

爱因斯坦和白雪一样,也是一只经常出入人类建筑的〇,天籁和他不对付,所以他等天籁走了才吱声。

“你和人类关系好,族长这么说你一定觉得很可笑吧。”

“不,完全不。”爱因斯坦耸了耸肩,“他说得完全正确,毕竟不是每个人类都会善待我们,只要我们误信一个虐〇狂,那后果不堪设想。”

“那你就怎么确定,你,和你好的人类不是虐〇狂?”

“我,很确定,他就是虐〇狂。”

我原来还想反驳个“万一他骗你怎么办”,没想到爱因斯坦一字一顿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那,那你为什么还要去他家啊?!”

“嘿嘿,因为,他给我饭吃啊。”

我不能接受,肚子饿可以翻垃圾,为了吃饭去虐〇狂家里,这不是拿命赌饭吗?

“还有!最近天凉了,人类都出来活动了,给我们喂食的人类越来越多,我们千万不能吃他们的东西!要吃东西,一定要去垃圾里找人类吃过的东西!很多〇都是,被食物引诱到了人类的家里,你们会被杀掉,或者被喂得很胖,最后会失去独立生活的能力,沦为阶下囚。千万不要以为人类对你们抱有善意,人类只是把你们当成玩物,如果因为食物对人类产生好感,那白雪就是你们的下场。”

族长这是什么耳朵啊,是不是真的听得到我们这里在说什么?

“他给我吃的可不是垃圾桶里的那种饭,他给我吃的——”可能是怕族长听到,爱因斯坦靠近我,压低了声音,“他是个科学家,他给我吃的东西,是活的生肉。”

“他给你吃活鱼,还是活老鼠?”听起来那个人类是喜欢看〇猎杀别的动物的变态,如果他以后养了条狗,会不会让那条狗来捕杀爱因斯坦?

“嘿嘿,不是鱼,也不是老鼠,是,活,肉,片。”

说完,爱因斯坦举起爪子,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道口,他拉开伤口,里面居然密密麻麻地挤满了蠕动的肉片?

看到我惊恐的表情,爱因斯坦满意地把肉片塞进了伤口里,伤口很快愈合了,就好像根本没有伤过一样。

“以后再也没有人类能伤害我了。我已经能轻轻松松把成年人类咬死了。”爱因斯坦嘿嘿地笑着,回头抛了个媚眼,在他的身后,是毛都竖了起来的天籁。

“族长,听说人类通过了‘动物保护法’,这股虐〇潮会停下来吗?”

族长会议进入了尾声,进入了交流环节。

“不会,永远不会。”

族长说。

 

免责MODE:随意

  • 白伯欢 :

    小舞老师……最近写的东西越来越狠了。我好害怕。

    我觉得整篇最让我觉得好的就是〇这个符号的使用。使用这个符号本身就是一种表达,我很喜欢这种层面上的表达。

    到底要加速还是弥合族群之间的裂隙,这可能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难题。甚至我有时会悲观地觉得,其实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这个世界的规则或者说我们的天性就会让权力以马太效应来集中,如果极端就是比温和更音量大,如果我们所遭受的生存压力总是得找一个出口,我有时候会想,是否世界本身就厌恶我们?世界并不是为我们而设的。我们的观念、道德、伦理终究会因为违背“常理”而被解构和抛弃,那怎么办?

    如果是宗教背景下的人,会有“神不爱我们”的悚然感;而我则会有“世界不爱我们”的惊惧感觉。

    但回看历史,似乎我们也从更加暴虐无道的人间走过了。古代的世界和今天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同,然而我们终究是跨越了数千年的残暴和不公,来到了今天站的地方。

    虽然从悲观的角度看,人性一直都是灰暗的,但还是想要相信未来。相信之后的世界会比之前更好,哪怕只有一些些。

    2021/09/13 00:08:16 回复
  • 空茧 :

    远远看标题还以为是字母圈的故事(你,舞舞的故事猎奇的部分真的敢写,画面感在戏谑的话语间展开,强者和弱者的故事总是在不论同宗种族还是异族反复出现,弱小的势力到底最终是适应了生活,还是在暗地悄然反抗。活肉片到底是不会再受到伤害,还是预示未来将要遭受更多的伤害?

    2021/09/24 20:46:1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