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3438

↑↑看你也不敢吃↑↑ 【除另外标识外,所有漫画阅读顺序从右到左】 业余画手,有时间就画一点儿。

【新手任务】闲谈一二

阅览数:
25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一个命题作文存档(X)

交代一下人际,一个铺垫。

前接:http://elfartworld.com/works/179228/

============================================

夏霜从莫府出来的时候已是午时,本来这正是大街上人来人往最热闹的时候,但莫公公的府邸坐落在一片清静的院子里,离主心大道有点距离,周围依然一篇宁静。

这么安静的地方死个人也没人发现吧……夏霜心里没来头地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他的马车停在大街上,夏霜顺路把这被高墙和桐树包围的院子扫了一眼便慢悠悠地往外走去。

与莫公公打交道是夏霜这一年内才熟络起来的事,对方是西厂掌刑千户,之前更是锦衣卫四方仪青龙骑督护,虽然夏霜自己也出身锦衣卫青龙骑,但半路出家的他在调来西厂之前只是从五品,如今他这个百户都算不上的役长更是比莫公公低好几阶。与上司打交道难免有压力,夏霜之所以能做到气定神闲,实际是仗着提督的宠信。他为人本来就圆滑,说话一句服帖两句试探,又喜欢在官僚中互相走动,一来二往下来,虽然是个小小役长却大小官僚都认识他。当然光凭拍马屁捧臭脚是不够的,自小跟着内侍公公长大的他,深知在他上面的人心里想要什么,凭着自己在江湖的人脉,他总能时不时收刮来一些稀奇宝器灵验丹药,甚是得上级甚至皇上的青睐,因此西厂提督对他也是照顾有加。前路已经铺好,夏霜心知他再往上爬不过是差个契机。

转回到大街上时,夏霜差点被这当头的骄阳刺得有点睁不开眼。

就在这时背后的街上传来一阵嘈杂,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着被撞到路人的乱骂和一声中气十足的“拦住他!”,夏霜微微侧首。

一个乞丐摸样的人正气喘着向他跑来,后面追着他的人气势汹汹红衣翻飞,在宽大的大街上冲撞得人仰马翻,乞丐一边不住往后看追他的人,一边注意到挡在身前的夏霜和他的马车,几个动作膝盖一弯就想要撞开眼前的人跳上屋檐逃走。

夏霜看起来斯斯文文,换上便装的他更是看不出一点武人气质。只见他往旁边微微一侧便悄无声息避开了这个看似要撞过来的乞丐,再右手一翻从袖子里翻出一枚不知哪来的钢珠,指尖一弹,钢珠径直往乞丐离地的脚踝飞去。乞丐哎哟一声,电光火石之间仿佛是他为了避开行人自行绊倒的。

身后穿红衣官服的人立即赶上,往乞丐背上一个跪击,把身下人双臂往身后一转压制在地,动作行云流水甚是熟练。

“叫你别跑还跑!

红衣官人的耳环反射出炫目的光环。

“常大人好身手啊。”夏霜语气由衷,不似抬举更似真心叹服。

常青转过头来才注意到这旁边站着的碧色男子,“夏公公见笑。”

常青一身锦衣卫的红色官服,在人群中煞是惹眼。起身时微卷的褐发从乌纱帽下翻出来,英气十足,完全不像一介女流。

等常青把身下的“嫌犯”交给身后追上来的手下后,夏霜才走上前来,“不知一个乞丐为何要劳烦北镇抚司副使大人亲自出手?”

常青双手拍掉身上沾上的尘土,道:“他是朝廷一个要案的证人,追了他好几天了,多谢公公相助。”

听着这最后一句话,夏霜稍微眯了眯眼。他并未对自己动手的事有所说明,飞出去的钢珠早就不知滚到哪去了,常青只是看了一眼走路一瘸一拐的乞丐便看出其中经过。夏霜心里暗自叹服这位比他迟一年进锦衣卫,如今已经是从四品官位的女将。

“哦?那夏某能否为常大人分担一二?”  

“抱歉,详细不便细说。”常青面露难色。

夏霜立刻换上他一贯的笑脸,“是我逾越了。”

他和常青不算生疏,锦衣卫时入伍只差一年,之后因为经常出入狄笑的府邸,有时也会见到前来汇报的常青。如此客气是因为如今锦衣卫和西厂之间,虽说同出一处,但实际互相牵制。锦衣卫虽然历史悠久,但向皇帝报告依然需要具疏上奏,而西厂多由内臣组成,皇帝更加信任。这官职上下虽明文书写,但在皇帝心头上的重量却自由心证了。加上自从妖狐夜出之后,皇帝疑神疑鬼,西厂更是多了监督锦衣卫,排除内贼的权利,因此即使昔日同僚,如今互相提防也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还是看各人。

夏霜见无法打探到锦衣卫的情报,也不甚在意。听闻常青之后要去狄府报告后,他从自己的马车中取出两包有草绳包裹好的包裹递给了常青,“在下有一不情之请,既然常大人顺路,能否把这包裹交给狄兄?”

常青接过包裹,离近闻了闻,问道:“是药?”

“是药茶,摘自太行,露水灌溉。虽味苦,但对清心安眠有奇效,上次见狄兄面有郁色,恰好最近入手如此良茶,想必狄兄比我更需要吧。”夏霜脸上是少有的真诚。

当年狄笑和夏霜也是共同出身锦衣卫青龙骑,一个冷淡少言,一个广泛交友,似乎是性格完全相反的存在。夏霜是因为由公公出面才提前进的锦衣卫,狄笑虽比他晚一年,却师从太行刀宗多年,修为和刀法因为多些实战经验,自然都比宫里教出来的更胜一筹。夏霜看在眼里很是羡慕,几乎是死缠烂打般地求教狄笑。不过狄笑虽然为人冷淡又懒,却未曾在意夏霜的宦臣出身,大家都是年龄相近习武之人,看对方多次虚心求教,甚至即使比自己年长也以“兄”相称,终于下不来面子,二人你来我往就经常在一起切磋刀法心法了。所以至今夏霜的刀法也有几分太行的风格。

夏霜在京城的时候,常青也经常在狄府看到他,想必二人关系的确不错,既然顺路的确没理由拒绝。“不过夏公公为何不亲自送去呢?”常青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夏霜的眸子垂了下来,道:“我虽也想与狄兄饮酒叙旧,但目前要事在身,这次在京城也不会久留,恐怕……最近都难以见到了。”

常青没有告知夏霜她的“要案”,自然也不好意思打听夏霜的“要事”是什么。只能低头行了个礼道:“那我也不耽误公公了,你的包裹,我会送到的。”

“夏某在此谢过,来日若寻得趣物,也不会忘记常大人。”夏霜片刻的真挚已经换回他一贯的笑脸。

常青也客套道:“不必。”随即告辞转身跨上在一旁等待已久的军马,向夏霜微微颔首离去。

夏霜默默看着她的背影,也转身钻入自己的马车,只听车夫扁扁的声音问道“夏爷入宫还是回府——?”

夏霜拉起帘子望了下开始暗下来的日头,道:

“去钦天监。”

走马的烟尘中,只是离去的常青不会知道,说着最近不会见到的夏霜,下次与她相见时,会是在太华山一片尸骸之上……

2018/09/14 明月二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