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三代目家的大小姐”

阅览数:
58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每年在会长的总宅聚会,并不是说大家都愿意去,但却是不可缺少的例行活动。毕竟也是拉近跟会长关系的大好时机不是吗?  

哀川会的干部全系到场,加之菅原曾经作为日侠连的总裁,在大阪以开椿园为对外身份,家里虽没有掌控后室的夫人,却把聚会办的有声有色。12岁的朝生也差不多习惯了在菅原家的生活,刚当上三代目会长的前两年,因为担心朝生不习惯,菅原特地把聚会地点改到了哀川会总部,今年终于挪回了宅子里。  

干部们齐刷刷地排在和式大厅里,简直像是古时的将军早朝。不过所做的事可完全不同。大家好一顿酒肉欢饮,还有不少神室町有名的店内头牌来助兴。真不愧是菅原会长啊…有人感慨着。不少直系组长还带着亲信的小弟。刚建组的真岛也来了。换了发型和衣着,整个人也不再像在苍天堀时那么压抑。该说是终于不屑掩饰狂犬的本性吗?他坐在嶋野旁边也不费心遮掩自己的不耐烦,几乎斜趴在小桌上,用手撑着脑袋,另一边捻起西瓜片往嘴里送。满脸的百无聊赖,仿佛在说:“应酬什么的,不是卖你菅原真面子,我可根本不想来。”  

他终于等不住,干掉最后一块被他惨遭蹂躏的瓜片,真岛起身凑到嶋野身边低沉却恭敬地念到:“亲父,我出去抽根烟。”嶋野倾心于面前的刺身拼盘,险些翻了个白眼,也没看他,嗓子里哼出了一声算是答应。真岛立刻撒了欢儿似的跳起来,抓起西装外套,朝着菅原点了个头就往外走。  

朝生带着能剧面具在走廊上和原菅原组的手下们玩耍,跑得气喘吁吁。叫涼介的年轻小弟带着孙太郎的面具,背起朝生就跑,逗得小姑娘咯咯发笑。毕竟总宅是聚会和每年长假才来的地方,她和菅原平日住在自己的西式别墅里,朝生每次刚来都觉得新鲜。“要是弟弟也能来就好了…”她这么想着,摘下若女面具,转头问跟在身后的涼介。“欧亚几现在在干什么呢?还在开会吗?”   

年轻人挠挠头。“大概吧,”他看了眼手表 “餐会该结束了,会长待会儿该去会客室跟若头和辅佐们闲聊了。”见朝生撅起嘴来,涼介赶紧说,“可别去主室附近捣乱哦,大小姐就在后室玩耍吧。”  

“谁会捣乱啊。”朝生眯起眼睛,涼介不安地在面具里皱起眉毛来。可惜他讨好的笑容朝生也看不见。  

下午过了一半,在水池边上喂了会儿鲤鱼,涼介问道:“小姐要去吃点东西吗?饿不饿?今天有大阪那边送来的小糕点,会长专程让人留了。”  

“那个等会儿再吃就好了。”朝生摆摆手。“我要去厕所,你别跟来啦!”  

“好…好的!”  

不过朝生哧溜哧溜,一下就晃到了会客厅附近。想起不久前她趁凉介被叫走帮忙收拾餐厅,溜到了主室附近,朝生躲在门廊拐角看见若头们都在往后室的会客处走。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菅原会长。“欧亚几…” 朝生歪着头,扒在木柱上,菅原真转头正好看见她。会长继续往里走,不动声色地朝她眨了一下右眼,翘起嘴角来。朝生捂住嘴发笑,却看见了跟在后面大摇大摆,踏地地板咚咚响的嶋野太。真奇怪,明明都已经到了上初中的年龄,每次看见嶋野还是感觉很紧张。那家伙不只长得吓人而已,他还透着一股沉稳阴狠。  

“这不是朝生吗?”风间叔夫也来了,风间组长跟菅原关系很好,朝生经常看见他。早些年好像为了救自家养子腿受了伤,他拄着拐杖。柏木叔叔跟在他身后,脸上横着长长的刀疤,但只要给他冷面,柏木叔就会笑了,这点朝生很清楚。她衷心希望今天的菜里有准备冷面。朝生礼貌地打了招呼,风间和蔼地掏出糖果给她。虽然心里抱怨着自己并不是小孩子,却还是很开心地收下了。被摸了摸头顶,朝生目送他们走过长廊,她一眼看见那个站在院子里抽烟的红衬衫家伙。真岛把衬衫袖子挽在小臂上,眼罩上多了个烫银的小蛇,朝生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凉介说今天不许打扰组长们。她用脚尖在地上划了个圈,又探头忘了眼真岛,便走开了。  

现在她正经过会客室。听见嶋野粗声粗气地声音。朝生本想好好走过去,不在意他们在聊些什么,也装作自己没有被吓到。但她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因为朝生那小鬼……”  

朝生心头一紧,她悄悄爬过去趴在墙和纸门边,想听的清楚一点。  

“…前几次都是在总部举行……”  

菅原真嗯了一声。  

“我说,会长你当初怎么不把那男孩领养回来,这样还能有个继承人。丫头片子就只能添麻烦。”   

“嶋野,你这样说…”风间在其他组长出声附和之前发了声。  

“要说继承,这位置其实是哀川家的吧。”菅原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可从没想过让朝生参与哀川会的事,她以后想做什么老百姓行当,都由她自己决定。”  

