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8926

…………养生不起来啊!! 更新与谢顶齐飞!

二十.新骨犹温旧骨凄(上)(书院篇)

阅览数:
193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离上回投稿居然已经三个月了,上吊……        

本章时间是花五爷死后立即出书院,田知甚因为替受内伤的 npc疗伤落后一阵,至于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看郑曦柯行之那边的直播呀~        

==============================================        

关于称谓混乱的问题,在个人设定里,郎君娘子都是临安的斯文人称呼,公子姑娘就比较江湖了……当然这是魔改,但也代表了一点点角色情绪的改变,如果平坑后还有力气,打算从头修改一下这个BUG。       

数线合并,私设喷涌,耐心看到这里的人……感动……        

有疑问直接问就好啦,这样是不是可以少填些(不可以)        

==============================================        

     

    

密雨中,两道暗影如飞鸟投林。        

直到眼前有了灯火,吴勾才长舒一口气。        

“虽然脱身,东西却没到手,姓田的行事不依常理,对羡娘子更是万分留意,难道早有恩怨?”        

阿羡的眉眼弯起微妙的弧度,适时缓下脚步。        

“这几日吴大哥辛苦了,可惜…别人如何想,我也不能尽知。俞柏秋留下的朱泥观音是重要线索,总不能就此失落,只好另想办法。”        

“什么办法?难道硬抢?”吴勾回想起田知甚的身手,若硬抢也是麻烦一桩。        

那双眼睛带了笑意微微斜来,褪去易容的阿羡与刘狸并无相似之处,嗓音也渐渐柔和起来,虽仍是那身少年衣裳,却分明是女子。吴勾突然有些尴尬,在书院里称兄道弟了好几天,倒快拿阿羡假扮的刘狸当真了。        

街头小酒馆旁是脂粉店,来这喝酒的客人若有河东狮在堂,往往会聪明的买上两件脂粉保家安宅,但无人知晓,这两家的本钱同属一家,后院也有暗道相连。        

今夜本该有不少人在此,如今灯火仍亮着,屋内却无一人。        

“人呢?一个都不在?”吴勾将院外查看后万分不解。        

“灯芯快要烧尽,看样子狸狸他们已走了许久,能让这里的掌柜也离开,恐怕只有……”        

阿羡的目光扫过屋内各处,靠墙的桌上立着一架铜镜,一张薄纸大方的卡在镜架前,纸上涂抹了连串动物或花草的潦草图画,正是潜渊会画影密文,若非会中之人,实难辩认这鬼画符般的东西。        

吴勾扯下细读,片刻间眉头紧拧,“会主令!怎么可能?信上说昨日“鱼沼”发出会主令,命各堂口三日内回城待命。东方老会主失踪已过十年,哪来的会主令!城中必有变故,我得尽快回先生身边。”他一跺脚转身欲走,又有些迟疑:“那这里……”        

“朱泥观音总要拿回的,不是吗?”        

吴勾匆匆走了,灯芯越燃越暗,阿羡袖口轻抬,火焰一晃即高,照亮了袖角微小而清晰的几滴血渍,她翻手看着掌心,张开的五指纤细干净,不染半点血腥,就如她映在镜中的低语模样——        

“别人要你的命,你却偏让他好死……阿曦,你真让人为难。”        

她若无其事的在镜前坐下,将发带解散又慢慢梳拢,铜镜折射中的烛火扭曲成一把乱焰,从中翻涌出数不尽的怪异波澜,像琴弦崩断前竭力划出的乱曲,种种血肉飞溅的场面和心中的残影不断重合,记忆如平湖投石疾风掠草,潮水般涨满心胸。        

三年前,打开灭罪池机关后……        

许多细节像被风沙磨砺的碑石,褪去了深深刻痕,然而碑石就是碑石,再过百年千年依旧留伫故地,不灭不休。        

屋外细雨如雾,掩在其中的脚步声,透着坚定不移的杀气。        

阿羡缓缓踏出门外,反手带上门,自从以唐门的鬼门针解穴后,功力再无桎梏,感官自然敏锐,但来的人却非意料之中。        

窗棂间漏出的光影,映着对方浓眉下凶狠的眼。        

“朱渔,你来做什么?”        

