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边白底
蓝边白底

蓝边白底

少年科学家与他的助手,还有那么几个人的故事。  

 

  • 21 投稿数
  • 1 参与人数
  • 17 角色数
  • 13 关注人数

文字设定

  • 角色出生年份

    六禾  六禾纪年

    1898年 桦、禾木

    1899年 夏衍、林帆、白露

    1904年 安俐俐

    1908年 渭杏、李瑶

    1909年 芬思

    1911年 肖峰

    1914年 二线、越林

    1915年 浅栗

    1918年 惠普、空空、戴森

    1919年 越晓、甜喆

  • 绿篇主线时间轴

    直接搬过来的所以排版感觉有点不舒服,推荐阅读地址:https://writee.org/lilylinnn/lan-bian-bai-di-lu-pian-zhu-xian-shi-jian-zhou

    该世界使用的为六禾纪年。

    1908

    槐铂与伯洛多尔因地域归属问题交恶。

    1911

    因槐铂与伯洛多尔国内环境进一步恶化,陆续有人出逃至杜宾山等邻国。同年于杜宾山红区,蝴蝶国防军高层秘密会议通过落桑伯振兴计划。该计划意在主动筛选出优秀的落桑伯人基因以繁衍后代,为杜宾山后续提供更好的人才资源。同时面对涌来的邻国难民,红区政府开始进行收制。

    夏衍(12岁)与林帆(12岁)进入杜宾山大学少年班,成为联合培养计划第一批学生。(注:第四批起联合培养计划只招收14~16岁青少年。)

    1912

    第一军事医学院以研究新的基因编辑方法,改进基因工程技术为幌子,科学家招募,二线的父母在此时被招募。

    1913

    二线的父母相恋,结婚。

    1914

    计划第一批实验即将结束,父母发现军方的真实企图,并于军方负责人发生冲突。二线的父母试图退出,但被军方阻挠,同年母亲怀孕。

    1915

    父母决定出逃,然而在途中父亲被军方抓住后失联,母亲逃去杜宾山某偏远山区,二线出生。

    1916

    作为计划的第一批儿童样本浅栗出生。浅栗被军方抚养长大,出了本身出色的能力外,浅栗对军方表现出极度的忠诚。

    1917

    夏衍与林帆获得杜宾山大学硕士学位。在红区军研所以加强红绿两区科研合作交流为由,邀请绿区科学家参与各类科研项目,夏衍因此也进入第七军事军医院,参与振兴计划。

    林帆:

        “其实我还是有担心……不过红绿难得交好还是不要说什么好。”

    林帆前往空军总医院,成为住院医生。

    1918

    夏衍(19岁),惠普和空空出生。随即被分开。惠普留在夏衍身边,一同回到位于绿区的生科院。空空送去军医第七分院。

    1919

    在夏衍的拜托下,林帆开始在暗中照顾位于军医第七分院的空空。

    1921

    槐铂与伯洛多尔签署和平协议,新政府上台,与阿莫克赫赦签订联盟条约,开始战后清算。部分难民归国。随着难民的返回一同回来的还有关于杜宾山红区擅自关押难民的种种传闻,然而由于国内刚刚恢复和平,槐铂新政府暂时未进行处理。

    1923

    夏衍(24岁)成为杜宾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在杜宾山大学教授神经学等课程。同时在生科所照顾惠普(5岁)。林帆(24岁)成为空军总医院正式医生。

    同年槐铂新政府向杜宾山发文,申请调查难民失踪事件。杜宾山红党政府以战争期失踪人数无法统计为由,拒绝受理。同时杜宾山红区政府开始加强管制。

    林帆与夏衍碰面,在林帆的追问下夏衍意识到实验的问题。

    关于振兴计划以外还做了什么,夏衍说他倒是有在看各种神经细胞的病变结构研究。

    夏衍突然认真地说:

        “……所以,切片也好组织样本也好,不是大鼠或是猿类,而是……人类。”

    1925

    二线与母亲被稳定军特务发现,母亲被带走,随即下落不明,随着母亲一同回到第一军事基地的二线(10岁)被军方控制收留。

    1926

    二线(12岁)试图逃出军事基地而跳楼,头部等身体多处受伤,被军方送去新芽儿童医院救治,同时加强管理。之后二线就被留在了新芽儿童医院,秘密参与军事研究。

    同年渭杏(18岁)进入杜宾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学习,遇上了当时为他们教授神经学的夏衍教授(27岁),并对其产生了好感。林帆(27岁)成为空军总医院神经科主任,认识了作为他秘书的安俐俐(22岁)。

