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0087

这是三十,有脑洞不会画的典型患者。

Erin.

阅览数:
194
评分数:
1
总分:
4
举报

……?

醒来的我眼前是一片漆黑,只有环绕在身旁的钻石散发出轻微的光.

我是一个能够操纵钻石的异能者,虽然看上去很炫酷,但是真的没有什么好讲的.我也有试图将钻石卖出,不过这东西一被触碰到就会融化,最多只能照明.

被他人以”异端”称呼了好久,真是不爽啊.

不过还是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借助钻石微弱的光我摸索到墙边,突然「砰」的一声,四周明亮起来.

我这才看清它的本貌——深蓝色六边形组成形似蜂巢形状的墙壁,地板上黑色的箭头指向同一个方向,大概是给我的信号吧.

这么想着的我循着箭头所指示的方向跑去.

地板上的箭头迅速的朝着中间聚集,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箭头,所指方向有一扇红色的门.

推开来,被刺眼的阳光打了个趔趄,缓过来的我睁开眼,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到.

「喂…别开玩笑啊…」

惊恐的我向后退着,却发现门已消失.

「为什么…」

一年前死亡的同桌此时正在座位上雕刻着蘑菇,那是他一向的癖好,错不了.

他缓缓抬起头来,盯着我,眼神十分空洞.

「Hi,Erin.」

他牵起嘴角算是给了个笑容,晃了晃内部已空的袖子跟我打了声招呼,又低下头完成他未完成的「「工作」」.

「呜…」

此时我大脑一片空白,找不到任何能解释现状的词汇.

「干嘛啊…像是见鬼一样.」他不爽的站起来,低着头俯视我.

「啊,对了,这个.」他从书包里翻找出我送给他的作业本.

「还给你.」

我颤颤巍巍的接过来,抱在怀里,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突然想到什么,拉着我就跑.

我定睛一看,本应该是空荡荡的袖子突然出现了一只手臂,而且非常有力,将我甩出去八米都没问题.

这样想着的时候,真的被甩出去了——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身子被水包围似的,回头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身边逐渐被黑色笼罩,身处最后一点光明的他,向我挥挥手,接着被一刀刺穿,瞬间变成碎片散开在空中.

惊讶和恐惧抓住了我,松开手,本子掉落在地上,几个字母浮现在本子上:

Run.

我来不及想太多,疯了似地朝背后跑去.

同桌被刺穿那一幕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这个场景有点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总之现在活命要紧.

不经意间,我掉进了一个洞里.

睁眼,身边一切正常,让我舒了口气,但是紧接着,我似乎被人掐住了脖子,紧到呼吸十分困难,过了几秒它终于放开了,我一下子跪到地上,大口吸气.

抬起头,福尔马林那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场景从蓝天白云又变成了深蓝六边形.只是这次,大大小小的器材布满整个房间.

实验炉里燃烧着青色的火焰,旁边有一个圆柱形的透明罐子,里面装着的是——

尸体?!!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尸体看起来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这时她突然活了,四肢展开,向后倾斜着.

福尔马林随着罐子旁的管道迅速流出, 「「尸体」」跌落到地上,我才看清她的脸.

我有些惊讶.

这不就是绘本里的魔物吗…

齿轮归于原点,魔化了的尸体将记忆催醒.

诶…?

醒来时还是在床上,松了一口气.

来到镜子前准备梳妆,却发现自己和那副尸体长得一模一样.

En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