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之夜☆马戏团 间奏

月圆之夜☆马戏团 间奏

月圆之夜☆马戏团

一期到二期的间奏

  • 5 投稿数
  • 14 参与人数
  • 4 角色数
  • 9 关注人数
  • 【欢迎来到马戏团!】

    【欢迎来到马戏团!】

    绯翼/C.rayon
    2017/06/20
    +展开

    【扣生快!!

    想不到什么想说的...只有好像没填完坑的揪心【???

    有时间也想补完一下马戏团的故事!

    两年多过去了再画别有风味啊www】

    相关角色

    当年的坑 好像没填上
    评论(1) 收藏(1)
    • 胶着纽扣:

      呜呜感谢!!!她们真好/////这个组又有更新了迷之感动wwwww

      2017/06/20 00:41:47 回复
  •  ❤

    胶着纽扣
    2016/10/01
    +展开

    给绯翼的生贺!本来想在当天画完的结果摸鱼摸得时差的29号都没赶上orzzz(  

    想了想还是投在了马戏团的小组,虽然大概没什么人了还是晒晒!(ntm)  

    这对都快两年了…一起参企也快两年了,开心!!! 

     【悲しい事はきっとこの先にも一杯あるわ】

    【My darling stay gold 傷つくことも大事だから】

    又循环起了stay gold(()

    相关角色

    • saky:

      诶呀羊小姐和小仓鼠还是辣么萌呢!超可爱也超闪呢【带墨镜】不知不觉2年了!【褥了褥羊小姐掉下来的毛【x

      2016/10/01 06:43:18 回复
    • 饼:

      太可爱了这对……甜齁了……

       ∧ ∧

      (゜∀゜*) 

      ⊂   つ≡=-

       と,, )~≡=-

         ヽ)≡=-

      2016/10/01 11:52:59 回复
    • 绯翼/C.rayon:

      可爱到说不出话...谢谢扣呜呜呜呜呜!!

      2016/10/01 14:24:44 回复
    • 胶着纽扣:回复 saky

      谢谢!!是啊时间过得好快,现在看蛇的立绘都认不出是谁了(靠

      2016/10/01 19:15:25 回复
    • 胶着纽扣:

      hhh饼的表情好厉害!感觉可以在e站评论用颜文字交流(xx

      2016/10/01 19:25:23 回复
    • 胶着纽扣:回复 绯翼/C.rayon

      自己画着也被甜到o<<这对真好……!!(安详)

      2016/10/01 19:27:19 回复
    • X君:

      其实吧,变成仓鼠以后,苹果就变大了呀……

      2016/11/12 22:18:54 回复
    • 胶着纽扣:回复 X君

      吃起来更费力了吗hhh

      2016/11/13 08:26:30 回复
  • 【cry】

    【cry】

    绯翼/C.rayon
    2015/04/24
    +展开

    【“一直以来真是太感谢了”她这么想着,因为自己次数太多的哭泣而感到不好意思起来。】

    相关角色

  • 马戏团四月活动

    X君
    2015/04/06
    +展开

    已故的人 

    最思念的人 

    正在想念的人 

    …… 

     

    马戏团里传来了闹鬼的传闻?! 

    在某天早上,一位团员离开帐篷后,在清早的雾气里见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 

    那是谁的身影?在这个东方的清明节与西方的复活节重叠的日子里—— 

     

    听说了传闻的你好奇地在清早走进了雾中。 

    在那里,你看到的并非马戏团的成员。 

     

    而是一个你最为怀念的人。 

    评论(0) 收藏(0)
  • 补上的主线

    挂科补考
    2015/03/21
    +展开

    EL第五周主线

    差点被踢残的经济狗

    差点踢残经济狗的EL

    初遇

    以及

    其他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分割线————————————————

    昏暗的灯光,有些劲爆的电子乐,以及充满廉价酒液气味的浑浊空气。

    这座城市的酒吧总是这样。

    坐在人迹罕至的角落的包厢中的男人如此想着。他有着欧洲人普遍的白色肌肤,有些异常的白色长发以及一双漂亮的海蓝色的眼眸。

    男人将长发在脑后梳成了一个马尾,有些长的刘海用两枚简单朴素的发夹别在了一边。

    他不喝酒,所以面前只摆了一杯柳橙汁,而且还没有加冰。

    男人是这家酒吧的常客,每天晚上他都会在这个位置坐上一会,点上一杯柳橙汁。

    仅此而已。

    Elthan其实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只不过抚养他长大的“爷爷”Loom希望他能克服自己对于他人的恐惧心而已。