“废话!”来人一身红衣背缚布匣,森然一指,“既然没死,亮兵器!”        

“那…拔刀吧。”阿羡只是笑了笑。        

一道金光剖开夜色——        

阿羡仰起脸,所见的是缱绻耀眼的日落之色,正如那年,画桥金波,烟柳倦客。        

        

咚——        

东西砸入湖水,柳烟中有人叹了一声。        

“好好的水波,可惜,可惜。”        

垂柳如幕,始作俑者慢慢道:“波由风起时时不断, 哪里分好坏,又有什么可惜?”        

“万物时刻都在变,方才是这般,此刻又是不同,错过哪种不可惜?罢了,画兴已失,不如归去。”        

书生摇头感慨,将画具收好正欲离开,有一物极快的划开粼粼波光,于湖面旋出十数圈晶亮好看的水花,书生观那物件长如画笔形如竹叶,可惜还未看清,就已沉入西湖。        

“既然烟波百种,失了一种,便再添一种吧。”        

书生惊奇的睁大眼睛,看看水面,又看看绿烟里走出的少女,“你真有趣!”        

少女脚步微停,目光从书生的笑脸移向他头上的簪花,她自以为孤身到临安,谁料这么快就遇到熟脸。        

“怎么是你?”        

“小娘子认识在下?”        

“在飞镜山……”        

“噢!小娘子来西湖游玩,现在是要回城?”        

两人恰好同路,书生优哉前行,少女落后两步,她识人认物之能绝佳,断不会记错,这人显然早忘了问路的事,偏还假装记得,却又无意攀谈,反倒对花对草时而吟咏,兴致盎然不似作假……        

像是突然兴起,书生转头笑道:“美景果子皆不可负,这个时节映柳轩的玉露糕妙极,在下正要前往,要不要同去啊?”        

刀已挥至额前——        

一人从屋顶跃下,双手空扬,虚接一刀!        

朱渔一凛,飞溅的火星随着极刺耳的刮削声在眼前炸开,他刀旋如轮荡开银光,“你是谁!”        

来人对朱渔视若无睹,朝阿羡怒道:“不管你们怎样争赃,先将玉砚还来!”        

阿羡面露诧异之色,她不意外田知甚的出现,也不意外对方会拿朱泥观音开出条件,可提到的东西却让她很意外,“……莫非你……是为了那天的白玉砚台?我为何要拿它?”        

田知甚染血的布衣已被雨水浸成淡淡的红色,“拿?取而不告谓之偷,何况你今夜所做作为,我看的清楚……”        

“还有帮手,好!”朱渔怒笑,刀光如虎豹争出,咔啦一声门窗破裂,碎木激飞,田知甚瞳孔微敛,刚才那一刀的功力惊人,“你们果非善类……”        

阿羡翩然滑退数丈,她猜到来龙去脉,心中已有计较。“空口白话,田公子怎好赖人?”        

“空口白话?郑大夫一心救人,几度身陷险境,你却借刀杀人,几乎陷柯兄于不义,吴大用贪生怕死失手做恶,而你,更为可恶。”田知甚想起突逢惨变的刹那,惊退的人群中,“刘狸”那一丝笑意也无的眼神,里头甚至带点意犹未尽的遗憾,像穿透布囊的针尖,悄然划破虚象。        

“惜命贪生人之常情,他是失手,怎见得旁人便是故意?”阿羡对朱渔的刀法颇熟,闪避时身法翩跹如蝶,“多说也无益,不如将东西还来,我便告诉你玉砚的下落,这样可好?”        

田知甚气极反笑,“鬼话连篇,地牢里你装作遗落佩件,其实隐在另一通道暗听选择,只等吴勾提议分头行动,好一同脱身取走地下的东西,可惜不巧被我捷足先登,我这也有两个选择——交出玉砚,或是见官!”        

