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3438

↑↑看你也不敢吃↑↑ 【除另外标识外,所有漫画阅读顺序从右到左】 业余画手,有时间就画一点儿。

【一章】宫闱秘事

阅览数:
4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一个和NPC玩游戏的补档。

依然是铺垫。

前接:http://elfartworld.com/works/327037/

========================================

成化十三年冬,大明深宫里刚迎来了第一场雪。

穿着厚厚棉衣的宫人们穿梭在殿堂之间,为殿内的贵人添置着炭盆。寒气都被两层厚门帘隔着,殿内温暖如春,加上香炉暖烟缭绕,花窗的琉璃上硬是氤氲出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大殿深处的桃木鸳鸯床前,一人单膝下跪,金色的飞鱼服下摆铺开了一地。

“臣夏霜,参见贵妃娘娘。”

外臣入后宫是不得礼法的,何况只是一个小小役长,若不是托夏霜义父和厂公汪直的关系,他当初是活几辈子都不能一见再见这位被独宠十三年的皇贵妃的。皇天之下,虽分六部,其中党派势力却盘根错节,地方的攀连中央的,前朝的勾搭后宫的,祖祖辈辈下来的世家血脉情分,连万岁爷也不能在不自损八百的情况下一刀砍断。

若不是环环相扣,何来手眼通天。

宫里的下人早被打点出去,只有寥寥几个贴身丫鬟候在大门两侧,不敢抬眼看殿内的两人。

桃木床上侧卧着的万氏贵妃不急着回答,已快到知命之年的女人身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玉枝似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梳着怀里长毛波斯猫的毛,半响才用听不出感情的声音说道,“李尚书都被杀了你还有脸来见?”

夏霜袖下的手微微握了握,立刻接道“娘娘息怒。此事西厂和锦衣卫都已经着手调查,定会给娘娘一个交代。”

“查查查!人都搞到本宫头上了要你们厂卫何用!?大活人光天化日全家被灭,下一个岂不是可以搞到宫里了!!”她突然一下拔高的声线把远处的丫鬟都震出了一身鸡皮疙瘩,面前的男人却跪得纹丝不动。

被万贵妃惊吓到的波斯猫尖叫一声,从锦绣丛中挣开,似乎识惯了主子的脾气,落地无声识趣地溜到了角落。阔大的殿堂里一时间有种尴尬的静默。

夏霜低着头,乌纱帽上的珠子从他肩头滑落,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他故意静默了一下,才不紧不慢地用温润的声线说道,“娘娘说得不错,这事实在蹊跷。”

万贵妃被他气得一时语塞。

接着,也不等得到允许,这个西厂役长擅自抬起头来,柳眉间的朱砂格外鲜红,映照得他的声线低了两度。

“就像……非人所为。”

一阵更久的沉默和冷意在这句话之后扩散开来。自年初以来,妖狐夜出的传言在坊间就没有断过,本来这种江湖异事朝廷天子是没有闲心管的,但一个被邀进宫的李子龙,似乎有意把朝廷和江湖搅作一壶,把整个大明都笼罩在这股阴阳怪气的灵异气象里。深宫地大人稀,皇帝子嗣少,后宫阴气重,半夜三更宫人暗地私语上几句,渗出的寒气连京城最好的志怪说书先生都比不上。

连皇贵妃也不例外。她愣了两秒,语气明显生硬,“……你是说这事也和妖狐有关?”

夏霜一对丹凤眼里看不清感情,只是在陈述公职,“尚未查明,不过肯定脱离不了关系。”他紧接着分析道,“李尚书一家暴毙,尸体犹在,并无外伤,魂魄却无。臣曾听钦天监道长讲经,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唯有妖兽有这般胃口,食人精魂而不取凡人肉体。”

说到最后他眸子一撇,仿佛想到什么,但还是接下了自己的句子,“只看这背后操纵妖兽的人是谁了。”

万贵妃半信半疑,立刻开口问:“你心里有数?”

