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理知道恋爱八卦
    鹰爪包菜心 5
  • 【DRE2】LOG
    鹰爪包菜心 12
  • 为什么老师都有那么多补充我就只有两张
    鹰爪包菜心 21
  • 火热播出!
    鹰爪包菜心 1
  • Chapter.05 万圣节舞会

    ◎字数:4258

    ◎接上: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5681/

    ◎太谢谢芭芭拉同学能答应做我这个活在过去的人的舞伴了!希望我没有写的很OOC,如果有,一定要告诉我……!

     

     

    Chapter.05

     

    “怎么样?”

    蓝德尔站在镜子的前面,身上穿着一身深蓝色为主基调金色镶边的礼服,挺拔着身子询问特伦斯,四年级的小鹰从书本里抬头看了一眼,回答还不错。

    蓝德尔对着镜子摆出一个优雅的欠身,再次看了看,确认礼服的每一个边角都完美无缺后,这才满意地脱下它。当他将衣服挂起来,转过头来时,看到特伦斯用一种“你疯了吗”的眼神诡异地看着他,他于是笑笑说:“嘿,既然我们不能躲过每一场舞会,那只好去学会适应它,不是吗?”

    事实上,蓝德尔很少参加舞会。霍格沃茨每年都会有几场类似的舞会,但这四年的校园生活加起来他也大约只参加过三场。舞会确实很有意思,不过大部分时候他与他的朋友们却都没有机会参加。有一次他们在万圣节的前几天闯了祸,害得四个小家伙不得不在全校享受美好节日的时候一起窝在图书馆写一篇十二英寸长的魔咒学论文。还有一次,他只是纯粹想要练习一道期末考试会出现的高级咒语。

    舞会的作用无外乎是认识新的朋友,孕育新的感情,或是加深彼此的友谊,帮助社交。而蓝德尔却觉得,他与朋友们有彼此就十分足够了。因此参加舞会往往只是他的心血来潮。

    何况有时候尼尔·阿特拉斯会来邀请他做舞伴,在思想成熟如现在之前,他一直强硬地拒绝,也由此对舞会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微小的抗拒。

    “这是你昨天签收的那一套?”

    特伦斯随意地问道,昨天的晚餐时间蓝德尔收到了猫头鹰的包裹,是一个看起来正正方方的油纸包装,自然也就不是书本或者扫帚,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这套突然出现的新礼服,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不会准备和阿特拉斯跳舞了吧?”说完,他就自己否决了这个想法。

    “当然不是,我还没找到舞伴呢,舞会开始后总会有和我一样单独入场的,享受这种惊喜不也挺有意思的?”

    蓝德尔坐下来,开始对一只贝斯特抓来的大蜥蜴丢消失咒,蜥蜴大约只消失了5秒就变回来,进度不是很理想。

    特伦斯摸着下巴思索一番:“可能吧。”他不太喜欢主动亲近他人,因此不是很清楚这类社交活动中临时寻找一个舞伴究竟算不算一种惊喜,毕竟特伦斯可连室友都是直到三年级才熟络起来的。就算是现在,要是让维塔与特伦斯单独在寝室里,他也没有把握可以和维塔好好交流,即使这位刚入学的小鹰又礼貌又温顺,甚至还很健谈。

    下午时,图书馆开始聚集起人来。课程结束后学生们会在这里查阅资料撰写论文,或是单纯地看看书。蓝德尔属于后者,他走进图书馆想要寻找关于消失咒的书籍,但当他走到书架的三分之二处的时候,他看到菲尼克斯坐在长桌边阅读,边上的尼尔正在写一篇关于嚏根草的特性及作用的魔药学论文。蓝德尔走近时看清了菲尼克斯手里拿着的书——《常人所不知道的关于消失咒的秘密》¹——正是他想要找的那本。

    “喔,这里其实不太对,准确来说某种嚏根草是否有毒取决于它的根是否卷起来,而不是弯曲²……下午好啊蓝德尔,就在你像个弗洛伯毛虫一样慢慢走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快要把它看完了!”