两人说话间左避右闪,惹的朱渔更为恼火,那把金刀本就极长,他单手持刀毫不费力,突然双手握刀吐气,周身细雨似被蒸发,刀身涌起的一层雾气——        

阿羡眼色微变,宽袖一拂,数道疾风急打刀身,刹那间刀在空中划点成圆,幻出数道残影,暗器刚触及金刀,竟爆裂成几十块锋锐碎片,朱渔借势反手,突朝田知甚挥去!        

田知甚实在想不到两人毫无交流下突然联手,今夜他身心俱疲,又兼救人耗损了内力,虽能避过暗器,却不宜缠斗。        

退!        

他向后急掠直至院门,就在此时,半开的门后忽的一声娇叱,“小贼看剑!”        

喊声为的就是让人警觉,倒是光明正大,田知甚半空中轻松一折,恰好落在门前三步之内,正要见招拆招,却未见剑影袭来,反倒忽觉目眩神昏,只听门后的人拍手笑道:“一,二,三,倒——”        

朱渔刀鞘掷出,嘭的一声击中田知甚背后,又屏息上来连点十来处穴道。        

门后走出的人手拿吹管啐道,“三步醉就够了,谁要你多事了呀?”        

朱渔爱理不理,“我教训谁,关你江泷泷什么事?”        

江泷泷吐出舌头做了个嫌弃的鬼脸,“猪脑子!”        

阿羡站的极远,安静的看着一切,今夜的雨下的如泣如诉,可江泷泷飞扑过来时,像只穿过雨帘的燕儿,“阿羡阿羡!”她连喊两声,又觉得不过瘾似的喊了一连串,绕着阿羡转了几圈咯咯直笑,“太好了!”        

“……泷泷。”阿羡不自觉微笑起来,过了这么久,怎么有人还是半点没变?        

“听说阿羡在这,我可坐不住,幸好我来了,不然……哼!”        

雨渐渐停了,朱渔抱刀靠墙,“废话说完没有?”        

“对呀,我们回去再说!”江泷泷拉起阿羡就要走,“不过,地上这个人怎么处置?”        

        

绍兴十三年 四月初三        

临安城外.某客栈         

江泷泷聊兴正浓,忙忙的喝了口茶润润嗓子,“还想给下马威呢,谁知我们早就到了,直等前几天才出现,把他们吓了一跳。”        

“原来你们早进了临安城,难怪派出相迎的人扑了空,会主令之事,也是你们所为?”阿羡偶尔也插两句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听她说。        

“谁那么闲呀,我们在附近兜圈呢,那日在栖霞山,少林和尚好大的威风,可惜金人狡诈成性,藏宝图还是没着落。”江泷泷面上的遗憾稍纵即逝,随即涌起兴奋之色,“金人侵我宋土,最是该死,如今又在武林兴风作浪,杀了也是便宜他们。只不过临安这帮人胆小如鼠,成日只说老会主如何如何,堂主心胸气度,武功见识,哪一样做不得会主?既如此,我们就拿老会主所传武学和他们比试了三场,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        

阿羡听到比试结果,并不讶异,“临安分会以何先生马首是瞻,恐怕不会轻易让步呢。”        

江泷泷连连点头:“何道岐好生狡猾,非说祖师爷丁渊妙手无双慧眼识珍,到东方老会主时才兴武道,既尊老会主就不能忘本,定要按老规矩以寻宝为题再比一回,无论方法时限,先得手就算赢。”        

“世间宝物成千上百,要如何比试?若是有主之物,主人又怎会割爱?真选些极难寻的东西,拖个三年五载也非难事。”        

“当时我也想呀,这不是明摆着耍赖?可何道岐说,三件宝物我们定,只要符合三个要求。第一,既不是神兵利器,也不是武功秘籍。第二,需是百年内武林出现过,有迹可循的。第三,要将东西带回临安,在会众面前验明真假。他还说若是想不出,就叫堂主亲来临安慢慢想,真是可气!”        

