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都大正浪漫谭

妖都大正浪漫谭

妖都大正浪漫谭小组。      

参与过“妖都大正浪漫谭”一期二期本篇的玩家,可以在此进行剧情的补完/后日谈等创作。  

红毯:http://elfartworld.com/works/61972/     

      

      

     

    

   

  

 

  • 127 投稿数
  • 96 参与人数
  • 100 角色数
  • 85 关注人数
  • 【大正2】游戏再录&立绘整合

    【大正2】游戏再录&立绘整合

    2017/09/04
    +展开

    由于原地址全部失效所以录了实况作为备份。 

    内有截图预览与立绘整合。 

    避免修改时打搅到响应,这边就先不做关联,总之感谢关注XD! 

    ◆◇◆◇◆◇◆◇◆◇◆◇◆◇◆◇◆◇◆◇◆◇◆◇ 

    【实况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3481453/ 

    ◆◇◆◇◆◇◆◇◆◇◆◇◆◇◆◇◆◇◆◇◆◇◆◇ 

    【剧情简介与关联角色】 

    P1: 

    接作品http://elfartworld.com/works/107837/, 

    从刹那家回来后,在零式与茨木的对话;在店里听秋叶讲关于“人鱼”的故事。 

    关联角色- 

    茨木十色(CID:35685) 

    秋叶苍海(CID:26892) 

       

    P2: 

    独自一人在山下练习控制妖力时, 

    被之前遇见的“鬼”带到山上参加秘境酒会的故事。 

    关联角色- 

    阿叶(CID:35811) 

       

    P3: 

    在秘境酒会遇到了麻烦的事时被卯月与早幸相救,并再次遇见了刹那。 

    与刹那的日常相处的故事。 

    关联角色- 

    卯月(CID:36012) 

    早幸(CID:35821) 

    刹那(CID:35988) 

    ◆◇◆◇◆◇◆◇◆◇◆◇◆◇◆◇◆◇◆◇◆◇◆◇ 

     

    相关角色

    评论(2) 收藏(6)
  • LOG

    LOG

    3055
    2017/09/03
    +展开

    打算把这个时间线彻底了结一下就先把去年以来的摸鱼打个包,有些以前单独发过。基本都是花式大头。 

    猛然发现漏传了好几张orz 

    犹豫了很久这个流水账是否有花费更多时间去补完的价值,最后大概是输给了强迫症吧。    

       

      

     

    相关角色

    评论(28) 收藏(84)
  • 蛸壶やはかなき梦

    黑月的咏者
    2017/07/22
    +展开

    1、

    客人,您叫我?

    是佣人哪里招待不周?还是三餐不合口味?乡下地方,还请您多多包涵。

    您说院落里那棵枯树?是,是,被雷劈过,焦黑焦黑的,样子不好看。家里的小孩怕到夜里都不敢起来,从厢房前面的走廊里过。

    我也动过念头把它砍了,又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毕竟,那儿发生过不得了的事情哩。

    忘记是哪一年,约莫是停战后不久吧,您下榻的这间旅舍还没有“八轩”这么气派的名字,只是东家几亩薄田里的小屋,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和屋顶上生了茅草的邻舍相比,多少算是铺了屋瓦,远远看去,像是武士的头盔一般。

    那时候村里可不像如今,路没修好,民居里都没通上电,去邻镇的车站要走上半天。村子的范围还没这么大,也没有现在这样密密麻麻的巷弄,最远处只到外面小山坡上,那座漆成朱红色的鸟居为止。鸟居孤零零地立在坡顶,年深日久,柱子上的朱漆都变暗了,周围零零星星的房子像快干涸的小溪流似的,从丘顶上流下来,一直流到田地中间。

    那棵树也还年轻茁壮,无需修剪,就紧挨着院墙直直地向上生长,铺开的枝叶荫蔽着大半个院落。

    短短几年,已经一点儿也看不到昔日的光景了。

    就像打仗似的,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知道多少个家庭、多少人的性命,倏忽一下就被风吹散了。然后仿佛一夜之间,废墟上又起了新建筑,人像是从地缝里钻出来似的,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

    唉,扯远了。我是想说,在“国联”的运动会还没召开,邻镇的地标也没有建起来的年代,我们这儿不过是鲜有人经过的、寒酸的小村罢了。

    战后那几年,陆陆续续有人搬进来,我想,除了沿海被轰炸的港口逃难的难民,有不少是“他们”吧。

    不瞒您说,“他们”真的存在过——为数众多,在人群里生活,和人吃同样的食物,喝同样的水,说着同样的语言,无非是外表与我们不同。

    国家迎进头发、眼珠、皮肤、身材容貌和我们迥然相异的西洋人,却不允许我们的血肉至亲在自己家里生活,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

    2、

    记得那一年秋天,有对外乡来的夫妇找到东家,要租下院子角落的屋子。

    男人总是披着深色的,有淡淡细条纹的和服,脸孔白白的,眼睛还很亮,看姿态外表,年纪还轻,可寡默的模样,像是经历了不少事情似的。偶尔开口,语气是稳重和气,然而一个字也不肯多说。

    夫人么,说是身体抱恙,不怎么出门,也很少和邻里打交道,可印象中却没有衰弱的病容,爽朗大方的仪态倒像武家女儿,不,更像如今穿着露肩洋装在堤坝上散步的,乘船渡海过来的女子——除了右眼周围有片烫伤一样的痕迹,怎么看都是这一带都没见过的,带着异乡姿容的美人。

    东家说那当家的原本住在帝都附近,是个生意人,战乱中遭逢事故,铺面毁了大半,太太脸上的伤也是那时受的。之后,他们托人寻了这个住处,只想安静度日。

    话是这么说,看他们的衣着和带来的行李,以及屋里的陈设,以前过的生活就算称不上奢侈,也绝不算拮据,之所以会选这么偏僻的地方住下,一定和大部分漂泊至此、竭尽全力在这土地里讨着生活的人们一样,藏着什么隐衷。因着邻里久而久之形成的习惯,大家也自觉地不多过问。

    对,这排屋子尽头,原先有道矮墙,后面就是那间小屋。地方虽不大,可有两间卧室、一间客厅、还有间六铺席的小茶室,架上两片竹篱,就能围出个小院子来。

    那儿原有一片青砖围成的花坛,可是无人打理,早被杂草淹没了,只有板窗下面的菊花和胡枝子还胡乱长着。自从住了人,没过几天就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板窗和栅栏修理过,重新上了漆,杂草都没了,花坛里培了土,土里钻出来的,半死不活的灌木枝桠,没想到是牡丹的根,给嫁上了不知从哪里带来的枝,用稻草细细包上。

    不等开春,那儿俨然已是个像模像样的住居,一天之中的不同时辰,阳光从树枝上洒下来,院落里的风景都有所不同。

    从那棵大树倒塌,砸坏了墙壁和屋顶之后,东家就叫人把那间屋拆了。

    可惜?是啊,可惜……

    唉,怎么说呢……

    东家有时差我送些东西,每月也要拜托那先生写一两封信,虽然我和他们不过萍水相逢,也就是路上碰面能打个招呼,偶尔能够聊聊附近市镇的见闻,和自家儿女的事情,可比起其他人,我该算是和这两位相熟了。

    就算那间小屋还在,我也想不出别人住在那儿会是什么样子,这么说可能不像话,可我觉得有些时候,风景是因为人而成为风景,若是人不在了,这处风景还不如以前村里那些物事一样,干脆一同消失掉算了。 

