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唱见趴第零章

阅览数:
200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这是以twightxvito都是唱见的基础创作的故事 

以v家和唱见为主的if 

不会出现真实存在的唱见名,会出现存在的v曲和v歌姬 

如果可以的话请就着标题的v曲食用 

 

 

0——耳机与蝉鸣声 

 

已经有些热了。 

夏蝉已经开始演奏,阴雨也洗不去的酷暑对于vito来说完全是一个煎熬,清晨就已经亮堂的火车站此刻显得更为破败。 

vito的指头磨了磨手里的车票,站在无人的站台上,对面的杂草丛插进铁丝网像是牵扯着这个即将远行的乡下小伙子。不远处的蝉随着水田里的指挥家而发出躁人的鸣声,不足清爽的热浪刮过了vito的鼻尖和耳机线。 

火车轰鸣进站。 

空旷。 

这里实在是太空旷了,空旷到vito的行李都是碍眼之物。 

不太习惯的踮起脚,将行李箱推进头顶的置物架。排气管的轰隆声和轮子的吱呀声准点响起。 

vito推开拉窗,闷热感也没有因风灌入车厢内而有所缓解。 

耳机里的双声道音乐环绕后紧接着就是躁动又欢快的鼓声,以及自己所喜欢的唱见低沉又不失轻快的歌声。 

另一只手上的空饮料瓶都忘了丢——可能是因为它装满了夏天的声音。不小心捏了一下瓶身,咔嚓声撞击着这静谧到只能听到轴动声和蒸汽声的火车。 

消逝的树荫与空旷到看不到云的天空,在生了绣拉不开的窗外,熟悉的过分。vito眺望了这个天空已经有十八年了。 

vito感到坐立不安的烦躁。从包里抽出那封珍贵的通知书和厚厚的档案袋。目的地直指井月市的井月大学。漫长的假期,有些漫长的等待,在邮递员手上接过这份厚厚的信件时的vito还有些飘飘然,毫无实感的包裹在邮递员飘荡在幻空中那艳红的围巾之前颇没存在感。 

在二本开始下发通知书没过两天就到来的天野快递就像是虚幻一样。 

愉快中抹不过的无奈。 

和大多数农村小伙子一样,vito想着离开农村,仅此而已。增长见识,过的安稳,像是什么创业啊壮兴啊vito并没有考虑,他不过是想在更加自由的环境闯一闯罢了。 

早早跟父母讲清楚,带着生活费,行李和自己那二手货麦克风就走。 

“火热太阳还是如此炎热,在烫脚的沥青路上出发——”跟着耳机里那朴素却不失华丽的声音,vito也不自禁的唱了起来。 

中考时的难受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当初vito的理科就已经到丢人现眼的地步,当初没有分文理的中考着实折磨着vito,在对这数学和物理低下头迷迷糊糊时手机自动播放了这首歌。 

耳机与蝉鸣声。 

蝉确实在那一天深夜还在不厌其烦的鸣叫。 

“虽然想在夏天编织梦——没有哭泣声的天空——” 

“请放声大笑吧。” 

那陌生的嗓音刺激着vito。 

随机播放到的一首描绘夏天的曲子,振动着vito。 

那低沉又悠扬的男声就这样留在vito的脑内。 

在这憧憬已久的夏天的世界里…… 

歌词刺激着被重压压迫着的vito,那压抑而又在副歌释放出那种雀跃的曲调,以及那个动听到忘神的男声,让vito愣在桌前,沉浸在最后一段副歌那空灵悠扬的歌声,不自觉的摁下了单曲循环。 

被震撼到的vito不顾考试而疯狂的查阅,并在考后的两个多月近乎是疯狂的沉迷于v家这自由的氛围,不像是现在的流行曲,v家任何人都能创作,各种不拘泥于“曲”这一定式框架的歌层出不穷,惹人爆笑的老婆装死亦或实在是正经不起来的蔬菜歌,vito就这样在自己的傻笑中陷入了这份兴趣爱好之中。 

随后vito也明白了何为唱见,也找到了当时音乐播放器随机播放的那首曲子的本家,虚拟歌姬ia独有的悠扬磁性与这凉快感十分的合拍。 

火车轰轰行驶,从山谷冲出,在高架桥上伴雾进军。 

盛夏的炎热早已让vito难过不堪,背部的衣物粘在vito的脊背皮肤上,难受的过分。 

随歌声的欢起而行驶的火车也在轨道上奏鸣。 

海已经可以望见了。 

短短四个小时,从山里到海边。 

“好热……”离开火车后的vito有些晕乎,像是这种破旧到连空调都没的火车估计马上也会被淘汰,在装修的朴素的井月火车站里袭来的空调的清爽感着实拯救了vito。 

随着扶手电梯而下,穿过琳琅满目的店铺和喧嚣的候车人群,vito的预感愈来愈强烈。 

——都市! 

