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0772

跑团用打卡小号/ 作品定时转大号/

5-1补完了补完了

阅览数:
49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1  

“怎么回事啊!”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你究竟——有没有一点自觉!”  

很久没有这么大声地,喊出这样长的话,不自觉攥成拳头的手砸在了食堂的桌子上,回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反射着,却不知道有没有传到对方的耳朵里。  

“游戏,就是游戏哦?”  

花井葵若无其事地看过来,带着那个,还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笑容。  

“不然呢。 ”  

  

2  

非常残忍。  

仿佛有所预谋过一样的,轮回开始,就在这个地方,和这个人碰面,这个自己“几个小时之前”“杀死”了的人——游戏本身是不应该有自我意识的。  

葵笑着看着迅,那种莫名其妙的,无法言明的笑容。无法直视,没有勇气直视,所以低下了头。对方会离开,这样的话,已经听到了向着门外的脚步声。  

“等一下!”  

为什么会叫住她呢?  

“哈?叫我?就?你?”   

想说的那些话,被这句死死的噎了回去,那个没有明确产生处的意识,片刻间化作了其他感情。  

“……”  

迅眯起眼睛,十分烦躁的感觉,无法控制住,他想宣泄出来,将那些一直以来没能表示出来的不满。  

“你停下。”  

上前一步,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表情,但是那溢出的烦躁感对方不可能看不出来。  

“干嘛呀,人家不要和小蚂蚁吵架啦。”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你究竟——有没有一点自觉!”  

“游戏,就是游戏哦?”  

“不然呢?”  

“这种垃圾玩意称为游戏……为什么就这么接受了!你有没有好好想过?!”   

"不然呢?难道你是认真的想致人于死地吗——人家哪有你那么聪明啦?”  

“……不。”   

该如何继续下去。  

这个事实,明明已经知道很久了,但是却麻痹着自己去忽视它。  

该如何告诉自己。  

“……这个游戏,就算胜利了也无法结束的……你……为什么这么轻松啊!?你就没有想过怎样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吗!”   

没有回应,葵是说话了的,但是听不见,把头低下来,看着地面,听不见,视野模糊了,为什么呢。  

“……傻子。”  

“那,和傻子对话的你还真是聪明绝顶呢。”  

谁是那个聪明绝顶的人?  

  

3  

“啊,你好啊,醒了?”  

“挺快的嘛。”  

晓光看着唐白开坐起来,抖落身上的黑色纸屑,白开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对他的招呼没有任何回应——像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它当回事。  

白开把自己的手册扔给了晓,这是他唯一的回应,也是唯一可以做出的回应。  

晓光伸手接住本子,蓄力,扔了回去,精准地砸到白开脑门上。  

“这种东西我都知道啦——”  

——对系统做这种事没有任何意义,除了展现自己的绝望。  

晓光坐在讲台上,双腿晃着,拿出一包水果糖,撕开包装袋,故意发出很大的声响,从中掏出硬糖,一颗一颗向着白开挨个砸了过去。  

“吃吗?”  

糖果打在了他的肩膀上,顺着衣服滑下去,撞在地面上发出声响。  

“...不用了。”  

白开没有闪躲,更没有去捡被扔回来,弹开了的小黑本,他只是茫然地看着晓光。  

“你……“  

“嗯?”晓抬起头,剥开糖纸,把这颗糖砸了过去。  

“算了。你,没有别的事情吗。”  

白开仍然是无动于衷,晓光看了看他,干脆剥开糖纸自己吃了起来。  

“你才是,就没有点想说的吗?”  

他把整包糖重重地砸在讲台上,讲台撞击糖块发出了闷响,像是提醒着这包糖的重量。  

“我很闲,所以直到我吃完这包糖为止,你可以和我随便聊。”  

晓光翘起腿,向前欠身。  

“...没有。”  

晓光面带微笑看着他,他看出了对方的犹豫,有一些意思含在没有说出的话语里。  

“但我不会去做的。没有必要。”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再这样了。”  

白开拿出随身携带的刀子,双手给晓递过去。  

“可以的话...请。”  

“好”  

晓光接过刀,跳下讲台,大力拉开窗户,演示了非法高空坠物。  

“想回去吗?哪里都好,只要不是这个鬼地方的话。”  

他回头看着白开,闭上了那只黑色的眼睛。  

“...没有地方可以让我回去。留在这里也没关系。”  

“是吗?你的人生就悲惨到这种程度了吗?”  