    3、

    啊,是,是,说到写信,是因为那位先生,干的是代书这一行。

    旧院墙还在的时候,从这里只能窥见矮墙后面那间房的屋顶,院中也只有极窄的一条小路,通到门外的巷子里。朝巷子开的门宽不过五、六尺,玻璃上贴着张纸,写着“代书”二字,一侧挂着块旧木牌,写着主人的姓名。居停围墙上伸过去的藤蔓上垂下厚厚的藤花,把玻璃门和木牌都遮住,可露出来的部分,就算是我这只认得东家账簿上数字的人,都知道那是气派大方,十分体面的笔迹。

    名字吗,请恕我在此略过不提,也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而且,看那二人饱经世情风雨的样子,用的多半是假名哩。

    那时乡里有事找他的人,也只用“代书先生”这个称呼就足够了。

    我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大半辈子都没出过远门,像一开始说的,左邻右舍中也有不少人不能像常人一样,到大城市或是什么别的地方谋生。他们大多是上一辈为了延长寿命生下来,之后又唯恐避之不及地,被丢弃掉的孤儿。

    不知是传出去什么样的消息,之后陆陆续续来的,也多半是生了病,出现了“那种”迹象,家境不怎么好,也没地方可去的年轻人。

    不怕您见笑,那时候,我们这里,识文断字的人都没几个哩。

    刚刚停战那几年,人人都提心吊胆,和外面的交流一度中断。村公所唯一的一部电话被切断,连去邮局捎封信都不敢,村人甚至把道路堵上,对外面说是山路塌方。后来慢慢地,大家才敢和以前的亲人朋友联系。

    就这样,托代书先生写封家信,汇笔款子,或是揣着零钱,买了从来没用过的,印着西洋画的明信片,来敲那扇小门的访客,也逐渐增加了。

    起初,大家还半信半疑,毕竟是家里的私事,要亲口讲出来,让别人写成文字读给自己,不合意的地方还要修修改改,若不是信得过的人,着实让人放心不下。

    要是这里聚集着“那样的人”的消息传到首都,那就不得了了。

    可后来我听说,不管来访的客人说了什么样的事,那先生总是不动声色,用墨水在纸上细细写下清楚工整,像画儿似的小字。就算比比划划、连话都说不清的顾客,他也只是沉吟一会儿,马上就接着写,然后很耐心地一字一句复述给对方听。

    有时一封信没写完,客人要休息一会儿,试着和先生谈谈天,他就静静垂着目光听着,偶尔点头笑笑。看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会把别人的事到处乱说的人。

    倒是端上茶点的夫人,有时会搭上一两句话,可也就像一字一句都没听到客人口述的内容一样,从来不过问信里的事,爽快坦诚又有分寸的样子,活像男子似的。

    当初村里的老人总在议论,这对夫妇想必是大城市里来的,定然受不了村里的清贫闭塞,只是临时落脚,过不了几天就该搬走。没想到后来那间小屋成了代书铺子,更没想到他们就此定居下来,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乡一样。

    就算只有邻里的情分,我还是能看出来,夫妇二人感情很好,对这地方的生活,也是很满足的。

    现在想来,那许是快要燃尽反而大盛的生之灯火,掩盖了弥漫在周围的死气吧!

    4、

    后来……您要接着听吗?

    我虚长了这些岁数,到如今也不怎么会说话,要说清这件事情,不得不说说我自己的家事,要平白耽误您的时间。

    ……就当做是一个老人的胡言乱语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像是物语里进山避祸的村人,面对惊心动魄、天地变色的大灾,只能躲起来瑟瑟发抖,等到周围平静下来,慢慢得知了外面的境况,却发现斗转星移,连时代都改变了。

    那时我最担心的,要数离家在外的儿子。因为他也并非常人,母亲生下他不久就消失了。

    为什么现在才说?

    ……哦,我想,您是已经有所察觉了。

    那是因为,和“他们”来往,对年轻时的我来说,恍若一场梦,高洁美丽、色彩斑斓,怎么也没法想象。那是愚钝又平平无奇的我,所能经历、所能描述的。

    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那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日子。

    可是梦境结束,留下的都是又辛苦、又琐碎、不是我们这样寻常的人,就忍受不了的事。

    ……那就能够说,从一开始我们的所作所为就是错的吗?

    明明自己播了种,却不愿承担耕种的辛苦,只一味把造成不安的幼苗一并铲除,这才不合道理啊。

    我也没什么资格说就是了,儿子不到成年就离家出走,想必也是打心眼儿里无法接受我,憎恨着生下他的父母吧。一想到他在外面可能会经历的种种辛苦,也不是不能明白。

    突然有一天,从远方有信寄来了。

    一开始是简单的问候,慢慢地信件越来越厚,讲他离家后是如何辗转了几个城市,怎样寻了各种各样的活计挣扎过活,如何差点被征兵站记上名字送上战场,又不知怎么稀里糊涂地逃出来,在北方人迹罕至的地方生活了好几年,恰好逃过了“清理”,侥幸安顿下来。

    每次先生给我读信的时候,我都觉得喉咙里塞着什么东西,眼前一片模糊,眼泪止不住地流。我绞尽脑汁、搜肠刮肚,让先生给儿子写下道歉的言辞,每次附上一点微薄的生活费寄出去。

    就这么又过了两年,外面的风声不那么紧了,我很想和他见上一面,但他总是拒绝,住在什么地方,也从来不告诉我。

    我想着,还是怕走漏消息被人知道吧!那么能不能来看看呢?就算不念我这血亲的情,这里也有不少和他一样的人哪。

    可儿子还是不愿意,也不正面回答,后来信也来得少了,最后只是缺钱花的时候,会在信里知会一声。

    那一定是过上了好日子,所以虽然遭了天灾,山洪冲毁田地、村里的路不通了、天气寒冷春天迟迟不来,我都还拼了命地给儿子写信、寄钱,也许这样,才能让他记着我。

    先生给我读信写信的时候,偶尔会看看我,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

    5、

    直到第三年准备夏祭的时候。

    夏天已近,夜风越来越暖,潮水的香味也越来越浓了,风把海岸边的咚咚鼓声吹送过来,烟火在夜空里四散着火花。这对我们来说比新年还重要的日子,也该开始着手准备了。

    早年间,那些不属于人的东西还没离开的时候,夏祭就是不能怠慢的祭典。入了夜,我们就要站在街道两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假如天气晴朗,月光照得见山顶的神社鸟居,那儿会有东西下来。 

    他们骑着马,拿着火把,不发一言地从街道中间穿过,这队伍经过的地方绝无半点声息,虫不会叫,蛙不会鸣,头顶上没有风,远处也没有海潮声,就算是飞散着火星的火把,也听不见平时烧起来那哔哔剥剥的声音。

    就在这样的寂静里,我们谁也不敢打个哈欠或者合会儿眼睛。

    因为那长长的队伍里,有时会有位置空着。

    村里的居民不在这世界上的亲人会站在那周围,招着手,邀人进去补上那空缺。也就有谁丢了魂似的,朝那队伍走去,明晃晃的月光洒在地上,照着他们身后拖着的影子。

    浓黑的影子越来越短,越来越淡薄,等完全消失了,人也就进了队伍里,和前前后后像人的、不像人的东西,一起慢慢地走。

    他们就这样绕村子一圈,最后爬上陡坡,从鸟居穿过去。那时柱子上的朱漆还艳着,月光一照,像染了血一般。

    ……要是说我本人亲眼见过,您,会相信吗?