    去你的恐惧心。

    Elthan喝着柳橙汁,抬起眼观察着舞池中的人。

    在这样的城市中总是不乏各式各样的人,尤其是在这样的廉价的酒吧里。你可以看见不同的男人和女人凑在一起跳着不明所以的舞蹈,这一刻的舞伴也许会是今晚的床伴,然后等到第二天日出的时候,前一夜还肌肤相亲的人就变成了陌生人。

    人类是……孤独并且肮脏自私,同时还是非常残酷的生物。

    为了满足自己的各种欲望,而肆无忌惮的伤害他人。

    “这位先生,请问你介意我坐在这边吗?”

    Elthan抬眼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穿的一丝不苟,蓝黑色的头发以及眼镜后面的枣红色眼眸,那种像是在向自己讨食的大型犬的眼神让Elthan背心一寒。

    Elthan最终没有做出任何拒绝。于是男人就坐在了他旁边不近也不远的位置上。

    有侍者前来询问男人想要喝的饮料,Elthan静静地注视着男人,想从他喜欢的饮料中看出一些什么。

    “老样子,玛格丽特,谢谢。”

    钟爱这款酒的话,也许是拥有一段不太顺利的恋情的男人。

    Elthan如此评价着,并不与男人搭话,只是静静的喝着杯子里面的柳橙汁,观察着群魔乱舞。

    “像你这样帅气的男子,为何会独自坐在这里呢?”

    啊原来是搭讪么。

    Elthan在心里啐了一口唾沫。

    遗憾的是,Elthan并不懂得明智的拒绝搭讪。“爷爷”并没有教他,甚至认为多被搭讪搭讪反而有利于Elthan克服他内心的那份莫名其妙的恐惧。

    啊啊啊……真是的……

    Elthan转头仔细看着那个来搭讪自己的男人。

    算了,像这样的男人……总比那个该死的糟糕大叔好吧……

    大型犬……吗……

    ——

    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呢?

    Elthan被男人压在廉价旅馆钟点房的床上,任由那个男人埋在自己的脖颈,亲吻舔舐。

    湿润温暖的触感,还有舌尖特有的一种滑腻,所有的一切都让Elthan仿佛回到了八岁那年的那一晚。

    ——那一晚,他的父亲侵犯了他。

    ——那一晚,是他这十多年来噩梦的开始。

    男人粗重的喘息在他耳边回响,宽大的手掌在他的胸膛腰腹抚摸,而他就只是静静地看着房间的天花板上的吊灯,静静地呼吸着。

    老实说Elthan并没有感觉到情欲,这或许是他心中的诟病所在,不过更深层的大概是他无法接受别人对他的碰触,也再也无法接受拥有情欲的自己。

    他闭上眼睛,任由那个男人在他身上为所欲为却始终没有感受到任何不同的或许以他年幼的经历有些不同的感受。

    厌恶。

    以及恐惧。

    在男人的手指触及到他的臀部的一瞬间Elthan抬起一脚对准男人的裆部直接把男人踹下了床。

    “卧槽——!!!!”

    Elthan没有理会男人的杀猪一般的哀嚎,躺在床上,拉过被子把自己裹好,“你走吧。”

    “莫名其妙……”

    男人嘟嘟囔囔的走了,只剩下Elthan在床上蜷缩着,颤抖着。

    啊,我果然还是做不到。

    他想着。

    ——

    “我回来了。”

    “啊~回来啦?”

    打开门,迎接自己的是一位用刘海遮住了眼眸的少年。

    “今天回来的真晚,是去找了个美女来了一炮,对吗?”Loom欢快地说着,挥舞着身上的汉服有些长的大柚子,“小Elthan终于长大了,爷爷真高兴。”

    “没有。”Elthan轻轻地回答他,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在他记忆中,抚养自己成人的是“爷爷”。

    Loom,这个少年从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是这样的少年摸样。虽然时不时他会变成一只暹罗猫,但Elthan并不认为Loom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猫。

    Loom有两条尾巴。

    ——

    “啊对了Elthan。”

    房间的门被打开。

    “明天会有一个老朋友来找我,你可以试试去他的马戏团里工作哦?”

    “知道了。”

    床上的那一团被子缩得更紧了。

    ——

    “你好,我是撒罗满。”

    “你好。”

    Elthan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黑发男人,“如果是在马戏团工作,我想我应该可以做杂耍师。”

    “那么,Miller先生之前做过哪些工作呢?”