    1929

    浅栗(14岁)以军方少年科学家的形象出现在公共视野,被越林(15岁)看见,被越林憧憬。同一时期,新芽儿童医院二线与新助手A见面。

    1930

    二线(16岁)试图揭秘军方的研究项目,将资料刻录在光盘中,交由助手A(18岁)带走,随后自己拿着自己偷藏起来的枪支和三板弹药,射杀研究人员,逃出医院。第二天在街道上用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自杀。同日,越林(16岁)因开放日来到医院,医院却因为突发枪击案而封锁,越林在通过后院小门时却撞见回来偷偷处理现场的浅栗(15岁),被浅栗控制,昏迷后被浅栗锁在医院旧储物间,但当浅栗再回去查看时,越林不知被谁救走。越林在逃走时看到了自杀的二线的尸体。

    随后几天,助手A在网络匿名公开了所有资料,引起轩然大波。联合国际立刻介入,杜宾山军方发言人被迫发言。浅栗最后被迫关闭项目,公开道歉,被军方开除,现居何处不明,疑似被软禁,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同时,作为二线原助手A也自此消失,没人知道他是谁,他去了哪里。

    军方通过暗线发布通知,召集当初参与项目的科学家,实际上试图在事件进一步发酵前将其处理掉。夏衍(31岁)回到第七军事医学研究所,留下惠普(12岁)独自在生命科学研究所,同年渭杏(22岁)来到生命科学研究所继续研究生学习,成为惠普的助手,但名义上是夏衍的学生。林帆(31岁)从空军总院离职,后调入脑神经发育与蛋白质分子结构实验室杜宾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分实验室,任课题组组员,接替夏衍的位置。安俐俐(26岁)调为军医七院财务部秘书长,同年安俐俐建立“医生财务管理基金会”。

    同年,通过联合培养计划,越林进入杜宾山大学少年班学习,结识同学肖峰(18岁)。

    1931

    越林继续读书,且并未参加实习,同这年他开始与肖峰(19岁)合租。

    同年,杜宾山发生一起重大飞机失事事故,机上所有人全部遇难,包括已知的振兴计划的红区军事高层和科学研究者。该事故导致对案件的调查与审判被迫停止。飞机失事原因杜宾山红区政府未进行公开。因未及时赶上的部分科学家们逃过一劫,因害怕红区采取其他行动而集体噤声。为此关于红区恶意拘留与杀害槐铂难民一事不了了之,虽槐铂在接下来几年内都有抗议的声音流出,但由于势单力薄,槐铂新政府又急于与阿莫克赫赦开展战后重建工作,无暇顾及遂逐渐在世界里没了声响。

    1934

    9月  越林(19岁)考取了生命科学研究院研究生,在去寻找实验室时遇到了惠普(15岁),成为了他的助手,同时还遇上了一直作为惠普助手的渭杏(24岁)。

    肖峰(21岁)考取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生,从此停止了与越林的合租。

    12月  越林入学项目中期评价,姑且通过。

    1935

    4月  惠普16岁生日第二天,夏衍(35岁)同林帆(35岁)回到研究所,一为与惠普谈话,二为参与渭杏(25岁)的毕业论文指导。

    6月  渭杏提交毕业材料,月底正式毕业,后前往军研所与夏衍碰面。

    7月  虽然林帆并不是很赞同,但是在夏衍的提议下,惠普与空空在第七军事研究所见面。因为并不能放心双胞胎的第一次见面,过程原本被林帆监护着,然而在林帆因事离开片刻后,惠普与空空发生冲突(主要是惠普比较嘴欠),空空将惠普捅伤,随机被送往医院,虽然伤口引发了感染和高烧但是所幸并无大碍。越林来到医院,15天后惠普出院,同越林一起回到生科所。

    在意外发生后夏衍终于决定向绿区政府公开计划,让大家知道“新芽儿童医院枪击事件”的背后。在与曾经负责调查案件的人员私下取得联系后,夏衍表示可以坦白并上交曾经红区发布给他们的计划书(大部分均已被销毁),但是前提是绿区政府保证他的安全,同时对他的孩子的身份严格保密。在夏衍提交的材料被匿名公布后,其他幸存科学家也陆续出面,提供证词,并愿意接受审判。

    9月  审判在杜宾山进行。由军方提供的录音文件证明(虽然并不能确定录音者身份,但是推测可能是消失了几年后成年的浅栗)。

    该项目的真实实验对象对科学家均为保密,所以军方存在欺诈,科学家并不知道自己的实际行为。为此绿区政府决定对被告科学家身份进行保密处理,且不进行公开庭审。

    庭审认为,夏衍因为参与实验度低,并未直接对他人照成伤害,但是由于对于儿童的疏于管教,且经过判断认为现状并不适合抚养任何儿童,故他被剥夺抚养权,判处罚款与有期徒刑2年,同时杜宾山大学表示暂时收回其教授职位,

        “但是你未来能不能拿回来,也由你决定”。

    绿区政府对外公布的判决罪名为偷税漏税,为此夏衍一直被林帆和渭杏嘲笑到出狱。在狱内图书馆看书的夏衍:“原来偷税漏税真能被判那么久吗!”