    那年村里起了疫病,我不小心染上了,打开春就一病不起,每天除了勉强爬起来吃点东西,就是昏昏沉沉地睡,全靠着东家救济、一同帮佣的邻居照顾,才勉强支撑下来。

    我这一生发生过的各种事情,在梦里混在一起。

    一会儿成了孩童,和父母在海边走,沙子湿乎乎的,泛着白沫的海水流进脚印留下的凹坑里。

    一会儿是在树林里,像第一次看到那一位时一样,被舞动的萤火包围着。

    一会儿又仿佛牵着儿子的手往神社鸟居那道陡坡上爬,他甩开我,自顾自往上跑了,我却怎么也追不上。

    我觉得在这世上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夏祭的队伍里,一定有我的位置,她会向我招手,我就和她一起去。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一件事了。

    那天,我感觉身上轻松些,便爬起来走到门外去。天上笼着一层薄云,天色阴沉沉的,倒是十分凉爽,气力消耗得不那么快,我便挨着墙壁,几步一停地走进那道小巷子。

    可是那道窄门,却紧紧关着。

    人要是老被什么念头缠着,眼睛就看不清楚。后来我是过了多久,才明白那几天发生的事情呢?

    ……其实,或许直到如今,我也没弄清那些情景到底是缘何而起,后来又变得怎样,只是就这么懵懵懂懂地,顺势活下来了而已。

    6、

    代书先生平日总是早早起来,扫扫门前的尘土,洒上水,再挂了那片牌匾的。虽然天色暗得让人辨不清时间,我还依稀留下些印象,起身的时候恐怕已是晌午了。

    远处的天空微微地扫了一抹白,该是剩下的雨云吧。其他便是昏黄的颜色,暗淡得像是放久了的旧照片。附近花街的两个女子,还有豆腐店的女佣,在那道门前静静地等。

    我朝那儿走了几步。平日里,她们准会像啄食草籽的鸟儿似地一哄而散了,可那天她们都表情凝重,见我来了,也不避讳,而是寻什么依靠般地,朝我投来了不安的目光。

    “代书先生,家里出了事情了。” 

    “应该是夫人吧!我半个月前来的时候,她就……”

    “唉,可这也过了十多天啦……”

    从她们的只言片语里,我依稀描摹出了这样的境况:夫人也生了病,也许很重,这样风雨无阻、每天都开张的代书铺子才突然把客人拒之门外。

    可是,去那儿的人,谁不是一门心思想着自己的事情呢?

    我劝她们,若是寄送书信,也不差这几天,几年来这铺子总是准时开张,从来没有长时间停业歇息,不如改日再来。

    就这样,那些鸟儿一样的女子们,或失望或无奈地, 从那小巷子散去了。

    等到巷子里再无声息,我敲敲门,又自报姓名,接着仔细听着庭院里的动静。

    起初院落里静悄悄地,我便继续敲着,从门缝朝里喊,问能不能寄封信件。

    原本就没抱着希望,所以也不怕无人答应。我就那么隔一会儿喊一声,就像庭院里的添水,百无聊赖般地,停一会儿叩声响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倦意逐渐袭来,我觉得浑身的力气渐渐消去,脚像踩在棉花上一般,想着该回去了的时候,门缓缓地开了道缝。

    我转身从门缝往里看,后面没人,像是被风吹的。可这天气,哪儿来的风呢?

    我把那扇厚重的木板门稍稍推开些,朝里迈了一步。

    7、

    小院子照例是干净的,但灰黄色的天像给周围的景物蒙了纱,窗子下面大从大从的紫阳花变得黯淡无光,屋檐、廊柱投下沉沉的阴影,像是要把这院落里的东西吞没。

    庭院里那棵大树已经生了郁郁葱葱的叶子,可那天,我觉得它比平日里还要高,还要大,压迫人般地垂下枝条,把头顶的天空都遮住了。

    那树上生着花。

    过去我从没见那树开过花,那是形似山茶、比山茶还大,艳红色的花朵,颜色晦暗,已经有些颓败了。

    突然啪地一声,有朵花掉下来。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朵。

    树枝微微摇晃,花一朵朵往下落,不像别的花木那样,是花瓣散开四处飞舞,而是整个落在地上,缓慢、沉重、阻止不了,泛着潮气的土,像多了一团一团血污。

    这小院子的主人就站在树下,抬头直直地盯着它们。我进来了,他也像没注意似的。

    那眼神……该怎么说呢。

    夜晚飞蛾绕着油灯转圈,一下子给火苗燎了翅膀,掉在榻榻米上不断痉挛,过了一会儿,就一动不动了。 

    这情形您见过吗?

    代书先生当时的模样,就像盯着那番光景。 

    他的眼里完全没了初见时的亮光,像是对什么死了心,极伤心,极失望,又极轻松,像对什么松了口气般,像是只在那儿留了具躯壳,任凭它留到天荒地老,魂魄却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似的。

    空气中有股腐败果实的甜香味,黏在身上挥之不去。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是要退回去,还是开口打招呼?若是开口,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候,他转身和我搭话了,问我是不是要写信,还说早知道我要来。

    我就跟着他进了屋,室内比外面还要昏暗,窗子里只进来昏黄的光,有尘土在那微光里漂着,房间里静悄悄的,仿佛说句话就要让那些飞尘四散飞舞。客厅和卧室之间的走廊关着门,我的目光几度移到那门上,然而什么话也问不出口。

    代书先生依然如故,不紧不慢地问几句,写几句,声音却如从水面下传来一般,和我隔着一层障壁。我眼见那泛黄纸笺上的墨迹一层层积累起来,朝最后一行爬行过去,可还空着半页纸的时候,他却忘了什么似的搁下笔,良久,才深深地吐了口气。

    这怕是最后一次代人写信了。

    要搬走吗?我试探着问。

    他点点头,说感谢我一直以来的看顾,给东家添了麻烦,又让我放心,会把这封信按时寄出。

    然后,他语气笃定地,说了些我当时弄不懂的话。

    请多保重身体,您的病一定会痊愈。

    这地方将来也会慢慢繁荣起来。

    我问他何以知道,他却自顾自地接下去——像是在和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凡是活着的,不管再怎么痛苦,没人愿意不挣扎一番就这么放弃,可该来的总会来,不埋掉旧的,新的就没办法生长。

    假如夏祭上发生怪事,也请您忘掉,好好地活下去。

    我再问,他便只是摇头了。

    门外起了风,黑沉沉的树影摇动起来,又几朵花被吹得掉下来,映在窗子上,一时分不清是花,还是熟过了的果。

    要下雨了。

    我站起身点头道别,退到屋外去。代书先生送我进了院子。我离开的时候,他又在树下站着了。

    风雨过后,那满树的花该落光了吧。

    8、

    直到夏祭当天,那间小铺子都一直关着门,我从外面远远看那棵树,深红色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就没出现过。

    奇怪的是,我身上的病,倒是渐渐好转,就像是那不吉祥的花,把它带到地里去了。

    那天天气格外晴朗,海上一丝云也没有,虽然阳光炙烤得海滩上的沙子都白热白热的、小巷里的路面腾起一层水雾,村人却都说这是好兆头,倘若夜里也这样晴朗,便能看见圆月,今年也便会平安无事地过去。

    然而天色渐暗、夕阳沉入海面,今年提灯笼引路的两人已经准备就绪、村民也匆匆忙忙从家里出来,在街道上占好了位置的时候,云却从海边层层堆叠上来,之后便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我记忆中有那么四五年,夏祭是下过雨,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非同一般的事情。所以村民们也就把不安吞进沉默里,带着斗笠、打着伞,站在屋檐下面。

    到了半夜,雨仍然淅淅沥沥地下着,我们像蜷缩在野兽的腹中一样蜷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伞下的油纸灯笼射出昏黄的晕光,所到之处雨丝像奔着灯火的飞虫一般蜂拥而来,挤进这狭窄的光圈中。

