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一个滑铲人路过

阅览数:
2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斯图亚特躺在一片柔软中翻了个身,手背恰好敲到一件硬物上。他十分不情愿地睁开眼,好久才把散落的理智和记忆收集起来理成一条清晰的线,熬夜工作了接近两个月的论文终于没有被苛刻的导师要求重写,期间休息时间简直像是从一条干毛巾上挤出水滴那样少得几乎没有,结果便是导致一旦放松下来就会立刻失去意识,身体所有的机能都无比迅速地切换到睡眠模式,在得到充分休息之前他像冬眠的花栗鼠,每天醒来补充水分和营养后又立刻倒下,比醉鬼断片还要夸张。

【KINGSHIP AND GODS】

他好不容易才想起来这本硌手的书是什么,这是整个房间里唯一与论文不相关的文件,它讲述古国的信仰与王权,那是塔希尔灵魂的一部分,以神明的形态为蓝本,倾听了无数祈祷并守护着上下埃及的主人。他将这本书放在枕边,睡前便会去读一读,他和塔希尔之间横着千年的鸿沟,而少女正踏着摇摇欲坠的桥向他走来,他自然也不会只站在原地等待。斯图亚特拉过被子蒙过头蜷缩在床上直到再次因为氧气不足而闷醒才慢吞吞地去摸床头的电子钟。

【10月31日,早上8:45】

他扔下闹钟拱回被窝抱着枕头,意识又开始摇摇欲坠…

『等等…万圣节…?』

斯图亚特揉揉眼睛爬出被窝,一手把闹钟又捞了回来,慢半拍的脑袋终于消化了这个日期的信息量。他面朝下埋在枕头里,将还飘在半空神游的意识抓回来塞回躯壳。他已经不是能去敲门要糖的年纪了,但塔希尔也许会感兴趣,至少他不想让少女自己一个人过节日,这样会错过很多乐趣,也会错过很多能够交谈相处的时间。

温热的水珠打在后颈和脊骨上,洗掉了藏在骨头里的懒意,斯图亚特关上水阀,从地狱般的作业死线到现在,镜子里的人终于不再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恶鬼样,他扣上纽扣,随手将头发向后一梳去做早餐,时隔两个月他终于有这点闲心去鼓捣厨具了,反倒是塔希尔总是皱着脸让他少吃快餐和应急食品,少女对契约者极其不健康的生活习惯非常不满,急得想亲自下厨,奈何用不惯现代的厨具,饮食调整计划还没开始就搁浅了。他将鸡蛋打入锅中,一手拿着锅铲一手去拿黑胡椒的调味瓶…

【?】

刚才…

是不是…有什么从身后过去了?

『……那个…雷哲…』

小孩子稚气未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斯图亚特差点没把整瓶胡椒全倒锅里,他机械地扭过头,将视线往下移动,大概到自己膝盖左右的高度,一个小女孩抬头看着他,婴儿肥的脸上透着可爱的浅粉,捏起来手感大概会是软软的。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契约者用所剩无几的冷静关掉了天然气,艰难地捂着脸问

『…………你怎么回事,塔希尔。』

早餐自然又搁浅了,斯图亚特一口吞掉了半熟的鸡蛋抓起小女孩走了两步,干脆把人抱起来让她骑在自己肩上,风风火火地赶到徒然堂。然后在店员波澜不惊的眼神和说明中思考了一下人生。

也是,都被看起来会吃人的怪物追着跑过了,只不过是家精变成了小孩子的形态,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万圣节过后就会变回来是吗,谢谢。』

他将几枚硬币留在咖啡杯旁,带着小小的塔希尔离开徒然堂。女孩现在坐在餐桌前,双腿都够不着地板。脚踝上的金饰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Trick or Treat?』

『嗯,是仅限于今天的小游戏,不给糖就捣蛋,应该没人会拒绝一个孩子的小小要求。』

于是女孩机敏地眨眨眼,向契约者伸出手有样学样地说

『那…不给糖就捣蛋啦?』

斯图亚特非常配合地摊开手,一块薄荷巧克力正躺在手心,但随着他手掌一翻又消失不见了,少女瞪着眼睛拉过他的手。斯图亚特的指尖动了动,他发现,现在可以轻易地拢住她的双手了。搜寻未果,她向斯图亚特投去疑惑的目光,后者笑着示意她摸摸口袋。

『咦…? 这是怎么做到的,现代竟然还有魔法师吗?』

『不,只是个简单的小把戏而已。可惜别人看不见你,不然你可以收获一大篮糖果了。』

小女孩微笑着摇摇头,她的笑容依然带着往日的气质,即使变为孩童的模样也并未丢失这份沉淀了千年的温和。

『无论是要糖果还是捣蛋,只要有你就足够了。雷哲,谢谢你。』

『……这可真是令人意外的回答啊,我很荣幸,亲爱的塔希尔。』

已经许久没有得到糖果的他,在万圣节来临之时,意外收获了来自少女的小小礼物。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