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都大正浪漫谭(Ⅱ期) 点击报名企划

妖都大正浪漫谭(Ⅱ期)

AID1329

*【终章】进行中   时间:5月16日-6月15日*                         

                  

通过审核的玩家可以加入交流群374787588,验证填写自己的【角色名字】。                            

                           

                                  

距离【百年法案】之后的三十余年之后,发生了【天狐暗杀事件】,虽然是以失败告终,但暴露出了一个军方研究“人造半妖”的组织。在最近几年中由于人类世界的战争愈演愈烈,军方曾多次向天狐提出援助(主要是请求妖异参与人类战争)都被拒绝。这次事件的原因可以推测为“以人类手段进行某种示威”                                  

重伤清醒过来的天狐,认为“人造的半妖”只是人类制造出来的战争兵器,是一种悲哀的存在,以“给予他们慈悲”为名对人造半妖进行抹杀行动。                                  

      

     

    

   

  

 

2016/01/13-2016/07/16
活跃角色 全部角色+
  • 秋葉 蒼海
    秋葉 蒼海

    秋葉 蒼海

    未设置称号

    谢谢黑桃!这个外景地太高级了!!!   

    谢谢亲爱的!……???虽然是我的春晚怎么一直在看别人秀恩爱??刚才那副墨镜是不是能拿来用了??? 

    谢谢蒲公英!这个图好治愈!!!

    终于人生圆满了!!!!太太怎么这么好看!!!    

       

      

     

    进入TA的主页
  • 早幸
    早幸

    早幸

    未设置称号

    喜欢雪糕(   

      

     

    进入TA的主页
  • 白川 龍姬
    白川 龍姬

    白川 龍姬

    未设置称号

    角色简介:乳不巨何以聚人心!    

    In 大正  

    真是看不下去你们这些滑子菇了!!!         

             

            

           

          

         

       

       

      

     

    进入TA的主页
  • 纯恋
    纯恋

    纯恋

    未设置称号

    一切都是命运!      

          

    头像 by:叶子~❤      

               

              

             

            

           

          

         

        

       

      

     

    进入TA的主页
  • 落合栄二郎
    落合栄二郎

    落合栄二郎

    未设置称号

    一個普通的廚子

    进入TA的主页
  • 月岛 梓
    月岛 梓

    月岛 梓

    未设置称号

    Tsukishima Azusa     

    生日:9月6日   

    年龄:22    

    身高:160           

            

    一个守序善良 

                

    CV:坂本真绫      

    进入TA的主页
  • 三千院 司
    三千院 司

    三千院 司

    未设置称号

    【妖都大正浪漫谭Ⅱ期】

    进入TA的主页
  • 安曇野俊臣
    安曇野俊臣

    安曇野俊臣

    未设置称号

    君の隣でそっと 生きようとしたこと 

    进入TA的主页
  • 宇都宫 透
    宇都宫 透

    宇都宫 透

    未设置称号

    所属企划:妖都大正浪漫谭(Ⅱ期)  

     

    进入TA的主页

最新作品 更多作品+
  • 夜與星

    前面的小故事接:http://elfartworld.com/works/94603/  

      

    1、  

    经过了要把人冻僵的严寒,经过了喷涌着岩浆的炽热火焰,经过了寸草不生的干涸土地,发出悲鸣的黑鸟一直在头顶上盘旋。  

    在头顶没有天空,脚下也没有路的树海里,他早就已经辨不出方向,累得连意识都模糊不清,只靠唯一的念头支撑着。  

    ——拉着那只手离开这里。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空气变得凝滞,簌簌作响的巨大物体从树木之间穿过,银白色的微光分开了杂草,树干喀喀作响着向两边倾倒。  

    危险啊,他挡在她面前,正面迎上垂落下来的红色眼睛。  

    “想起来了吗?”  