    我们朝最黑最深,没有一点动静,什么也分辨不出的鸟居那里望着。

    是,是。

    我们知道那里总会有东西现身的。

    先是火柴“啪”地一下燃着了似的,出现了橘黄色的灯火。

    接着,有马蹄叩着石阶的声音响起来。

    然后,一盏一盏的灯,从鸟居的那一端亮起来了。

    “他们”,头上生着犄角,背上生着翅膀,脚上生着爪子,披着和我们的祖先,和故事里很久很久以前,这片土地上生活着的人一样的穿着打扮,自高高的山顶缓缓拾级而下,淅淅沥沥的雨声停止了,周围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他们就踩着心脏跳动的节拍,将灯火一点一点的自山上送下来。

    我在那队伍里,看见了早年间的“她”。

    乌鸦羽毛一样的深暗与静谧里,“她”的周围环绕着点点萤火,“她”光洁的额头,白皙的脸,不经粉饰的颧骨、泛着浸了酒液一般显现着健康而快乐颜色的嘴唇边两个笑涡,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而她流水一样的黑发披散着,高洁凛然的面庞上全无笑容,旖旎繁复、华贵异常的衣服,像沉重的负担一样盖在她身上。

    她朝众人的方向投来了目光。

    在这样脱离现实的气氛里,大家的意识渐渐模糊,几乎分不清自我与外界的界限,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仿佛被蛇盯住的青蛙,只是僵在那里。

    只有我,被背后的一股力量推着挤着,不由得向前迈了一步。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她”朱红色的双唇挤出一个笑容,掌心向上,指了指身边刚好能容下一个人的空位置。

    9、

    原本以为这就是我的归宿,我会进入队伍慢慢地走,一步一步爬上泥泞的石阶,从鸟居穿过去,离开这个世界。

    就在那个时候,身后有人越过我,朝那儿过去了。

    我惊讶极了,难道除了我,“她”在这群普普通通的人中间,还有什么别的亲人?

    但是马上,天际垂下一道闪电,借着那青白色的光,我看清了那人的侧脸,他身上有海潮的气味,耳朵后面还有一小片深红色的胎记。

    我瞬间明白了,那是我日思夜想盼望见到的亲人。

    接着又是雷声、闪电、越吹越急的风和劈头盖脸而来的暴雨,刚刚用手抹去脸上的雨水,他已经走进了队伍,他们像丝毫没有受到风雨侵袭,连衣袂都不摆动地向前走了。

    为什么他会在这儿?是来代替我吗?当我看不到他们的时候,我和另一个世界的联系就要永远中断,再也不会出现了。

    我高声大喊,可声音在风雨中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击中了远处院落中那棵大树,我看见树干中间隐隐有火光闪动,雨中升腾起浓黑的烟雾,等我将目光移回街道中央的时候,队伍已经离开,向着坡顶的鸟居前进了。

    在队伍末尾,我瞥见了两个身影,一个骑在高高的棕色马上,另外一个披着带有淡淡细条纹的和服,一如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候的模样。

    我突然想到,在这条街上,比我们彼此之间都更了解大家另一幅面孔的,是代书先生。

    凭自己的文笔做媒介,从人们要他写给亲人的言词里,他明白他们与外界的联系,也知道他们如何过活、挂念谁,是家里的谁让他们过着现在这样的生活。

    是不是他歪曲了我想写的意思,用笔墨将我的家人招引到这个市镇上呢?

    这是不是同我一样,为了和这个世界做最后的告别,而采取的举动呢?

    10、

    过了这么多年,当时的场面仍然历历在目,甚至时不时会在梦里出现。

    我想找机会和人说说,可该和谁说?该怎么说?该怎么把这听来像糊涂话,和外来住宿的客人毫无关系,甚至都不是我自己的事,灌进别人的耳朵里?

    所以您今天来,我像是把堵在胸口的石头吐出来了。

    谢谢……谢谢您这样安安静静地坐着听我把话说完。把我所说的事情当做编排拙劣的故事也好,当做臆想也好,在心里嗤之以鼻也没关系,我只是想找个听我说话的人而已。

    为什么是您?

    不知这么说会不会冒犯,您的面孔、打扮,和当年那位先生,是有几分相像……

    啊……就连住宿登记表上的那个签名,也……

    您是特意挑中这家旅馆来住宿的?

    “八轩”那两个字?是,是,那的确是他们寄宿的第二年,老板准备把隔间的一栋房子改成旅馆,请那位先生……不如说是他主动写下的吧。

    您是看到这两个字,才住进来的吗?

    您和他们……恕我冒昧,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

    您只是来听,而不是来说的?这也和那个人很像哪。

    也好,我知道,不管再过多久,弄不清的事情还会接连不断地出现,可能够把过去的回忆传下去的人,也还会默默地在哪里生活着吧。

      

      

      

    ===============================================

    *写个番外,本来打算草草收个尾发一下,结果一拖就是一年多()

    虽然关联了角色,可和角色有还是没有关系呢?

    总之大家随便看看,不要推敲里面的BUG好了XDDD

    相关角色

    挖坟 吧主不要封我的ID!
    评论(1) 收藏(4)
  • 大正落书包6

    大正落书包6

    Nec♉ya
    2017/05/28
    +展开

    想吃糖!

    封面鸣谢木木大股东hhh

    P2)521

    P3)zzz

    P4)summer!

    P5)抱着上去拉扯检查一下by 木木饭否梗

    P6)吸血鬼PA

    P7)演员PA:偶像合照

    P8)演员PA:调戏汪总(X

    P9)12星座KISS梗:射手热情短暂casual玩乐派

    P10)真。狮子座(……

    P11)a car(……

    相关角色

    控制不了麒麟臂……
    评论(13) 收藏(17)
    •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

      从沙发跳下狂奔向宝马…………………………不行了大狮子那个看一次笑一次……………………

      2017/05/28 05:48:18 回复
    • 阿森森:

      射手座当然是踏实可靠严谨认真勤奋刻苦持之以恒!

      大狮子好好笑,仿佛带着一丝受气怎么回事……

      2017/05/28 11:14:37 回复
    • Wi♑gs:

      演员pa的yurika??看起来好烟熏妆非主流(XX)调戏汪总怎么回事安总在哪我们谈谈(不等下我不敢谈)这个侯爵太可疑了总之脱光给我检查一下(……)完了……我发现我无法识别不戴眼罩的朱明……最后差点以为是演员pa上垒(鸟姐暴起(……

      2017/05/28 12:31:43 回复
    • Nec♉ya:回复 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啊

      朱明说完后就感到了OOC(xxxxxxx

      2017/05/28 20:19:28 回复
    • Nec♉ya:回复 阿森森

      哈哈得到了射手的赞同(X

      朱明一直有一丝受气,八乙女一直有一丝攻气啊w(微笑

      2017/05/28 20:20:41 回复
    • Nec♉ya:回复 Wi♑gs

      哈哈哈那不是yurika,是BR片场的大胸姐姐(X)偶像。风火抱团燎原你怕了吗(XXXX)这个血猎的眼神是不是哪里不对啊hhhhh哈哈哈可是我蛮喜欢不戴眼罩的朱明哎……有种赤裸(????)的感觉(?????

      2017/05/28 20:26:29 回复
    • Still:回复 Wi♑gs

      这不是MA的朱明嘛,谈谈当然可以,你想什么时候过来参观?(鸟姐:不

      2017/05/28 23:12:43 回复
    • Still:回复 Nec♉ya

      风火燎原wwww那我们只好水♏土♑不服(××××

      2017/05/28 23:16:42 回复
    • Nec♉ya:回复 Still

      很有道理hhhh蝎总羯总加在一起有点可怕……双手把汪总奉上还你(汪总:????)

