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实人设x2
    一个睿智的清洁工 0
  • 除了照片其他都真实的不行
    一个睿智的清洁工 0
  • 【哨兵c-05】Jesse.Anderson
    一个睿智的清洁工 0
  • 章一

    总字数4077

    未完成,大概只有第一部分,只互动了一个人

    随便看看吧……高三狗写不出什么好文章【死目】

    手机党可以走石墨:https://shimo.im/docs/aMKA8CJQEVMTKnM0

    ——————————————————————————————————————

    沈睿一直觉得,提出把一个破旧小酒吧作为英国巫师界最有名商业街入口的人,绝对是个十足的天才,而以一面灰漆漆的旧墙来作为入口的“门”,这一想法的确是比酒吧做入口更应该让人拍手叫好才是。

     例如他现在就碰上了点小麻烦……不,恐怕是个连麻烦都算不上的麻烦,他不过是把开门的方法忘得一干二净……真的不是什 么问题,毕竟他13年都没涉足过这个地方了,忘了很正常,找个人问问不就是了。 

    可偏偏华夏的剑修都是打自娘胎里就带着一段傲骨的执拗性子,个个都自尊心比天高;他自己也不例外,身为一个剑修的那股傲劲让他拉不下脸去问别人这么……的问题,但为了自己未来的工作他又不得不去对角巷走一趟,他算是自个儿把自个儿逼进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简直就是出师不利,流年不顺。 

    况且自家的愁外人不懂,沈道长不是会把心思都写在脸上的那种人,纵使他自己已经在心里把上三清和吕师祖求了个遍,面上也是一片波澜不惊。

    因此在外人眼里,他这盯着墙角一动不动的行为大概只能用“发呆”来解释了。 

    于是小天井里面就多了一个年轻人对着一面“普通”的灰墙“发呆”。

     难免引人注目。

     沈道长光顾着对着一面墙发愁,愁的太专注竟是没能注意到身后渐渐逼近的脚步声。

     “先生,您需要帮忙吗?”后果就被突如其来的问候吓了一跳,飞速转过身子却是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一个趔趄蹲在地上……差一点要把怀中的包裹给扔出去。

     这反应着实是有些过了,问话的那人也是被吓到了,急急忙忙凑上来似是想要扶他,但最终只是停在离他大概一步之外,焦急地问他有没有事,需不需要叫人之类的问题。 

    沈道长只是把怀里的东西往胸口拢了拢,冲着那人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含糊地说着只是低头太长时间了供血不足有点头晕而已,叫那人不要再管自己,赶快去做自己的事儿就行了。

    但过了老半天,那人却连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这人总不可能是担心自己吧?

    沈道长心叫不好,能来这小天井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在这儿藏了的什么东西人……至于另一种……就只有要去对角巷的巫师了。

    这个认识让他本来就晕乎乎的脑袋更痛了。

    他一介华人,留着及肩的长发不说,魔杖又长的跟一般的簪子无差,身上还连个基本的黑袍子都没穿,怎么看怎么像个找厕所找错了的酒客,若这来人真是巫师,他怕是免不了要得那人一记昏昏倒地或者一忘皆空。

    要是这样他站着这站了快半个时辰有什么意

    义?!

    再三思量之下沈道长打算暂时先把自己的执拗性子收敛一下,毕竟 进对角巷做买卖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沈道长抬起头,果真看见一根白木短杖直勾勾地指着自己,他正欲解释来意,却在看清来人面目的时候愣了愣神。

    来人是个金发绿眼的欧洲姑娘,不过十四五岁的样貌,身上穿着一件欧洲巫师里长见的黑袍,只不过帽子和内芯都是亮眼的淡黄色,看着不违和却也引人注目。

    这分明就是Hogwarts的学生才会有的打扮。

    而且这孩子还是赫奇帕奇的学生。

    真是天助我也。沈道长心里的悬石在落地的瞬间炸成了一片欢喜的烟花,原本客套的微笑也越发真诚起来。

    “Hogwarts的学生?”他直接开口问道。

    “唉??”小姑娘突然听到自己学校的名字也是一愣,随即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知是想承认了还是想否定,只是手里的魔杖一直都没放下。

    西方巫师对善恶界限画的分明,明明顶着一个名号却非要分清黑白说尽是非;但凡用过恶咒的或是鬼鬼祟祟的肯定都不是好人,施过不可饶恕咒的更是败类中的败类,迟早是要被离魂的;沈道长想想自己在Hogwarts七年被灌输类似的理念简直数不胜数,也就理解了这小姑娘这般不远放下警戒原因为何。

