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5023

不想玩企了 除非绮里七喊我

【前置】逐光

阅览数:
232
评分数:
6
总分:
60
举报

*共3359字  

*捏不住了,写都写完了那就先发了!!  

*感谢生生可乐互动5555  

    

——————————————————————————————  

    

    

1.  

穿上皮鞋后,男人用食指指尖轻轻摩挲黑猫的下巴,后者享受地眯起眼睛。  

    

“小黑,我出发了。”  

    

他披上大衣,拿好皮包。小黑起身跃到鞋柜顶,它摇了摇尾巴,目送男人走出玄关。  

    

    

男人锁上大门收好钥匙,墙上的门牌赫然写着“渡边”二字。  

    

这是个平平无奇的休日。渡边沿路向前走着,路过街口的电器铺。橱窗里最新型的液晶屏正在播放晨间新闻。  

    

“下则新闻,红十字会拟开展一系列针对雨灾的救助活动——”  

    

“——唔、有一条紧急插播新闻。据群众反映,江东区发生了一起聚众斗殴事件,目前警方已介入——”  

    

渡边瞥了眼手表,快到巴士到站的时间了。他转身向前,主持人的声音离他远去。  

    

嗡——嗡——  

他的皮包中传出震动声。  

    

    

“是我。”  

    

“非常抱歉,凉司先生。在您休假期间还要前来叨扰,对于占用了您的私人时间这件事,我衷心向您致歉。”  

    

“无妨,请说。”  

    

“……我方与香取组斗殴的打手们该如何处置?”电话那端的女性顿了顿,补充道,“……他们都伤得不轻。”  

    

渡边毫不动摇:“伤愈后每人一根小指,引以为戒。”  

    

“……是,我知道了。然后关于雨灾的慈善活动——”  

    

“全部参与,同时向媒体放出消息。”  

“另外,别忘了控制上一条消息。条子那边我会处理。”  

    

“好的,多谢您的指示,渡边先生。祝您渡过愉快的假期。”  

    

渡边挂断电话,候车的站点近在眼前。离巴士抵站还有一小会,他抽出口袋里的烟盒和打火机。  

    

“——在这里吸烟可不行唷,凉司老弟。”  

在候车的另一名中年男性突然说道。  

    

“……也是。”渡边凉司收起烟盒和打火机,整了整大衣衣领,“容我失礼了,三井先生。”  

    

“哈哈哈哈不必那么拘谨!”被敬称三井的男性大笑几声,他起身走到凉司旁边坐下,用力拍拍凉司的肩膀。  

    

“最近过得如何?休假时还要处理公事,你也挺不容易的。”  

    

“没什么,只是做份内之事。”凉司从容不迫地回答,嘴角露出微笑。  

    

三井环顾周围,确定四下无人后悄声问:“改造型进度怎么样了?能批产了吗?”  

    

“很顺利,先生。按照预期,下个季度就能投入批产。”凉司站起身,向三井深鞠一躬,“我等一定不会辜负集团和三井先生的期望,还请您放心。”  

    

“好,有你这句话,我放一百个心。“  

三井也起身,再次拍拍他的肩膀。  

    

“好好干。”“是。”  

    

这时,一辆私人轿车停靠在路边。待三井上车后轿车即刻驶离。  

    

凉司直起身,眺望轿车离开的方向。  

    

巴士抵达了站点。  

    

    

2.  

黑发男人坐在窗边看着街景倒退。巴士驶入地下通道,倏地暗了下来。  

    

这就像是他至今为止的人生。  

    

猜忌、怀疑、勾心斗角、无止尽的争斗与博弈……漫漫长夜中指引他前行的路标唯有一条——“理性行动,利益至上”。多亏这条法则,他在现在的交椅上坐到了42岁。  

    

然而,他还能再撑多久?五年?两年?甚至一年不到?  

    

凉司睁开双眼,巴士已经离开隧道,驶向下一个街区。车上的年轻乘客戴着耳机,悠然地刷着手机或打游戏。坐在后排的两位少女有说有笑地窃窃私语。还有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男士正与同行人眉飞色舞地讨论什么。  

    

凉司转过头,远眺碧蓝的天空。  

    

“……真好啊。”  

他小声呢喃。  

    

    

3.  

十点刚过,渡边凉司推开猫咖Kitty Memories的门,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啊啦是凉司先生,欢迎欢迎!”身着围裙的店员热情地上前招呼。  

    

凉司向店员点头致意:“和平时一样。”  

    

他接过猫零食,娴熟地撕开一个小口。很快几只猫聚在他身边,咪咪地叫着。凉司环顾一圈,微微蹙眉。  

    

“喵酱”——与他最为亲密的那只橘猫不在其中。  

    

“怎么样!喵酱觉得很舒服吧~?”  

    

与此同时,他身后传来陌生女性的声音。凉司回过头,长发女性正拿着梳子为被称作喵酱的橘猫梳毛。它趴在她的腿上闭着眼睛,发出不停的呼噜呼噜声。  

    

凉司迟疑一下,袋中的零食已被分得所剩无几,猫咪们纷纷散开。他凝视正在梳毛的女性,拿起刚刚同零食一道递过来的逗猫棒。  

    

“……过来,喵酱。”  

    

尽管他在女性附近挥舞逗猫棒,橘猫还是趴着不为所动。  

    

“咦?您也喜欢这孩子吗?它好可爱呀!”  

    

谁知女性突然抱起喵酱,热情地向凉司搭话,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兴许是他的错觉,他看见女性周身漂浮着粉色小花。  

    

“是啊,喵酱特别可爱。”凉司笑得有些尴尬,迅速转移话题,“您喜欢猫吗?”  

