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场

弹丸论破ELF二期学级裁判专用E-group 

  • 2538 投稿数
  • 32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19 关注人数
  • 同意3

    同意3

    日隈 雪斗
    2018/09/06
    +展开

    to明石【反论1】 

    的确,似乎一直忽略了凶手原本的目的是为了将葬仪式君的死亡伪装成“自杀”这一点…… 

       

    意识到这点的话,似乎凶手为模仿犯的可能性就变大了。 

    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上杉君被藏在了柜子中而不是直接陈尸在外。假设我们没有发现被藏起来的上杉君的话,葬仪式君的那个现场就与“自杀”的场景非常接近了吧。 

    而在发现上杉君后,才会因为相似的死法被引入白蔷的处刑人的传闻中造成混乱。 

       

    真正的白蔷处刑人的话,应该没有必要将上杉君放到柜子里。 

       

         

        

  • 同意2

    同意2

    荒啮 绝牙
    2018/09/06
    +展开

    to.鹅鹅,明侦探  

    就如二人所说,凶手的行动以及现场的布置作为处刑人来说不可理解,不需要的成分过多,无法解释的地方太多。  

    无法想象是一个老练的杀手会做的事情,过于劣质了。  

        

    ……嘛说实在,真的处刑人也好,模仿犯也好,哪个都无所谓啦,反正都是杀人犯,找到那个杀人犯才是我们的目的。  

     

  • 【同意2】

    【同意2】

    圣堂 麦泽尔
    2018/09/06
    +展开

    to灰鹅&社长&名侦探

    ……很有道理,被说服了。

    现在想想和乌那边的尸体布置也有些蹊跷:和乌遇害后,被凶手放进柜子里了。如果是专业的杀手,为什么还要藏匿尸体?他都已经成为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被记入秘闻录了,感觉不像个每次杀完人都要把尸体藏到哪里的人呢……而且藏匿的行为也和他每次杀人后留下白蔷标志物这种张扬行为相矛盾了。

    另外……既然他还在我们之中,看来是个一直有能力逃避警方追捕的精明人物。我想他应该不会犯下在柜门上和手机上留下血手印这种低级错误吧?

    嘛,如果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检验指纹才故意这样做就另当别论了……

    【和乌的死亡CG】

      

      

    模仿犯论 倒戈
    评论(0) 收藏(1)
  • 【反论1】

    【反论1】

    明石 侑
    2018/09/06
    +展开

    ……………………………………………………  

    唉……  

         

    TO 蝶野【论破3】  

    至始至终我们都无法确认秘闻录第二卷是否消失,这本书只是单纯的不在葬仪式君身边而已。  

         

    ……  

    大家是不是忘了一件事,上杉君的出现对于凶手而言是个意外。  

    按照现场的情况看,凶手一开始的目的应该是伪装葬仪式君在鬼屋注射了安眠剂后用刀自杀的景象吧?于是才特意把注射器留在了棺材里。  

    【言弹:注射器】  

    因此,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凶手和葬仪式君一起进入鬼屋,不过凶手使用了夏川君的手机,随后凶手用翻阅药物使用指南多次学习到的内容给葬仪式君注射了安眠剂,葬仪式君也失去了意识。  

    【言弹:药物使用指南】  

    而就在那时,意外发生了。前来寻找自己早晨遗失的黄色颜料瓶的上杉君利用Master Key进入了鬼屋。被上杉君撞见了谋杀现场的凶手情急之下用本来应该拿去杀死葬仪式君的瑞士军刀划破了上杉君的颈动脉,上杉君的血也因此溅到了倒在一旁的葬仪式君身上。  

    【垃圾名单】  

    【言弹:黄色颜料瓶】  

    再接着就是大家之前已经推理出的处理尸体的过程了。  

         

    那么也就是说,凶手一开始的目的是“伪装自杀”。如果他是白蔷的处刑人,为何要大费周章使用药物伪装葬仪式君自杀?  

         

    我猜,凶手或许是在杀死上杉君之后,配合棺材里的白玫瑰,想到了自己知道的关于白蔷的处刑人的传闻,于是才布置了上杉君的现场,并留下两位死者手机里的留言。  

    也就是说,如果凶手是模拟犯,他一开始其实并不打算模拟白蔷的处刑人,之所以模仿大概是情急之下的灵机一动吧。  

         

         

         

         

         

    ……这样就可以了吧…………………………快点结束吧……(小声)  

         

         

         

      

     

  • 【论破2】-下

    【论破2】-下

    灰鹅
    2018/09/06
    +展开

    以及之前翼很在意的,凶手为何一定要使用这个“白蔷薇的处刑人”来嫁祸,我之前也稍稍提过了,毕竟这个事至少真实存在,不可避免的会流传出去。 

    葬仪式获得了这个特典,作为书籍,无论他是否知道,也有可能和别人无意中讨论分享吧? 

