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8459

=拟拟/肉包。很难想象都快2202了还在搞企划……

TA的收藏
  • 【08番】钻石骗局
    愚人船 34
  • 【特殊任务】云城!温泉美食行
    怪物饭制作委员会 2
  • 小憩和章鱼烧x
    2
  • 人设纸
    久诸 1
  • 你这样也算人类吗
    久诸 2
  • 小柳津灰白人设纸
    1
  • 日常?吗?

    呜呜呜我不会写文可是真的好香,打了鸡血飞来摸一把....没有账号的小柳津灰白人设纸:http://elfartworld.com/works/9062829/

    ————————————

    《日常?吗?》

    创作者:Urinko

    ————————————

    无能…无能。

    令人食指大动的饭香随着油煎的声音散发开来,一手握着锅把的小柳津灰白陷入了思考之中。

    说实在话,他没有预料到韩克会这么评价他。

    虽然小柳津遵守着神谕,与高中时因为异色瞳这件事而早有耳闻的同学会面……嗯,即便目的是以‘恋情’为目的的相性测试,但他从未想过能从中得到这个机会——了解他人眼中的自己、去思考兴趣爱好…思考什么是‘喜欢’的机会。

    就像是完成任务途中所需要进行的判辨,与自己独处的小柳津灰白总是会陷入木然的状态,试图分析并消化自己遭遇到的一切。

    蛋炒饭的颗粒在一次完美的翻锅后再次聚拢,小柳津对韩克这个人的思绪也汇聚成答案。

    “…果然,韩克很厉害啊。”

    饭桌上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被夸奖的本人差点噎到气管,而罪魁祸首正在用筷子夹开流心欧姆蛋,看着金黄色的汁液淌在蕃茄红的炒饭上,才抬起头笑着回望他。

    “游戏方面的造诣我肯定还远远不够,但每次和韩克聊天的时候,尤其是面对你提出的问题,我会发现还有许多还需要去探索的事物。……嗯,我自己也有许多的问题还需要解答。”

    “啊?”没想到吃个晚饭都能听见优等生般的题解…或是说,对小柳津灰白这样不时透露出的机械感有些莫名其妙,韩克停顿片刻,优先选择了接下话碴,趁热吃饭。

    “你聊天也会去想到这些事情吗?”

    “嗯—当下的时候在思考着别的问题嘛,韩克也不要我太过分心。所以才刚刚做饭的时候稍微地想了一下!”

    好像又看到了初次见面时他背后发光的错觉,韩克没忍住偏移了视线。

    “让我发现不擅长但仍然继续坚持的事情、喜欢的事情…好像在韩克的要求前,我还是那个需要去摸索答案的人。”

    “总觉得这些天,一直都在被韩克引导着呢。”

    “你真的是人类吗?”

    话音未落的表达就被插言打断,和先前不同的是,这次的后者正埋头吃饭,小柳津看不到他的表情。

    大无语事件,这样直白的话是普通人当下饭说出口的?…不,在这之前的问题是他怎么在想这种事情?

    “再怎么说,我想我还是人类……”

    他怎么还真会去思考这些啊。

    “……再来一碗。”

    “啊,好的!”

    …反正,没人不喜欢被夸奖吧。

    ————————————————

    “对了,今天晚上我会出门,回来的时候说不定可以赶上看直播。”

    “真少见啊这个点,要去哪?”

    虽然是一句打游戏顺口的一句提问,韩克也只是用余光瞄到了站在玄关口的小柳津笑道:

    “秘密。”

    韩克没有应声,游戏画面中的击杀数瞬间+3。

    在大门发出了合上的声响之后,黑暗中才传来了一句低喃:

    “……什么啊。”

    日常?吗?
    1
  • 为了保持清醒的选择是......
    1
  • 水上乐园的二人
    来丧屋 2
  • 旧街

    因为没有账号所以官号代发,作者霉忖

    参与角色还有一个没能参与进来的左牧歌; ;

    http://elfartworld.com/works/9062791/

    -----------------------------------------------

        糟糕,对上视线了。 

        理恩一边想着,一边看见学校礼堂门口的左牧歌对她露出一个微笑。 

        其实也没什么可糟糕的,只不过人们总喜欢在“对上视线”这件事之前加上“糟糕”两个字。而且理恩现在也有点拿不定主意,和说好明天约会的不算特别熟的对象在学校里遇见了,要打招呼吗?还是明天再提起这件事?直接走掉是不是有点不礼貌?所以对方说的“今天加班”竟然是来自己的学校演讲? 