阿羡面露笑意:“这三个条件…不愧是何先生。不过堂主既谴人来,定是早有打算,何先生此计虽妙,堂主却必不会来。”        

江泷泷看了阿羡一眼,“阿羡还是这么聪明,那是当然,堂主事务繁忙岂会亲临,不过他早料到何道岐有此一招,临行前以锦囊授予樵哥,说若要比寻宝,就以翠舌珠,千里梦,天山玉为题,这三样既不是神兵秘籍,又是武林传说中的奇珍,百年内都曾出现,何道岐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也无话可说,只能乖乖召回会众宣布此事。”        

翠舌珠,千里梦,天山玉?        

翠舌珠相传来自海上,非但是种罕见珠宝,传说还有使容貌平庸者变美,姣好者变绝代佳人的奇效,是女子梦寐以求的珍品。        

千里梦乃蝴蝶异种,出自西南大理国苍山古崖之阴,形如冰雪不畏严寒,所在之处即使酷暑亦清凉生风,前朝权相蔡京大兴花石纲,边陲官吏曾暗中派人捕尽苍山千里梦进献,时值金国举兵南下,正值押送途中的千里梦也随战乱灭绝。        

天山玉号称无不可解之毒,以昆仑之巅的百年雪莲炼制,世间只有十颗,原为大内独有,靖康之难后传为金国宗室所得。        

阿羡将所知细细过滤,得出结论,“这几样的传说虽多,却好比镜花水月,别说得到,普通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见上一见,堂主思虑深远,非我等所及。”        

“管那么多干嘛,为堂主为大业这些算什么。还以为你会不知道呢,看来这几年过的不错,不然不会有闲记这些。”江泷泷双手托腮,高兴与惆怅纠杂在眼里,融合成奇异的光。“当年你练六藏经急于求成,被玉面伥音惑术蛊惑私开灭罪池机关,好在堂主及时察觉,诛杀玉面伥及其同伙,玉面伥死前说已将你杀了,堂主却不准任何人去寻……”        

阿羡默然良久,“泷泷怪我吗?”        

“我气极啦!可这回见了面光顾着高兴,又都忘了。堂主既没有追究,也不管你的生死,那时我很不明白,到现在也未必全明白,”江泷泷小心的眨了眨眼,满怀期待,“阿羡你呢…到底明不明白?”        

阿羡多变的眼神微微一颤,一个月前就放入“勿攒眉”小楼的那封信……        

鸿雁到江南,长慕吴山好,天涯自古同,归去应须早。        

雁是有情有信之鸟,即便南飞,终有北返之时。        

两人犹如小时候一般,你看我我看你,半晌忍不住都笑了。        

又过了一阵,江泷泷把这几年的趣事说的七七八八,终是没了耐心。        

“阿羡,那三步醉是从劫道小贼身上弄的,又没有解药,他要是再不醒,你让客栈伙计将水烧滚了泼他两盆,就是猪也得醒吧?我先回城了!”        

“此计很好,我会考虑试试。”阿羡含笑目送江泷泷离开,看了看时辰又唤来伙计,吩咐他立刻进城去请千金堂的郑大夫出诊,若是郑大夫不在也不需别人,问明原由改日再请就是。        

        

田知甚从床上惊起时已是午后,看周围的装饰竟像个客栈,客房临街,有外廊可观望街景,外廊桌边的人闻声笑道:“田公子醒了?这一日一夜,睡的可好?”        

田知甚冷哂,“不必作态,你想怎样?”        

阿羡举袖邀坐,“朗朗乾坤,天子脚下,自然要讲道理。正如前夜说的,玉砚的下落,需得一物交换,我虽没有玉砚,但它的下落却略知几分,田公子换是不换呢?”        

