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3438

↑↑看你也不敢吃↑↑ 【除另外标识外,所有漫画阅读顺序从右到左】 业余画手,有时间就画一点儿。

【二章◎壹】华山论剑

阅览数:
26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二章上山前的小引子补档 

还是铺垫(究竟…… 

又是和NPC玩游戏,,和活人互动量太少了,完全是在搞原创故事(…… 

时间线上接:http://elfartworld.com/works/327038/ 

 

==================================================== 

 

  华州的小镇上的大小客栈迎来了四年一度最繁忙的时候,来自五湖四海,操着不同口音的人都积聚在这个小小的镇子上,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为的就是一日后即将召开的华山论剑盛会。 

 

  虽说是论剑,其实并不只是用剑,多年下来已经成了江湖武林人士互相较量的比试。说到较量也不再是一开始的你死我活,更多是门派宗家之间的互相切磋,相互益进。于是久而久之便成了江湖美谈,吸引的也不只是武林帮派,路过的,凑热闹的,闻到商机打算趁机赚一把的,无论出世之徒还是凡夫俗子,各怀目的齐聚华州。毕竟机会难得,谁都想目睹一下那些世外高人的仙风道骨,顺便也当自己也沾了些仙气。 

 

 

  日落黄昏,客栈的店小二吹了口白气,搓搓手正打算把门外的桌椅收进来。这时,五六个身披裘衣,腰悬佩刀的人风尘仆仆地抬脚正欲跨入客栈。 

 

  店小二立刻迎了上去,连忙摆手道,“唉唉,各位客官,本小店客房已满,实在不好意思了啊。” 

 

  “没事。”带头的一个年轻男人不惊不怒,温和地回答道,“我们不住店,就来讨些吃食,晚点就上路。” 

 

  店小二两眼盯着这个男人递到他手中的那枚银锭子,感觉再也不好意思把人赶出去。再看这几个人虽然一身江湖打扮,但衣料材质一看就透着股穷奢极欲的贵气。单是他眼前这人,脚上金圈包腿黑色狐皮靴,身穿淡黄色华服,内嵌银丝暗线,手套狼皮护腕,哪怕白色的狐裘把他的佩刀遮了起来,也能猜到是把价值不菲的宝刀。此人神色从容,眼中带笑,眉间点砂,散发着不严而威的气质。店小二阅人无数,感觉这不是个一般人。 

 

  ——肯定是哪家名门的公子。 

 

  店小二暗自笃定道。随即换上了一脸灿烂讨好的笑容,忙招呼这几个贵人入店用膳。 

 

 

 

  “我们今晚上山。”夏霜坐下后,待店小二走开,便言简意赅地交代道。他身边这五六个人,就是他手下的酉字役中的心腹。长期任务的磨合下,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三五字就能知晓对方全意的默契。此时这几名番役都望着他们的役长,等待着下一句命令。 

 

  夏霜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压低了声音,“你们之后不用跟着我。把我交代你们的事完成就行,他身上的东西我们不必动。记住,上山之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你们的绣春刀,用了就不要留痕迹。” 

 

  说完,他仿佛又恢复成平时轻松的样子,拿起手边的酒杯,“来,各位兄弟辛苦,最后一顿,天子授意,祝我们旗开得胜。” 

 

  一阵碰杯之后,这五六个“公子哥”就仿佛真的是故交一样,有说有笑地吃喝了起来。 

 

 

  两刻钟之后,如先前所说,这帮人开始陆续走出客栈,各自上路。店小二满足地看着他的贵客们给了过量的银子,又不打扰他歇业关门,就连他们为何要分开行动都懒得好奇了。 

 

 

  夏霜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亥时已过,他独自一人骑马走在郊外大道上。初五的晚上本来就只有峨眉柳月,这天公还不作美,厚云重重,不知要下雨还是雪。四周暗的很,夏霜的眼睛却极亮,不单是因为他即将见到的人和发生的事,还因为在如今他的双眼,灌入内力,的确可以夜视如常,甚至哪怕他腰间经过高僧开光的佩刀不无故颤动,他也能看到这越近华山就越渐浓重的鬼气。 

 

  夏霜本来是不能灵视的,他没有入过正宗门派修身问道,也不是天生异质,再怎么努力练习功法,集百家之长,借用各种宝器,哪怕武功已经让他身居高位,也始终比大修大能差一点儿。普通人想要一日登天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走着走着突然猛地弓起背,额上冒出冷汗,牙齿紧闭狠狠地喘了几口,拼命安耐住胸腔涌起的血腥味和体内丹田乱串的反噬之气。钦天监炼制的药很管用,夏霜慢慢地吞吐着气息,调整着体内刚结成没多久的内丹。 

 

 