“……还待下官仔细排查。”就刚刚一瞬,夏霜其实就已经有点后悔了,那种死状他何曾不熟悉,简直和七年前被他亲手铲除的灵州杨氏一家一模一样!他心里早已有了一个人像,那人看似体弱的病容下,一双明亮得吓人的眸子他也不曾遗忘,只是最终那两个字在舌尖绕了一圈又被他吞了下去。

夏霜回了回神,也不管合不合礼数就擅自站起了身,紧紧地盯着万贵妃,低两度的声线故意说得引人入胜,“只是这李尚书一死,娘娘也不必太过惋惜。”

“李大人身为娘娘亲信,心却没有全在娘娘这里。”

夏霜顿了顿,如意料之中察觉到到万贵妃惊疑的神色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西厂查案,不分党派,竟也无意中查知,李大人在苏州置办了一处古宅,娘娘每次让他经手的金额,他总是从中抽取三成屯于苏州。中饱私囊,其罪一。而李大人也好聪明,他古宅里屯的都不是金银珠宝,而是准备流入黑市的宝器。朝廷有令,民间不得私自贩卖宝器,违者斩诛九族。造反逆上,重罪也。娘娘早日与他脱离干系,也是好的。”

他一气呵成,面不改色,真真假假说得都像事实的一样。真是真在李大人的确中饱私囊,私藏宝器。但乱世之下谁不会肥肉在前剽窃几口,朝廷上下,户不对账,传家两三宝的并不少见。这种在事实基础上润色夸大的事,夏霜做得可谓得心应手,反正当事人早已死无对证。

斯人已逝,再争亦无用。何不顺水推舟,卖活人个人情?

“……照你说的,他死了反而本宫应该高兴才是了?”深宫贵人当然不会把心思放到遥远的苏州,贵妃语气里六分怀疑但已经透出了四分放心,已经想不起她还没让夏霜起来的事了。

夏霜的眼底已经透出习惯的笑意,“娘娘福泽深厚,此乃因祸得福。李大人的替补人选,臣想娘娘心里有数。”

万贵妃缓缓靠回她的锦缎堆里,幽幽地撇了夏霜一眼,能势胜中宫,她可用的人当然也不止一个。

“哼……你倒知我心。”

听出她话里的笑意,夏霜应道,“臣不敢。臣这次来找娘娘还有一事,上次娘娘拖我让太医院办的事已办妥。”闻言,贵妃眼色一变,手指一勾示意夏霜上前。

夏霜从怀里掏出个碧色小玉瓶,两步上前双手呈上,“柳叶桃,三克致死,保贵妃高枕无忧。”他言简意赅,仿佛三句话足以说完这即将被毒害之人的一生。

万贵妃看着这小瓶,爱不释手地拿在手里把玩,仿佛是什么稀有的御赐饰物,烂漫的脸上看不出手里拿的是剧毒之物。她仿佛一时间放下了心头两块大石,阴霾一扫地露出一点少女姿态来,笑道“夏霜啊夏霜,你可真是能干啊。我都有点不舍得把你放回去了,你怎么不能像你干爹一样,做我身边的小夏子呢?”

夏霜脸笑容不减,从善如流地回答,“娘娘谬赞,义父已有娘娘照拂,臣不敢分贪皇恩,臣若不能替娘娘看管这宫廷之外,怕是要寝食难安。”

万贵妃抬眼看了看这个在她床前的男人。

夏霜本来就生得标志,虽是宦官却从不阴阳怪气,眉目不凌厉也不邪魅,笑起来眉眼弯弯却有一种公子哥的清爽。加上一下解决了贵妃的心头大患,万贵妃此刻突然觉得他百般顺眼,老狐狸一样的目光落在了夏霜的薄唇上,“哈哈我就喜欢你这张甜嘴……”

她懒洋洋地探出身子,一根手指顺着他的唇经过喉结划过衣襟,“但……更喜欢你用它做下流的事。”榻上的万贵妃笑得宛如漫着毒香的国之牡丹。

夏霜愣了愣,立即领会到其中意思,熟练地撩起眼前的丝绸裙摆,淡淡笑道,“臣……遵旨。”

2018/09/14 明月二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