晓光又爬上了讲台,把胳膊肘拄在膝盖上,托着自己的脸。  

“既然你觉得怎样都好了,那如果这个世界哪里不对的话,给我讲讲呗?”  

“我说不出来。反正,现在要是成为别人的绊脚石,还不如...。”  

白开回头,眼神有着明显的回避。  

“假如这个世界必须依照手册上的规则来...那我...只是不想做凭添他人烦恼的事。”  

“是嘛,那你可真够给我添麻烦的。”  

晓光双手撑在讲台上,向后仰去,  

“听好了,我想让你活,所以你不能妨碍我的这个小目标,ok?”  

“......我”  

“做不到的。只有这个。”  

“那就不要冠冕堂皇地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又一颗糖飞了过去,在空中划出弧线,落在了白开身前。  

“不给他人添麻烦就意味着不重视自己吗?劝你还是好好想想。”  

“把糖吃了。”  

  

4  

“没关系的,游戏是,大家迫不得已。”  

莱奇拍了拍迅的肩膀,“葵肯定也明白,她只是那一瞬间不冷静而已。”  

——反而是莱奇他,显得太冷静了。  

迅抬起头看着他,他鼓励性地微笑了一下,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  

“问一下。”  

“现在如果敌人只有一个,你会选择立刻干掉他,结束这轮游戏吗?”  

迅稍微有点惊讶,莱奇应该不知道上一周目的结束发生了什么——晓光死了,那个“唯一的敌人”不存在了,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意义。”  

“那么,【—————】?”  

莱奇把自己的手册翻开,直接给迅递了过去。  

“这……你?”  

“有无论如何都想守护的东西,就必须牺牲什么。”  

“想守护什么?”  

“大家。”  

“【————————】”  

“——但是按照规则杀戮,游戏也并没有结束。”  

迅抬起头,说着这句话的莱奇,异常的平静。  

“所谓的必须牺牲,真的是必须的吗?”  

莱奇看过来,他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回答。  

“之后,怎么办?”  

迅盯了回去,这个游戏肯定存在问题,已经明白的是按照规则继续游戏是没有尽头的,如果想彻底迎来结束,只能从游戏本身进行攻略——这是他很清楚的事情,这么问的原因,也许,只是他需要“同伴”。  

说不定吧,又也许是不需要的——“就此别过”没有必要再出现第二次,他这么告诉自己。  

“我也没有头绪,但是或许可以从晓光身上入手……我感觉他不可信,没准那回真的是他杀了我。还有手册上多出来的这些……在这些奇怪的事情里,或许能发现突破口。”  

“——出色的先驱同学,这次我还能派上用场吗?”  

  

5  

没有观众喜欢懈怠了的演员的演出,不存在研究员对没有结果的实验感兴趣。  

这个游戏真的存在价值吗?  

倘若真的是无聊的神明开始选择自己的继承人,那么为什么不去问问他本人呢?  

唐白开接下了晓光扔过来的糖,终于。  

“.......抱歉...我不想考虑那些...我承认自己,就是无能。”  

 撕开包装很顺从的把糖塞进嘴里,却一直保持低垂着头的姿势。  

“……所以才会有现在的我。”  

没有关的窗户吹进了冷风,白开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扔了出去。  

  

6  

之后发生了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这部分”记忆就在这里停下了。  

有其他的存在执行了剩余的部分,事实就是那样——这个地方不存在科学。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做什么?  

  

7  

当见到了想逃避的人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相关角色

  • 笑不出来 :

    我沙发

    2017/11/12 00:07:57 回复
  • 笑不出来 :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做什么?

    wtmxb

    2017/11/12 00:08:53 回复
  • 修治 :

    樓上+1 人生三連達成 ……恩?曉光啊…………你怎麼還…………想讓人活下去……【那你幹什麼殺了我.jpg 7,你,你冷靜,我求你冷靜…………

    2017/11/12 00:19:16 回复
  • 笑不出来 :

    ????????????????莱奇????????啊???????????????????????????????????????????????????????????????啊????????????????????????

    哎呀白开好可爱

    2017/11/12 00:29:48 回复
  • 砂上ノ楼閣 :

    我觉得我的头像莫名其妙形成了什么栅栏一样的东西。(关注点 莱奇笑爆我了 那你干什么杀了我+1.jpg(性质不一样

    2017/11/12 00:41:1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