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熊岚场外小组

百合熊岚场外小组

百合熊岚企划的场外小组。

场外人设可以投在这边。

  • 2 投稿数
  • 3 参与人数
  • 0 角色数
  • 8 关注人数
  • 三千魔羅與屍毗王

    期間限定雪蟹修格斯炒飯
    2015/11/25
    +展开

    人物設定這裡【http://elfartworld.com/works/82381/】懶得建角色【

    因為那孩子是個很膽小的人,所以我知道她一定會在警報響起後躲在那裡。這是沒有辦法的事,那孩子無私的愛比常人要更多,也因此那孩子的恐懼要比常人更多——我找到她的時候,她正縮在能放得下整個人的儲物櫃裡瑟瑟發抖。

    啊,她的眼淚流出來了。

    看到我來了,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一邊用手背擦拭著眼淚,一邊抓著我的手,幾乎是以跌出來的方式從櫃子中走出來的。她出來的時候頭髮有些蓬亂,懷中還抱著奇怪的書本,我瞇起眼睛看了下,發現那並非是我喜歡的題材,也就沒有問她。

    “朋友啊,謝謝你將我從那裡救出來。”

    “不謝,是應該的嘛。”

    對了,這孩子雖然叫著別人“朋友”兩個字,卻根本就不在乎對方是不是真的是朋友,這點讓我很討厭;其他的部分,像是雖然叫著朋友卻分不大出來別人的臉,這一點也很讓人不快;問起她來,那孩子也只會答:“因為都是朋友,所以要一視同仁。”

    她就是那樣的傢伙。

    “我說啊,你也稍稍給我投入社會一點吧,老是那種飄在圈外的氣場——”

    “嗯,哎?是這樣嗎?我並沒有覺得我脫離大家呀……”那孩子——白鳥凜抱著那本封皮古怪的厚重的書,好像看著我,又好像沒在看我似的沖我笑了一下,“我啊,覺得大家都是非常棒的人,每一個都想做朋友,這樣不好嗎?是的,我並沒有被排除在那之外。”她重複說了一次,大概是說給自己聽的。

    撒謊。這傢伙在撒謊。

    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傻的人啊。

    根本就是在瞎說嘛。

    警報聲還在想,習慣之後,不知為何覺得不再刺耳了。白鳥凜抱著那本書,在樓道中旋轉舞蹈,我跟在她身後,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朋友啊,你知道嗎,佛陀的前世之一,有位叫做屍毗王的國王。”

    “嗯。”我支應了一聲,白鳥好像對這個回答很是滿意,繼續講了下去。

    “為考驗他,帝釋天化作鷹、毗首羯摩天化作鴿飛到屍毗王面前,毗首羯摩天化成的鴿子尋求屍毗王的庇護,屍毗王便將其藏在腋下。”

    這種沒來由的任性隨意,也是我討厭她的地方之一。

    “鷹見屍毗王護住鴿子,便說道:‘我與鴿子皆為生靈,為何你救他卻要看著我餓死。’屍毗王聞言覺得有理,便將自己的肉割予鷹。”

    啊啊,這傢伙瞎說話的壞習慣又來了。

    “但是,無論是割去左手,還是砍去右臂,鷹都不曾飽腹,最終,屍毗王將自己的肉身奉上。帝釋天受到感動,便將屍毗王的肉身全數歸還。這就是佛祖前世的故事。正因為佛祖前世曾累計善行,日後才能徹悟。”

    白鳥凜停在樓道的盡頭,我看著她捲動著自己栗色的直髮,過了會兒,她踏著好像跳華爾茲的步子,在走廊的中央跳了起來。

    “我想成為那樣的人。”

    騙子。這傢伙絕對是騙子。

    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那麼蠢的人。

    我終於忍無可忍了,那種愚蠢讓我感到不快,我再也受不了這傢伙了,這樣的傢伙,這樣的傢伙,這種傢伙叫我怎麼接受啊。這與其說是心理上厭惡,倒不如說是生理上無法接受吧。

    “所以呢?”我將我全部的惡意放在那三個字裡,等著對方的答復,對方聽到這個問題,好奇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沒明白過來我想說些什麼,“那你要幹什麼?”

    “啊……啊……”

    “究竟要做什麼?”我再度質問道。大概是因為語氣過於嚴肅,導致她嚇得後退了幾步,“就算是熊警報來了的時候也要做出這幅聖人的樣子嗎,那種事情——”我注視起她蜜柑色的雙眼,“為什麼要那麼做啊——”

    看到她眼底那東西的時候,我突然明白過來了。

    我已經被這傢伙徹底看透了,好像衣物被奪走的幼童一般,赤身裸體地站在她面前。就是這樣的我,卻還在剛才自信滿滿地質問她,想用語言的惡意來擊潰她。

    她輕輕地哭了出來,那完全是出於恐懼而來的哭泣,這一點我是清楚的。過了會兒,她試著平息下自己的抽噎,但已經停不下來了:“我……我,那個啊……我啊……”

    我清楚無誤地明白過來我有罪這個事實。

    “如果要是……要是熊來了的話,因為餓了而吃人的話,我……會給她們吃……如果她們吃掉我的左手的話,我……我就把右手給她們吃,如果他們要吃掉我的雙手的話,我……就把雙腿給她們吃……這樣也還不夠的話,就只好……全部……全部奉上啦……”那少女抽噎著,用手背擦拭著眼淚。我呆呆地看著她,方才的厭惡之情跑得一乾二淨。

    啊,我有罪。

    這傢伙一定是在弄虛作假,我是清楚的。

    因為世界上不可能會有這樣的人——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呢。

    就算是隨便說說,那樣的事情也,更何況——

    對十六歲的少女來說,就算是能放得下幾個拖把的儲物櫃也太過狹小;雖然不明顯,但能看到手臂上的烏青,被書本遮住的雙手上則能看到泛紅的指甲印;凌亂的頭髮也好,氤氳的雙眼也好,都不是在警報響起後才出現的。這個人她就是處在這樣的立場上,卻在和我說這種話。

    說是濫好人都已經形容不了。

    白鳥凜是個聖人這一點,我從一開始就該清楚。如果說有什麼能阻擋她成為一個宗教的象征的話,大概就是其太過軟弱這點吧。

    暮地,我為自己未能得到拯救而哭了出來。白鳥看到我的臉,慌里慌張地想做些什麼,但她身上的手帕已經在之前就用過了。

    “朋友啊,請不要哭。”

    她柔聲說著,踮起腳來擁抱了我,我則控制不了自己,哭得像個孩子。

    二十四小時後,白鳥凜在斷絕之墻附近遭遇熊襲,遇害身亡。

    老師在講話的時候我已經聽不下去,只祈禱著集會快點結束,能聽到旁邊有人小小的議論聲,再過幾天,白鳥凜這個人曾經存在過這回事,就會被人遺忘吧。

    她在最後一定是很害怕吧,即使如此,還是將自己餵給了飢餓的熊類。

    畢竟世界上就是有那樣的人嘛。

  • [場外]白鳥凜

    [場外]白鳥凜

    期間限定雪蟹修格斯炒飯
    2015/11/24
    +展开

    狗完就跑

    评论(8) 收藏(0)

参与角色+

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