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99]湖中仙·一

阅览数:
117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企划开始时间前约三年的一个序章。甚至都还没写到自己的角色(。  

充斥着大量自捏npc。  

按捺不住先摸了起来。  

                    

                 

啊头一次尝试这种风格我好兴奋啊。  

可以放开了搞事我好兴奋啊。  

——————————  

                    

  

院墙外的更夫方执梆子敲过了五更,天际泛白,院落里洒落一片熹微天光。新一日伊始,王府中下人们已穿戴齐整,为主家一早的洗漱与晨食忙碌起来。  

                

后堂的刘婆子已备好了吃食,她掀掀蒸笼盖,立时便有阵阵热意随着香甜气扑鼻而来。王家是富裕人家,早膳自然也精致可观:  

有小巧玲珑的四喜烧卖、金灿灿的乳饼、薄皮晶透的鲜虾饺,有熬煮得香甜软绵的鸡丝粥、加了冰糖的红豆大枣甜汤,还有枣泥糕、牡丹饼、桂花香酥……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王福贵是这家仆从中的老人了,做一家的下人到了他这样的地步,早晨是委实不必起得这样早的,但王福贵多年来早已习惯四更天前起身,到了五更,早已将府内诸多琐碎俱都安排妥当。  

他对刘婆子着实很放心,因而最后一步才来灶房处探了探头,此时被热气兜头一薰,不由心下满意,暗想:人道老马识途,果然不错,这正儿八经的老仆,就是比新买进的丫头小子们得用许多,省下他许多口舌功夫。  

正满意着,就听前头游廊下一阵骚乱,这样大的声响,怕不是要将贵人们都惊着。王福贵将才松下的眉头又紧起,他几步走下游廊,便见一小厮被众家仆围在中间,抖抖索索一个趔趄在地上滚了一遭。  

王福贵拨开边上的几个丫鬟,一掌钳起小厮,把人给拎起站好了。  

                   

他态度严厉:“一大清早,吵嚷什么,搅了主子们你兜得住吗?都散了,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没有事儿做吗?”  

                

后面半句是朝着周围站着的下人们说的。   

                 

众人一哄而散,王福贵又转过头来瞪那两腿还在嗦嗦打着摆子,面如金纸,一派惊诧至极模样的小厮,认出这是府内嫡出那位少爷的身边人。  

                 

王家大总管眉头皱得更紧,低声喝问:“怎么搞的?可是少爷有什么不好?”  

那小厮上下唇瓣打颤,猛吸一口气:“有、有、有……”  

                    

“有、有、有什么有。”王福贵仗着膀大腰圆,将个细弱弱的小厮拎起来摇,“舌头撸直了说话,像什么样子。”  

小厮被摇得眼冒金星,终于再憋不住,哇的一声嚎将开来:  

               

“有、有鬼啊!少爷被画里头的女鬼给捉走啦!!”  

               

*  

                  

这事传到大理寺时,距离王家少爷不知所踪也才不过将将过去一日光景。  

说来也怪,这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失踪,家里人不疑心他是否夜半翻墙喝花酒去了,反倒立时信了那小厮的说辞,请来神婆道士黄纸乱烧一通,银子不见底的往下砸,可却连响儿都听不着一个。人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眼见仍找不回儿子,王老爷抹抹脸,这才写了讼书来报了官。  

                   

你道这是为何?盖因物精器怪之记录,历朝历代皆广流传,那小厮是王家的家生子,命契都捏在主家手里的,断是不敢胡言乱语的。  

且王家这样的人家,物资最富足不过,辗转过手那样多器物,难保就没有一两件年久成精的呢?  

