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7486

鸡蛋六只,糖捏两茶匙,仲有D橙皮添

第二章日常

阅览数:
121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身体不行了……先打卡。 

感谢南锅代打【?】 

---------- 

这是乌云笼罩着的密闭空间。四下无人的凌晨三点,只有一人在青苔气味的冷风中穿行。如果雨下大点、再下大点的话,陈年的烟味和人类的血液一定就会这样被洗刷而去。 

 

不撑伞的黑影度过狭长的街巷,敲了敲无数相似的铁皮门的其中一扇。 

马上就要入冬了吧。 

祂这样想着,直到门打开为止,水珠也不断从濡湿了的发丝中滴落。 

 

黑色的高楼、黑色的栏杆,没有他人,路灯也坏了。 

什么都看不见。 

除了眼前这个淡漠的、沾着血的人。 

 

“让我进来吧。” 

不要拒绝我。 

“血要滴进眼睛里了。” 

 

如果是这样的初遇的话,这一定会是最糟糕的恋爱故事。 

可这并不是一个恋爱故事。 

作为故事的读者,要给一个怎样的评价才好呢? 

 

【现在想起来,我一定是比那之前更早地对尼古丁上了瘾。 

比吗啡更廉价,比大麻更简单。 

比任何一场梦,任何一次濒死,都要如临天堂。】 

手上是与血肉亲密接触的触感,司在熟悉不过了。 

粘稠的血液伴随着铁锈的气息,所有的感觉似乎都在试图让祂回忆起那些渗入骨髓的本能。 

刀闪着冰冷的光泽,手娴熟地划破皮肤,破开肌肉,瞄准了筋腱的地方,下刀,挑起。 

最后是动脉——司的眼神定在这个地方,冰冷而尖锐。 

祂感受着,数具躯体在祂的视线下从火热变为冰冷。 

 

“……” 

抬起手悬在半空,司睁着眼,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摆放着双稳且有力的手,五指半抓着空气,最终握住了另一条手臂,用要杀死谁的力度攥紧。 

嘶——哈—— 

就如同这样,确认自己还活着。 

过了会,司的呼吸稳定下来,眼神也逐渐恢复为正常温度。 

下意识掏出点燃香烟,薄荷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驱散着梦中那股浓郁的血腥味。 

司觉得自己像是个才上学的小孩子一样,不容易专心也不知道该专心什么。 

 

———— 

“……——” 

……有谁在说什么。 

“——那么,开放魔法自习课程!” 

又是那只莫名其妙的猫……司晕晕乎乎的,晃了晃头保持清醒。魔法不必听就会被灌进脑子里很难受,但长时间的去听不想看见的人说不想听见的事,那就是痛苦了。司作为一名遗传差生感觉这种痛苦化作细针真正刺激他的大脑,刺激得祂越发烦躁。 

“即使是凡人的诸君,若能以自身的努力跨越困难,就能朝各位的愿望确实迈出一大步了VON!” 

呵。司冷笑一声,裁判场的曾经浮现在眼前,什么邀请函,什么承诺。 

都是什么玩意。 

 

 奇形怪状的幻想生物停滞在空气里,黄铜色的灯光被鳞片折射泼洒在墙上,一切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如此这般罕见的标本被展示在这宽敞的空间,还附赠了别有用心的造景,却还是让人觉得有一种铺张浪费的感觉。 

“虽然是这样罕见奇怪的生物,死后却和普通的动物一样做成了标本呢。” 

“嗯?嘛是吧。” 

司习惯性的张望了一下,然后保持着走神的状态。 

“啊,比起那个,要去吃饭了吗。” 

“……我没关系。” 

“那我也没关系。” 

海沼敏锐的察觉到话中蕴藏的故意给人寻尴尬的态度,尽管可能祂并不总是愿意这样,“……那,吃什么……你也应该无所谓吧,我来决定?” 

“好啊。” 

 

两人来到食堂,司一眼就找好了位置坐下,目送海沼一人去点餐。 

 

面前的食物层层叠叠不知夹了多少种类的食材和酱汁,热气腾腾的放在碟子上。 

“哇哦,这是什么。” 

“……大阪烧。你没吃过吗。” 

“没有诶,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司用餐刀尖比划着,最后利落的一刀切了下去,手感比想象中还要脆弱。 

 

这场用餐在一场略带尴尬的气息中过了半场,祭御狩的出现才略有缓和。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司没有抬头,继续进食,为了不让好不容易打断的尴尬不再重演,海沼看一眼司应了下来。 

之后的气氛似乎缓和了些,但仍然看不出来司在想些什么,第一个吃完第一个走,表情无不在诉说:我在走神。 

 

保持着这个状态,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了一条舞裙——那是祂以前经常穿的,记录着某些故事的舞裙。 

司看着这条漂亮的舞裙,手指比划着什么,想:这就是所谓的魔法,祂讨厌的东西。 

从镜子里司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些差,差到了别人能明显能看出祂的心情糟糕的境界了。 

——つかさ。 

法华津纱夜知道这个称呼。 

姓氏、职业、户籍、年龄、性别,仅她所知就有无数个不同的版本。只有这个称呼不会改变。 

到现在,比起那些只是一纸档案的假信息,她更加无法看透这个人了。 

“……?” 