        理恩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站在偏角落、不会挡到人群的位置。刚好是讲座结束的时间,学生们排着队在门口打卡,然后左牧歌和他旁边的应该是同事的人,会发给学生们一本小册子。左牧歌没有再看她,理恩可以理解,工作要紧。她看了眼礼堂上边挂的横幅,“一剂关于网络安全教育的预防针”,原来是来讲这个的啊。 

        理恩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拿出手机发了信息:“一会儿有空吗?”收件人是左牧歌。 

        见都见到了,不顺便出去玩一玩不是太可惜了吗? 

     

     

     

        左牧歌如约而至。地点是理恩经常用来打发时间的奶茶店。 

        在收到信息后,他和同事打了个招呼说不回去了。今天的工作只有这个讲座,原本回到警局就可以下班了,直接走也不是什么大事。 

        想起什么似的,左牧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警服,把外套脱下来,拜托同事带回去。 

        毕竟不能穿着警服去奶茶店。他感恩自己今天因为偷懒,外套里面穿的是自己的衣服。尽管这让领导对他皱了不止一次眉头。 

        他还是想给理恩留个好印象的。 

     

        左牧歌记得理恩。当然记得,当然认识,从小学开始的缘分。 

        她是韩克家对门的小孩,在他和韩克玩的时候经常要来凑热闹,后来会用锋芒毕露的言语针对自己,所以他们基本一见面气氛就会很紧张。直到理恩上高中了她才安分些,也不常在韩克家见到她了,偶尔在小区里遇见会打个招呼,问一问近况的关系。 

        记忆也就仅此而已了。 

        左牧歌曾经信誓旦旦他绝对能记住从小学开始所有同学的名字,然而当他大学毕业、整理家里的旧物翻到毕业照时,他发现除了韩克以外,他一个名字都叫不出来了。明明是相处了六年的同学。左牧歌觉得很遗憾,但也没有办法。 

        基于这一点,左牧歌认为跳出了“被遗忘名字”这个范畴的理恩,还是有点特别的。 

        不能全部算成缘分,或许也有左牧歌“想要记住”的理由在里面。 

        那么理恩会记得他吗?应该是记得的,理恩在和他交流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陌生感,只是有些疏远——理所当然的,他们可能只能算互相知道名字的人。 

        说实话是认识的人还真是松了一口气。左牧歌想。 

        世界真小啊。他同时感叹。 

        曾经可以说是“情敌”的对象,明天就要和自己约会了,一会儿还要一起喝奶茶。 

        把同事和自己的外套送上车子,左牧歌给理恩回了信: 

        “我在来的路上了,想喝什么你先点,我请你。” 

        说起来这种事小时候好像也经常做,左牧歌用自己的钱买三人份的零食冰棍什么的。 

        很怀念。左牧歌想到这里,心情就好了起来。 

     

     

     

        理恩没有让左牧歌请客,反而自己付了两杯奶茶的钱。 

        “你一会儿把你的那份钱给我,或者,明天请我吃点东西。” 

        理恩的态度很自然,仿佛两人是不计较金钱的老友。所以左牧歌也没有推脱,只是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不错的馆子。” 

        “馆子这种说法真怀念啊,我周围的人都不这么说。” 

        “叫那个地方饭店似乎有些抬举了。” 

        因为理恩态度,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并没有很尴尬,可是话题也没能继续下去。一个还穿着一半工作服,一个在学校附近,两个人都下意识地用工作和学习的态度面对面坐着,仿佛对面的不是自己现在的交往对象,而是上司或者导师。 

        左牧歌看着理恩,思考着那个大蝴蝶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对方身上的。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没有的,随着记忆的堆叠突然就出现了。 

        “蝴蝶结……很适合你。”左牧歌干巴巴地说。 

        “谢谢。”理恩点头,“你倒是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变化什么的,明明理恩并不了解这个人。 

        “我平时不穿这样,今天加班所以要规矩些。” 

        “警察的规矩?” 