“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摸不着头脑呢,三代目。”某个若头笑起来。可不是,干部们并不知道菅原对下一代会长的想法,也不知该如何行动。  

毕竟所有人都想爬上大位。  

“哎,我听说你最近在找家庭老师,真是煞费苦心啊,那丫头连私立学校都不乐意去?以后又不参与哀川会的事,可白白浪费了资源……”  

“我领朝生回来本是——”  

菅原打断了对方的话。按说以菅原圆滑的性格他是很少这样说话的。亲父总是认真听完对方说话,然后用循循善诱地语气让你以为他在为对方考量。朝生发现不知不觉间手心浸满了冷汗,连眼前也模糊起来。她想起身跑掉,她不愿听下去了,可是身体好像灌了铅,被牢牢钉在地上,她摇摇晃晃地想站起身,却被一把按住了肩膀。猛地回头,朝生看见黑色的皮质手套和火红色的衬衫。真岛吾朗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作出安静的动作。  

她听见菅原真的声音  

“——本来就是为了把她当女儿宠而已。我只要她开心。”  

会场内一瞬间静了下来。风间叔父率先笑起来,其他组长也跟着哈哈大笑。朝生感觉自己一下被拦腰捞起来,她捂住嘴,被真岛一直拎到了外院才放下。  

“你这家伙啊,菅原没跟你说过别往那边跑啊?”  

“你才是,偷跑出来不怕被嶋野打吗?”  

“切,我是正大光明出来的。”真岛叼起烟来。  

“小弟不在烟都没人给点了?”  

“带了。”真岛掏出打火机晃了晃,“还不是你说讨厌烟味!”  

“那还真是谢谢啊。”朝生嘟起嘴双臂交叉扭头看着池塘旁边的石头。  

“喂。”  

“干嘛?”对方并没有回答,朝生一下忘了摆架子的事,疑惑地转头。  

“三代目说的是真的哦。”真岛叼着烟,却收起了平时那套抑扬顿挫的狂气声调。“菅原他平常就是有这种破兴趣,收留没人要的小姑娘照顾。”  

“真岛哥……”朝生记得两年前,菅原真还不是三代目会长的时候,他收留了那个失明的女孩。他告诉朝生,真岛那时候为了保护她做了不得了的事。可大家不都觉得菅原是为了得到她名下那块神室町最值钱的土地,“空白的一坪”吗?  

“可我没有空白的一坪…”朝生看着人造池塘里的鲤鱼冒出头来呼吸。她摘下绑在脑后的若女面具。  

“他请医生治好了她的眼睛。”真岛拿掉了嘴里的烟,夹在两指间。仿佛有看不见的烟雾在他周围。“那时候菅原已经是三代目了。”  

“这样…啊。”朝生看着面具掉漆的边缘。  

“珍惜的东西,即使破破烂烂没有用处,也一样是珍贵的东西,这点不会改变。”真岛看了一眼朝生手上那个旧面具。那是菅原第一次带她去散心,为了逗她开心送她的。“被珍惜的也一定能感受到吧。”  

“唔嗯…”朝生看了看池塘里自己的倒影。  

“小朝生,如果觉得不甘心的话也没办法,因为想要得到话语权就必须努力,弱的人只能当棋子,做小丑。这就是规则。生嶋野亲父的气也没用哦—”  

“我才没有…啰嗦!”朝生瞪了提起自家亲父还一副崇拜语调的狂犬一眼。  

“嘛!所以说,你这家伙差不多该分给我好吃的糕点了吧!”真岛突然恢复平常那副神里神经地语气。“还是你想跟我比试一场,让我直接抢?”  

“切,不跟你比试…你老放水。”  

“哟,看出来啦!”  

“我是讲客气才这么说的!”  

“不信。”真岛摇着手指“大小姐是不可以说谎的。”  

这时突然有某位组长在回廊上喊真岛。  

“喂,真岛!还不去陪你亲父,在这里闲逛像什么话!”  

“哎……”真岛叹了口气。“我说,你就该把面具借我戴。”  

“什么呀。”朝生护住面具,抬起眼朝回廊上的人看了一眼。“不可以,真岛组长要陪我练剑道,现在没有空。”她拉起真岛就往厨房走。  

“哦!抱歉啦!”真岛头也没回地被拉走了。“喂,小朝生,道场和厨房不在一个方向…”真岛也不刻意忍笑。  

“住嘴啦!想要吃的就跟我来,大发慈悲地分给你……谁叫我是,三代目家的大小姐。”  

朝生冲真岛眨眨眼,挑起嘴角笑起来。  

  

“再说,你比较适合般若面具吧。”  

“哟,你还真了解呢。”  

“般若侠吗?哈哈哈!”  

“……”  

 ———————————————————————————————— 

番外小剧场: 

-菅原真:朝生啊,不可以挑食。 

-朝生:可是!欧亚几…胡萝卜很难吃啊。芋头粘粘的!蘑菇味道好奇怪。 

-菅原真:诶?是嶋野坐在那边吗?要不要请他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餐呢? 

-朝生:胡萝卜给我!! 

 

相关角色

  • 債台高築狼黑勞 :

    真島你就從了大小姐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組長可以試試去玩養成遊戲啊~比如綾O育X計劃什麼的~

    2017/11/10 15:52:19 回复
  • 邓布利刚刚好 : 回复 債台高築狼黑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代目说不许跟我抢养成游戏玩!组长不容易啊…为了保护恋爱对象都得藏起来。大小姐这种是藏不成的hhhhh

    2017/11/10 21:08:3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