井月市并不是熙熙攘攘的大都市,走出车站的vito这么觉得。有着沥青水泥路面,也有砖砌的典雅纯朴的小店和木制地板的乘凉公园,港头与港头间零零碎碎的摆置着几处钓鱼小屋,漫步在堤坝旁又穿过朴素的人行桥,河与河被推入大海前在桥下叮咚作响。 

炎夏下无人的大街,甚至听不到蝉声了。海浪却源源不断的推来夏天的声音。 

海风让vito有些打颤,确实于乡下带有幽谷芳香和穗穗饱香的风味完全的不同——单薄。 

“就是这里了吧。”vito抬头看向自己联络到的出租屋,凉潺寮。 

凉潺寮处于井月市的一角,但是公交车却很方便,而且房屋空间和房价的性价比在井月市算是便宜的水平,好像因为这里房间过大而一个人住的话房价就很贵的原因而没什么人来住,所以vito已经跟寮管谈好了可以与人合租的事情。 

——而今天就是与合租人会面的日子。 

“嗯,和照片里一样挑染呆,vito先生可以进来了。”寮管拿出vito寄过来的资料对照了一下,喃喃的说了两句。 

“请求合租的另一个人已经在里面了。”寮管打开了寮管自己单间的房门,空调的凉意扑面而来。 

「内心也变得轻盈无比——对吧——」① 

凉的就像是被海洋包围—— 

坐在客厅里轻声哼唱的青年听到开门声立刻闭嘴,入耳式耳机也被他自己甩到背后。 

“twight先生,这位就是想和您商讨合租事宜的,vito先生——” 

vito从窄小的玄关走进客厅,见识到了青年的容貌——湛蓝的头发和寮管小姐轻盈的空色长发不同,如同清爽又沉静的大海包围着恬静的脸,湛蓝色的发丝随意飘落在褪色的围巾之上,白色的衬衫和围巾却不显得有多不搭,亮蓝色的瞳孔扫视了自己一下。 

“怎么,挑染成这样的不良吗……”青年开口,悦耳的男声里带上了点调侃的意味更让vito觉得害羞。 

“这,这……我不是不良嘛!只是这样很帅……” 

青年转过头。 

“先生您您不也很不良吗?!异色……中二——咕!” 

气的对方直接冲上来对着vito正中的挑染就是个手刀。 

“天生的。” 

桃红色的左眼带着点怒气盯着vito。 

“……抱歉……”vito捂着敲疼的额头,听到对方的话后乖乖的道歉,“但是挺漂亮的——噗嗤!” 

膝盖一步顶胃。 

“二位就此打住吧~”寮管端着茶壶和三只杯子从厨房走来,倒好茶后劝着twight停脚。 

“好的——”twight转身鞠躬,然后坐在了刚刚自己压过的沙发垫上,vito也默默的坐在了对面。 

“二位请用——嗯,twight先生是一般社员,希望是能有不打扰自己并且作息正常的室友,这边的vito先生则是今年考上井月大学才离家的学生,希望的是能够允许自己打游戏等一些兴趣的室友,”寮管拿出资料念了起来,“因为凉潺寮是二房一厅,房间间有隔音效果,二位才选择了这里,所以希望二位能够好好生活——如果现在有问题的话也可以提出来,还能继续商榷。” 

“那么我先提个问题吧,”twight盯着对面有些胆颤的vito,“既然您是大学生,那你会好好做家务吗?还有您会带同学过来吵到我吗?” 

压迫力让vito有些抬不起头,vito冒着冷汗撇过头说:“之后我们二人可以多商量,能做的事情我会负责的……我也会注意不会吵到室友的!嗯!……” 

声音逐渐消失。 

另一端的声音幽幽响起。 

“三个月。” 

好像对方还有别的房屋的合约,所以要到八月才正式搬来。双方匆匆的办理了手续和一些约章后,twight扬长而去。 

“看在你还算诚恳的份上,我就给你三个月时间——请多指教。”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