    更何况间宫的才能,本来就有极大可能知道这个疑案,一旦他发觉了,知情度就不成问题了。即使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这种恶趣味的作案手法也是很难指认的,既然他可以自由出入,为什么不多做一点障眼法来混淆视听呢?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 

    这就是我的看法。 

     

     

  • 【论破1】-上

    【论破1】-上

    灰鹅
    2018/09/06
    +展开

    …………是吗,既然你这么说了。(小声)   

        

    那么我就,总结一下吧。   

    ……精力有限,如果说我听漏了什么也还请替我补充。   

    首先不论《秘闻录第二卷》到底是否记载了杀手的事迹,以及秘闻录是否分别对应我们中的所有人——毕竟我也只对应上了其中一个人呢,杀手是否真的存在我就不作讨论了。   

        

    首先是事前准备。   

    【言弹 瑞士军刀】   

    【言弹 空药瓶】   

    【言弹 药物使用指导】   

    首先,如果确实是职业杀手,本身也对美学有如此追求,用瑞士军刀作为武器好像有点不符印象呢?既然是职业的,带上更喜爱的趁手工具不是更有风格么?当然,如果说是这武器对他有什么特别意义那也是有可能的。不过毕竟我觉得这是模拟犯的所作为呢。   

    其次就是药物的使用。虽然如之前各位提到的,可能本也可以作为常用手段,也可能是诸如感性或者处于人情。后者的话这一点也可以跳过,不过如果是前者,这本该就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操作,何必反复阅读使用指导甚至还把书页翻皱?那个程度的话,估计反复阅读很多次了吧?   

        

    关于作案过程、行动路线,大家之前也讨论出比较符合逻辑的结果了。   

    【言弹 上杉和乌的死亡档案】不过上杉身上的淤青也是一点。鬼屋据之前各位所说很黑暗吧?能这么精准的注射药液,事后也做了布置,至少证明凶手感官比较敏锐。既然上杉的出现是一个意外,她也就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行动了,真正的杀手想必也能注意到,那么为何不直接杀死而留下了撞击伤?   

        

    最后就是那个意味深刻的留言了吧。   

    【言弹 上杉和乌的手机】   

    【言弹 葬仪式准的手机】   

    “正解是哪一边?”   

    我一开始的理解,以为是对匿名版的回复。不过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呢,这样的说法仿佛预兆了我们会在模拟犯还是杀手本人之间争论呢?   

        

     

    模拟犯论
    评论(0) 收藏(3)
  • 【論破4】

    【論破4】

    皇 現斗
    2018/09/06
    +展开

    哼–––基本上我的想法都說過了,我認為凶手不是模仿犯的原因有好幾個,但最主要的原因之一為,如果凶手是「白薔的處刑人」的話,那他的行動中就有好幾個不像他的行為了。

    根據小警犬所說,【白蔷的处刑人】是一位殺人只要一刀的強力的殺人犯。

     

    【白蔷的处刑人】

     

    可是現在根據兩者的屍體都出現了和描寫不相同的傷痕,比如說是事先就準備打算殺害的葬仪式上出現了使用了藥物的痕跡,還有上杉身上出現的傷痕都不像【殺人只要一刀】呢––。

    看上去药物使用指导還被翻過很多次,應該是因為凶手對藥物不熟悉吧!

     

    【药物使用指导】

     

    至於上杉那邊....就因為急救手册沒有被占過,為什麼大家都覺得凶手去幫上杉的包扎方式是正確的呢?現場確實是大量出血,上杉也的確是失血過多而死亡了,所以這不足夠證實凶手對這回事熟悉呢!因為上杉山出現是凶手沒想到的事情啊!

     

    同時和記述上不同的還有,記述上【白蔷的处刑人】是殺完人之後會留下一朵白玫瑰,但是葬仪式身下留下的可以一堆被壓破的白玫瑰,這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凶手不理解【白蔷的处刑人】呢?

    如果凶手是害怕自己的真身被發現而殺害知情的葬仪式的話,那為什麼他還要拿走秘闻录之後留下白玫瑰和手機的信息,而令大家開始思考背後真正的信息的呢?

    【葬仪式准的手机】

    【上杉和乌的手机】

     

    【处刑人】又是從那裡得知葬仪式手中的秘闻录是和他有關,而想要殺害他口呢?

     

    【秘闻录第二卷】

     

    再說為什麼大家就都覺得秘闻录第二卷是記述和【白蔷的处刑人】有關的呢!

     

    這些就是我主要覺得可疑的地方呢––––!

    同時因為不知道内容的秘闻录第二卷,只要凶手把他拿走就不知道裡面真正的内容是什麼了,就算裡面記載的不是【白蔷的处刑人】也沒有關係。

    同時凶手應該是知道【白蔷的处刑人】真身的人,所以才會選擇利用這一個身份,沒有人發現也不要緊,就算有人發現了也可以把鍋推到【白蔷的处刑人】身上呢!