    

“喜欢呀!喜欢呀!这里的大家都超级可爱!!!”  

    

女性蹭了蹭怀中的喵酱,又凑到凉司跟前轻声说:“不过我觉得喵酱最可爱了……别告诉大家哦!”  

    

“嗯,我也这么认为。”  

笑容之下的渡边凉司倍感困惑。  

难道这位女性只是单纯喜欢猫……?  

    

“对了,最近喵酱很喜欢玩小球哦!先生要试试吗?”  

    

“如果可以的话……”  

    

凉司接过粉红色小球,在喵酱面前晃了晃后抛在地上。橘猫从女性怀中跳下,与小球闹作一团。凉司瞄了眼对方的神情,她仍然笑得灿烂且纯粹,还举着手机记录喵酱耍球的瞬间。  

    

或许……真的只是那么简单?  

    

“女士,喵酱比较喜欢这款零食。”  

“真的吗?请让我试试,谢谢!”  

    

“上次我在店里找不到喵酱,我都吓哭了呜呜呜。就当我到处喊她的时候,她突然从猫爬架最顶上跳下来!好厉害的身体平衡性!”  

“是,偶尔会忘记她是只橘猫呢。”  

    

“我拍了好多喵酱的照片!先生要看看吗?”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咦!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向凉司展示完照片的女性“噌”地站起,“抱歉先生,我先失陪了!”  

    

凉司正要说点什么,又被女性抢了话茬:“啊啊我忘记问先生的名字了!”她又回头看向他,眨了眨眼睛,“请问你的名字是什么?能告诉我吗?”  

    

凉司迟疑一下,答道:“你可以叫我凉司。”  

    

“凉司、凉司……”女性轻声念了几遍他的名字,再度笑了起来,“嗯,是个好名字!凉司先生也可以喊我由里奈喔!”  

    

    

4.  

由里奈。  

自那天起,作为一名猫友,忽然闯入他生活中的女性。  

    

    

那之后的某个周末,凉司再度前往Kitty Memories。他踏进店面不久便被由里奈热情地招呼。  

    

“这边这边,凉司先生!”  

    

由里奈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往前走,凉司愣了一下,他正要拒绝却已被拉到一张小桌旁坐下。桌上放着一只盖着粉色格纹布的木篮,和吸猫薄荷球吸得不亦乐乎的喵酱。  

    

“来!凉司先生,尝尝这个!”  

    

凉司接过由里奈递来的东西,那是块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装点着巧克力豆的小饼干。  

    

“这是我根据食谱做的,应该不难吃!”  

    

凉司盯着饼干看了几秒,又回头看向由里奈。她一边合掌一边大声地“我开动了!”,旋即从篮子里取出另一块饼干放入嘴中,“唔——好次!则次的似谱曾不错——”又过了一两分钟,由里奈才瞄见凉司手里那块小饼干,疑惑地歪头:“咦?凉司先生不吃吗?还是不喜欢吃?”  

    

“不,没什么。”黑发男人摇头,轻声念道:“我开动了。”他咬下一小块饼干慢慢咀嚼。由里奈紧张地盯着凉司,双手交握在胸前。  

    

“……好吃。”  

    

凉司话音刚落,长发女性长舒一口气,并把篮子推到他面前:“凉司先生多吃点,别客气!”“谢谢。”  

    

    

由里奈的举动不由得令凉司心生困惑。起初他认为这是一个诡计,亦或是圈套。  

    

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即这位名叫“由里奈”的女性的行为逻辑中毫无目的性可言。  

    

这与“她”教给渡边凉司的生存法则相悖,但意外的是,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不如说,那更像是昏暗隧道出口处的光,黎明到来时的一丝曙光。  

    

    

5.  

“哎呀?这不是凉司先生吗?”  

    

雨宫由里奈一眼认出了站在病房前的男性是自己的熟人。她快步上前,认出帽檐下的脸后冲他笑笑:“真的是凉司先生!你是来探病的吗?”  

    

男性压了压帽子,眼神扫视四周:“……是。”他轻声作答,转而瞄见由里奈别在看护服上的工牌,“由、雨宫小姐在这里工作吗?”  

    

“是的!”由里奈点点头,“顺便一问凉司先生是来探望丰先生的吗?他是我负责的唷,恢复得可快了!”  

    

“那就好,多谢你的照顾,让他好好休息吧。我先失陪了。”  

    

渡边凉司向由里奈微鞠一躬。由里奈同他挥手告别后,转身进入北野丰的病房。平时一脸拽样的他此时却像个泄了气的气球。  

    

“呃,渡边先生,果然很吓人……没直接见面真是太好了……”  

    

由里奈眨眨眼,不解地歪头:“哎?丰先生为什么这么想?”  

    

“就、就是……”丰咬咬嘴唇,移开视线,“……由里奈小姐不觉得他有点、假惺惺的吗……?”  

    

“不会呀!”  

由里奈灿烂地笑起来。  

    

“我觉得liang、渡边先生是发自内心地担心你喔!”  

    

“是吗……?”  

    

由里奈笑得一脸纯粹。  

“因为他刚才在用看小猫的眼神偷瞄你呢!”  

    

“真的假的…………”  

丰转过头,眉头深锁。  

    

    

6.  

次日,桐原茉香从她的直属上司那接到一个令她匪夷所思的电话。内容大抵是取消了涉及斗殴事件的打手们的割手指的处罚,改为直接将他们驱逐出组。  

    

上头的命令是绝对的——话虽是这么说,但渡边凉司做事冷静果断,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是发生了什么吗?她不由得思考着。  

 

相关角色