    菲尼克斯指出一个尼尔的论文错误的时候终于看到走过来的蓝德尔,他晃了晃手里只剩下薄薄几页就能看完的书,得意地挑衅起来,“如果你也想看它那就只好等等了。不过当你开始看第一页的时候,我想我已经要开始实践里面的要点了。”

    蓝德尔拉开椅子坐在菲尼克斯的另一边,他看到尼尔冲他点头打招呼,依旧是面无表情,他笑了笑没有回应而是选择和菲尼克斯继续对话:“那我就等等吧。但你该不会以为只是看了本书,就能领先我了吧?”

    “这话听起来可不太符合你拉文克劳的身份。”

    菲尼克斯讥笑起来,“我还以为所有的拉文克劳都把书本当做整个世界呢?”

    “知识才是整个世界,傻瓜。拉文克劳都知道书本只是更直接的获取知识的方法之一,而思考和实践总会带来意外收获。”蓝德尔用飞来咒召唤来一本红色封面的书,想要在菲尼克斯读完最后几页之前打发一点时间。

    菲尼克斯听了挑挑眉毛,不敢苟同地开口:“好吧,可能你的世界被知识给淹没了。但我的世界除了知识还有荣誉、权利、魁地奇和巫师与地下城³。”

    “那我需要纠正一下,我的世界也有巫师与地下城,你们伟大的城主可还没有退位的打算。”他笑嘻嘻地炫耀自己地下城主⁴的权威地位,菲尼克斯冲他翻了个白眼。

    尼尔把这次对话看在眼里,每当蓝德尔和他的挚友聊天,他那副时刻挂在脸上的虚假的笑容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摇身变成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男孩儿,既会喜也会怒,更重要的是还会开玩笑。就好像这位虹膜异色症患者的内心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面对挚友时他展露温暖柔和的浅褐色,面对其他人就只剩下有一点冰凉的蓝色。

    起初他被这种蓝色所吸引,但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想要接触浅褐色的部分。可是事与愿违,一旦他有所行动,蓝德尔大片的蓝色就会浇灌在他的身上,最终被浸透,让他在其中窒息。

    “这本书的作者或许该有所改观。”

    他从蓝德尔的声音里听出一种沉重,尼尔好奇地看过去,蓝德尔所指的“这本书”上有三个人头,分别捂着眼睛、耳朵和嘴,《凡尘俗世的哲学:为什么麻瓜们不喜欢刨根问底》,他见过这本书,但因为名字里带了麻瓜两个字,他不屑去看。菲尼克斯看到书名后也是兴致缺缺,随口问了句怎么了,蓝德尔指着其中一处念到,“作者认为麻瓜不会对魔法刨根问底,因此隐藏的魔法世界才没有被暴露。但隐藏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因为它一直存在于此。麻瓜的科技在进步,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探索整个世界,既然我们还在同一颗星球上,那我们就会有被发现的一天。”

    “得了吧,你的意思是魔法比不过麻瓜的那些破铜烂铁吗?会进步的可不只是他们。”菲尼克斯恶狠狠地反驳,就像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他就是讨厌蓝德尔这一点,这个家伙为什么总是一副麻瓜的科学要比巫师的魔法好得多的态度呢?这简直不可理喻!

    “我不是这个意思,菲尼克斯。”

    蓝德尔摇摇头,他的眼睛里有光芒闪烁,等菲尼克斯稍微平缓一点后,一字一句地慢慢说道,“正相反,我想说的是,既然迟早会被发现……那一味地躲藏其实并不是一个好方法,不是吗?”