     

     

     

  • 【论破3-2】

    【论破3-2】

    蝶野翼
    2018/09/06
    +展开

    还有就是我们一直在争论不定的点了,我认为模仿犯如果不让大家知道模仿的角色就没有意义,虽然小现斗和小雾雨好像认为最早提出来的人和坚持处刑人杀人的人有嫌疑,但小麦的证言能暂时洗清他的清白【将军前面的陈述几】,所以,在【秘闻录第二卷】的内容不明的情况下,我还是坚持认为这个并不是很多人知道的事迹,模仿起来并没有什么用

      

    最后我们来分析一下模仿犯论的好处,如果不是本人的话,确实可以让我们像现在一样混乱、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甚至可以引导大家怀疑真正存在的处刑人。但第一,模仿犯不一定知道处刑人真正存在,极可能只是看了秘闻录,一个头衔只能造成混乱,并不能完成栽赃。第二,只要大家不知道处刑人的事迹,现场就只是一个不知为何执着于玫瑰花的品味超差神经质的矫情撒花而已了,完全没有模仿的意义了呢。

      

      

      

      

      

    • 蝶野翼:

      补充:证明他的清白——指的是小警察,因为某个原因现在我不想叫他名字所以就这么代替了等我补完日常(

      2018/09/06 14:37:05 回复
  • 【论破3-1】

    【论破3-1】

    蝶野翼
    2018/09/06
    +展开

    既然都争论不出结果,那我把观点重新梳理一遍好了!  

        

    【白蔷的处刑人】的话题是最初被拥有警察实习生资格的……同学提起的,因为他的身份最为可靠,有一定的说服力,加上【秘闻录第二卷】的消失,这个角色是否存在于我们之间被提上议程,目前看来可能性极大,但是否是他亲自杀的人呢?  

        

    首先,【白蔷的处刑人】的特点是,存在于里世界、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杀人一刀毙命、会在现场留下白蔷薇,但并没有哪里说明这一刀毙命代表着这是他唯一的杀人动作吧?只要达到了“一刀毙命”的这个结果,其实都可以算作是符合特征?  

        

    应该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无论是小准,还是小和乌,虽然死相不同,但造成致命原因的都只有一刀【言弹:死者档案】,尤其是小准没有任何反抗痕迹,即便是注射了安眠药,也不可能面对拿出注射器的人毫无挣扎吧,从小准这几天的行动痕迹来看,他……并不像是要寻死的人【提取言弹:葬仪式准的活动轨迹】因此,凶手应该是干脆利落、决意极强、能够快速达到目的的专业人士才对,安眠药为什么不能是达成一刀毙命的手段之一呢?实际上小准的现场确实布置得非常……艺术,而且误闯的小和乌,也是被颈动脉上一刀毙命的,这不像是一个外行在遇到计划外意外的情况下做出的反应吧?  

        

    而且,医务室的急救手册并没有被翻看的痕迹,凶手为什么这么明白止血的方法呢?【言弹:急救手册】  

        

    况且,一般人杀人的时候多少都会有心理上的压力和动荡,可凶手在用军刀杀害了意外出现的小和乌之后还有余韵将军刀上的血迹擦干净再杀死小准,我认为是处刑人才能做到的事情【言弹:瑞士军刀】  

        

     

      

     

      

      

  • 反论7

    反论7

    荒啮 绝牙
    2018/09/06
    +展开

    to.天真,tbs

    你们找不到解释真凶是处刑人情况下他行为的逻辑和证据,但如果是模仿犯的话却可以得到解释。

    因为是模仿犯,没有“一刀杀人”的技术和能力,所以需要药物的辅助,如果使用药物是为了减轻痛苦的话那直接找更致命点的药或者多注入一些就好了。

    但凶手选择药物作为辅助而为了完成“一刀杀人”的假象,那个药物的效果是十秒内使人昏迷,其实注射到哪里都是可以,要达到这个效果可不一定必须注射到颈动脉。

    而且一定要为了减轻对方痛苦而使用药物后再杀人的话那直接不用放上白玫瑰,既不符合自己的身份和杀人原则的话也不必彰显人是自己杀了的吧。

    当自己是个普通的杀人犯不就好了。

    和乌酱的伤口不是巧合?上一次不还有被推到沙发上就被钢筋刺死的人吗?

      

    言弹:【空药瓶】,【药物使用指导】,【白蔷的处刑人】

      

    to.知晃,八木

    你们真的能确保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冷静的,客观的,不带任何偏见的和一个也许没在这里杀过人,但却毫无疑问在过去杀了很多人的杀人犯对话吗?

    而且你们都是赞成凶手是处刑人本人这一观点的人吧,这样的话处刑人本人怎么可能跳出来心平气和的和你们说话。

    对我们判断案件的凶手而言,凶手到底是模仿犯还是真的处刑人其实并没有多大区别,但对于处刑人本人来说这可能是关乎到自己接下来安危的事情。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