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3630

努力做个对角色负责的人。 ——然而并没有角色立绘可放啊!

朋友是很重要的哦

阅览数:
26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伊藤林奈绪错过了电车。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起值日的尤佳绘和别人有约。虽然很不情愿,可尤佳绘都已经合十双手拜托她了。当她好不容易做完两人份的打扫工作、努力赶到车站时,电车刚好驶出站台。

或许也不全是坏事。林奈绪想道。

这几天,在站台上,总能看到一个年纪很小的男孩子,让她非常在意。

林奈绪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一旦错过电车,就要等很长时间。所以即使很挂心,她也只是每天隔着电车的窗玻璃注视着那个孩子。

今天说不定是和他搭话的好时机。

男孩和之前一样,依然孤零零的坐在车站角落的长椅上。他身上穿着像制服一样的棕黄色裤子和衬衫,上衣被罩在外面的毛背心挡住,看不清学校的标志。朴素的黑色短发稍微有些长,额前碎发因为垂着头的动作遮住了双眼。应该还是小学生吧。林奈绪今年三月才成为了向往已久的女子高中生,对附近国中生的制服都还有印象。而男孩身上的虽然看起来很眼熟,她却不记得有这样款式。

林奈绪轻手轻脚在椅子的另一边坐下,斟酌着开口。

“……这么晚还不回家,没关系吗?”

男孩幅度很小的摇了摇头,用林奈绪需要秉着呼吸才能听见的音量回答:“功课做完之前,老师不许回去。”

“啊……”林奈绪小心的打量着男孩的样子。纤细瘦弱,虽然在小学生里算是高个子,可是这样反而糟糕。刘海太长,看不清楚面孔,但看起来太过乖巧,以至于总让人觉得有些阴沉。她很熟悉这样的孩子。

涂抹着浅浅指甲油的手指下意识的卷动染成茶色的披肩发尾,她犹豫了很久才问出口,“你……没有朋友吗?”

是的,这样的孩子,在学校里,通常是被欺负的类型。就像是……

必须改变才行。少女不安的想着。隐形眼镜戴久了眼睛很痛,但是比起因为带着老土的粗框眼镜被人笑话,要轻松太多了。

男孩却再一次摇了摇头。他的声音流畅了很多。

“不是。但是和朋友们吵架了。”

“诶?”林奈绪被从回忆里带回了现实,她说不清楚算不算松了口气,继续追问道,“那个,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他们想做的事情,我觉得不太对。我不愿意,可他们很坚持。所以就吵架了。”

男孩转过了头,仰起脸看着林奈绪。碎发滑到了耳后,他的面孔暴露在车站昏暗的路灯下。和林奈绪的想象不太一样,他看起来确实有些阴沉,但并不懦弱。实际上,男孩有一张非常干净的脸,眼睛的形状很好看,鼻梁又挺又直,睫毛也很长、很浓密。相信再过几年,就会有很多女孩偷偷的喜欢他吧。

“大姐姐认为呢?我应该怎么做?”

“这……”林奈绪有些犹豫。她想要说,‘做你觉得正确的事’,可这话说起来太轻松了。她知道最后会有多难。知道的非常清楚……太过清楚了。

“我觉得……还是,不要和朋友吵架。”

“就算朋友们做的是错的?”

“……就算朋友们做的是错的。大家都那么做的话……就没关系了吧。”短裙的边缘在少女捏紧的手指里打起了褶,因为太过用力,指节都有些发白。她小声的说着,更像在努力说服自己:

“因为朋友……是很重要的。”

“是这样啊。”男孩沉默了很久,终于笑了起来。他跳下了长椅,站在了月光下。那双很大,很漂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林奈绪。“我明白了。”

“大姐姐你,真温柔啊。”

“大姐姐,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林奈绪觉得有点头晕。她忍不住也站了起来,膝盖勉强支撑着身体,像是刚出生的小鹿一样微微的发颤。她的心跳的很厉害,好像在警告着她有什么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可,可以……但是我现在必须……走……”

就在这时,杂乱的,细碎的,七嘴八舌充满活力,却让人从心里感觉到寒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咦……

……这里有……

……这么多人吗……?

“早就说嘛……这样做就才对,你太固执了。看吧看吧,连这个姐姐都说你做错了。”

“但是有新朋友增加是很开心的事情啊。”

“我说啊,满口姐姐姐姐的,好恶心啊。”

“不能这么说话,要好好的称呼人家。老师说过啦,要讲礼貌,才会有更多人和我们一起玩。”

而且是不是……

……有哪里不太对呢?

“不可以逃跑,大姐姐。”

林奈绪的脸色越加苍白起来。她终于注意到了,月光下,在男孩的脚边,看不到影子。而在他的身后,在黑暗里,更多的,小孩子的身影走到了他的身边。从其他人的制服里,林奈绪终于认了出来,那不是属于小学生的制服,而是,而是……

“你和我们是朋友吧?”

……在几年前,因为事故造成大量学生惨死而废校的,国中的制服。

“——朋友,是很重要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