    那声音像岩石缝隙里潺潺的流水,柔和之中带着冰冷的气息。  

    他呆然站在原地,一步也无法移动,  

    ——是山啊。  

    和人短短的一生无关,也无关人的悲喜,只是周而复始地孕育再埋葬,毫不动摇,既危险又温柔,既冷酷又宽容的山。  

    人总是需要的时候才祈求帮助,愿望一旦满足便忘记了恩惠,误以为一切都可以凭自己的力量达成。大山并不需要什么人祭,只要定期得到供奉和纪念,而村外唯一一座被枯草掩埋,供奉着山神的小小神社,也在暴雨雷鸣中倾塌之后,人们又以不知从何而来的自负认为,只要献上活着的鲜血,就可以免除天灾。  

    长久以来山的灵魂日渐衰弱,就连新诞生的山神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凭着衰弱消失之前留下的印象变成了人的模样,就此在村庄中生活下来。  

    银色的光在树海中奔驰流淌,像从盒子里倾斜而出的宝石一样。他感到视野渐渐升高,攀上树木,升上蓝天,冲破遮天蔽日的树荫,直到四周都是笼罩在阳光下绵延不绝的青绿树叶,随风掀起细碎的、闪闪烁烁的波浪。  

    女孩似乎意识到身边发生的变化,但仍然紧紧抓着已经碎成布片的,蛇蜕下的皮一般的破旧衣物。  

    ——原来“山神大人”并不是那么遥远的存在,如果她也能看到就好了。  

    连日来的寒风终于停息,阳光拨开阴云射向大地。  

    像洗去了身上的尘埃一样,地面上的树枝和枯叶逐渐裸露,枝头的残雪融化后形成冰柱,再化成一滴一滴的水珠,落进下面黝黑的泥土。  

    几天后,有人在树枝上发现了新芽。  

    村庄继续沉默着,清除枯草,开辟土地,撒下种子,将深埋在地下的旺盛生命力,引导到一天比一天变得温暖的空气中来。  

    为了孕育这样的春天必须埋下的祭品,山神大人已经切实收到。风一吹过就会飒飒作响的山坡上,多了座小小的衣冠冢。  

      

        

      

    2、  

    傍晚时分起了风,天空中的云消散了,星辰闪闪烁烁,在带着海潮气味的冷风中发着抖。深暗的海水在码头的船只和锚索之间摇荡,灯塔和桅杆上的灯光与遥远天际的星星相接,成了夜空的一部分。收起桅杆时,灯光也划着弧线向下坠落,仿佛坠入海中的流星一样。  

    一小时过去了,接着又是一小时,直到所有的流星全部坠入了深海,码头变得寂静无声,客船和货船静静停在港口里,远处只能看到它们交错的、随着海水微微晃动的巨大黑影。  

    这时,有几艘船从船舷上放下铁梯。  

    码头附近的广场出现了不少人,他们穿着厚重的衣服急急向前走,脚下却几乎没有声音,薄雪融化和着泥土粘在他们的鞋底,栈桥的木板上留下了散乱的脚印。  

    脚印有大有小,中间还夹杂着拖拽重物的痕迹。  

    最长和最难度过的冬天来了。  

    海外战场战局胶着已有一年有余,首相病逝为其划上了句号,随后继任的首相不日便签署了停战协议,原本反对人造半妖应用于军队的一派借此将矛头转向零式、以及有半妖血统的平民,一时间人造半妖和半妖都是“怪物”、“杀人鬼”、“即使伪装得和人一样,总有一天要与人为敌”之类的传闻甚嚣尘上。军方开始对在籍的人造半妖军人进行处理,普通民众也多受牵连。这座城市作为繁荣和先进、引以为傲的夜景也黯淡了,空气中充满了惶恐不安。  

    然而,尽管如此,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还是继续发生着。  

    绑缚双手,用短枪顶着头颅,从监狱押送到刑场准备进行公开处刑的犯人,在被蒙上眼睛之前朝身后的警护笑了笑。枪声响了,犯人却没有倒地,上前查看的时候,行刑的士兵大惊失色,发现那里只有披着囚服的稻草束。  

    率领敢死队的将领归国后,其位于帝都的宅邸每天都为战死士兵的家属围绕,人们朝院子里扔砖瓦石块,打破玻璃,在墙上涂抹、唾骂不止,终于有一天,宅邸燃起了熊熊大火,主人把自己锁在顶楼的房间,和建筑物一起化成了灰烬。  