      2017/05/29 00:27:11 回复
    • 漏考试中:

      封面笑爆……我真的觉得朱明和八乙女是微妙的感情互攻(………………)

      我已经等不及看演员pa也来一场另一个世界的恋爱了!!!

      2017/05/29 11:38:17 回复
    • Nec♉ya:回复 漏考试中

      是呢,也很期待把朱明压在身下(朱明:????

      哈哈哈演员pa八乙女要当直男……(FLAG(X

      2017/05/30 01:37:49 回复
    • 茶叶蛋超人:

      大狮子是什么梗2333诶诶诶八乙女要攻了吗(期待

      2017/06/03 05:55:15 回复
    • Nec♉ya:回复 茶叶蛋超人

      哈哈是一个来自真。狮子男的对话梗,特别好笑就ry

      2017/06/03 20:21:09 回复
  • 说好的粮!!

    说好的粮!!

    肉圆子小丢丢
    2017/05/21
    +展开

    520没赶上……  

    521也是可以的嘛~  

      

      

    画得比较匆忙 上色构图都一坨屎 但是不可以嫌弃我啊啊啊啊  

      

    爱你哟~~~比心~~~  

     

    相关角色

    比哈特~
    评论(7) 收藏(5)
  • {第三章之二}終雪日

    {第三章之二}終雪日

    Fengta
    2017/05/20
    +展开

    ※【漫畫閱讀順序右至左】※  

    【劇情接上】http://elfartworld.com/works/10788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520快樂啊!!!! 

    雖然在今天發這個劇情有點ry 

    總之來填坑啦˚‧º·(˚ ˃̣̣̥᷄⌓˂̣̣̥᷅ )‧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共10P     

    P2-8正劇       

    P9後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角色

    超齡兒童的哭嚎(
    评论(16) 收藏(27)
    • GTR:

      233333超龄了(笑泪

      坐等你们的补坑~XDD

      2017/05/20 20:27:24 回复
    • Nec♉ya:

      超龄走失儿童hh大正填坑的好多啊……!

      2017/05/20 20:29:36 回复
    • 黑月的咏者:

      哇…………看到我也想泪奔了!!风风终于上线了(狂喜乱舞 终于等到这一篇~~~画面和分镜还是一贯的张力十足,能体会到直白的喷涌而出的感情! 520过完了,希望璃宽能过个快乐的六一儿童节【

      2017/05/20 20:37:14 回复
    • Wi♑gs:

      哎呀竟然是520的填坑!超龄儿童好可爱啊……警察叔叔快帮他找到饲主(XXX

      2017/05/20 21:03:41 回复
    • 吃我大陨石:

      璃宽好弧!

      突然哭出来好冲击呀,这种终于发现了什么的感觉ww

      2017/05/20 22:25:11 回复
    • Fengta:回复 GTR

      超齡超多的(xxx

      我 我努力在今年完成( ◜◡◝ )<-<(沒志氣

      2017/05/21 17:36:21 回复
    • Fengta:回复 Nec♉ya

      ˚‧º·(˚ ˃̣̣̥᷄⌓˂̣̣̥᷅ )‧º隔一年繼續吃大家的糧好開心啊--!!

      2017/05/21 17:37:10 回复
    • Fengta:回复 黑月的咏者

      謝謝黑月(*´ω(´ω`*)))❤

      唉哈哈哈阿哈哈.........六 六月的話來得有點太快 我和璃寬都無法快樂了(畫不完意味ry

      2017/05/21 17:38:50 回复
    • Fengta:回复 Wi♑gs

      趁著520回歸--!!(雖然這篇怎麼看都很不520ry

      哈哈哈要被遣返回山上啦...!!!

      2017/05/21 17:39:49 回复
    • Fengta:回复 吃我大陨石

      這就是平常過太快樂都沒有什麼警覺得後果(...

      ......仔細想了想大概...就像是什麼分離焦慮...!(不

      2017/05/21 17:41:34 回复
    • 雪卡林選擇氣球:

      好 好棒

      大齡兒童哭得真可愛……(不要)

      2017/05/21 20:36:24 回复
    • Fengta:回复 雪卡林選擇氣球

      我 我好喜歡畫哭臉 嘻嘻(*´ω(´ω`*)))❤(110

      2017/05/21 20:48:01 回复
    • 再捏我的肉球我要叫了:

      这,这刀,跟着小可爱一起大哭

      离别这种东西永远也没办法习惯啊!!!!!!!!

      2017/05/22 14:38:14 回复
    • Beet · J · Stag:

      刚想感慨一下就被超龄走失儿童戳爆笑点完全忘记了刚刚在想什么!!!大家都在填坑【拍手拍手

      2017/05/28 21:07:34 回复
    • Fengta:回复 再捏我的肉球我要叫了

      抱緊茶律撫摸!!

      我覺得利休講這話某方面來說...真不愧是無情的大人啊(靠

      2017/05/31 14:02:07 回复
    • Fengta:回复 Beet · J · Stag

      哈哈哈哈哈哈哈對 對不起!!!(xxx

      嗚哇...雖然說快補完了!可是還有好長的路...!!(在地上蠕動

      2017/05/31 14:03:17 回复
  • 后日谈 雅

    坑唧
    2017/05/20
    +展开

    其实已经写好很久很久了,但是一直没发,难得520就…… 

    不过请不要被前半段的甜蜜气息欺骗这一篇其实是刀【顶锅盖逃 

     

    ===================================================== 

     

              葛饰一处女,芳名手儿奈。 

              传墓在此间,叶茂松柏青。 

              古松根久远,枝老叶犹荣。 

              青冢不可寻,芳名忘不成。 

     

    上 

    小雅十二岁时才第一次踏上了这片名为帝都的土地。 

    自从那场人类与妖异的对立结束后,已经经过了十数年的时间。 

    这片土地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人类以外的身影。那些传说只留在了人们的口耳相传中,渐渐的为这座城市赋予了另一个名字——妖都。 

    不过对于自幼在海外长大的小雅来说,这些她自然都不可能得知。在她生活在外的那十几年里,当年曾经席卷整个国家的骚动早已平息下来。对外敞开国门的帝都,已经随时间的流逝变成了一座完全不同的新兴都市。 

    小雅就要在这座正试图从过去中走出来的都市里,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听说母亲的家里曾经是十分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但是因为之前的战争失利受到波及,早已衰败下去。据说在海外生活的父母只在一开始受到了一部分来自家里的援助,之后都是靠行医的父亲来维持生计了。 

    母亲家里的亲戚们也早已断了联系,倒是父亲那边似乎还有一位阿姨,偶尔会和父亲保持书信的往来。 

    也正是托这位阿姨的帮忙,当年父亲行医的诊所才得以一直保存下来,成为一家人的新家。 

    虽然整个帝都都以要忘记那段过去一样的气势,马不停蹄的前进着,可是雅医堂所在的这条街道却仿佛被时间所遗忘了,仍保持着过去的平静……这是从父亲口中听说的。 

    过去的老邻居们中似乎还有认得父亲的人,在看到搬回来的父亲时都露出了欣喜的笑脸。 

    也托这些热情邻居出力相助的福,已经被放置了十数年之久的诊所,只花了半天时间就重新变得可以住人了。 

    小雅天生性格温顺胆小,就算在海外时也没能交到几个朋友,可是来到了这条街上,她却能轻而易举的融入到人们中去……这大概就是父亲会喜欢这条街道的理由吧。 

     

    早春的四月初,伴随着盛开的樱花,小雅换上了一身崭新的水手服,系起那条已经有些褪色的粉色发带,踏出了诊所的大门。 

    她回头看看前几天父亲刚刚重新挂出去的看板,虽然经过了时间的洗涤,“雅医堂”三个字仍旧鲜明有力。 

    “小雅,你笑什么呢?快要迟到了哦。” 

    “爸爸,我的名字其实就是取自这间诊所的名字吧?” 

