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3630

努力做个对角色负责的人。 ——然而并没有角色立绘可放啊!

序章 血字的玩笑

阅览数:
65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10.27  

2:25am 

 

刺耳警笛打破冬夜难得的平静,警车呼啸着驶过街角,急促闪动的车顶警灯,蓝红交替的流光在视网膜上留下模糊幻影。 

 

咖啡馆的后门外是一条肮脏狭窄、路人会本能快步通过的小巷。在这里,毫无疑问,你会发现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睛从街灯照不到的阴影里投来窥伺的视线。童话故事里的女巫和现实中的恶棍都青睐这种地方,还有那些不想和你扯上关系,急于隐藏踪迹、重新消失在黑暗中的神秘混蛋。 

 

宁越在咖啡店的霓虹灯招牌下停住脚步,试着向黑暗里张望,杂乱的脚步声就消失在小巷深处。他依稀看到长风衣的一角从余光里闪过,但在眼睛适应黑暗之前,那个身影就悄无声息的溜走了。 

 

过去半个小时里的谈话并不愉快。 

至少不值得让他午夜滞留在咖啡馆里,只为了听某个家伙遮遮掩掩,需要打上无数个问号的故事。而里面那些屈指可数的可信内容,事实上,都可以轻松从网上找到。 

 

宁越的一只手始终揣在口袋里。只有他自己清楚,那里没有手枪:除了公寓钥匙,就是一封由今晚与他密会的菲利普·史培特先生转让、鬼知道从哪弄来的邀请函。而他另一只手上端着一杯从Serenata咖啡馆外带出来的意式浓缩。加糖,加奶,双倍。Niflheim(尼福尔海姆)的冬夜很冷。到家之前,他能依靠的就只有透过纸杯外壁和皮手套传递到手心里的那一点点热量。 

 

但是说真的。菲利普·史培特这个化名实在太蠢了。宁越走过半个街区,等待着步行灯亮起,忍不住再一次琢磨起这个问题:即使那位身穿风衣、头戴老式宽檐帽,试图将硬汉标签挂满全身的私人侦探能想办法把达许·汉密特或者雷蒙德·钱德勒从六尺之下挖掘出来替他写一篇量身定做的续作,他的长相和亨弗莱·鲍嘉差的也未免太远……足有乔治·拉扎贝版和皮尔斯·布鲁斯南版的邦德之间差的那么远。 

 

他最后一次回头看向咖啡馆的招牌,反省如果自己也用个化名——比如江户川柯南什么的——也许会让之前的谈话气氛更融洽一些? 

 

Serenata的灯牌下,小彩灯黯淡的糊成一片,依稀能看到坐在玻璃窗边的年轻女性身影。那是个很可爱的姑娘,绑成淳朴麻花辫的金棕色头发就像深秋沉甸甸的麦穗。作为店里目前唯一剩下的客人,她正专心读着什么,似乎一时半会都没有离开的打算。 

 

在很久之后,宁越才意识到,这个在当时看来并不那么特殊的夜晚,或许确实能用小乐曲(Serenata)来描述:作为一曲壮丽残酷的血色交响乐中,轻松愉快的小夜曲。 

但至少现在,甚至三天之后,他得知菲利普·史培特——上帝保佑,这居然不是个化名——的死讯时,青年都还对这一切毫无觉察。 

 

此刻,他正在漫不经心的啜着纸杯里的咖啡,暗自赞许选择留在咖啡店里的年轻女人聪明的决定。 

尼福尔海姆的晚上并不适合孤身一人的女性。 

 

这是个危险的城市。 

 

 ***

11.01 

3:47am 

 

当宁越推开咖啡馆的大门时,值班的侍应生并没有注意到这名在午夜上门的客人:可怜的年轻人靠着咖啡机歪歪斜斜的坐在柜台后,眼皮彻底黏在了一起,就算撑一根火柴棍,也会被毫不留情的压断。他额头有点发红,可能已经不止一次撞到什么地方,可那仍不足以将他唤醒——活像在替店里的咖啡做一份形象生动的活广告:Serenata咖啡,绝对不提神,保证睡的香。 

 

