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4424

线稿不如草稿,上色不如黑白。 总结:菜鸡选手

Episode.0 魔法师与蜂蜜酒

阅览数:
33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给伊丽莎白写的单人短剧,Episode.1大概可以约等于LC阵营3-Limerence那篇吧……? 

 

 

 

 

 

 

Episode.0 魔法师与蜂蜜酒 

 

 

 

准备一个大小合适的玻璃瓶,放入一枚金币、七枚水晶,倒入约瓶子容量一半的蜂蜜,用满月夜取来的泉水将瓶子填满,密封后沿着瓶口缠一圈迷迭香。做好这些后,挥动魔杖念诵一段祝词。祝词本身没有限制,只要足够古老,哪怕是歌词也没有问题。接着将玻璃瓶在月光下放置二十一个晚上,这样一来就能得到魔女的蜂蜜酒——类似于某种灵药的、奢侈又神秘的饮品。 

 

本应献给神明或妖精的液体,此时正在高脚杯里摇曳着壁炉的火光。伊丽莎白裹着厚实的毛毯坐在壁炉旁的地毯上,小口啜饮着蜂蜜酒。她在雪后的森林中寻找了三个小时,才找到几株符合要求的冬青枝条,回家的路上还被石块跘了一跤,狼狈地扑在雪地上。如果不是罗薇娜小姐喵喵叫着催着她去储藏间,她大概会忘记自己上个月还做过这个。 

 

新开封的蜂蜜酒有清甜的香气,曾有人类闻到后说看见湖中仙女踏着涟漪和鲜花向自己走来。伊丽莎白敢断言,他闻到的是春天酿造的蜂蜜酒,而她手里的这杯,在一丝迷迭香的味道之外,还裹挟了一份干爽凛冽的木材香气,那时属于酿造过程中的,冬日的气息。 

 

“罗薇娜小姐,今晚会下雪吗?” 

 

钻进毛毯里的黑猫很给面子地探出头,用一金一绿的眼睛盯着昏昏欲睡的魔法师,发出一串喵喵喵的叫声。 

 

“因为雪花落在窗户上的声音很好听,要是能收集起来就好了。” 

 

“喵喵。” 

 

“是呀,很助眠的。要是能和薰衣草一起做成枕芯的话,罗薇娜小姐会喜欢吗?” 

 

“喵,喵喵。” 

 

“不用担心,我很认真地泡过澡了。”她将剩余的酒喝掉后晃了晃空空的酒杯,“还喝了罗薇娜小姐找到的蜂蜜酒,明天不会感冒的。” 

 

“喵。” 

 

“罗薇娜小姐,看家辛苦了哦。” 

 

“喵。” 

 

壁炉中传来细微的噼啪声,伊丽莎白把杯子放在地毯上,伸手捞起黑猫抱在怀里。 

 

“这样的日子真好呢,罗薇娜小姐。” 

 

 

 

 

夜雪落下之时,她做了梦。 

 

“在遥远的过去,远在龙还未诞生的年代,魔法师就已经存在了。①”年迈的妇人拄着拐杖站在乳香与没药的烟雾里,和蔼的目光中有年幼的女孩的身影。那是伊丽莎白的曾祖母,也是她炼金术的启蒙老师。 

 

“我们的祖先自凯麦特②而来,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教会我们如何去认识这个世界。依靠着语言和文字的力量,我们将魔力存进宝石,与植物和精灵对话,在星穹下预言未来的吉凶。在阿尔比恩③的土地上,在橡树与冬青的森林中,我们被称作‘德鲁伊’,意思是橡树的贤者、透彻树的道理之人。” 

 

“尽管这条血脉几近干涸,却仍然有受到祝福的孩子出生。选中你的是光与木,太阳为其父,月亮为其母。④只要你的周围没有绝对的黑暗,只要你的周围还有一株植物,你就能使用血脉的力量。” 

 

老人将杖顶的猫头抵上女孩的眉心,香雾里她的身形有如落入涟漪的倒影一般开始溃散。透过橡木杖传来的,有鸟鸣,有歌谣,有齿轮的啮合声,有蒸汽机车的轰鸣,有不知何处传来的电流的高频音。那是在快速发展的科技和逐渐被遗忘的神秘中,历史的声音。 

 

 “我族的孩子啊,你的诞生值得歌颂,你的存在又需要被抹去。你将亲身感受到炼金艺术里死亡与重生的思想。在这个最好与最坏交织的时代,你应当去寻找自己的路。” 

 

“愿橡树与冬青指引你的光,愿你的蜂蜜酒一如既往。” 

 

 

 

 

她从梦中醒来,对上一双金绿两色的眼瞳。 

 

“罗薇娜小姐,我刚刚梦见曾祖母了。”她说的很轻,也很慢,“我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她和我说了很多话,很多以前她就经常说的话。可是她已经离开很多年了。” 

 

罗薇娜小姐没有开口,只是安静地看着她。 

 

“曾祖母说过,梦境是相连的。我大概是无法让她放心,才会一直梦到她吧。” 

 

伊丽莎白将目光转向窗外,本应晦暗的夜幕里亮起细微的光。她听到雪花敲打玻璃发出的扑簌声,那旋律就像是她酿造蜂蜜酒时吟唱的歌谣。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⑤她轻声哼着,雪地的光透过窗户溜进房间,空气中似乎又弥漫开清甜的酒香。 

 

黑猫听完后优雅地打了个呵欠,在少女的枕头边盘了个圈。 

 

“罗薇娜小姐,晚安。” 

 

晚安,亲爱的魔法师小姐。 

 

 

 

 

 

 

附: 

 

①:指的是凯尔特神话里的亚瑟王和梅林。亚瑟王,即亚瑟·潘德拉贡( Arthur Pendragon),不列颠的红龙。 

 

②:古埃及人对自己国家的称呼,意为“黑土地”。 

 

③:不列颠岛的旧称。 

 

④:《翠玉录》第四条的化用。 

 

⑤:《Scarborough Fair》的歌词,是一首古老的英国民歌,起源可一直追溯到中世纪。 

 

2019/08/11
1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