    但这孩子放不下这份戒备他俩就只能在这僵着耗时间。等会儿再有人来了怕就不只是一个昏昏倒地那么简单了。

    好事之徒颠倒黑白的技术他可是见识透了的,这辈子是不想再见识一遍了。

    为了自己的下半辈子,沈道长拼命调动自己这几年基本没怎么用过的脸部肌肉,冲着那孩子露出了一个他平生最纯良无害(自认为)的微笑。

    “你是要去对角巷对吧,我这就给你让开。”他边说着边毕恭毕敬地退到另一边,让出了“钥匙孔”所在的那一片灰墙,示意那女孩儿赶紧过来开门,他指不定还能蹭个“顺门”。

    但那小姑娘仍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手把魔杖抓的更紧了而已。

    ……我真的就那么不可信?不对啊……我在山上还挺受小孩子欢迎的啊。

    这边沈道长陷入了自我怀疑,另一边和他对峙的小姑娘却底下了头,口中小声地念叨着什么。

    然后那孩子抬起头,碧绿的眼睛中充满了决心。

    “……对不起!但还请您睡一会!”

    “等等???!!!”

    该来的还是来了……

    沈道长在心中恶狠狠地质问自己今天为什么没给自己卜一挂再出门。

    “Stupefy!!”

    耀眼的蓝光从小姑娘的魔杖顶端快速发出,火球似的向着他的方向飞过来,光照的人眼睛都有点痛,强光照射再加上两个人的距离本来就不是很远,这光不但作了魔咒又恰好起到闪光弹的作用。

    霎时女孩的眼前就白了一片。

    等她的视野恢复明晰的时候,她眼前那个可疑的青年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一个破碎的纸盒子被留在那人刚刚站过的地方。

    她用的又不是什么可以让人消失的恶咒,这人怎么就会凭空消失了呢?

    这个想法的出现只是加深了女孩心中的不安,让她越发确定了刚刚那位行为诡异穿着奇怪的青年绝不是什么好人的判断。

    “你们这些十几岁岁的孩子,真是不管哪儿都一个德行,不要动不动就出手伤人啊。”那青年的声音忽的从她身后传来,她转身,那只握着魔杖的手却是立刻被那人一把攥住按在空中。

    “太过冲动只会害人害己,懂吗?”那青年一对赤金色的眸子里已没了最初的温润和蔼,现在盯着她看像是覆满了霜的月,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存。

    “还是说你们非要得了教训才能明白这个道理?”

    言必那青年就松了钳制着她的那只手,她那只胳膊抖的厉害,幸而魔杖没有掉在地上;沈道长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抖得跟筛糠似的右胳膊,暗骂自己做的太过火,他本来也只想小小地威慑一下只当警告,却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暴脾气,这孩子吓成这样简直全是他的不是。

    全是他的问题要怎么办?补救呗,难不成什么都不做就让对方给自己开门?他还不想这么早就被遣送回国。

    奈何沈道长受欢迎却没带过孩子,尤其不擅长和15,6岁的叛逆期青少年相处。

    “和洋人发生口角的话,你应该先承认错误才对啊沈师兄。”这时临行前师妹对他说的那一堆废话一股脑地全部蹦了出来“就你这冷性子暴脾气,若对方是个男人,你们没打起来就算好的了,但若对方是个女子……沈师兄……我劝你还是先道歉为好……人家一嗓子可就是十几个男的啊。”

    “师兄啊,不是我说……十几个……您不拔剑,能打得过?”

    现在看来他这个五师妹不愧为下山次数第一多的女人……无常世事竟然全在她的意料之中,简直比三师弟算的卦还要准。

    沈道长深吸一口气,说出了怕是他踏上大不列颠这块外土以来,第一次放下傲气的话。

    “抱歉刚刚是我太凶了我没想吓你真的我只是太久来这个地方忘了要怎么开那扇门而已绝对不是可疑人物你信我啊小姑娘我刚刚真的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啊。”

    整句话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磕绊,但语气诚恳充斥着满满的歉意与愧疚,无论谁都能听出其中想要道歉的真挚情义。

    就是中间一点停顿都没有……说完这一大串道歉的话语,沈道长连耳根都是通红通红的。

    那女孩听了这么一长串不带换气的歉意也是愣了半饷,看着面前这位比自己高出大半的东方青年,住着差点就笑出了声。

    忘了去对角巷的方法,这算什么事儿呀?直接说不就好了,干嘛藏着掖着?