“你们已经得手,何必多此一举。”眼前的女子刁滑善辩,不知又打什么主意,田知甚干脆坐下倒了杯茶,他何曾着过迷烟的道?醒来只觉得口渴难耐,好在壶中茶水是满的,喝下后烦闷感略略消散。        

“那就更是个误会了,”阿羡莞尔,“前几天田公子光临敝店,出示的白玉砚台无论雕工玉质都是上上之品。不过若以为玉砚只给我看过,旁人无从觊觎,那就大错特错了。”她目光在田知甚身上一旋,“我见田公子喜好朴素,却身佩美玉,这是为何?”        

田知甚看了一眼腰侧的白玉连环佩,“家师所赠,从不离身。”        

“要是没看错,这件白玉连环和砚台乃是同一块玉料,由同一人所制,如此名家名作,总是令人难忘,那日我曾作提醒,可惜田公子并未在意。”        

“你何时提醒过什么?”        

“我曾问及公子下榻之处,可有此事?”        

田知甚回想道,“没错,你还说那一带流风聚水,那又如何?”        

阿羡徐徐道,“看来田公子虽身在江湖,却少在临安走动,那我只好暗话明说,那一带由黑街所辖,往来鱼龙混杂,多藏剪绺之辈,田公子此举犹如孩童怀金于闹市,焉能不被觊觎?”        

田知甚思及那几日的诸多细节,若这是真相,那对方轻功之高世所罕见。        

“能偷走玉砚,何不连同玉连环一起偷走?这个说法,未免有些牵强。”        

阿羡笑了笑,“理由也简单,只因对方不仅手段高明,眼界更是极高,看不上有瑕之物。白玉连环佩虽然精巧,却有缺损,不是吗?”        

“你——是如何知道?”田知甚一怔,师父从前提过,白玉连环佩是他年少时的信物,曾不慎磕坏一角,被陶悠师叔妙手修复,只留下极不明显的修改痕迹,他拿在手里尚要费力辨认,阿羡怎会察觉?        

阿羡极轻的叹了口气,“若这点眼力也没有,如何在临安安身?好东西在眼前晃,偷儿总要看的巨细无遗才好下手,田公子说是也不是?”        

田知甚被噎了一下,想起阿羡在花家假扮刘狸时,相隔甚远便知无头尸乃是花平,或许真有人对细枝末节的地方拥有超常的观察力,莫非自己错怪了人,而她其实是以德报怨的好人?但回想起花家的事,实难将她归于此列。        

一宗归一宗,田知甚正色道,“观音像就在我行囊之内,不过此物不详,恐与星罗宫有关,若没有合适的理由,恕我不能轻易交还。”        

“田公子拿着它,又能做些什么?”        

“虽不能参透其中奥妙,但可以交给轩辕会处置,轩辕会声名在外,能做的总比我多。”        

阿羡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语气越发柔和,“那么,田公子现在就可以拿去交给轩辕会,朱泥观音的主人连同其余十几人,外加费丹死不瞑目,都算你的。”        

田知甚不料有人可以用这种语气的说出这等偏激之语,难以言喻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而第一次,是去年阿羡在千金堂横袖拦他时说的那句,我不愿见朋友求死,所以不能让他顺心遂意。        

阿羡也不在乎田知甚的反应,仿佛哪个字都不带半点棱角,继续说了下去,“费家已成废墟,唯剩一幅画尚能替主人说话,田公子有缘得到朱泥观音,却想交与不知内情的轩辕会,让画中秘密尽数湮没,令失踪之人希望灭绝,你可还敢上孤山,见他一见?”        

田知甚双眉一压,“你说什么——”        

咫尺之间,如浸霜雪,直到门外传来为难的声音——        

“客官可在?客官要小的往千金堂走一遭,小的不敢怠慢,只是太不凑巧……”        

伙计进来后,阿羡神色如常,将赏钱放下,“是如何不凑巧?”        

伙计喜滋滋的收了,靠近道,“小的才到御街,就瞧见千金堂正在谢客,打听了才知晓,他们少东家昨夜急病暴毙,这些人正要奔丧去,东家都治不好,这样的医馆哪成啊!客官要想求医,还是另请高明吧,客官说要哪家,小的再请去?”        