哐哐。 

有谁在敲门。 

 

司站在门前,祂身着优雅的黑裙面带微笑,如同贵族中的交际花一般,一只脚向后划,简单地行了一个礼。 

“晚上好,法华津小姐madam。” 

 

纱夜有些愣神。同一个人,仅仅是换了一身衣服,面前的已然不是她熟知的杀手,而是午夜时分邀人共舞的风流女性。 

高跟的舞鞋敲击着地面,信手拈来,游刃有余。连双足着地的步伐也撩人似的流连不滞。司已经进入了房间,纱夜下意识关上,门的声音响起,她在那时候终于明白了,自己已经被那笑容所迷惑,而放入一个致命的猎手与自己独处一室,而自己不幸就是那个被困住的猎物。 

足尖以精致的角度回旋,随着布料的摩擦声,裙摆被解开而几近垂地,黑色之间露出了显得新鲜的肌肤。祂抬起手似乎隔着无形的东西怜爱地抚摸着情人的面颊,手指在空中暧昧地起舞勾动着,最终落在法华律的肩头。 

 

“你总是这样发呆吗?这可不是好习惯。”话毕,祂托起纱夜垂着的另一只手,哼着调子先一步动了起来。 

等纱夜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随着司起舞了。司跳的是女步,却主导着她的步伐引领着她舞蹈,祂哼着歌,声音不大旋律却一节不落入了纱夜的耳,是La Cumparsita。 

 

司的音准节奏都在,不过纱夜无心欣赏。太近了!纱夜想,但她无法挣脱,手心冒出的汗也无法让她的手顺利脱出,舞步随着节奏在继续,她得分出一小部分的心思去跟上以免踩脚,大部分的则在想面前这人的动机。 

现在是滑步,想要挣脱司的纱夜弄巧成拙反而将拖鞋踢到了角落。 

司并没有为纱夜的不解风情影响半分心情,微笑的弧度上扬了几分。纱夜出声制止,但司跟预想的一样没有为之所动,继续着自己的舞步,在下一个节拍点迅速换了姿势下腰,等纱夜反应过来时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她几乎是喊出来:“停下来!” 

 

纱夜用力一推,终于是挣脱了司的手,跌在床上。她的脑子现在一片混乱,跟司相处过一段时间后她愈发觉得这人不能信任。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明明知道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纱夜不敢直视司的眼睛,她怕认清自己猎物的处境。 

“我不知道啊。”司的声音犹如平静的冰水,刺激着纱夜。 

祂放轻脚步捡回拖鞋,“你在害怕什么。” 

 

纱夜沉默着,她说不出口。如果司是一位冷静的猎手,那么祂现在正端详着祂的猎物,也就是她。作为猎物的她面对这样的猎手这样的处境除去诸多疑问,剩下的只有死亡的预感。 

“你有着跳探戈的天赋喔。你现在就像探戈一样,怪异又多疑,充满了攻击性。”司的语气不变,纱夜却察觉出这一滩冰水中似乎藏着一丝杀意,“你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你一定学得很快吧,说不定马上就会比我还出色……” 

“……我没法相信你。”纱夜说。 

“你觉得我会因为想出去而杀人,么。” 

 

纱夜看起来有些艰难地抬头:“我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事到如今还能那幅享受的样子。” 

司站在祂原本的位置,只是看着纱夜:“那你可以慢慢琢磨怎么完美杀人,你或许还可以下个订单去买平等院的人头。”说到平等院这三个字,司几乎咬牙切齿,掩藏在冰层下的杀意喷涌而出,“你很想出去么。” 

 

她终于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了,“……我还有我的工作,我的责任……”话音未落,司突然冲上去,纱夜下意识往后拉开距离,直到司将将纱夜逼到了墙边。 

司低着头,祂的长发垂了下来,遮住了表情。“那种东西,就像拖鞋一样踢到世界的角落吧。” 

纱夜攒紧的手心充满了汗水,她咬着自己的下唇。她确信如果司真的动手,在刚才这位优秀的猎手就能满载而归,而她就是猎手的战利品。 

司观察着她的表情,缓缓开了口: 

“我说啊,纱夜,你也知道吧,你所坚持的东西根本不需要你。这里的所有人都只是垃圾堆里的废纸而已,那种三流地下小说根本没人会看。” 

司终于抬起了头,纱夜看到的不是什么奇怪的表情,只是微笑,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微笑。 

“我不会背叛你的,如果你要我杀人,我会做。相对的——你要养你捡来的东西。纱夜(master)。” 

2018/03/11 魔弹论破 第二章
6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