    “嗯……听起来是这么回事。”

    菲尼克斯想了想,然后又一脸鄙夷地看着蓝德尔,“所以,你该不会是想说什么麻瓜与巫师友好相处之类的蠢话吧?噢,别恶心人了,早在几百年前就试过了不是吗?大部分的麻瓜都是自私自利、为所欲为的生物,与他们在同一片阳光下生活?这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

    蓝德尔没有指出实际上他们就是生活在同一片阳光下的这个事实,他合上书,知道菲尼克斯是不会理解他的想法了:“……但麻瓜的科技确实不错,如果与魔法结合一定会变得更出彩的。我是真的很有兴趣做这方面的研究,真可惜。”他抬手去拿菲尼克斯阅读完的那本书,发现尼尔正用锐利的眼神盯着他,看起来像是有话想说,但他装作没有发现,与菲尼克斯道别后他直接去找图书管理员申请借阅图书。

    万圣节舞会在第二天的傍晚如期举行。尽管在舞会开始之前,跃跃欲试的幽灵们上演了一场闹剧,使得聚餐时尖叫声连连,幽灵追逐打闹着穿过蓝德尔的身体,他在一阵冷颤中享用南瓜焦糖布丁。

    待幽灵嬉笑着穿过礼堂的墙壁退场后,长桌与美食也在艾玛校长的指挥下消失。被蝙蝠与南瓜装饰得古灵精怪的礼堂内出现一支由穿着西装的骷髅组成的乐队。在昏暗的灯光下,悠长典雅的音乐响起,四位幽灵再次登场,带领霍格沃茨的巫师们跳起舞来。霍格沃茨快乐的万圣节之夜就此开始了。

     蓝德尔游走在每一对搭档之间,他悠然地寻找与他一样只身参加的女孩儿。他走到礼堂的边缘,那里放着几张盖着白色桌布的长桌,有一些可供舞会期间享用的点心摆放在上面,一部分先生女士们在这里攀谈,手里举着装满南瓜汁的玻璃高脚杯。根据万圣节舞会的规则,所有人都戴着假面,这仅仅是为了烘托神秘的气氛。无论如何不认识的人就是不认识,而认识的人也不会因为假面变得陌生。

    这位年轻的级长最终在桌子的一边寻觅到一位孤独的女士,她戴着假面,一个人挖着一块糖浆水果馅饼,享受着节日的氛围。蓝德尔认出她是四年级的芭芭拉·爱得莱德,跟他一样是拉文克劳。就像蓝德尔向一年级新生说过的一般,他们是在某次鹰环谜题中相识的。真要说的话,大部分的拉文克劳认识的过程本身就无外乎这么几种:一起思考鹰环谜题或者在休息室研究某项实验。每遇到这类情况,小鹰们自然就会聚集起来,叽叽喳喳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在辩论与分析中自然熟识,蓝德尔将这称之为学术探讨,从不算作交友的一环。

    他环顾四周,然后打定主意上前打招呼,露出那副标准的笑容:“晚上好,爱得莱德小姐。”

    芭芭拉寻声看向他,很快认出是蓝德尔,她挥挥手,向蓝德尔问好:“晚上好,学长。今天没有和你的朋友一起?”

    在她的记忆中蓝德尔总是和其他学院的人一起行动。尤其是她刚入学的时候,霍格沃茨有四个分别属于不同学院的人仗着被扣分也不会拉大学院分差,成天一起惹是生非的传言曾流进过她的耳朵里。蓝德尔正是其中之一,以至于在认识他之前芭芭拉都以为他是那种调皮捣蛋的男生。但在三年级下半年的时候他们像是忽然想起了学院荣誉一般,开始有意识地与自己学院的人交流。现在四个人的三个成为级长,各自为自己的院校争光。

    “他们对这类活动没什么兴趣。”

    他想到菲尼克斯对于舞会一直都是摆出不屑的态度,而兰斯——如果四年级那场恋爱还能得以持续的话——或许还会参加。克劳提茨希望自己能够在找到意中人之后再参加这样的晚会,换言之,他们都不想可怜兮兮地站在角落里被情侣们甜腻的恋爱所侵扰。

    芭芭拉红色的右眼充满好奇,看了看周围,过了一会儿她忍不住发问:“那你是一个人来的?我该说勇气可嘉吗?”