    正在准备开门的父亲也停下手边的工作,抬头看着看板。 

    “怎么,你不喜欢吗?” 

    “才不会,我最喜欢了~” 

    小雅笑了笑,这才告别了父亲。 

    她从今天起,就是比良坂中学的一年级新生了。 

    还是头一次接触帝都的学校,她不免感到几分紧张。 

    自己的口音会不会有些奇怪呢?学校里会遇到什么样的同学呢?现在的同龄人都喜欢些什么呢?能不能在这边交到朋友呢? 

    怀揣着各种思绪,小雅走在樱花飘摇的道路上。 

    “都说了不要烦我!你们这群家伙!” 

    路边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声,小雅刚回过头去,就看到一个比自己稍高一点的少年一拳打飞了一个人。 

    难、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良少年?! 

    小雅吓得后退几步,看到少年把试图围攻自己的几个高年级生一个接一个的揍飞出去。虽然他自己也挨了好几下拳头,不过他看起来似乎毫不在意。 

    “哼!给我记好了!下次不要再惹我了!” 

    明明看起来也就是小雅的同龄人,却好像十分习惯打架的少年用袖口随意擦了擦嘴角,最后又踹了倒在地上的人一脚才准备离开。 

    一瞬间,两人的目光对上了。 

    “唔?你看什么看啊?” 

    少年的口气很冲,他身穿着一身黑的立领制服,敞开的上衣里露出了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一头漆黑的短发却在额角的位置挑染成了鲜艳的绿色。 

    本能的觉得这个少年不太好惹,小雅忍不住想要尽快逃走,可是目光却落在了他嘴角边刚刚草草擦过的血迹上。 

    “啊,请等一下!” 

    她掏出手帕凑上前去,还没等少年反应过来,她已经踮起脚仔细的替少年擦干净了嘴角的血。 

    “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啊?!” 

    少年似乎吓了一跳,非常夸张的后跳了一步。 

    “奇怪的家伙……!” 

    不知为何,少年逃也似的跑掉了。 

     

    不过,重逢的机会意外的来得很快。 

    顺利找到了自己的教室的小雅,一走进去就看到了角落里坐着的那个少年,看来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他的周围还围着几个男生,几个人正有说有笑的聊得火热。 

    “你们是没看到!我把那几个家伙都揍飞啦!” 

    “开学第一天就闹成这样,真不愧是你啊七条!” 

    看来是少年正在向朋友们炫耀今早的战绩,他朗声大笑着环视着教室,然后目光落在了刚进门的小雅身上。 

    一瞬间,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过紧接着班主任就走了进来,敲着黑板让同学们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那一刹那他的表情变化并没有落入任何人眼里。 

    在之后的自我介绍中,小雅知道了他的名字是天道七条。 

    “……下一个,女子13号。” 

    下次随身带点创可贴吧,要是再遇到这样的事就交给他。 

    这么想着的小雅,整理了一下水手服的裙子站了起来。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如月 雅。” 

     

    下 

    千秋在诊所门前挂上了“外出中”的牌子,提起了脚边的包裹。 

    “小雅,准备好了吗?” 

    “来了~” 

    少女应声从诊所里跑了出来。 

    这已经是小雅在帝都度过的第三个夏天,她不久前刚刚度过了自己第十五个生日。和当初刚来到这里时相比稍稍长高了些,不过和同龄人比起来还是偏瘦小的身材让她自己有些不满,最近似乎在努力多喝牛奶。 

    千秋看了一眼小雅的头顶,她今天换上了一根崭新的发带,比起之前那根颜色要更加鲜艳一些。他知道,换下来的那根旧的发带,被小雅非常仔细的收进了那张照片下的木盒里。 

    “这个吗?是天道君送给我的,我想给妈妈也看看。” 

    她察觉到千秋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摸了摸发带。 

    于是千秋也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他并不觉得在这种日子里女儿系着这种鲜艳的发带有什么问题,因为对他们一家来说,每年的这一天并不应该是悲伤的日子。 

    是的,那也是她最后的愿望。 

     

    距现在刚好二十年前,千秋和手儿奈一同远赴重洋。 

    在那里,他们和抚养千秋长大的老师汇合,千秋一边跟随着老师学习西洋医术,一边研究着替手儿奈治病的方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努力下,手儿奈总算是基本恢复了健康。 

    不仅如此,随着在海外生活的时间一点点过去,千秋发现自己身上的半妖化现象竟然渐渐消失了。 

    虽然不清楚具体的原因,但是千秋确实变回了一个普通的人类。 

    此外伴随着如月家的彻底失势,他们也总算是从那个如月血沼的束缚中摆脱了出来。靠千秋行医赚到的钱生活虽然比不上以前,但对两人来说却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而就在这种种变化一个接一个到访的第五个年头,千秋和手儿奈迎来了那个新的生命。 

    可是事实上,千秋当时并不希望手儿奈生下那个孩子。 

    一是他曾听说,半妖和人类间生下的孩子很难长命。虽然现在自己已经变回了人类,但仍旧不免担心。 

    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手儿奈的身体根本撑不过生产。 

    虽然手儿奈的病已经治好,不会再出现那么危险的发作了,但她毕竟长年卧病在床,身体状况仍旧算不上好。 

    如果非要生下这个孩子,手儿奈很有可能在生产途中就因为身体太弱而撑不下去。 

    担心着深爱的妻子的安危,千秋曾数次试图说服她打消这个念头。 

    可是,手儿奈却拒绝了。 

     

    “千秋,你还记得吗?你向我求婚的时候,我曾说过,‘如果是和你一起的话,我愿意去挺身对抗一切’。” 

    面对千秋的请求,手儿奈一如既往的露出了美丽的笑脸。 

    “所以我也会努力面对这个孩子,努力对抗一切可能出现的痛楚。我想让努力想要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成为我和你之间爱情的见证。” 

    千秋知道,当妻子露出笑容时做出的决定,是绝对无法被改变的。 

    他所能做的,就只有尽一切努力帮手儿奈做好最适合分娩的准备,以及祈祷她们母子的平安。 

    可是一切都还是发生了。 

    手儿奈耗尽全力,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孩子。 

    可是她本就柔弱的身体也因此受到重创,在被命名为“雅”的孩子出生后没几天,便撒手人寰。 

    那一天,怀抱着手儿奈渐渐冷下去的身子,听着女儿微弱的啼哭声,千秋头一次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了当时抛下自己的父亲的心情。 

    可是,也正因如此,他才不会做出和父亲同样的事。 

    臂弯里静静的睡去的手儿奈脸上仍带着一抹微笑,尽管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也一次都不曾后悔生下了这个女儿。 

    遇到了深爱的人,可以和爱人结合,并且为所爱之人留下了爱情的见证。 

    她短暂的一生,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受着病痛的折磨,却总算在最后的几年里,得到了一直渴望的幸福。 

    “每年的今天,请笑着来看望我吧,如果看到你和小雅哭泣的脸,我一定会生气的。” 

    手儿奈对着泫然欲泣的千秋提出了这个任性的请求。 

    “因为,我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 

    在生命的最后,她笑着这么说道。 

     

    尽管手儿奈如传说中一样没能活着回到自己的故土,但是她却得到了幸福*。 

     

    *注:传说中的手儿奈被卷入了自己的国家和敌对国家间的纷争,本来应该嫁入敌对国家的她被夫家憎恨并驱逐,却也无颜回到故国。隐居起来打算独自抚养孩子长大的她,却又因为自己的美貌引起了男人们的争斗。对一切心灰意冷的手儿奈最终选择投江自尽,成为了一个传说。 

     

    尾声 

     

    “爸爸,这次的修学旅行,据说我们要去某个小岛玩呢。” 

    在给母亲上坟归来的路上,小雅开心的对千秋说道。 

    千秋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她的发带上,那个送给她这条发带的男生,一定也会像自己珍视手儿奈那样珍惜自己的女儿吧。 

    “我想给天道君做个便当……你觉得如何,爸爸?” 