    “街头艺人、酒保、调酒师,干的最长的是清洁工(cleaner)。”

    “那么,月圆之夜马戏团,欢迎您。”

    ——

    “听说了吗?今天有新人来哦。”

    “啊啊是啊……听说是被诅咒的人类啊……”

    “这次是什么动物呢?” 

    ——

    酒店的顶层,公共休息厅里,马戏团的成员们正聚在这里欢迎新人。

    这一次的新人来得很晚,因为团长说再加入马戏团之前新人要去完成他接手的最后一张“订单”。

    “说起来,上次你和那小哥怎么样了?”

    Erig一脸坏笑的问站在旁边的经纪人。

    Noah只是皱着眉看了他一眼,“别提了。”

    “怎么?不顺利吗?”

    不顺利?简直是不顺利到极点啊!!!

    不光被踢下床了还差点被踢成太监这种事能告诉这个碎嘴鹰吗?!!!

    “啊,不会是被踢下来了吧?”

    “闭嘴,SPP。”

    怎么可能承认啊这么丢脸的事!!!虽然有些事就是越描越黑。

    当然于他自身也是有很多疑问的,比如那个男人是谁,比如那个男人为什么做到一半就把自己踢下去,还有那个男人为什么自始至终好像都没兴趣却还是让自己做到一半。

    他妈的也只是一半而已!!

    反正都没办法再见面,烦恼这些似乎也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

    Noah觉得这些没有意义的烦恼再这么烦恼下去,他会掉毛从而变成秃子。

    秃毛的经济狗。

    哦放过他吧他的毛已经够短了。

    ——

    公共休息厅的门终于开了,留着长发的男人一面握着门把手,一面走进来。

    “我是新来的杂耍师,Elthan.Miller。请多指教。”

    ——

    ……卧槽……(By:某差点被踢残的经济狗)

    ——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比如类似于一只和一只狗相爱了然后他们又收养了另外一猫的三流小说一样的故事,还有类似于猫狗大战之类的日常。

    人类是……孤独并且肮脏自私,同时还是非常残酷的生物。

    但是现在看来,人类,有时也是非常可爱的。

    有一些类似于家,类似于家人的美好的东西让他没有办法去讨厌。

    ——

    缩在廉价旅馆标间有些肮脏的墙角里,手机在地板上震动个不停,但是Elthan根本就没想去接电话。

    Elthan觉得自己现在的烦恼就像他这一头长发一样一旦不去打理马上乱成想打理都打理不了的情况。

    他想理一理事情的头绪,比如一开始就只是不满Noah一天到晚在外面浪来浪去完全忘记了现在他家里还有个在等他的人,再比如和Noah旁敲侧击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结果某人(狗)依旧浪个不停,最后他终于受不了了和Noah大吵一架一边说着“离婚离婚!!”之类的话一边自行离团就连晚上的表演他都翘了。

    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他可以忍受Noah对他的忽视可以忍受Noah在外面浪来浪去,但是……

    但是尼玛不好好听我说话就算了一个月都没开过荤这他妈算个什么事儿!!!

    他Elthan•Miller讨厌和别人有身体上的接触这不代表他讨厌Noah的啊!!!

    尼玛都结婚了还让媳妇独守空房不是男的在外有外遇就是那媳妇没魅力。

    ——这种道理他都懂的。

    要给我来放置PLAY?!

    尼玛你看我不把你放置PLAY了才有鬼!!!

    虽说这样,其实还是在期待某只经济狗来找自己的。虽然,这个等待的时间实在是有点长,从上午到晚上。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手机终于不再响铃。

    Elthan觉得自己应该放弃了。

    窗外时不时传来猫头鹰咕咕的叫声和鹰类的长啸。

    其实他根本就没去思考为什么城市里会有这些动物。

    楼下传来了不同犬类的吠叫,他想无视那阵犬吠,这种旧城区里面野狗多的是,公狗为地盘或者为母狗打架的事件层出不穷,只不过很吵很烦而已。

    反正过一会儿就会消停了。

    那吠叫持续了一会儿果然就消停了,还能听到一些狗被打跑时发出的呜咽。但没过一会儿却又有另一阵犬吠传来,绵长有力就像在呼唤着什么人。

    ……不会吧。

    他起身从窗户看下去,只见一只健壮的杜宾犬在下面的小巷子里冲着他叫个不停。

    ……卧槽经济狗你……

    他突然好想笑,等意识回来的时候却发现眼眶湿润着。

    妈蛋。

    最后还是来找他了,不是吗?

    相关角色

    评论(0)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