至少王老爷是这么信了的,因而他在报官时,面上忧心忡忡,显而并不将官府看作希望。  

                    

几个寺官围在一起对此评头论足。有一人道:  

“我瞧着这王老爷,面苦如苦瓜,想那王公子怕不是真个遭了精怪了吧。”  

又有另一人接口:  

“那可不是只好这般结案了,尚还未听闻能捉了那妖精归案的。怕不是戏文子里的青天大老爷方有这般神通。”  

                     

这话虽说得风凉十足,颇有隔岸观火甚至想再浇一瓢油的意思,但却也说不得错。可千不该万不该,便是不该在大理寺这样地方说起。  

大理寺是哪样地方?古时传下的司法审查机关,那是再庄重没有的了,审查案子么,最要紧的便是实证,换而言之,这儿最听不得的便是这些妖异志怪之说——你且想,若任谁的案子都用一句妖精作怪就结了案,那还要这一帮寺司有何用?  

                      

此言一出,便有旁人驳他:  

“你懂个甚!”说话之人官大一级,教训几个小司务不费力气,“这事虽且不归我们管,却也非是那样简单能了结的。且看吧,怕不出几日,这桩事总还要落在你我头上。”  

一众人一通唏嘘,却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前人有云:  

好事说不灵,坏事跑不停。  

                

闲话归闲话。又过几日,王家少爷失踪一案迟迟不见进展,这桩事果然就同那训斥司务的小官说的那样,踢了一圈皮球,最终被踢到了大理寺头上。  

                     

被这实心皮球兜头砸中的,是个寡言的年轻大理寺司直。  

且说这司直,年不过双十,姓常,名山,字陆之,论才气品貌,完全当得起一声青年才俊。可在这职场上,却似乎人缘说不得好,连个放了衙吃酒的伴儿也无,他虽不在乎,但叫旁人来看,便委实显得可怜了。  

提起这个常陆之,人皆说其来头很不小,是和当朝大学士有关的,且一个年纪轻轻的进士老爷,前途顶好,却也不知为何非但未去翰林院,甚至未外放得一官半职,反而窝身这大理寺,整日里板起一张脸,叫人望之却步。  

               

接到上峰命令“复查此案”,这位常司直照旧板着一张脸,这人面部表情虽不甚丰富,紧皱的眉头和愈发往下掉的嘴角却将不情愿这一信息传达得极好,上峰扭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最后挥了挥衣袖将人打发走。  

                

常山心中有一百一千个不情愿,却到底只能退走。他这人虽叫人评价“木头脑袋”“不近人情”,看似直楞不通世事,实则心中样样有数,只不说罢了。  

曾有一友说他:  

揣着顽石脑袋,空有百样心思。  

                  

常山听罢,悄不吱声的吃了对方留着赏景的最后一块芙蓉糕。  

他对此很不以为然。  

                 

不论如何,这王公子失踪案的复查工作,最终就落在这“不好相处”的常司直身上。  

虽不好相处,但此人的优点之一就是——他对工作总有一股别样的热情,做事之快之多,颇有一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味道在。  

因此,尽管极不情愿,常山却依旧很快打点好了卷宗,当日内便赶到了位于西城区的王老爷府上。  

                

他先去见了王老爷。  

                

王老爷神色颓丧,明明王公子只是失踪,在王老爷这儿却已经完全是丧子的模样了。  

常山心里头对这桩事抗拒得很,说出来的话也硬邦邦。  

他开门见山,问道:  

“最后一个见到令公子的是?”  

这问题王老爷这些日子来不知被问过多少遍,回答起来透着一股丧气:  

“就是青松,是洹儿身边的小厮,也是他瞧见那画中的女鬼将洹儿掳了去的。”  

               

提起爱子,内堂屏风后立时传来一阵妇人哭号。王老爷道了个礼,拖着步子自去安慰去了。  

               

常山假作不闻。  

                 

他看向垂着脑袋立在一边的布衣小厮,许是他的目光太凌厉,小厮肩膀抖了抖,还未闻这年轻的官人老爷问话,便先一股脑的将反复说过的供词全倒了出来。  

据他说,王家少爷王洹之,平日里没什么大爱好,既不流连勾栏院,亦不斗鸡遛狗,可算得上是大明新一辈的三好青年了。这王少爷唯一一件喜欢的,就是收集书画,不论山水画美人图,不拘有名无名,见着心喜的,不弄到手可不会罢休。  