    蓝德尔举起一只高脚杯,幽默地开口:“是的,我一个人来了。为我的勇气干杯。”

    芭芭拉与他干杯。

    “你看起来也是一个人呢。”

    蓝德尔打开一个新的话题,南瓜汁酸甜的味道钻进他的喉咙,甜得他有点嗓子疼。

    芭芭拉冲一个方向指了指,说:“不,我和姐姐一起来的。”顺着芭芭拉指的方向望去,他看到芭芭拉的姐姐贝尔和一位斯莱特林的男生正在跳舞,显然是热恋情侣的一员。

    “原来如此,不过我一直认为跳舞并不是情侣的特权。每个人都能享受节日的乐趣……说起来,你想跳舞吗?”

    他问,聪明的女孩儿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她放下手中的空碟子。蓝德尔心领神会地微微欠身,向芭芭拉伸出手,笑得依旧温柔,“亲爱的爱得莱德小姐,希望我有这个荣幸邀请您与我共舞。”

    女孩儿搭上他的手,他们自然地加入到这场霍格沃茨盛大的舞会中,在礼堂的中心地带伴随着蝙蝠、南瓜还有骷髅跳起一支轻快的舞来。事实上这对临时起意的搭档表现得还不错,双方都还算会跳,舞步没有错,配合得也不差,而且没有踩到过脚。

    他们又一起跳了大约两曲,在临近十点的时候蓝德尔先行告退:“十分感谢,爱得莱德小姐。因为您的抬爱,这场万圣舞会我才得以不留遗憾地尽情享受。”

    “要这么说,我也一样。晚安,学长,下次有机会再跳吧。”

    芭芭拉与他互道晚安后,自顾自地钻入依旧沉浸在节日氛围的人群之中。

    蓝德尔回到宿舍之前先去级长盥洗室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正巧撞见兰斯,兰斯看到他手里的那身礼服,惊讶地直挑眉毛:“你、你该不会?”

    “是啊,去跳了个舞。”他笑眯眯地回应。

    兰斯表情纠结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呃……和尼尔·阿特拉斯?”

    蓝德尔觉得自己被口水呛到了,他的表情看起来比兰斯更加诧异:“我就想问问,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是要和阿特拉斯跳舞?”

    “因为你之前还和他约会过,你忘了吗?”

    兰斯一本正经地回答。

    蓝德尔想要翻白眼,但没有,他揉揉脑门,无奈地开口:“我没有兴趣,你是忘记我拒绝过他多少次了吧?”

    “哈哈,可是他这么执着,我以为你被他感动了呢!”兰斯勾上蓝德尔,大笑起来,“而且仔细想一想,你恋爱的样子我可从来没有见过。”

    “我倒是见过你恋爱的样子,还有失恋的样子。”蓝德尔平淡地看着兰斯一脸像被踩到脚的表情,快速结束了这个话题,“好了,我差不多该回去了。你知道的,过了今晚,距离消失咒比赛只有两个月不到了。”

    “噢,比赛。菲尼最近也一直在练习,你们可真够较真的。”

    兰斯摆摆手,显然是对他们的较量完全无法理解。

     

     

    注释:

    1.《常人所不知道的关于消失咒的秘密》:并不存在这本书,瞎几把编的。

    2.嚏根草是否有毒取决于它的根是否卷起来:这也是瞎编的。

    3.巫师与地下城:暂定名称。《龙与地下城》巫师版,四人组聚在一起时常会玩的巫师桌游,兰斯的里之人很希望有一个DND式名字,但我们还没想出来。

    4.地下城主:DND中的DM,也就是Dungeon Master。

    鹰爪包菜心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