眼见两人相视讶然,伙计忙搓着手推荐近处医馆,话未说完,只觉面上劲风一拂,桌边的田知甚已没了踪影,他张大嘴呆滞的转向门口,却不知阿羡何时也在门外,指尖隔空点了点桌面,一笑而去。        

“见鬼,见鬼……”伙计哆哆嗦嗦的将桌上的房钱揣进怀里,左窥右看后噔噔噔的狂奔下楼,“掌柜的不好了!有人赖账——”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          

1.提到的三件宝物干啥用的?        

剧情道具,天山玉的设定出自朱翊的投稿,目前东西在月白小王爷手里,还给朱翊解过花粉之毒呢。同一个武林同一个梦想嘛,擅自借用如有不妥一定改,感激合掌。        

2.阿羡往西湖里扔啥了?        

她的兵器。        

3.费丹的行为很迷啊?        

艺术家的心理活动如下:啊好烦谁这么不懂欣赏破坏水波—这妹子真有创意—呃我们认识吗—不记得了但为了礼貌还是假装认识—天气真好心情不错适合吃果子,顺便问她去不去吧。        

到这里为止,阿羡和费丹相遇死别全部写完,为什么我使劲填别人的坑……呆滞        

4.阿羡为什么突然一改态度和田知甚大谈费丹?        

因为不说清楚理由田知甚会一直碍手碍脚。        

5.田田是怎么到城外客栈的?        

田知甚被阴后,朱渔很不情愿的把他扔进客栈就回城了,阿羡和江泷泷全程闲聊吃瓜,没有什么美人恩,没有……          

相关角色

  • 围观用 :

    猛虎投地势沙发!

    2017/08/06 05:42:09 回复
  • 师走石 :

    剧情推进得真快!!!这种在背景里提到主线,有别的角色和道具当做NPC和客串的做法……真是我最喜欢的共同创作方式了……

    2017/08/06 10:56:38 回复
  • 围观用 :

    哇!眼见你的坑越挖越深啊~人物关系越来越错综复杂了我喜~

    心疼阿羡还有那样的过去……费丹这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嘿~

    难得看到田田爆发,还是年轻啊——

    【想说准备用大纲填坑法会不会被打】

    2017/08/06 13:44:47 回复
  • 列奥诺拉 :

    我的天狸狸原来不是那个狸狸!【目瞪口呆.jpg

    酒馆和脂粉店并排真是好会做生意,不亏我宋(。

    我就觉得那个观音有故事!买羡田!加股加股!!

    2017/08/07 22:05:51 回复
  • 痒兮兮 : 回复 师走石:

    www虽然有时候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互动,但觉得千丝万缕意想不到的关联就是互动了??小王爷迷之中枪WWW

    2017/08/14 00:56:36 回复
  • 痒兮兮 : 回复 围观用:

    阿羡的过去多着呢WWW,刷NPC什么的是不会住手的WWWW

    田田,被驴了一路当然要气呼呼一下,期待你填坑呀~~~

    2017/08/14 00:58:31 回复
  • 痒兮兮 : 回复 列奥诺拉:

    第一次在茶馆搭话的是真狸狸,花家门口的就是羡狸狸了喲,其实揭晓后再看前面就很明显啦(XXX)

    看在股票的收入上,就让观音继续当吉祥物吧!

    2017/08/14 01:00:23 回复
  • 谁? :

    打起来了打起来!!!(欢呼(你 打戏看的好开心啊!!!

    最后两句见鬼我还以为伙计当做是闹鬼了wwww 结果竟然还把钱拿走装作有人赖账!怎么这么机灵(??

    同一个武林同一个梦想笑死我

    2017/09/11 21:39:23 回复
  • 痒兮兮 : 回复 谁?:

    没想到是个这么唯恐天下不乱的你(赞美)

    机灵小二啊!就这么轻松赚到了钱呢!

    2017/09/12 23:39:2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