    “对啊,那这次也给他多放点胡萝卜吧。” 

    面对千秋小小的坏心眼,小雅忍不住笑个不停。 

     

    手儿奈,你看到了吗? 

    我和小雅,今天也在幸福的笑着。 

    你也一定,正幸福的笑着,看着我们吧? 

     

              我将遍告人,曾到真间湾。 

              芳名手儿奈,传墓在此间。 

              来到真间湾,玉藻海中生。 

              江湾割海藻,总忆手儿奈。 

     

    千秋和手儿奈的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或许会有人觉得跑到后日谈来塞玻璃渣有点那啥……不过这个结局是我和手儿奈的里之人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而且我们也不觉得千秋和手儿奈的故事有多么不幸。 

    就像手儿奈说的那样,她得到了想要的幸福,而千秋也是一样。 

    虽然千秋和手儿奈的故事大概不会再继续下去了,不过还有延续下去的东西。 

    如果有缘,我们三期再见吧~ 

     

    相关角色

    今天是个好日子【。
    评论(5) 收藏(4)
  • ♪世上只有妈妈好~♪

    ♪世上只有妈妈好~♪

    Loy★cat
    2017/05/14
    +展开

    ♡♡♡   

      

     

     

     

    急着赶末班车又出bug惹 

    http://loycat.lofter.com/post/113ac0_fa55cae)修改过八阿哥的/\;;; 

     

    相关角色

    母亲节 快乐(x)
    评论(2) 收藏(3)
  • 【霞】

    Beet · J · Stag
    2017/05/06
    +展开

    -根据168的结局修改了一下,也算是填上一个坑了   

    -依然是省略了不少东西的结局并且OOC大法  

    -霞算是我所有孩子之中最希望她能得到幸福的一个角色,希望有一天能实现这个愿望   

        

    ----------------------------------------------------------------   

    自从那个人造跟随而来后开始,八乙女渐渐的开始笑了,打从心底的笑了。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八乙女,一定也是最原本的他。既然他是笑着与那个人造一起离开的,那不论最后会走向怎样的未来,他也是幸福的吧。   

    永别了,我惹人怜爱的孩子——   

    一直守在一旁注视着的霞在他们的身影彻底从眼前消失后,便跪倒在地。   

    身体很沉重,就连呼吸都感到一阵疼痛。   

    她闻到了泥土与草的味道,大地有些冰凉却让她倍感怀念。她视线模糊看不清一切,远处那赤红的身影或是真朱吧?好像很着急的朝着这边来了,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想要伸出手却无法动弹,张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母亲就在这里,所以……   

        

    不要哭。   

        

        

    -   

    她藏身于暗处,看着过往的行人,不由得回想起了那个她与人类和睦相处的时代。   

    但那终究只是遥远的过去。   

    爱着她的人类,她爱着的人类,都早已不在了。   

    “霞大人又在看着人类了吗?”充满了嫉妒的话语在背后响起,霞不由得回头看去。一直因年轻而狂气的他,为什么此刻却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呢?   

    “……”   

    “霞大人今天也是奉天狐大人的命令而行动的吗?”露草展露笑容,“您的话一定斩杀了不少半妖吧,一定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吧——而不是什么都没做,只是站在这里看着人类吧?”   

    “……露草。”   

    又是这样。虽然看着他,喊着他的名字,但她的眼中依旧没有他!   

    “那些碍事的家伙消失以后,您的眼中依旧没有我……对您来说,那些可恨的人类也是于我之上的存在吗?”   

    她沉默转身欲将离去的行为刺痛了露草的心。一次又一次的忽视、一次又一次的回避。为什么只有他。   

    为什么?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您就不能好好的看我一次!”   

    “我爱您啊!您是我唯一的母亲!是我的母亲啊!”   

    他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嘶吼着,质问的话语让霞停下了步伐,直到这时她才认识到,最初的时候,露草还只是一个敬慕着她的孩子。而将他逼到这番地步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她深知自己回避露草的理由。   

    即便在心中无数次警告自己不能再去接近那些孩子,而自己又总是不自觉的接近。只因为那些孩子从未向她表现出任何对她的爱,也未将她当做母亲来对待。然而露草与那些孩子不同,他从最初就将她视为母亲,一直追随着她,并将自己的爱情全部献给了她。   

    这让她感到了恐惧,露草的爱情让她回想起了那段最黑暗,最悲伤的时光……于是她从他的身边逃走了。   

    但她的逃走却成了让他的感情走向扭曲的原因。   

    ……她是何等的罪孽深重。   

    “露草。”霞一边呼唤着他的名字,一边向他走去:“就如汝所说的那样,妾身眼里一直只有那些孩子,还有那些夺去妾身的‘太阳’的人类。妾身从未将汝放在心上,也从未好好的看过汝。”   

    与他仅一步之隔,霞注视着这个因她的话语而有些不知所措的年轻妖异。   

    “事到如今,即使汝恨妾身也不奇怪。”   

    “……一直以来我多么的想去恨您。”露草低垂下头,双手掩面,“即使好难过好痛苦也无法恨您,依然期待着您认可我的那一天……我无法恨您,我只恨这样的自己。”   

    “汝从小时候开始,就是一个十分优秀、十分乖巧的孩子。妾身也曾经想过,汝是多么惹人疼爱的孩子。但妾身却总是忽视了汝。”   

    “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妾身的错,但是……露草,汝总是让妾身想起那段最黑暗的记忆。”   

    她的话如同刀刃刺进了他的心,露草震惊的抬起头,在与霞对上视线的那一刻,他感觉如同沉入冰窖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您的视线如此冰冷?   

    “看着汝,妾身总是会想起那最不愿想起的过去,看着汝,妾身内心的伤口就一次又一次被撕开,痛到窒息。汝不是妾身的孩子,也无法成为妾身的孩子。这一事实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是将来都不会改变。妾身绝不会认同汝的存在。”   

    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绝望,任由他手中的刀穿过胸膛,鲜血从伤口涌出。   

    这样就好。   

    霞抱住哭叫着紧握刀柄不放的露草。   

    “这只是一个有些痛苦的梦,露草。”她的手温柔的覆上了他的双眼,“等你睁开眼醒来就会发现,这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梦。”   

        

    “晚安,我可怜的孩子啊。”   

        

        

    -   

    “年轻人火气如此之大,这灵山迟早会因为你而成为连接黄泉的地方的。”   

    真朱刚抬头便看到坐在树上的赤鬼妖异,那是母亲的旧友。   

    “……我会注意的,劳您费心了。”   

    他从树上跃下,落在了他的身边才让真朱看清了他的容貌。与过去相见时完全没有任何改变,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有一点看着就让人火大的感觉。   

    “那我可以进去宅邸看看她吧?”   

    “请随我入内,柘榴大人。”   

    吩咐过被使役的小妖异去处理闯入者的尸首后,真朱便带领着柘榴一路往宅邸的最深处走去。   

    “说起来,你母亲负伤后似乎撑了很长一段时间,是为了你……还是为了那个传说中的女郎蜘蛛?”   

    “柘榴大人又是从何处听来的呢。”   

    “哎呀老人家难免有几个小道消息来源处嘛,不然生活多无聊。”柘榴笑着搭上了真朱的肩膀,“听说你母亲十分重视的那个小年轻长得很漂亮?”   