    户籍登记处发生电力故障,照明恢复的时候,几千份档案不翼而飞,而第二天忐忑不安的工作人员用钥匙打开档案室的门时,赫然发现原本丢失的档案还在原地,仔细翻阅之后,却看到上面的记录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有着半妖亲人又无法让其恢复普通外貌的家庭,不得不承受损失出售土地和住宅以筹集路费,搬到远离帝都的地方,而铁路和航路上似乎都有极为熟知他们情况的人,离开的过程意外顺利,简直让人怀疑是同一群人为他们安排好了一切。  

    不久前和朋友一起在穿过街道的河上划船时,毫不在意地摘了制帽扇风,露出一对毛茸茸的耳朵的山犬少年,突然称病休了长假。这样的学生为数不少,老师和同学们都缄默不言,只有担心他的少女几次登门拜访,终于再次见到友人。少年的模样已与普通人无异,被问到身体情况的时候,只是有点遗憾地笑着说:  

    “已经恢复了。”  

    国家为战争付出代价,这代价又转嫁到只希望战争早点结束的人身上,冲突、动荡和不可避免的流血还在不断上演。  

    但是,就像不断高歌猛进的时代所孕育出的,鼓吹扩张和力量的声音一样,传说留在了人的心里,渴望理解、彼此接受、想要努力活下去的声音,也传达到了不为人所知的角落,从很久以前就为了战争终结的一刻而做的准备,渐渐生根发芽,生长出微茫的希望来。  

      

        

      

    3、  

    “……只有害怕生者的人才会害怕死者,忘了自身所限,疯狂前进而践踏他人生命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消失,能够坦然接受不同,不会有人怨恨自己出生在这世界上的时代也许永远不会到来。但是,必须有人留下来记住,受伤害的弱者流淌的鲜血、踏过的尸体所流出的鲜血、为了哺育无需经历这些,就可以在阳光下自由生活的下一代所流出的鲜血,因为‘传说’和‘异常’也不会消失,为了不知什么时候的再度重逢,未来应该有人了解这几年发生的一切。”  

    “这里还不安全,要做的事情依然堆积如山,每每想到失去与无法挽救的事物,便难以成眠,所幸这些想法能对人倾诉,这大概是我支撑下去的,最大的动力吧。”  

    ——以后,我会和你一起,不再只是相隔遥远的通信,而是并肩而行,一起经历危险,一起从噩梦中醒来,然后一起,迎来可以平静生活的一天。  

    排着长队的人群安静而快速地向前移动,用了没多久就登上了停靠的航船,队伍最末有位老人蹲下来,给孩子系紧围巾,再把小箱子塞进他手里,以至于和前面踏上舷梯的乘客拉开了距离。  

    从船舱里出来的事务长短促地招呼了一声,老人直起腰,拉着孩子空着的手向前赶去,而孩子的目光一直盯着一个地方。  

    老人朝舷梯的最后一级台阶望去,那里站着穿长大衣的女性,她低头看着什么东西,接着把它折了几折,塞进手提包里的信封,手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很像呀。”  

    孩子瞪大眼睛,像发现了什么新奇而美丽的东西。  

    喂,喂,不可以盯着人家那样看啊,老人用身体挡住孩子的视线,朝那位女性连连欠身,接着和孩子一起登上舷梯。  

    踏上甲板的时候,孩子仍然扭头望着那个长发整齐地束在脑后的高挑身影。  

    像什么?老人摸着孩子的头,忍不住问。  

    “那个。”  

    孩子扬起小脸,伸手指着北方天空中,寒夜里最亮的一颗,闪着蔚蓝光辉的星星。  

      

     

    黑月的咏者 5
  • {第二章-番外-}喵
    {第二章-番外-}喵
    Fengta 18
  • 终章·下
    终章·下
    吃我大陨石 5
  • 第一章ノ弐
    第一章ノ弐
    阿辣卡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