    “没事啦先生,您刚刚说的也没错,是我太冲动了。”那女孩嬉笑着接受了沈道长尴尬的歉意“您也要去对角巷,对吧?”她走到那面灰墙前,魔杖指在墙面竖三横二的砖块儿上轻轻敲了三下。

    她敲过的那块儿砖抖动起来,开始移动,中间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小洞,随即洞口越来越大。不多时,他们面前就出现了一条足以让几人通过的宽阔拱道,通向一条蜿蜒曲折看不见尽头的鹅卵石长街。

    两人沿着拱道踏上那条坚实的街,抬头便望见一束阳光投射在最近的一家商店门外的一摞坩埚上。坩埚的上方悬挂着一块儿牌子,上边写着:

    铜质—黄铜质—锡镴质—银质坩埚,型号不全,自动搅拌——可折叠。

    “欢迎来到我们的对角巷,来自东方的先生。”女孩儿笑的灿烂,话语也是十足的热情,有点像是夏威夷的海浪,把方才两人互相对峙的尴尬冲刷的无影无踪。

    这场荒谬的误会算是终于告一段落了,最后是沈道长不停地冲着人家小姑娘鞠躬道歉,还送了自己下山带的一包盒酥;方才觉得自己算是道歉尽了心思的,对方也给了他退一步的余地,大大方方地接受了他送过来的盒酥,冲他挥挥手就消失在了一片人山人海之中。

    “谢谢您的小礼物,那,祝您假期愉快。”女孩儿离开时也按照国家的礼节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这句话真是成了这操蛋日子里面唯一一件能让他感到暖心的事儿了。

    但说实话他觉得这场误会还是挺好的,好就好在TMLGBZ™,那小姑娘把魔杖指向他的时候他竟然有种被他醉酒的五师妹按在地上强迫自己穿女装的错觉。

    过程很揪心,但幸而结局是个幸福美满的HE;他终于是站在了这个13年从未涉足的街道上,正想松口气却觉得来往的人群里面有太多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道士下山?

    屁啦!这群英国人连道士是什么都不知道好吗???你穿这么国风活该被当做猴子围观啦傻子!!!!!

    沈道长的内心波涛汹涌,但羞耻心已经比他先早一步上吊自缢了。

    算了,随便。他开始自暴自弃 随便吧,随便。

    他深吸一口气试图忽视掉那些打在自己身上带着好奇与戏谑的视线,来回摇了摇手上的包裹确认了里面的物件还是完好无损,才重新抬起头,将目光放在了一家看起来相当有规模的药材店上。

    毕竟他等会要卖的东西,是要相当有财力的店铺方才能收的起的烫手物件。

    “您好~”药店的门被推开,沈道长把手里的包裹当球抛的欢畅,脸上好似奸商般的微笑让药店前台的小姐姐感觉凉意刺骨。

    “欢……欢迎光临……需要什么药材,我们这里应有尽有。”

    “嗯……不……不是来买东西的。”沈道长轻轻把刚刚被他当球玩的包裹放在柜台上,依然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丑恶嘴脸。

    “那……您这是……”药店的前台回话结结巴巴,生怕眼前这如恶龙般的金眼东方人下一秒就把自己掠去生吞活剥。

    “那啥……”沈睿挠了挠了脸,将随身携带的包裹层层剥开,露出里面的几个物件,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面前满面惊异的小姐姐,问道:

    “你们收蛋吗?”

    ——————————————————————————

    从那药店出来时已是正午烈日如火似的撒在街道上,但对角巷的人流比起上午却是有增无减,整条街上几乎全是人;各个店铺都是人头攒动有进有出;小孩子的吵闹声和大人的叫喊声混杂一团,乱七八糟,好不热闹。

    搞得跟春运似的……沈道长在心里默默地吐槽道,刚刚那一批龙的玩意儿卖个了高价,他现在心情更是难得不错,甚至边走边哼出了一段不成调的曲子。

    就连早上那段令人吃瘪的奇葩经历都没法影响这个人此时的想要高歌一曲的冲动了。

    财产的危机总算是告一段落,却又有了另一个麻烦事儿需要赶紧解决一下。

    就是这群路人看猴儿一般投向自己的目光。

    他那刚刚死灰复燃的羞耻心又有了要自焚的趋势。

    为了避免自己在就职之前就变成英国闻名的“名人”,沈道长决定先将午饭的事儿往后拖一拖,而现在他急需一件能换下身上这件大衣的长袍,也不一是一定要深色的,不是太艳就能凑合。

    可偏偏转了好几个店面……没有一个是他能挤进去的。

    学生和家长都是如狼似虎,一个个凶残的不得了……就是为了能在开学前搞定那些单子上列的东西,顺带一提,今天是8月28日,离Hogwarts开学还有三天时间。

    说白了这不就是一群拖延症最后的挣扎吗……?

    TBC

    一个睿智的清洁工 1
  • 【图书管理员2】沈睿
    一个睿智的清洁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