    由于夏衍无亲无故,所以双胞胎的抚养权移交给了当地福利院。随后空空被林帆领养(这事并没有告诉夏衍,空空倒是非常开心),并被进安排专门的特殊儿童培训机构进行后续教育。但是惠普拒绝了被领养,在进行身份登记后,惠普选择开具了有民事行为能力的证明,然后从研究所搬了出来,和越林住在了一起。在绿区政府的帮助下,经过研究所同意,在惠普接受完培训机构的教育后,依然能留在生科所继续研究工作。

    10月  绿区政府考虑到涉事科学家依然有较好的工作能力,就此断送了其事业是对杜宾山社会的损失,故主动开始进行善后工作。

    虽然关系不好但是惠普还是主动去看过几次夏先生(虽然很可能是为了去嘲笑他),夏衍对惠普说当初也并不是很清楚双胞胎的生母是谁,但是如果现在拜托调查的话应该能有什么发现,不过惠普表示他已经不在乎了:

        “……总觉得不在乎了,她并没有存在于我的生活之中,我也不想去存在于她的生活里了。”

    夏衍:……某种程度上还真像我呢。

    12月  由林帆暂时接管了夏衍离开后空余的实验室,而经过校方同意渭杏也暂时转为林帆名下的博士研究生,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毕业问题。

    1936

    10月 因为绿区政府干预以及表现良好,暗中将夏衍提前释放。

    那么夏先生与成年后的儿子相见了吗,可能有吧。

    ----

    日后谈

    越林与小杏的天台对话

    越林:啊好久不见了呢。

    小杏:嗯!说起来你实验还顺利吗?

    越林:唉,其实最后发现确实不适合做实验,现在转去生物信息组了。你呢?

    小杏:嗯……也算磕磕碰碰吧,不过也顺利发文了,在cellbio哦。

    越林:???cellbio?那不是超厉害的期刊!

    小杏:嘿嘿!

    越林:嗯……不过毕竟是你啊。

    小杏:啊,真是……突然觉得经历了好多事,等反应过来,它们更像是故事一般,已经被抛诸脑后了。

    越林:嗯……就像是……收起了锋芒的天才。嗯,收起了锋芒的天才们的故事……为了生活而妥协,无形的束缚,不愿意承认过去的错误,不知道如何靠近的方法,与……陌生人的善意。

    小杏:……怎么突然说出了那么厉害的话??

    越林:唉?不,看到的,啊……是别人说过的,哈哈哈。

    小杏:嗯……?不过真好啊,收起了锋芒的天才……果然也有普通人的一面。

    小杏:就算是天才也要努力的活下去的现实。与无法拒绝的问题。啊,人生,好麻烦!

    越林:大概是吧。

    小杏:一起去喝咖啡吧。

    越林:嗯。

    ----

    补充

    1.浅栗公开道歉

    由于计划信息的曝光,使得公众知道了军方曾经企图人为选择和编辑人类胚胎基因,并且进行了一系列积极优生学的行为,部分不顾风险的行为被人为是违背伦理且带有严重种族歧视,所以被立刻勒令禁止。

    二线的公开材料:

        只出现了实验内容。

        没有透露浅栗就是第一批编辑样本成功的个体。

        报告里只提到了几乎所有样本都失败了。

        参与项目的人员名单是绝对保密的,而且有部分人员分布在国家其他区域,二线也并不能得到他们的名单。

    军方处理:

        浅栗道歉后立即在公众视线消失,行踪不明。

        军方抢先一步控制了所有研究幸存人员,并将一部分处决。

        发电给所有当初的参与者,原本企图将他们一并处理掉(包括夏衍)。

        然而军方和研究高层却意外经历飞机失事,导致知情高层全部身亡。

        少数参与者没有坐上飞机而幸存,这些人立刻为了保护自己而再也没有提起该事。夏衍就是其中之一,而这几个参与者之间也相互不知道对方身份。全部人都选择了保持沉默,企图掩盖事件。

    2.二线自杀与新芽儿童医院枪击事件

    被媒体报道为“精神症患者持枪无差别枪击医院后自杀”。自杀几日后在匿名留言板大面积公开了二线拷贝的资料,但是并未透露是谁将他拷贝出来。

    细节:

        部分网络讨论认为“新芽儿童医院枪击事件”与这份材料的曝光有联系,然而因为后续军方封锁消息,不了了之。

        二线和浅栗都没有亲朋好友,使得清理信息变得容易。

        二线在实施枪击前清除了他曾经留下的所有实验外的消息。

        军方试图找到是谁公开了这份资料,然而在新芽医院的所有东西都在当时军方混乱的公关中急促的销毁了,没人知道到底谁是当初的助手A。

    3.夏衍回到第七军医院

    夏衍和林帆都接到军方发电,离开生科院,前去处理军方公开道歉后的各种遗留问题,却在到达第七军医院时得到飞机失事的消息,他们一下切断了与计划上级的联系。

    于是夏衍开始销毁自己也是参与者的证据,以及销毁掉两个孩子的错误出生痕迹,同时他花掉了四年的时间用来掩人耳目。

红篇摸鱼

绿篇摸鱼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