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哈拉魔法学园学级裁判场

瓦尔哈拉魔法学园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同人企划《魔弹论破》学级裁判用裁判场。

每章玩家提出的言弹都将汇总在该章学裁的开庭页评论中。 

   

  

 

  • 3488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22 关注人数
  • 话题1陈述1

    话题1陈述1

    アカノガ サイコ
    2018/03/27
    +展开

    我同意深海的说法。

    【倒下的痕迹1】【翻转的地毯】

    纱夜小姐的话,遇害的第一现场很可能就是秘传之间,后又用地毯进行转移工作……

    悠木的情况就需要结合尸体的死亡时间进行进一步推理了,从悠木脚底沾到的血迹与脚印推测,至少能知道她后于纱夜小姐遇害。

    评论(0) 收藏(0)
  • 话题1 讨论1

    话题1 讨论1

    神生 海奈
    2018/03/27
    +展开

    那個,法華津君,你的傷...還好嗎?

    說起來,倒下的痕迹有兩個人,但是看...小南的衣服感覺也不像是小南留下的痕迹....

    還是說我想多了呢....?

    智障一下
    评论(0) 收藏(0)
  • 话题1 讨论1

    话题1 讨论1

    麻生宙希枝
    2018/03/27
    +展开

    TO IO 陈述5

    否定自己的生命真不像你会做的事啊,法华津。

    在你对很多事情模糊的时候也不能直接判定你为凶手,站在那儿好好听着吧。

    第一案发现场从那个血迹来看,应该就是秘传之间吧?

    【大量血迹】

    差点打成桃林1
    评论(0) 收藏(0)
  • 话题1陈述1

    话题1陈述1

    肾亏的海蛞蝓
    2018/03/27
    +展开

    【倒下的痕迹1】

    据现场人形的痕迹来看,既有法華津纱夜倒在血泊中的痕迹,又有被搬动过的迹象,多半她在当时就已经毙命了吧。 

    评论(1) 收藏(0)
    • 肾亏的海蛞蝓:

      【倒下的痕迹1】用照片对比的话可以发现这一处倒下的血迹与纱夜衣物上沾的血迹吻合,且从边缘处血迹来看有倒下后被搬动的痕迹。(出处:绯乃华岁儿 陈述9)  

      2018/03/27 10:26:11 回复
  • 杂音3

    杂音3

    アカノガ サイコ
    2018/03/27
    +展开

    TO IO

    妹妹的事请节哀……

    但是,请不要说那样的话,为了法华津考虑伊御先生也应当活下去。伊御先生再怎么坚持自己是凶手,在先前的第一发现者论未被推翻前,我也不会将其承认为犯人的。

    毕竟是无罪推定。

    也请您不要放弃。

    总之安慰一下
    评论(0) 收藏(0)
  • 议论开始

    议论开始

    真田零鸦
    2018/03/27
    +展开

    关于两人遇害的地点已经有了诸多假设呢。

      

    现在干脆就从这一点入手进行集中讨论吧。

      

    【开启话题1:两位死者真正的死亡地点】

    评论(0) 收藏(0)
  • 陈述3

    陈述3

    肾亏的海蛞蝓
    2018/03/27
    +展开

    to蓝堂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悠木南看到法華津纱夜尸体,并擦掉脚上血迹离开的可能性很高。

    不过呢,那份死者档案显示悠木南的伤口是脖子的穿刺伤,我想就常识而言的话,没有谁被刺穿了脖子还能这么行动自如吧~

    所以悠木南当时真的是在那里被法華津伊御“杀死”了吗? 

    评论(0) 收藏(0)
  • 杂音1

    杂音1

    真田零鸦
    2018/03/27
    +展开

    (to 伊御 陈述5)

      

    看来你对“自己杀死了悠木南”这件事深信不疑呢。

    评论(0) 收藏(0)
  • 陈述1

    陈述1

    蓝堂 煜(ユウ)
    2018/03/27
    +展开

     幸美君你说悠木君的尸体斗篷和鞋底都有擦拭的痕迹?那纱夜的尸体悠木也应该看到了但是最后悠木却出现在草坪的解释……既然法华津也说了没有搬动悠木,难道悠木是自己走到草坪那里,还是...

    (如果悠木看到了纱夜的尸体那说不定纱夜的那个尸体广播就可以说通了…但要是悠木是杀害纱夜的凶手那就还需要推理了...先把想到的说出来看看吧...)

    评论(0) 收藏(1)
  • 陈述5

    陈述5

    法華津 伊御
    2018/03/27
    +展开

    隔空TO耶耶 

     

    我坦白我所犯下的罪行,是因为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为之停留的意义了。至于你提出的第二个问题…… 

    我现在还没想明白。 

    等我想明白之后自然会说明——虽然我觉得以诸位的聪明才智,应该不需要等我的自白才是。 

    在那之前,作案的过程本身我打算先按下不表。凶手死前一点点观赏各位表演的乐趣,不应该不被允许吧? 

    不过,如果诸位的推理因此而走上了什么致命的歧途,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的。这点还请放心好了。 

     

    (看了佐崎又看了眼沉思的岁儿) 

     

    ——哦?(长音)那就算是这样吧。 

    不过,我没有做过将悠木南的尸体搬出秘传之间这种事情。 

     

     

     

     

    不敢搞事 长弧一个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