        “是的,规矩。” 

        “……” 

        两个人继续低头嗦奶茶。 

     

     

        理恩也记不得曾经的同学的名字。不如说,她曾经一门心思都在韩克身上。不一定能讲理恩非常了解韩克,只是理恩对韩克以外的人类都只有名字、脸、大致的性格之类的印象。 

        不过理恩是记得左牧歌的。其实他们的交集点似乎只有韩克和小时候一起玩过的那抔泥巴,可她确实记得。她也没法否认在左牧歌一下子就叫出她的名字时,她是有些吃惊和开心的。被人记住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而左牧歌似乎记得很清楚。 

        硬要说的话不清楚也没关系,毕竟他们算不上多要好,小时候也没有对彼此愉快的回忆。他们正要在这之后去创造难忘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回忆呢,以前的事不值一提。 

        ……或许能创造难忘的回忆? 

        理恩观察着左牧歌。他头发留长了,绑在脑后,像学校里的IT男。 

        要怎么开始话题呢?他们也不是很熟悉,按照陌生人相亲的方法就可以吗? 

        理恩思来想去,问出了最在意的问题。 

        “……你之前有和韩克哥约会过吗?” 

        “……一上来就是这种问题?” 

        左牧歌笑了出来。 

        理恩发觉了问法的不适,赶紧解释:“我是想为明天找点参考,作为交换我也会说禹顺和我的事情的。” 

        “嗯……那似乎没办法听到你和禹顺的事了。我和韩克一直就那样。” 

        “哪样?”理恩歪了歪头。 

        “就你知道的那样。如果把一起出门算作约会的话,我们一起遛过几次狗。” 

        “总觉得……辛苦你了?” 

        “习惯了吧。” 

        左牧歌捏了捏奶茶的吸管,白色的半透明磨砂上出现一道显眼的勒痕。 

        “你可以多抱怨一点的。”理恩眨眨眼,学着左牧歌的样子,轻轻地捏着吸管,“如果觉得辛苦的话,可以趁今天抱怨。” 

        她像是要把刚才左牧歌笑的份还回去似的,也露出了清爽的笑容。 

        “我们偷偷的。” 

     

     

        左牧歌最后还是没有抱怨,他说不想现女友面前说前男友的坏话。但这也不是很有所谓的事情了,一开始尴尬的气氛逐渐散去,上司和导师的影子也消失不见。他们仿佛真的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随便地聊着无所谓的话题。关于头饰之类的,关于工作和学习上的困扰之类的,关于天气之类的,也有关于韩克之类的,不过不是坏话。 

        “你看过他直播吗?” 

        “看过一点,不过我看不懂游戏。” 

        仅此而已。 

        理恩对莱獭的游戏还充满迷茫,但左牧歌已经在他心里成为了具体的人的样子,不再是“韩克哥的朋友”这样模糊的印象。 

        这也算好事吧。理恩还是无法理解“命运”和“掌握命运”这样空旷的概念、和现在自己经历的事情的联系。会和左牧歌有关系吗?会出现一个人帮她解释吗?她一个人的话能找到答案吗? 

        不论如何,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人。 

     

     

        时间过得很快,他们得感谢明明已经喝完了奶茶还一直让他们坐在店内谈天说地的老板。到路边的街灯亮起来以后,他们还有些意犹未尽。 

    已经那么久了啊,怎么办呢? 

        “明天再说吧。”理恩装奶茶的塑料杯扔进垃圾桶里,“我们明天还有一整天。” 

        还有一整天。 

        左牧歌把这一刻理恩的表情刻在脑子里。 

        带着淡淡的微笑,明亮的,与昏暗的天空形成鲜明对比的表情。 

        他突然发觉他从没有仔细地看过理恩,尽管是小时候的玩伴,尽管看到脸能想起来,但在这之前,要他说出理恩的特征,他做不到。 

        他连理恩是什么时候开始戴蝴蝶结的都不知道。他希望以前的他在发现以后有对理恩说“这个很可爱,很适合你。” 

        他以前没有考虑过关于理恩的事,从现在开始考虑也可以吗? 

        左牧歌也笑起来。 

        “是啊,明天去约会吧。” 

     

     

     

     

     

     

    旧街
    2
  • 旧街2
    来丧屋 1
  • 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达成恋爱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