    “……您到底想问什么?”   

    “也没想问什么,只是想知道你会不会嫉妒你母亲比起你要更关心他人?”   

    “只要是母亲决定的,我便不会有任何怨言。更不会去嫉妒。”   

    “欸——但是~~~”   

    真朱停下了脚步并甩开了他搭着自己肩膀的手,“柘榴大人我们到了,还请您保持安静,免得吵醒母亲。”   

    “你这家伙真不可爱,小时候明明那么可爱的喊我‘柘榴大人~’的。时间真残酷啊。”柘榴一边摇头说着一边踏入了屋内,“还嫌我吵呢,明明你母亲没有个千百年就不会醒来,还用得着担心她被吵醒?”   

    “还是说你怕你母亲出什么事?放心吧,你母亲早就被这灵山选中,只要这灵山不变心,你母亲就不会死的。”看着真朱逐渐皱起的眉头,柘榴这才耸了耸肩表示放弃,“好啦好啦,答应你,保持安静不吵你母亲,我就看看不说话。”   

    待真朱退出房间并关上门后,柘榴才在霞的身旁坐下。他伸出手轻轻抚摸上她的脸颊,似乎是因为沉睡的关系她的体温稍低,摸着有些冰凉。   

    “你还是跟当年一样美。”   

    “说起来真朱那孩子倒挺像你的,如果你是男人也一定是这样英俊的吧。不像我倒也好,省了不少事。”   

    “自从你沉睡的消息走漏以后这附近也变得不太平,若不是有真朱在,恐怕你的血肉早就进入他人之腹了吧。一想到这些,我就感觉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曾经的丈夫,在你最危险的时候我从未在你的身边过。”   

    “不过没关系,这之后我就在这附近定居了,也算守着你守着孩子了。当然会瞒着真朱那孩子的。”   

        

    “希望等你醒来的那一天我们还能再见吧。”   

        

        

    -   

    风温柔的吹拂过大地,太阳也温柔的照耀着一切。   

    霞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坐在树下,笑看着在不远处嬉戏着的孩子们。   

    “哦!这不是霞嘛。”年轻的男人在身旁坐下,似乎是看到她怀中熟睡的孩子而有些惊喜的轻声叫了起来,“哇~这是霞的孩子吗?好小好可爱啊~”   

    “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叫什么名字?”   

    “是女孩子哟,名字叫花桃。”她空出手摸了摸他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八乙女要抱抱她吗?”   

    “可以吗?那我要抱一下。”   

    看着八乙女小心地从她手中抱过孩子的样子,霞便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一看就是没有抱过小孩子呢。”   

    “这、这不是当然的吗!哇——好软!”他小心的戳了戳孩子的脸颊,看起来他有些兴奋,“朱明你看,这孩子好可爱啊~”   

    “……啊。”似乎是感觉到了一般,朱明不过刚伸手靠近便被孩子抓住了手指。   

    “这孩子或许很喜欢朱明呢,对不对霞。”   

    “或许如此呢。”看着围在孩子边上的八乙女与朱明,霞觉得这一切就犹如梦一般美好。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从树上落下了两道黑影,让霞瞬间戒备。但不待她出手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你们在看什么呢?”   

    “……壬生,巴玄。我不是说过不许突然从高处跳下来吗?”   

    “对不起……霞大人……”   

    “我们又不是普通妖异,天狗从天上落下不是很正常的吗?这是霞的孩子?好小啊!”   

    “刚出生没多久自然还很小了,虽说我捡到你们的时候没有这么小,但对我来说也区别不大。”   

    “您这话说的,我们很快就成年了,到时候您可要准备好上好的酒给我们庆祝啊。”   

    “年纪小小就如此这般贪恋酒,真是不知该说你什么好。”   

    任由壬生胡闹的霞握住了一旁稍显拘束的巴玄的手,“巴玄要吃点心吗?今天我带了不少出来,一起吃吧?”   

    “恩,谢谢霞大人!”   

    “你也一起如何?除了点心我还带了一些美酒。”她朝着站在一边沉默许久的男人伸出手并邀请他,“今日天气如此舒适,不与我们一起坐下分享美酒与点心吗?”   

      

     

    相关角色

    评论(6) 收藏(6)
    • Nec♉ya:

      啊天呐………………感到离妈而去的大不孝(XXXX)妈妈居然变成了睡美人…………

      嗯???最后曾经的丈夫究竟?????

      救命……难道八乙女一直被其他妖异以为是霞身边的小白脸吗哈哈哈哈哈(就是)最后的是霞的梦境吗…想想八乙女的确有喜欢小孩子的设定,,抱着霞的孩子仿佛即将当妈……(X

      2017/05/06 06:48:06 回复
    • Beet · J · Stag:回复 Nec♉ya

      霞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妖异还这么宝贝他当然都怀疑啦xxx霞以前的老公太多就不要深究了(´・ω・`)

      比起死亡,沉睡不是更适合霞吗ww虽然醒来以后所有人都会不在了,但至少现在在梦中她是最幸福的啊(´▽`)

      2017/05/06 14:26:35 回复
    • Wi♑gs:

      竟然是这样的结局……!!能在梦里一直过的幸福其实也不错呢……可以睡到现代的时间点醒来遇到大家的转世(XXX)岳母(X)辛苦了……!!

      2017/05/06 21:36:52 回复
    • Beet · J · Stag:回复 Wi♑gs

      来吧!转世继续当我家孩子和女婿!【x

      2017/05/08 00:34:45 回复
    • 叉叉:

      今天才看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了!!在幸福的梦境里睡到海枯石烂世事变迁的结局又悲又喜……感觉好棒啊啊啊 骨头竟然出现了好感动哇

      2017/05/10 21:43:41 回复
    • Beet · J · Stag:回复 叉叉

      感觉比起死亡还是这样的结局更适合她吧……一生悲喜,作为亲妈真的好想她能幸福啊!!!把关系比较亲近的都拉进梦里了xxx骨头就是我的私心啊!(比哈特)剧情里能跑的地方太少太少了!!!!!【打滚

      2017/05/10 22:26:13 回复
  • 大正I、大正II 春晚角色

    大正I、大正II 春晚角色

    Beet · J · Stag
    2017/05/04
    +展开

    这是我曾经没有做完的事情,因为有时间了就重新拉出来去完成了,所以我到底是有多无聊……   

    把全部都翻了一遍,不论是在企划开始前还是在企划结束后,只要是曾经参与过大正的就都在这里了。或许我的记忆会有些偏差,但是自认为是没有问题的???    

    大正的角色几乎能一眼就认出来啊    

    时间跨度比较大在15年~17年间,最早的几个角色或许还是14年的吧    

    截至目前大正I和大正II登上春晚的在榜人数为123人,真壮观……或许有一天我会继续更新这个列表   

    漏了不加眼要瞎(。 

        

    原图丢群文件了,有需自取吧(没人要)   

       

    浏览顺序:1→2→3↓4→5→6【  

     

    人真多 15~17年期间
    评论(3) 收藏(9)
    • Nec♉ya:

      哇塞……妈妈(X)好厉害!!!

      真的好多人啊居然前后有100+人上了春晚,感谢ELF大型相亲企大正妖都浪漫谭……(X

      2017/05/04 05:12:15 回复
    • Beet · J · Stag:回复 Nec♉ya

      里面藏了许多在一起了但没扯证的x

      看着你俩差不多隔一年才都在榜上就感觉真不容易啊!!!!(;´Д`A

      2017/05/04 19:05:31 回复
    • 絕緣體:

      鳥姐辛苦了,有些人還不只上了一次XDD

      2017/05/05 10:51:11 回复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