  自从中秋过后,莫公公和他敲定了华山藏宝一事伊始,夏霜就频频出入钦天监。钦天监看起来是由世袭子弟组成的,掌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的朝廷司礼机构。小至日常报时,大至推算天命,无不需要钦天监的介入。其监官更是子孙世业,不得随意改迁他官,可谓宗室气息浓重,但比起翰林舌战朝前,武将厮杀于疆场,钦天监也是颇为默默无闻。 

 

  然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自从民间大兴道派,民众好问道求仙,太祖就设立了道录司,归属礼部,掌管天下僧道,其官吏由道士充任,其中有世袭的,更多是从江湖八仙之中招募的。皇家道士自然是为帝王服务,大小百家看似各修其道,其实无不在道録司无数眼线的监控之下,稍有名望的江湖大修都会被记录在册。除此之外,为帝王炼制丹药,为朝廷炼制宝器,也是道録司的职责。 

 

  而观测天地星象再通天地之气,道录司和钦天监多有合作,故二合为一,这个藏龙卧虎的组织才这样舍弃了名字,掩盖在了不入常人耳目的钦天监之下。 

 

  夏霜服食丹药已有七七四十九天,靠丹药强行打通扩张的经脉尚不稳定,用药灌出的内丹还不是他的修为能掌控的,每日入夜就有隐隐的反噬之势,好在他生性隐忍,每每通过调息都能勉强压下。按理来说,灌药结丹乃是旁门捷径,不为正道提倡,但朝廷有的是金钱和门路,世家弟子效法的不在少数。只是自然结丹尚需缘分与时日,人为结丹更需长期服药,慢慢消化才能与自身融为一体,何况这是一剂猛药。但华山论剑在即,夏霜已经不能等了。 

 

 

  就在这时,一个稍矮的身影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神不知鬼不觉地跟在了夏霜身后,脚步轻盈几乎踏雪无痕,可见功夫了得。这个身影不紧不慢地跟着夏霜,似在跟踪也似乎是在守护着眼前的人。 

 

  夏霜放慢了脚步,那个身影就跟了上来,一跃上马。 

 

  “吃两口,别饿着。”刚调息完毕的夏霜声音还有点沙哑,他从怀里拿出两个刚才在客栈时点的,尚还温热的烧饼,递给了身后的人影。 

 

  那人接过烧饼,放下裘衣上的绒帽,露出稚嫩的脸庞,正是猫儿房的罂儿。猫儿擅暗杀,通常神出鬼没,一路上并没有和西厂酉字役同行,只是略带距离地跟着,直到这时夏霜独自一人时才跟上同行,这当然也是夏霜的命令。 

 

  罂儿与夏霜既是主仆也像兄弟,连酉字番役们都没见过他几次。隶属猫儿房,执行的自然是见不得光的任务,但多听令于夏霜,也时常寄宿夏府,可见主仆之上确实有些情分,更像是夏霜的私养猫。 

 

  罂儿单手抓着夏霜的狐裘,三口并两口几乎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两个烧饼,明显是饿久了,末了,把本来包着烧饼的油纸折了四折,这欲塞到怀里。夏霜恰巧回头瞥见了,一把抓住他的手,“留着干什么,脏。”接着不由分说的就把罂儿手里的油纸弹了出去,顺手把他脸上的碎屑抹了个干净,似乎是有点洁癖。 

 

 

  两人一路纵马,寅时就来到了华山脚下。华山以险峻闻名,上山最近的路线是从迎仙门开始的十里石板台阶。要骑马上山需走马道,蜿蜒曲折环山而建略为费时,只有往山上运送物资的时候才用。但太华剑派注重锻炼修身,前来论剑的也是各门各派的武功高人,十里台阶根本不在话下,所以马道也不常用,杂草丛生。 

 

  夏霜把马匹绑在迎仙门附近的树林里,如他所料,树林里已经有别的马匹,看来在这个诡异时分上山的可不止他一人。 

 

  天色未亮,迎仙门此时并没有迎客弟子,夏霜一手按住越抖越厉害的绣春刀居龙,一边警惕地走上了山。 

 

  一路无人,四周一片寂静,可夏霜心中却一点都放松不下来——太安静了,甚至没有打更的钟声。加上一路上隐隐约约的鬼气,实在与仙山这个名字不符,一切都太过违和。 

 

  钦天监有记录过这十几年来的教派斗争,符合鬼气这一条件的教派并不多,加上与华山有关联的,夏霜心里大概有个估想。 

 

  只是华山论剑一会,足以吸引百家前来,其中不乏与太华交好的教派,为何选在论剑之日?他的棋盘已经开局,哪怕是半奉皇命半含私心,也不能中途退出。不知说自己是幸运还是倒霉,还是说对方连他们这些横插一脚的朝廷势力也已经计算在内? 

 

  在夏霜思虑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过了一座麻绳吊桥,到达了一片树林之前。这片树林看似无边,加上时处深夜,不好另外绕弯,看来想要上山必须穿过这片森林。 

 

   

2018/09/14 明月二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