宁越决定不去打扰他的好梦。青年的视线在咖啡店里扫过,如果是往常,他只会匆匆的扫一眼,就走向自己的目标:即使在晚宴之后也没有放松投奔舒适的大床,而是依然将自己埋在学术之海里的好姑娘。 

 

今天稍微有些不同。 

 

他饶有兴致的在店门口多待了几秒,大脑收集着每一个无论能否派上用场的情报——因为似乎这才是侦探应该遵行的守则:不要放过你身边最细微的线索。 

 

侦探。 

宁越从没想过,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和这个名词扯上关系——即使是最荒诞的白日梦里。特工更值得人向往,对吧?想想看:那些酷到家的豪华跑车和性感火辣的美女,只有顶级手工西服才能衬托的潇洒身手和外加层出不穷的小玩意……那才是人人都会暗自艳羡的生活。 

 

至于侦探,哈。古怪的Freak, 大腹便便的强迫症中年人,摇椅上抱着猫的阿婆,还有花了十几年还没从升到国中部的小学生。老实说,这可不是男人的浪漫。 

 

直到这个特殊的夜晚。 

 

稍早前——或者准确的说,前一天,十月份的最后一个黄昏。 

新闻里的死亡报道并没能吸引宁越的注意,他正忙着核对报纸上的节目指南,挑选晚上拿来打发时间的电影。直到那个不太常见的名字闯进他耳朵里:菲利普·史培特。 

谋杀。独居的中年人被闻到异味的邻居发现死于家中,死亡时间推定为三天前。可那根本说不通,在死亡的几个小时之后,这位‘当时已经死亡’先生,还和宁越在咖啡馆里有过一次不太融洽的会面。 

 

但就算到了这时,宁越仍旧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和菲利普·史培特其实并没有多少交集,真正让他们扯上关系的,只不过是来一桩eBay上的交易: 

 

作为Computer Engineering专业的大二学生,总有一些让人手痒的小把戏想要尝试,可他精心配置的宝贝不适合拿来冒险,所以宁越干脆去网上低价买了一台二手laptop,方便用来做一些对守法公民来说相对“不恰当”的事情。 

 

至于发现本该彻底格式化的旧电脑里有一个收集了大量关于犯罪学网站、以及falco调查组资料的隐藏分区,以及和之后的那次约谈,都不过是那只被好奇心害死的猫在宁越心里悄悄的伸了个懒腰。 

 

但这件事确实给宁越心里不断摇晃的天平一端放上了一个小小的砝码,让他决定从衣柜里翻出那身不常穿的西服,并且敲响房东太太的屋门借来熨斗和熨衣板,将衬衫衣领和袖口的细小褶皱仔细熨平。 

 

反正这个晚上也没什么好电影。 

这才是让宁越选择赴宴的最终原因。 

 

这个无法让人判断是否正确的决定,带来的却是彻底意料之外的结果:事情失控了。 

 

迈出老旧的电梯间、走过长长的走廊,站在Anapa公寓里属于他的套房门口时,宁越还在头疼西装外套不知从哪里蹭上的口红印。而当他的手握上本该上锁、此时却仅仅虚掩的房门把手,却清晰的明白了情况有哪里不对。 

 

 “或许我该正式做个自我介绍。” 

征得同意之后,宁越拉开咖啡馆轻盈的白椅子,在不久前才晚宴上有过短暂交谈的年轻姑娘对面坐下。本已散落在记忆宫殿角落的名字被重新从灰尘里拾起,Jennifer Morris,有着顽皮雀斑的可爱姑娘,Jennifer睁大了碧色的眼睛,眼里是叫人一目了然的好奇。  

 

“我叫Ning, Eric Ning.” 

 

公寓的景象仍清晰刻印在宁越脑中:如同飓风刮过的房间里,家具被粗暴破坏,杂物散落满地。扭断了脖子的死猫尸体被丢在地毯中间,墙上有两行血写出来的文字: 

    别多管闲事。 

    不然,你就是下一个。 

 

而那正是让他改变主意,决定跨越诺克斯十戒的原因。 

青年笑了,琥珀色的瞳孔亮的好像是半融化的太妃糖。 

 

“——我是一个侦探。”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