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华团中国分团
铁华团中国分团

铁华团中国分团

华宣x沈灿的相关作品堆放     

paro很杂,正片一个没有,性癖大集合    

   

  

 

  • 25 投稿数
  • 2 参与人数
  • 2 角色数
  • 2 关注人数

约的稿

魔女与狼

1991

  • 黄昏

    酒吧和车站部分见

    http://elfartworld.com/works/8443123/

    http://elfartworld.com/works/8443124/

    --------------------------------------------------------

    公交车站弥漫着一股汽油味,可沈灿觉得,应该还有别的味道才对。 

     

    那天她送华宣,她的女朋友,从市郊的住处去到另一个市郊——L大附近的一栋小房子,兜里没钱了,只能华宣一人回去,她第二天再去那儿。 

     

    沈灿今年十七,论年岁比华宣小上三岁有余,她本来在苏联读高中,结果学没上完学校就不干了,从苏联回来后学籍的事家里在办,少说也要休一年学,就一个人从黑龙江跑到南边。 

     

    说来也巧,华宣虽然是大学生,和沈灿却是在一个地下酒吧碰见的,这事她的同学全都不知道,就在一个普通的晚上吧台边上多了个小个男的,喝了没几杯就窜到台上,抱着话筒唱《喀秋莎》,那俄语还挺有味儿,正赶上苏联解体,酒吧里一干小青年对社会主义迷茫得不行的心情一下就起来了(虽然没几个读过资本论,但是谁在乎呢),勾肩搭背跟着一块唱,华宣弹的贝斯好好地突然来这么一人,加上贝斯在乐队里就不是那么受重视,受气氛影响当了半天伴奏,从《喀秋莎》弹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男的越唱越来劲,自己掏出手风琴,自拉自唱上了,渐渐地台底下也听不出拉的什么曲子,只剩华宣还硬着头皮跟弹。散场后华宣一把揪住他,想算算砸自己场子的账,结果他嗷呜一声:“我没学上了。”就往华宣怀里扑,华宣这才看清楚,她手里拎的是个女孩,可这头发也剃太短了!现在男生之间流行“郭富城头”,她的比那个还要短一截呢。 

     

    后面发生了什么暂且忽略不计,只不过沈灿一睁眼发现自己在不认识的人床上,以及之后她因为何种原因与房间的主人同居,都是后话了。总之自那以后,L大化学系高材生华宣身边,多了一个挨她两头多的小“男朋友”——同学总是认错,华宣也懒得解释。 

     

    她们多数时间都在华宣租的小屋里过夜,白天华宣有课的时候,沈灿会看心情去蹭,她根本听不懂教授讲的什么,只有英文和俄文的书勉强能看懂一点。等华宣没课了,沈灿就拉着她去自己原本住的地方,那有一台黑白小电视,还装了天线,两人玩累了就靠在一起,看电视播的《鼹鼠的故事》,沈灿总学小鼹鼠叫唤,屋里有一半的怪声都是她发出来的。 

     

    但玩耍时间不长,她们就又要坐一两小时的公共汽车,从郊区回L大,本来是这样的。沈灿觉得华宣一个人过夜说不定会想自己,第二天早早便去了,带了些自己做的吃食,可到了门口,华宣却给她一个闭门羹,沈灿问她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呢? 

     

    “昨天,你都没目送我坐的车开走,我都看见了,你在那站了一会就回去了!”华宣的声音从铁门里头砸到沈灿脸上,听着像裹在马口铁罐头里一样。 

味战后日谈

2020——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