本来嘛,王家富庶,王公子这点小爱好,也并不妨碍什么,多文雅的事儿啊,说出去还能传个美名。  

可坏也就坏在这书画上,小厮青松拍着胸脯子担保,他亲眼瞧着他家公子前些日子不知从哪处得了那藏着女鬼的山水画,自此日夜沉迷,整个人便益发消瘦下去。  

就说王公子失踪的那天早上,他依着时间去唤王公子起床,哪料到久不得回应,方一推门,便见一女子虚影在山水画前一晃而过,而寝床上哪里还有他家公子的影子。  

               

“定是那女鬼吸了公子的精气不够,便将公子整个捉走了啊!”小厮青松颇为肯定,“话本子里头都是这么写的,那美貌女鬼遇见富家子,日日夜夜你侬我侬……”  

                

常山毫不留情打断他:  

“你瞧见他们你侬我侬了?”  

                 

“呃,这倒没有。”  

小厮被噎了个正着,倒是倔起来,也不管面前是个脸臭得叫人害怕的官老爷,竭力要证明那女鬼的确和王少爷“有点什么”。他眼珠子转了转,又想起一个细节来:  

“虽不曾瞧见,可却听过哩!公子房中曾有一陌生女音,又柔又酥,情意绵绵的,那时没多想,现下想来,定是那女鬼的声音。就听她唤,‘三郎呀,三郎呀,奴冷呀……’,哎呦喂,那个媚呀,那个惹人……”  

                   

话说到一半,常山不得不再次皱着眉头将之打断:  

“三郎?这是喊你们家公子的?”  

他翻开提来大理寺的档案,凑近了看上头的小字,“王家少爷王洹之,依记录该是王家独子才是……”  

                        

小厮总被打断话头的一腔不满顿时被戳了个漏洞,他摸了摸鼻子,再开口时就有点硬气不起来,支支吾吾,拿眼觑着内堂,半晌才压低声音道:  

“那不是……老爷在外头还有大公子和二公子么。”他用眼神暗示常山,“您也是官老爷,怎么这个还不懂?家里头夫人手腕厉害,硬是不叫进家门,也不给开宗祠,但毕竟外头的那也是哥儿嘛,将来的事儿还不好说……”  

                          

小厮又摸了摸鼻子,最后总结道:  

“所以我们少爷嘛,说是三公子,也不算错的。”  

 

相关角色

  • 开门你的Flag来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打开这章,先是一拉到底,定眼一看,只有一个响应,过了半天反应过来我要笑死在地上,朋友啊朋友,您说您这文主角是哪个(X)读到中途我笑死了,常山啊常山,看着真可怜.jpg【❤更多请评论点击(QQ消息)详细查看❤】

    2018/01/12 05:04:54 回复
  • 花盗人 :

    “常山听罢,悄不吱声的吃了对方留着赏景的最后一块芙蓉糕。

    他对此很不以为然。”

    哈哈哈哈哈可爱

    期待后续

    2018/01/12 09:37:11 回复
  • 某王TY :

    开头看饿了【不是】文风的好棒啊!!有种看明清志怪小说的感觉!!!以及常山真可爱hhhhh期待下文了!!!

    2018/01/12 10:19:55 回复
  • AYANO : 回复 开门你的Flag来了:

    绝望了,怕不是我还要再写3000字才能写到赵三……不过无所谓,正好我明天才能出人设!!!

    2018/01/12 12:43:15 回复
  • AYANO : 回复 花盗人:

    hhhh对常山这人就是谜之可爱!!

    谢谢喜欢~

    2018/01/12 12:43:50 回复
  • AYANO : 回复 某王TY:

    是的开头一查资料我就饿了……谢谢你喜欢!!常山的可爱备受好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死学校的报告书我就去写下一章!!

    2018/01/12 12:45:0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